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烟花之绽(中)

莉莉娅乖巧地趴在洛奇背上,双手环住洛奇的脖子,终于破涕为笑,好像连脚上的伤都不那么痛了:“哥哥,我会不会很重?”

“你轻着呢!”洛奇背着妹妹继续行程,莉莉娅的确不重,可他也只是个孩子,挤开拥挤的人群尚且费力,更别提还要背上莉莉娅。

豆大的汗珠从他脸庞边落下,打理整齐的湛蓝色刘海也乱作了一团,但他却不喊累,甚至还有闲心跟妹妹聊天:“莉莉娅你该多吃点饭,你太瘦啦以后嫁不出去的。”

“我不嫁出去。”莉莉娅一边拿出手帕替洛奇擦汗一边低声说。

“这怎么行?”洛奇一愣,然后大笑:“女孩子都得嫁人,你要是嫁不出去会被其他家族笑话的。”

“那我就嫁给哥哥怎么样?”

“别任性了莉莉娅。”洛奇撇撇嘴:“我们可是血亲,雷尔斯帝国法律禁止族内通婚。”

莉莉娅不再说话,沉默地把头靠在哥哥的肩膀上。

来往的人们都为这两个孩子侧目,那湛蓝色的头发和眼睛分明就是欧克西亚斯氏族的标志,他们长得太像了,区分性别的办法只有通过他们的衣着来判断,真是一对精致的兄妹啊,但却不像其他门阀子弟一样会带上大批随从耀武扬威地在街上横冲直撞……大概也只有那个像是刺荆花一样美丽而多刺的家族才能培养出这样的后代吧?

莉莉娅忽然注意到大家的手腕上都系着不同颜色的丝带:“哥哥,为什么大家手上都会系丝带?”

“嗯……好像最近挺流行这个的,许多人都会往别人的手腕上系各色的丝带表达不同的意思。”洛奇说:“你想要么?”

见妹妹点头,洛奇便往街边一处饰品店挤过去,老板是有眼色的人,见兄妹两人手腕上空空如也大致就知道了他们的来意,正如洛奇所说,丝带是近来诺门格非常热门的装饰物,他已经因此发了一大笔横财——丝带这样简单的饰品也是大有商机的,比如从丝带的工艺和材质上入手,尤其是内圈的贵族们,他们怎么受得了和外圈平民系上如出一辙的丝带?

“少爷是来买丝带吧?”老板热切地搓着手,在内圈做生意的他当然明白蓝发蓝眼意味着什么,如今的十字悲歌无异于神圣教廷的一只手臂,无论军政都有涉猎,名下财产多得能买下整个诺门格。

“呃……是的。”洛奇看着玻璃柜台里琳琅满目的各式丝带,只觉得眼花缭乱:“这些丝带颜色有什么意义么?”

“您真是懂行,问到点子上了。”老板的马屁张口就来,事实上无论洛奇怎么说他都会跟上这么一句:“不同的颜色有不同的意思,蓝色代表仰慕、粉色或者红色代表爱情,绿色代表快乐,而黄色代表祈福……您要什么颜色的丝带?”

“绿色。”

“粉色。”

兄妹两人同时回答,但答案却各不相同,洛奇挑了挑眉毛,转头看着妹妹:“你要红色丝带做什么?老板说了那个代表爱情,你连未婚夫都还没有呢。”

莉莉娅嘟着嘴:“没关系,哥哥来当我的未婚……呜!”

洛奇从容地捂住妹妹的嘴,然后冲老板讪然一笑:“我要绿色的,谢谢。”

“今天是圣礼节,再没有比绿色更适合您的颜色了。”老板变戏法似的从柜台下面抓出一大把绿色丝带一字排开:“我这里有帝国绸、云纹绸、香水绸、蚕丝绸等等材质的丝带……”

洛奇正要说话,但老板抢先一步转身从后面的货架子顶上又拿出一条丝带:“但我觉得只有这条最华贵最雅致的浮水绸才配得上您和小姐的身份,这是本店最棒的丝带,您摸摸这个手感,您瞧瞧这个花纹,它的设计师可是雷尔斯皇帝的御用裁缝师……”

这条丝带是不是最棒的其实老板并不知道,反正它是最贵的准没错。

“御用裁缝师怎么还敢接私活?”洛奇有些惊讶:“他不怕皇帝砍他脑袋么?”

老板哈哈一笑:“雷尔斯帝国皇帝谁的脑袋都砍不下来,但我拿自己脑袋向您保证,这条丝带的水准绝对是皇帝级别的。”

尤其是价格……老板默默地在心里加上一句。

“好吧,我要两条……多少钱?”洛奇掏出钱袋子。

“一条三枚金币,但您买两条我给您打折,一共五枚金币就好。”老板心花怒放,连眼角的皱纹里都满是笑意。

片刻后,洛奇背着妹妹重新出发,手腕上戴着那条“皇帝级别”的绿色丝带并不能让他走快几步,洛奇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被饰品店老板宰了,但区区几个金币还不值得他放下身份去讲价,其实贵族都不是傻瓜,花大价钱买不值钱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是很正常的事,反而贵族用一个铜币买了两条丝带才是异类,会遭到其他人的耻笑——这就是身份的代价,只愿意享受贵族的身份而不愿意付出代价的人,是没法在内圈生存的。

“好啦,莉莉娅,咱们到了。”洛奇在一座观星塔下停步,观星术并不是许多人印象中那样玄之又玄的学术,它最实际的作用是预测天气,经验丰富的观星师可以通过天空中的星辰位置和明暗变化来判断接下来几天到几周的天气情况,为此帝国专门成立了观星局,由这个部门为人们提供天气预报。

观星局的管辖权掌握在提索斯氏族手里,但提索斯氏族如今已经被欧克西亚斯氏族吞并,因此这座观星塔实际上也可以被视为欧克西亚斯氏族的私有财产。

洛奇要来这里当然不是为了观测星象,而是要借观星塔的地利观赏即将开始的烟花表演,他与米希安约定在这里碰头,但是因为一路上的种种插曲,他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近一个小时。

观星塔的哨卫认得出兄妹俩的身份,因此没有阻拦,洛奇背着妹妹从炼金升降梯一路向上来到塔顶。

刚刚走出炼金升降梯就是一阵大风迎面而来,这里足有近百米高,从这里瞭望可以把整个诺门格收入眼底,无疑是最佳的观礼位置,但洛奇没想到塔顶平台上已经有人了,不是预想中的紫罗兰公主,也不知道她是来到这里发现洛奇迟到愤而离去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没能赴约。

显然想到这个“观礼胜地”的人不止有洛奇,那是几名少年,他们也是欧克西亚斯氏族的成员,虽然没有标志性的蓝发和蓝眼,但他们领子上的白环黑十字徽章在灯火映照下熠熠生辉——欧克西亚斯氏族作为数一数二的大门阀族人众多,但有资格姓欧克西亚斯的却不多,只有直系血裔才是真正十字悲歌,除此以外皆属外族。

外族和内族有着鲜明的地位差距,维持庞大的家族机器运作的是外族,决定这个机器如何运作的则是内族。

但他们似乎并没有在观景,洛奇这才发现竟然有个女孩子被他们团团围住,这些少年们没有注意到有别人到来,只专注地做着自己的事——用脚往女孩身上狠狠地踩下去。

女孩低着头半跪在地上,既不喊叫也不抵抗,像是一根木桩,任由少年们把鞋底印在她的背上甚至脸上。

洛奇皱眉,他放下莉莉娅大步走过去:“你们在做什么?”

少年们回头,他们当然知道眼前这个男孩是什么人,眼神里的凶恶在瞬间驯服,他们默默地向洛奇行礼,为首的那一个少年略微欠了欠身子说:“洛奇少爷,我在替欧克西亚斯氏族教训不听话的奴才呢。”

“奴才?”洛奇又靠近了一些,得以看清那个女孩子,她有一头灰黄色的长发,凌乱地披散下来遮住了面孔。

她看上去脏极了,整个人像是在泥浆里泡过,血迹和污迹混杂在一起,几乎无法分辨出她的衣着,尽管如此洛奇还是认出那的确是欧克西亚斯家的仆人才会穿的白色侍者长衣,背上的白环黑十字标记非常醒目,但这套衣服是夏装,就算诺门格的冬天不算太冷,对于她来说实在太过单薄,在塔顶的冷风中女孩瑟瑟发抖。

不过这不合理,这个女孩子应该和洛奇年龄相仿,欧克西亚斯氏族不会招入这么小的女孩子当仆人,洛奇转头看向那个带头的少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奇少爷,这奴才不知好歹,我们要上塔顶观看烟花,她却硬要拦着,所以这才给她一点教训。”

“你撒谎。”女孩猛地抬起头,她的声音不大,但却很干脆。

那少年马上转过头盯着她,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加凶狠的一脚,女孩被这一下踢倒在地,脸贴在地上,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仍然没有呼痛,如果不是因为刚才说过话,洛奇几乎要以为她是哑巴。

这一击着实有点重,女孩挣扎了一下才重新爬起来,她仍然抬头,那是一双血液般深红的眼睛,带着坚冰般的冷漠注视给她带来伤害的人。

少年头领还要再动手,被洛奇拦下来:“不准打,让她把话说完。”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