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乔迪的选择

“诸君,我说……这不对劲啊……”亚伯塔伏在岩石的阴影里,手里端着乔迪给他的炼金透镜,这种炼金产品能够较大地提升人的视力,虽然比不上魔法师的风之瞭望,但好过没有。

“从昨天晚上团长走了以后你已经不对劲十几次了。”乔迪觉得自己已经快要习惯这家伙的一惊一乍了:“是不是没了可以拍马屁的对象有点不适应?”

“但这次不一样!”亚伯塔呸了一声然后冲他说:“我觉得是真的出事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决定是原地待命。”乔迪盘坐在山坡下面嚼着中午吃剩下的硬面包,满脸不屑地撇嘴:“顺道一提,‘这次不一样’也已经十几次了……叫你去当哨兵真是个错,大惊小怪!”

泰克斯皱眉,他觉得在战场上不能疏忽大意,哪怕亚伯塔是个“放羊的孩子”也得问一句:“亚伯塔,你看见了什么?”

“斯卡亚特边境军开始转移了,有一支数百人的骑兵离开了大营。”亚伯塔说。

“什么!?”乔迪马上站起来,硬面包扔到一边,他手脚并用爬上山坡,一把从亚伯塔手里抢过炼金透镜。

斯卡亚特边境军每两到三个小时就会派出一支骑兵作为巡逻队在附近游走,这是他们从昨晚就发现的规律,但每次绝不会超过二十人以上,现在一次出动这么多兵力,就代表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迪举着炼金透镜仔细观察,果然看见有至少五百名骑兵背着火铳离开军营,朝着北边飞驰而去,他们的路线非常有目的性,绝不像是单纯的巡逻。

“肯定是团长做了什么。”乔迪顺着山坡小跑下来:“如果我没有猜错,恐怕是先锋部队正在突围。”

“昨天不是还说去制定计划再回来跟我们汇合么?”伯尼目瞪口呆:“咱们这个团长真是做事雷厉风行,说突围就突围,都不知会我们一声吗?”

“团长说过,炼金信使有可能被敌军的传承魔法师拦截下来,他可能是担心传信的时候泄露作战计划。”乔迪托着下巴分析道,他终于明白洛奇转移指挥权的意思了,从团长离开红衣教团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主意不会再回来和他们汇合——洛奇要随着先锋部队一起突围。

乔迪意识到自己该做选择了:“跟过去,先锋部队在突围,我们不能看戏。”

红衣教团行动起来,他们是最精锐的军人,根本不需要太多布置,每人各司其职,迅速清理了他们在此停留过的痕迹然后沿着不会被斯卡亚特边境军哨岗发现的隐秘路线朝北边绕行。

“看那支骑兵去的方向是北边……可是先锋部队为什么要朝北边突围呢?”伯尼问:“先锋部队选任何一个方向都可以解释,唯独向北这太无法理解了,那里岂不是越发深入斯卡亚特王国腹地?”

乔迪想了一会,觉得自己大致摸清了先锋部队的想法:“其余三个方向都被斯卡亚特人布置重兵,先锋部队突围困难,因此他们选择兵行险招,出其不意地向北边突围,虽然看似危险,却正是脱离目前困境的最好选择……这八成是咱们那个特立独行的团长想出来的战术。”

“妈的智障啊!”亚伯塔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这不是刚出狼穴又进虎窝么……斯卡亚特王国收缩了防线,先锋部队摆脱了边境军却要直面人家的主力部队。”

“我倒觉得是个好办法,解决麻烦的最好手段就是陷入一个更大的麻烦里,团长想做的正是打破僵局,对于被困的先锋部队来说,只有出现了变数才有求生的可能。”乔迪瞥了他一眼:“你能想到的问题团长不可能想不到,他有自己的打算,我们只需要配合他的……”

“你们还是先解决一下自己的‘麻烦’吧。”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打断了乔迪的话。

两个人穿着黑白混色的衣袍站在红衣教团正前方突出的岩石上,短发少年低着头冲红衣教团诸人冷笑:“这就是所谓的‘红衣教团’啊……自以为像老鼠一样爬过去就不会被发现么?”

“贝利,不要大意。”带着白色鸟羽面具的灰发女人站在他身边提醒道:“尽快解决掉他们然后去援助多琳,她状态不稳定,可能对付不了红衣教团的团长。”

“喂喂!有没有搞错!”亚伯塔先是一愣,以为是被敌军埋伏,结果埋伏不假,但对方却只有两个人的样子,这让他安心了不少:“你们不要自说自话啊,我们这边九个人,你们才两个……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我们每个人只用一只手也比你们多一倍还有余啊!”

“是么?”贝利打了个响指,肉傀儡从他身后一跃而出,落在红衣教团面前,巨大的身躯沉重无比,在地面上踩出两个显眼的脚印。

和爱丽丝交手留下的损伤已经被修复,肉傀儡两只戴着拳套的大手垂在身侧,白金色的头发像是一根根金属丝理向脑后,铁色的眼睛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不得不承认是你比较厉害啊!”亚伯塔吞了一口唾沫,他的勇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乔迪,这玩意一个拳头比咱们九个人加一块都大,怎么办?”

“你们就是白雾骑士团?”乔迪没理亚伯塔,向着贝利问道。

“对。”贝利没有遵照灰发女人的要求立马动手,甚至很有耐心地点了点头:“跪下来求我吧,我就……”

“放我们一条生路?”亚伯塔其实现在慌得要命,但他就是嘴欠,紧张起来就更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哎呀我就知道是这个路子,我懂的呀,不就是跪吗?你看这多大点事,能用下跪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贝利冷笑着补完了剩下半句:“我就给你们留下全尸。”

一旁的乔迪已经习惯了亚伯塔的满嘴烂话,以往在这个时候就该洛奇做决定了,但现在正团长不在,他就得来做洛奇会做的事情。

洛奇会怎么选?是战还是逃?战斗的话该怎么布置?逃跑又该如何安排?乔迪发现红衣教团的团长要思考的问题远比看上去多得多。

乔迪知道自己一直都不是个受欢迎的人,他有出色的炼金才能,所以被赏识,在参军后的一年内迅速被提升为军官。但他从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战斗,也没有拿到过任何一枚勋章,大家承认他的才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逐渐遗忘了他的存在,多数时候里乔迪只能负责给军队里的炼金产物做调试,他觉得自己被埋没了,可没人在乎——诺门格里从来就不缺少天才,他只是满天繁星中的一颗,甚至不是比较醒目的那一颗。

所以他变成了疯子乔迪,造出那些实用性极低但却足够吸引目光的武器,被当作疯子总好过变成路人。

这样做的直接后果就是他的军衔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变化过,他的名气越来越响亮,但在北征军开拔斯卡亚特王国时,他却被留在了诺门格……不,与其说留下,不如说是遗弃吧?北征军有更多可靠的炼金术士可以选择,疯子乔迪只适合在大后方鼓捣那些厉害到毫无意义的破烂。

原本连乔迪也如此认为了,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纸紧急调令递到了他的手上,他被编入一个名为红衣教团的特殊部队,要以比北征军主力更快的速度支援前线……由此乔迪终于明白,原来遗弃他的不仅仅是北征军,还有整个诺门格,把一个从未有过参战经历的炼金术士派去前线和送死没有区别,但元老院的命令不可拒绝,所以乔迪在离开诺门格的时候就已经在家里留下了遗书。

与红衣教团团长见面后乔迪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对方是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那个臭名昭著的叛族者,但洛奇同时也是神圣教廷的中级神官,他不能死在诺门格,所以元老院选择把他发配前线,借斯卡亚特人的手除掉他。

红衣教团成立的本意就是送死,以洛奇为首,其余人都是诺门格精挑细选出来的华丽陪葬品,他们或许有出色的才能但同时也都因为种种原因不堪重用,所以一并送上前线赴死,元老院绝不会心疼。

洛奇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乔迪不相信他看不穿元老院的计划,可他却毫不犹豫地带领红衣教团开拔,甚至不顾自己的伤势提前出发……乔迪觉得他才是个真正的疯子,明知是死为什么还能去得如此大义凛然?

直到最近,乔迪才终于明白,洛奇的确是个疯子,而且是个狂妄的疯子,从一开始那个蓝发蓝眼的少年就没打算送死,他不仅要来到前线,还要在这场战争中活下去。

一只手搭在乔迪的肩头,原来是亚伯塔,他的表情少有地严肃:“团长说过的,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我们都相信你……嗯,虽然我觉得你是个智障。”

“前面半句让我感动了半秒钟,后面半句让我想先跟自己人火并。”乔迪抬起头,眼睛里的迷茫已经不见了:“虽然我也觉得你是个智障,但是……”

“妈的谁规定智障就得死啊!?”乔迪陡然大喝,右手挥出直指前方:“弟兄们,给我把白雾骑士团干趴下!”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