第十六章 乔迪!一拳!(下)

因为爱所以都对,因为不爱所以都错,你没有做错什么,只是那女孩不爱你,仅此而已。

这句话是默西亚圣学院的数学教师对乔迪说的,他是全学院少有的几个从不鄙夷乔迪出身的人之一,乔迪家在当地其实还算富裕,远远未到可以用“贫困生”来形容的地步,只是在这个璀璨奢贵的诺门格内圈里,一千枚金币和一枚金币的差距其实不大——在那些内圈贵族眼中,都是一样的穷鬼。

数学教师听说乔迪的恋情大获全败,安慰之余也劝诫他全身心投入学术中来,乔迪听从了数学教师的建议,他不再去考虑自己那段还没有开始就结束的爱情,再也不去联系那个伤他心的女孩,全心全意地钻研数学,终于超越了蕾莉以数学科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毕业后的乔迪有些茫然,他在学校里学得太认真,对于那些权力场上的橄榄枝从不留意,于是他尽管是从默西亚圣学院这个政府要员预备地毕业,却惨遭冷处理,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有接收他的意思。知道这事的人都嘲笑他:这不是傻是什么?谁会把默西亚圣学院真当成一个学习圣地呢?大家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能够结识那些未来的大人物,受到提拔跻身政界么?以乔迪的成绩本来能当个上等人,他却没有自知之明……难道数学能给他封爵位么?

但乔迪并不是因为没能当个上等人而茫然,他想回默西亚圣学院继续钻研数学,可是他家已经负担不起天价般的学费,他没法接着进修……就这么离开诺门格回老家乔迪又不甘心,他已经在这座城市里摸到了学术至高点的大门,半途而废不是他的风格。

于是乔迪决定应征家庭教师,去贵族家里给那些在默西亚圣学院的课程里掉了队的少爷千金们补习数学,这是他能想到的最赚钱的工作,当上一年的家教他就能凑够继续在默西亚圣学院里进修的学费。

无独有偶,乔迪所辅导的学生正巧是曾经的情敌,那个和他准备了相同礼物却得到了不同结果的贵族少爷。

乔迪没有怀恨在心,对于那段失败的爱情他很遗憾,但他谁也不怪,正如那个数学教师所说的一样,他和贵族少爷都没有做对或者做错什么,这是那女孩的选择。

至于贵族少爷则根本不记得还有这么一个情敌,对于数学科排名第一的乔迪他半点印象都没有,他关注的榜单只有学院里女生的美貌排行,他每天在默西亚圣学院里吃喝玩乐,成绩一塌糊涂,直到无法毕业被迫留级才终于着急起来。

乔迪辅导了贵族少爷半年时间,却越发奇怪起来,那个女孩曾说已经与这个贵族少爷有过婚嫁之约,但这么久过去了,贵族少爷带回家的女孩快要能组成半个骑兵队了,他却始终没有再见到那个和他同期毕业理论上此时已经嫁入这个豪门的女孩。

某天乔迪问到了那个女孩的事情,贵族少爷想了足足几分钟才回忆起自己的确是有过那么一个“未婚妻”,但他的回答让乔迪吃惊:“娶她?你在开玩笑么,她出身于其他行省的平民家庭,既没有爵位也没有财富,把她娶回家我爸爸肯定活活打死我。”

“可你答应过她会……”

“当然是骗她的啦,那样的女人自以为够漂亮够聪明,能够让全天下男人围着她转,其实大家都把她当玩具,没玩过的时候她的确宝贵,但玩腻了当然就要扔掉。”

“你们分手了?她现在在哪?”

“谁知道呢?那个蠢女人做足了当贵族夫人的准备,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她成绩虽好但和你一样缺乏门路,如果没有离开诺门格的话,大概是去当了婊子吧?”

那时乔迪还不知道“婊子”是什么意思,当天他走遍了整个内圈的所有风月场所,却没有找到那个女孩,当他以为她已经不在诺门格时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富商提醒了他:“婊子也是要分等级的,内圈的婊子是最高级的,她们经过了各种选拔和训练,不仅要漂亮还得有涵养,懂得各种讨人喜欢的把戏,外圈不允许有婊子,所以你该去‘夜之国’找找看。”

乔迪来到了夜之国,此前他从未到过这里,一心钻研学术的他根本不知道在圣洁、高雅、奢丽的诺门格附近还有这样的地方,污秽与欲望交织成了巨大的牢笼,困锁在其中的囚徒尽情狂欢,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散发着堕落的味道。

乔迪不想久待,他爱过的那个女孩一定是离开诺门格回到家乡去了,那个美丽而聪慧的女孩,那个会执着于书姬签名的女孩,怎么可能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方呢?

上天给乔迪开了个大大的玩笑,因为就在他转身原路返回的时候,他听见了那个女孩的声音……隔着一堵破旧的薄墙,她正在某个人身下婉转承欢,快乐和痛苦并存的呻吟声像是一把尖刀,一寸寸地没入乔迪的心脏。

最终乔迪也没有试图去见她,他飞也似的逃走了,当天夜里诺门格下了一场暴雨,那个喜欢数学的少年在雨中狂奔,不知疲倦,任由雨水把他淋湿。

这次没有会来安慰他的数学老师了,但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难过……他的爱情从未开始,也就意味着它从未结束,他还爱着那个女孩,可他不敢再与她见面,想必她也不想再见到乔迪,两个曾经就擦肩而过的人,如今已经背对着背走出很远了,即便回头也是徒劳。

第二天,浑身湿透的乔迪又回到那个贵族少爷的宅邸里,在对方惊愕的目光中,乔迪突然出拳打在贵族少爷的鼻梁上,这一击又快又狠,贵族少爷还没出声就被打趴下了。接下来,那个人们眼中只专注于学术的乔迪像是变了个人,他如同走投无路的野兽般扑向那个贵族少爷,用手、用脚、用指甲、用牙齿、用他全身上下一切可以伤害对方的部位进攻,直到贵族少爷被殴打得鲜血淋漓才有佣人冲过来拉开了乔迪。

诺门格警部以“斗殴”的罪名拘走了乔迪,他坐在警部的临时拘留室里,面对一切问讯都一言不发,警部倒是没有为难他,管吃管喝,除了限制自由以外他甚至可以得到几本数学著作。但乔迪知道自己惹下了多大的麻烦,那个贵族少爷的伤看起来吓人,其实都是皮外伤,但他不会放过乔迪,贵族少爷家里在帝都也说不上多有权势,可是他毕竟属于诺门格内圈,而乔迪只是一个偏远行省来的“数学野小子”。

乔迪可以想象,自己的罪名会从“斗殴”升级到“故意伤人”,说不定还可以上升到“蓄意谋杀”或者“入室抢劫杀人未遂”之类的。

也就是这个时候,让整个诺门格都记忆深刻的“欧克西亚斯之乱”爆发了,乔迪在拘留室里什么也看不到,但他听见远处火炮声如雷鸣隆隆作响,人们在大街上奔跑、尖叫,就连警部里也乱作一团。

乔迪一脸茫然,心想这是什么情况?就算敌国入侵也不可能前几天无声无息而今天就能杀进帝都吧?他透过一方小小的铁窗,看着被火光染作深红的夜空,血腥和硝烟的味道扑鼻而来,他知道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乔迪的罪名没有升级,在被收押的第十天他就被释放,这并不是因为那个贵族少爷宽宏大量,而是诺门格如今风雨飘摇乱作一团,他终于知道那一晚发生了什么——作为雷尔斯帝国中流砥柱,作为神圣教廷左膀右臂的欧克西亚斯氏族竟然犯下叛神罪,他们在帝都里和教廷军队开战,十天过去了乔迪仍能看见粘连在偏僻角落里的大片血迹。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没人有闲心帮他们整治一个为情所困揍了花心大少几拳的数学爱好者。

一年过后,乔迪终于凑齐了继续进修的学费,但这次他没有选择数学,而是改成了炼金术……这是那个女孩的学科,假如当时她没有怀揣着嫁入豪门的梦毕业而选择继续学习,她或许会拥有不一样的人生。

而现在,“或许”永远都是“或许”了,但乔迪想沿着她没能走完的路走下去,他知道这已经无关爱情,他只是想证明这条路走得通。

……………………………………………………………………………………………………………………………………

乔迪用尽全力,借助黄金十字以膝关节将铁手顶开,为自己争得一点喘息的机会。

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真是蠢得可笑,他只是在夜之国里听到了一个声音就以为是那个女孩已经堕落,说不定那根本不是她,说不定他当时产生了幻听,毕竟他并没有亲眼看见那个女孩。

但就算蠢又怎样?蠢就不能有爱情么?蠢就不能学炼金术么?蠢……就该死么?

乔迪此刻双手俱废,他用牙咬着一支黄铜色针管,那是雕刻着“恶魔”的那支,他狠狠地一撇头,把针管扎进自己的肩头。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