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黄金十字

口号虽然喊得响亮,但是要怎么对付眼前的白雾骑士团成员还是个问题,乔迪认得出那个年龄不大的少年是个傀儡师——傀儡术是炼金术与魔法的完美结合,每个傀儡师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即便是在诺门格那样的地方也能大放光彩。

而这个傀儡师的炼金傀儡好像还更加特别一些,它似乎不是相对而言常见的铁傀儡,外表覆盖着的肌肉令它看上去更加接近生物。乔迪自己就是个炼金术士,没人比他更懂炼金造物,这具炼金傀儡之所以用肌肉替代金属必然是有原因的,相较于金属,肌肉有着更高的韧度和张力,无疑可以完成许多金属傀儡所无法做到的动作。

如果可以的话,乔迪希望对方能再给他几分钟安排战术,但这显然不现实,在他喊出声的同时,那具肉傀儡就已经动了,巨大的拳头擦着山体挥舞而来,但并没有因此减缓丝毫的速度,金属拳套带着破碎的碎石轰然落下。

“大家后退!不要和它硬拼!”泰克斯大吼。

“你们谁都躲不掉!”贝利指向红衣教团。

雷鸣般的巨响震彻,像是有一包炸药在肉傀儡拳头之下被引爆,光是余威就能炸碎石块,带起的烟尘铺天盖地,贝利肯定这一击确实地命中了对手……这就够了,红衣教团的资料他已经看过,除了团长洛奇及其使徒以外剩下的都不足为虑,铁手的一记重拳足够当场击杀其中的一到两人。

“哈……不堪一击。”贝利摊开手冷笑:“你瞧,铁手再来几拳就能团灭他们,这样就结束了。”

他身边的灰发女人没说话,但蹲在她肩上的黑猫艾特却摇了摇头,下一秒,灰发女人手腕上缠绕的铁鞭如游蛇般滑动,她右手猛挥,那鞭子就狠狠地抽击出去。

半空中鞭子与某种金属物体相撞,蹭出一连串的火花,一道身影被鞭子拦下,最终放弃进攻倒翻而下,落回肉傀儡面前。

烟雾散尽,肉傀儡的庞大身躯与红衣教团的诸人又重新出现在贝利的视野里,肉傀儡那势如破竹的一击没有给红衣教团造成什么伤害,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命中,巨大的拳头深深地陷进了地面里。

“这不可能!”贝利咬牙切齿:“你们既不是传承魔法师,又没有契约使徒,怎么可能挡开了铁手的攻击!”

“没有什么事在炼金术面前是不可能的。”乔迪张开双臂,大声说:“所谓结合了魔法与炼金术和傀儡术,不过是懦夫的道路,你的炼金学造诣无法再进步,于是只能用魔法来填补……炼金术是具有无限可能的东西,老子今天就来好好教一下你什么才是真正的炼金术。”

这时,众人才发现乔迪的全身附着一套他们从未见过的东西,那看上去像是一副金色的人形骨架,紧贴在乔迪的后背上,长长的锁链贴服在乔迪的脊椎上,两侧伸出锋利的尖刺卡进乔迪的身体,四条更细的锁链从主体上分离出来,顺着乔迪四肢一直延伸到手脚,沿途卡住骨骼,到了顶端则变成一副金属的手套和鞋子。

那与其说是武器,不如说是刑具,那些尖刺无疑已经入肉,鲜血把乔迪的衣衫浸湿,红衣教团的制式长袍被染作黑红色,他的面部肌肉因为剧痛而微微抽搐,但他仍然挤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人形武装——‘黄金十字’,在今天首次实战实验。”

“乔迪……你还好吧?”亚伯塔看着这个从不参与战斗的炼金术士此刻竟然一副要和对面战个痛快的架势,有些吃惊。

“我很好!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乔迪的五指上扣着金属,他捡起一块石头,手掌摊开然后握紧,那块石头就被碾作粉末,这种控制强大力量的感觉超越了痛楚,乔迪兴奋地大笑。

“你确定你很好?”亚伯塔撇了撇嘴:“你在出血耶朋友……你造的东西副作用还是那么明显。”

“要掌握力量哪有不付出代价的?炼金术不是空手套白狼,强大的力量都得用同等价值的东西去换来。”乔迪伸出手指向贝利:“发什么愣呢小子,快点攻过来,乔迪大爷等你半天了。”

灰发女人微微侧头,鸟羽面具缝隙里的灰蓝色眼睛带着疑惑的目光,但贝利无法给她解释,就算是他也没能认出所谓的“黄金十字”到底是什么东西,但这不妨碍他的进攻,铁手从大地里抽出拳头,朝着乔迪再次落下,后者却没有躲开的意思,竟然迎着炼金傀儡的攻击以拳对拳。

两种金属轰然相撞,面对高自己近一倍的炼金傀儡,乔迪一步未退,二者的拳头死死地抵在一起,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乔迪甚至逐渐取得优势,把铁手向后推动。

“什么鬼东西!”贝利惊叫,炼金傀儡的力量丝毫不逊于军用的炼金战车,那是炼金术的极限……本该是炼金术的极限!

但眼下乔迪竟然凭借肉身加上那套奇怪的“黄金十字”在力量的比拼中占据优势,这简直是个并不好笑的玩笑。

灰发女人叹了口气,鞭子被她握在手里:“贝利,你去对付其他人吧,他交给我来处理。”

“你不要插手!”贝利握紧拳头:“我不相信我所选的道路是错误的,单凭炼金术绝不可能战胜傀儡术,我会赢的!”

“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贝利。”灰发女人摇头,心想这个傀儡师天赋有余,但终究是太自负,同样是年纪不大就掌握强大力量的少年,洛奇就绝不会这么固执:“我们应该……”

“我说了,你不要插手!”贝利恶狠狠地看着她:“我事后会去给团长解释的,有什么罪责我来承担,你给我站一边去!”

“哼,那随你吧。”灰发女人冷冷地哼了一声,真的往后退了几步,站到旁边去了。

“还是有点骨气嘛小子!”乔迪大声说:“喂,我说你们,也把火铳放下靠边站,让我跟他单挑!”

大家都看出两个炼金术士这是要决斗了,所以泰克斯等人早就退到一边,毕竟场面上乔迪是有优势的,就算他不敌对方再出手也来得及,红衣教团里此刻唯一把火铳端着的只有亚伯塔,这家伙的耻度下限是无底洞:“我们人数占优诶,干嘛要单挑,俗话说双拳难敌……”

“叫你靠边就赶紧走开!”乔迪打断他的话:“别影响大爷发挥。”

亚伯塔悻悻地收起火铳:“好好好,你是头儿你说了算。”

大概只有乔迪自己最清楚……在刚才他挡下炼金傀儡的一击后突袭贝利与灰发女人交手一招,那个女人其实才是这二人组里真正的厉害角色,眼下贝利被挑衅执意要和他一对一这是最好不过的情况,如果那两个人一起进攻他可没把握应付。

一次凶险的遭遇战由此变成了乔迪与贝利两人之间的决斗,别人都觉得莫名其妙,可只有当事的两位炼金术士清楚,这是赌上了炼金术道路的战斗。

贝利逐渐平静下来,他看着乔迪,轻轻开口:“你是‘核心派’?”

“对。”乔迪点头:“终于发现了?”

炼金术诞生于什么时代已经无从考证,但它在神圣教廷出现在大陆上时被发扬光大,它是机械工艺与能源工艺的结合,被应用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也包括战争——在这方面上炼金术的走向发生了不可调和的冲突,一派主张制造出最强大的作战机械,无论是炼金战车还是炼金傀儡,都是这一派的代表,他们被称为“外物派”。而与此相对的还有另外一派,这一派认为最终主导战争的还是人类本身,于是他们将炼金术作用于人体,试图在自身上寻求突破,这就是“核心派”。

这两派泾渭分明,但实力却相差悬殊,核心派在炼金界的地位一直不能得到多数人的承认,因为外物派成果显著,他们的炼金产物已经彻底改变了战场格局,战争的主体已经逐渐从人向着物转移,而核心派的理论至今也只是理论,国家的高层无一例外都更重视外物派,因此作为核心派的乔迪明明惊才艳艳却逐渐被冷落也是不可避免的必然结果。

但现在似乎情况发生了改变,乔迪可能是史上第一个把核心派理论变为现实的人,铁证如山,他在炼金术的帮助下以肉体凡胎招架住了炼金傀儡的进攻。

“很好。”贝利也点头:“那就决一死战吧,用我的‘铁手’和你的‘黄金十字’。”

铁手的魔能注入在一瞬间被提升到了最大,这具外部覆盖肌肉内里却由金属构造的庞然大物仿佛活了过来,没有任何言语能够描述那种感觉,一定要说的话……就像是一头狮子从沉眠中觉醒,它张牙舞爪,它咆哮世间!

双方的角力到此为止,铁手双拳横挥从乔迪的格挡中挣脱出来,短暂地停滞后它一扑而出,带着幽蓝色光泽的拳套融为一圈蓝影。它在半途中遭遇了乔迪的金色手套,两种颜色高速相撞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在火花还没有迸溅出的瞬间双方又同时收拳再次交击,攻击仿佛狂风骤雨,旁观者很难看清到底谁在进攻谁在防守,只有一连串的金属碰撞声在耳畔回响。

就连一向沉稳的泰克斯也不自觉地张大了嘴,他不懂炼金术,可以他一贯的经验来看,炼金产物不都应该是那种沉重而缓慢的冰冷钢铁么?但眼下的乔迪和铁手却灵活得像是两只体型悬殊但同等凶猛的野兽。

“妈的,虽然搞不懂什么情况!”亚伯塔看得眼花缭乱,他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但是乔迪你这智障可别输啊,所谓智障就是那种认准了一条路走到黑的白痴,你的路才刚刚开始啊!”

身处在金属所构成的暴风雨中央,乔迪根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这是他第一次使用黄金十字,效果比想象中还要好,依靠与人体脊椎神经的紧密连结,就算是新手也能迅速掌握,就这套武器本身而言它已经成功了。但即便是作为制造者的他本人也不清楚这东西是否还有什么弊端,以他对自己的了解,黄金十字必然有着某种致命缺陷。

而他现在就要趁那个缺陷显露之前战胜眼前这个看起来不可战胜的对手。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