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囚犯

炼金电梯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有类似铁锤敲打金属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隔着岩壁,沉闷而连绵。

埃里克显然是第一次进入黑狱内部,对这声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后面是什么?”

“据说黑狱不止是一座监狱,不过我可没法带你们去参观其他区域,那里归另外的部门管辖。”狱官说,同时指了指洛奇:“这个问题或许他更清楚,那片区域以前是欧克西亚斯氏族的辖属。”

洛奇收起怀表,说:“黑狱分为三个区域,上层是活狱,用于关押活刑犯人,中层则是诺门格最大的炼金工业区和魔能中心,制造着整个帝国五分之一的高等炼金造物并为整个帝都提供能源,其中大半的劳动力都是上层的犯人们……底层则是死狱,关押罪无可恕的死刑犯,只等教皇宫和元老院一纸书函决定处刑日期。”

“死狱目前已经快被欧克西亚斯氏族包场了,七成以上的牢房都用于关押他们。”狱官接口道,面罩孔洞里的双眼流露出明显的笑意。

咔噔一声,炼金电梯嵌入了金属底座,稳稳地停下来,三人已经来到黑狱的最底部。

和帝都人对黑狱的想象并不相同,位于黑狱最底部的死狱并不是个异常恐怖的地方,没有遍地横流的鲜血,也没有随处可见的残肢,甚至连一个站岗的狱卒都没有,摆在眼前的只有一条冗长的甬道,由墨色的砖石砌成,古旧而干净,显然时常有人打扫,每隔一段距离插着一对火把,一眼看不到尽头,黑暗被驱赶到了极远的地方去。

甬道两侧是黑铁打造的门扉,与墙壁颜色一致,不细看几乎分辨不出来。

“你们要探视的是莉莉娅·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她在第32号囚室,我来带你们过去。”狱官走在前面。

洛奇与埃里克先后而行,这里静得出奇,连脚步声都显得吵闹,让人忍不住想要放轻步伐。

两边的铁门下有一个小小的栅门,应该是用于递进食物和更换便桶的,有的关死了,有的则敞开着,三人的脚步声引起了囚犯们的注意,偶尔可以看到一张脸孔隔了栅门注视着来者,长时间的牢狱生活像是一种染料,给他们涂上了同一种颜色,洛奇甚至无法分辨哪些脸是自己以前见过的,哪些不是……他们同样枯瘦,同样衰弱,带着血丝的双眼冷冷地打量洛奇。

他那引人注目的湛蓝色头发和眼睛是欧克西亚斯氏族纯种血裔最显著的特征,这些囚犯们显然已经认出是谁来了。

有人喃喃低语,声音含混不清,嘶哑而沉重:“是他……”

“是他……”

“是他……”

更多的人回应着,低语声此起彼伏,在安静的囚牢里像是魔鬼的碎言。

“洛奇……”

“朵拉维尔……”

“欧克西亚斯……”

“那个叛徒……”

“叛徒……”

有的声音是洛奇熟悉的,他们都是流着同一种血液的族人,曾经生活在一个大家族里的……家人。

“真难得……”狱官啧啧有声:“这些家伙平时一句话都不说,看来他们很欢迎你啊,洛奇先生。”

洛奇没有说话,好像对那些声音无动于衷。

“啊,到了。”狱官停下脚步,指了指一扇牢门,上面的确用白色的线条写着“32”,下面的栅门也关死了,囚室里一片寂静,像是个空房间。

“请吧,洛奇先生……这是你们兄妹团聚的时候。”埃里克指了指囚室:“我就在外面静候福音了。”

“其实由你们来审问远比我来有效。”洛奇说:“比起你们,欧克西亚斯氏族更恨我,莉莉娅未必会告诉我什么秘密。”

“不,洛奇先生,这就是你看不清了。”埃里克短促地笑了笑,说:“家人毕竟是家人,原谅家人永远比原谅仇人来得轻松,在生死关头为了保命,即便做了那样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一旁的狱官为洛奇打开了32号囚室的门扉,黑铁铸造的门页伴随着轻微的摩擦声滑进了墙壁的缝隙里。

“那么我就恭候佳音了,洛奇先生。”埃里克没有和洛奇一起进去的意思:“狱官阁下,请带我继续参观吧。”

埃里克显然并不打算把席琳氏族的意图暴露给一个狱官,于是只剩下洛奇一个人站在门洞大开的囚室外。在其他监狱这时候一定是个越狱的好机会,但狱官却自顾领着埃里克继续参观死狱去了,二人的谈笑声逐渐遥远,看上去根本不在意牢中的犯人逃走。

因为死狱里的囚犯根本逃不走,洛奇相信自己只见识到了黑狱众多防卫措施的极小一部分,但仅仅这些就已经足以令人断了逃出升天的念头。

在进入囚室的瞬间,洛奇忽然明白了死狱为什么不需要刑罚,这里关着的都是将死之人,在这样一个寂静孤独的地方等待着不知何时到来的死亡,其本身就是最大的折磨,足以令人疯狂。

囚室里很黑,没有任何光线来源,甬道里的光只照亮了门口一片区域,更多的地方仍然沉浸在黑幕里。

黑铁门缓缓滑动,重新关好,最后的光明也被隔绝了。

黑暗中能听到细小的呼吸声从角落里传来,带着些许咳喘,虽然外面的季节还是夏末,但黑狱里却阴冷得可怕,呆在这里的囚犯恐怕长年都受疾病困扰。

洛奇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开口,他是以怎样的身份来到这里呢……作为囚犯的亲哥哥来探监?还是作为教廷的中级神官来审讯?

他好像都不配。

经过了短暂的沉默,洛奇还是说话了:“莉莉娅,我来看看你。”

没有回应,或许是不屑于回应吧?

洛奇朝着角落方向走过去,轻轻摇动手指,一簇火焰从他指尖形成然后慢慢飘起来,照亮了长达五年的黑暗。

少女发出了小小的哀嚎,捂着眼睛向墙角里瑟缩,她的眼睛已经适应不了光亮。

洛奇微微降低了火焰里的火元素比例,光线暗了一些,他静静地站立。

这一次的时间颇长,洛奇以自己的心跳来计时,大约有十分钟过去,莉莉娅才放下了挡住眼睛的手臂。

没有任何人会怀疑洛奇与她之间的血缘关系,这的确是他的亲妹妹,有着与他如出一辙的湛蓝色头发和眼睛,甚至连脸庞也非常相似。早在五年前莉莉娅就常被人说以后一定是个大美人,如今这预言已经初见端倪,即便她穿着粗麻制的囚服,也令人忍不住赞叹这精致入微的面容,但长时间的牢狱生活又令她显得憔悴,如果不是过于瘦弱和苍白,她会美得更加惊艳。

与洛奇最相像的一点是那脸上凝之不化的冷漠,兄妹两人像是两面镜子,互相映照。

洛奇有些走神,莉莉娅长大了啊……不仅像她的哥哥,也像她的姐姐,但不同的是蕾莉的脸上却总是带着和煦的微笑,仿佛能让冰川解冻。

莉莉娅微微皱眉,微微埋下头,不让洛奇注视自己的脸。

“很冷吧?”洛奇注意到她在微微颤抖,于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为莉莉娅披上。

她没有拒绝,但却在冷笑:“忠于教廷的平叛英雄怎么有时间来关心我这样的死囚了?”

“我刚刚回到帝都,之前五年都在魔法塔里学习。”洛奇说:“抱歉,我来晚了。”

“五年……原来才五年。”莉莉娅还是在笑,声音提高了一点,毫无温度的笑声回荡在冰冷的囚室里:“可是我期待你来么?我敢期待你来么?”

她继续说:“五年前你的到来毁灭了家族,带走了蕾莉姐姐的头颅……这一次你又要取走什么?我的头颅?我也只剩下这个了。”

洛奇无言以对,蹲下来怔怔地伸出手想要抚摸妹妹的头发。

这一次莉莉娅没有让他如愿,挡开了他的手,然后霍然抬起头,两双湛蓝色的眼睛对视着:“别再玩那套可笑的兄妹游戏了,死狱里没有你的家人,只有你的仇人!”

洛奇站起来,向后退了一步,像是畏惧着这个瘦弱的女孩,又像是已经不屑于再跟这个已经是阶下之囚的血亲寒暄。

想他死的人多得能编好几支正规军,现在再多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洛奇默视着莉莉娅,觉得这里的空气又冷了一些。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背叛家族……”莉莉娅埋下头,向角落瑟缩了一点,尽全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带上哭腔。

洛奇的瞳孔微微收缩,但他很快就垂下眼帘掩盖了这个微不可查的变化。

“真难看呐,莉莉娅。”洛奇说:“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我如今是元老院委任的中级神官,而你们呢?只是等着一纸文书就要处决的死刑犯。”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人不是都会变么?但如果你真的想向我复仇,就把心里的秘密藏好了,死人是没法雪恨的。”洛奇俯视着她,轻声说:“不要以为教廷迟迟不处决你们是心存仁慈。”

“……什么秘密?”

“席琳家族查到了家族的账面,也找到了每年‘消失’的那笔钱……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

莉莉娅一惊,不自觉地放大了声音:“但是……”

“嘘。”洛奇把一根手指竖在嘴唇上:“聪明的不止是席琳氏族,实际上那账本都快被元老院翻烂了……整个帝国的大人物都相信欧克西亚斯氏族还藏着一份惊人的财富,不然谁会留着一帮叛党的性命?”

“可是从未有人审讯过这事,事实上根本没人来审讯。”

“那是因为谁都想把这份宝**占而不是纳入国库,但谁都不想当那个捕食蝉虫的螳螂,他们只是在等待,总有心急的家伙会忍不住伸手。”洛奇说:“这次是席琳家族先出手了。”

“所以你来到了这里。”莉莉娅冷笑:“你和席琳家族做了交易,虽然你明知道真相。”

“对。”

“可你也该知道你什么都得不到。”莉莉娅说:“因为那所谓的宝藏根本就不存在。”

“对。”

“席琳家族不会放过你的……”见洛奇如此坦然,莉莉娅反而有些不解了:“你会比我先死的。”

“未必。”洛奇说:“既然他们愿意相信宝藏的存在,那么就更应该相信欧克西亚斯的叛族者在与欧克西亚斯的囚犯一番交谈后得到了宝藏的线索,就算席琳氏族想对我不利,元老院和其他家族也不会放任他们乱来的……这才是我同意交易的原因,这会成为一张好牌,够我用很久。”

“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什么都得不到,反而让自己身陷险地,成为众矢之的。”

洛奇没有立刻回答,他转身走向囚室门口,直到即将离开时,才说:“我从未脱险。”

“你就不怕我把这些说出去?”莉莉娅说:“我恨你入骨。”

“你想说就说吧,看看他们会不会相信?”洛奇并不回头:“而且你不会说出去的……其实埃里克说得对,家人毕竟是家人,原谅家人永远比原谅仇人来得轻松,对吧?我的妹妹。”

“可笑!我为什……”莉莉娅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她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你会复仇吗?”

囚室的门在洛奇身后缓缓合拢,他的声音很轻,隔着铁门几乎微不可闻,更像是莉莉娅自己的幻听:

“会。”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