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血的终末

众所周知施法的过程由调动魔能、咒语连结、沟通元素三部分组成,魔能好比是火源,咒语是助燃物,外界的活性元素则是大量的可燃物,三者结合产生魔法。但在这个过程中魔法的力量终究受到魔法师本人所注入的魔能量与咒语强度的限制,助燃物和火源的投入都有限时,能够点燃的东西也就有限,但越是强大的魔法师越是能够把这个限制减小。

减小不等于没有,这个限制始终存在,它在削弱了魔法威力的同时也在保护魔法师本人不受到元素力量的侵袭。

元素解放是禁忌的能力,它通过将人体与元素进行同调来把元素力量最大化,相当于从三个施法步骤中将“咒语连结”这一步给硬生生地抹掉,魔法师体内的魔能将随着元素解放的阶段不同而扩散到全身各处,这相当于将火把直接扔进燃油,限制被彻底打破,巨量的活性元素被吸引而来,在魔法师本人的思维调动下展现出远超平时施法的力量……这种对元素的应用方式和魔导师无异,可以说在元素解放到第三阶后传承魔法师的力量将会无限接近于魔导师。

但他们终究不是魔导师,对于魔导师来说一念之间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一切元素而不必付出任何代价,传承魔法师则必须承受元素解放所带来的沉重负担。

在元素解放之下洛奇可以毫无顾虑地施法,风之瞭望被加持在双眼中,视野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整个世界纤毫毕现,他甚至能够注意到空气里被元素力量搅动而起然后四散落下的每一粒尘埃,不仅仅是视觉,连平时模糊的元素感应也在此刻鳞羽尽致,他闭上眼就可以察觉到正疯狂地围绕自身旋转的风元素以及对面汹涌四溢的火元素。

先前的伤口上的痛感消隐无踪,但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说明洛奇的神经系统在元素力量的压迫之下开始麻痹,他已经失去了痛觉这种能够给人危机预警的重要感知。

但他反而因此大笑,是的,没人能够抵挡掌握强大力量的快感,此刻他好像已经握紧了自然的权柄,足以把生杀予夺的王座置于众生之上。

两个传承魔法师默然无语地对视,然后同时发动进攻。

风与火的力量都被完全激活了,苍青色与熔金色两道光影在空间中以极速对冲,带起的破空声在他们相撞后才响起,风暴与火焰互相撕咬纠缠,几秒之内完成了数十次对攻,多琳的力度已经大于洛奇,苍青色的影子在拼击后倒折而回。

洛奇重重地踏在黑色的空间边界上,脚下数十米内的墙壁产生了扭曲,一圈圈的波纹扩散开,两人的元素力量毫无顾虑地播洒,逐步逼近这片空间能够承受的极限。

空间如果破碎会发生什么?魔法典籍中曾有过记载,但两人都不在意了,他们微微停顿后再次对撞。

像是有上百枚炼金炮弹被同时引爆,炮弹里盛满燃油,火焰以双方为中心放射,如浪潮般铺展一直蔓延到空间边界,接着狂风又把火焰全部卷起,雷鸣般的炸响不绝于耳,一条火蛇在风暴里旋转着升空,然后轰然破碎!

无与伦比的力量绽放了,仿佛神灵从万丈高空挥拳而下,一切都在那片金光闪烁的光影中瓦解,空气被驱散到空间角落,双方屏息而战,谁也不肯再退一步。

更多、更多的元素被召集而来,多琳身畔的火焰收缩聚拢然后化作羽翼在她背后展开,那是纯粹的漆黑,一切元素的终点。

暗元素在她眼眶中凝聚,最终极的元素力量让她的战力成倍攀升,她简单地挥动手中的黑色刀刃,无形的刀风扩散,连真空都被撕裂,洛奇倒飞出去撞在空间的边界,身后的黑色墙壁终于承受不住巨力,蛛网般的裂纹以洛奇为中心展开。

洛奇吐出一口血,从他的右肩到左腰横贯着一道伤口,胸口的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在元素解放后他的身体强度不逊于龙族,风元素致密地覆盖体表形成铠甲,但面对君王般的暗元素依然不堪一击,如果不是他在关键时刻及时抽身后退,此时已经被斩成两半。

暗元素的力量不止如此,那柄暗刃上附着的暗元素破坏了他体内风元素的运行,暗元素从伤口蜂拥而入,像是撞进了羊群的饿狮,他伤口附近的组织被侵蚀,血液涌流不止。

暗元素留下的伤口难以愈合,洛奇只好以冰元素把伤口彻底冻结,尽管他知道这样做无异于慢性自杀——伤口的血液无法循环,肌肉组织会迅速坏死,但他已经顾不上了。

黑色符文覆满多琳的半张脸庞,她无法自抑地狂笑,地水火风四大基础元素以她为中心开始逃离,仿佛连自然也在畏惧她的伟力,但它们根本逃不掉,多琳只是轻轻一勾手指,所有元素就被绝对的驾驭力聚拢,好像以她为中心有个看不见的圆形领域,在这个范围之内的一切都必须由她支配。

“很惊讶?”多琳笑着摊开手,让洛奇看到她掌心旋转着的凝为实质的自然力量:“解放基础元素对神经的压迫尚且巨大,暗元素又凌驾于一切元素之上,为什么这次我却能够收放自如了?”

“零时撤销……”洛奇又咳出一口血,他用手背抹掉嘴角的血沫,深呼吸以平静被元素解放扰乱的思维,他说:“你有两种专属能力,元素改造让你可以使用暗元素,然后在元素力量影响到神经时再用零时撤销驱散元素,这二者配合使用可以最大程度削弱元素解放的副作用,但上次决斗时你没用零时撤销。”

“这就是报恩。”多琳说。

“你的报恩方式真特别。”洛奇扬了扬眉:“差点要了我的命。”

“因为这也是我的仇恨,我想全诺门格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仇恨的意义所在。”多琳微微垂下眼帘:“我在让步的同时也会全力以赴,在报上真实刻文的时候我就想清楚了,无论那一次是你杀掉我或者我杀掉你,我都不会后悔,我把命运交给了命运本身。”

“可是我们好像谁也没死。”

“所以才会有今天,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我将不再保留。”多琳说:“相同的是,我还是不会后悔。”

“你的确和我相似,可我们仍然有本质的区别。”

“哦?是什么?”

“从五年前我就下定决心,不会把命运交给任何东西,它必须在我手里。”洛奇深深吸气,他忽然伸出了没有咒刃的那只手。

对面的多琳微微一愣,然后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你这是自杀!”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从魔法诞生之初延续到现在的古老传承到底有多么强大,他们总是特立独行,游走于人类世界边缘。五年前魔导师拜迪穆托只身与三名魔导师对抗,他身受重伤逃走,人们心中的神话被打破了,越来越多的魔法师不再把默林传承视为最强……但只有当初那三名魔导师自己知道,默林传承毫无疑问担得起“初始传承”的名号,世间再无比此更接近魔法本源的存在。

双手施法是独属于默林传承的能力,它的意义可以是同时丢出两道风刃,但也可以是同时召来两次雷暴……当然,也可以同时进行两次元素解放。

第二柄咒刃从洛奇左手展现,水雾应召而来凝结成冰,他站直身体,双手各持一把咒刃,两次元素解放互相叠加,这不再是“无限接近于魔导师”,哪怕只是一瞬间,洛奇此刻已经站在魔导师的境界里。

力量成倍递增,但元素解放所带来的负荷也发生变化,元素的流动仿佛洪水,剧痛如种子在脑内扎根,它们翻滚着嘶吼着,几乎要把洛奇的神经系统撕成碎片,他的身体因承受不住那股庞大力量而濒临崩溃,全身的骨头都在开裂,肌肉随之坏死,现在支撑他行动的不是身体,而是元素本身。

洛奇的思维陷入停滞,唯一的意识提醒自己只有一次进攻机会,无论成败他都必须取消元素解放,否则不等多琳下手,他的身体会在元素的洪流中彻底离析。

一次进攻机会……一刀消灭对手……他再次深呼吸,把所有的力量投注在最后的一击中。

“这样也好,那就一击定胜负吧。”即便有零时撤销,多琳也快承受不住暗元素的压迫了,她把手中的元素结晶捏碎灌入暗刃,同样准备着致命一击。

下一个瞬间,两人的身影陡然消失,距离在此刻毫无意义,冰刃、风刃与暗刃同时相接。

在这之前,多琳创造的空间轰然塌碎,黑色墙壁再也无法承受住两人的绝对力量,他们回到了战场之上,双方士兵甚至没来得及惊愕于两个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身影就被元素乱流撕碎,无法以言语形容的毁灭降临这片地区。

元素被抽摄一空,时间仿佛停滞,天地之间一片寂静,世界在两个身影之中凝固,死亡从锋刃之上诞生。

时间再次流动起来,他只看到如雨般的鲜血……漫天纷飞。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