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再遇

斯卡亚特王国,白石镇。

洛奇完成了全部的战略布置,与剩下几名副官一起核对是否还有纰漏,阿芙拉有些插不上话,她对军事的了解浮于表面,这次来斯卡亚特王国也是为了镀金,她和帝都多数人一样觉得这会是一场轻松的战争,却没想到会面临如此困境。她做个副官还好,反正一切都有正指挥官处理,如今却要她来做决策就有些为难了,幸好有红衣教团的团长到来,不然先锋部队的突围毫无希望可言。

三镇以北短距离内是否还有其他城镇成为了整个战略的问题所在,即便先锋部队拼尽全力杀出重围,也必然已经弹尽粮绝,面对斯卡亚特边境军的追赶,如果不能尽快取得补给,那么就还是死路一条。

以雷尔斯帝国的势力之广布,绝不可能对斯卡亚特王国的地形全无了解,尤其是在两国开展时期,洛奇觉得元老院几十年前就肯定已经安排人手把斯卡亚特王国的详细地图给做出来了,可先锋部队至今没有一张可靠的全境地图,更加说明大人物们本就没对这支部队寄予期望,先锋部队脱离主力突入斯卡亚特王国边境完全是个阴谋,元老院想要的本就是一次惨痛的失败,它能激起两国人民之间的对立。

眼下对斯卡亚特王国的不了解成了先锋部队脱困的难题,洛奇的地形勘测只限于斯卡亚特边境军的包围圈,对于这以外地方的了解则全是空白。

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先锋部队没有时间再等待和筹谋了,洛奇叹了口气,确认计划无误后却并不让副官们离开临时指挥部。

“这是做什么?我们留在这里谁去传达命令呢?”副官们对红衣教团团长的要求相当不解,他根本不属于先锋部队,就算为先锋部队立下种种功劳也依然是个编外人员,此刻却提出这样无礼的要求来,难道真把自己当指挥官了么?

“叛徒未必只有一个,你们离开这里或许是去传递命令,但也有可能是把作战计划转达给斯卡亚特边境军。”洛奇说:“所以请各位多留一会。”

“你不相信我们!?”其中一个副官有点恼怒,特拉德的背叛让他们在军中的威信直线下滑,如今却还要被一个外人怀疑,实在是不可理喻。

“我愿意相信你们,可先锋部队经不起再一次被出卖了。”洛奇的秘银短刀缓缓出鞘,被他插在桌面上:“就算会因此得罪各位,我也不得不如此,所以在我同意你们离开之前,请不要轻举妄动。”

他们的目光转向阿芙拉,毕竟她才是正指挥官,就算要下令也该由她来。

阿芙拉没有说话,她像是对洛奇和副官们的争执充耳不闻,默默地坐在椅子上,打心底里说她觉得洛奇的话是有道理的,但是她不能亲自开口要求副官们留下,先锋部队脱困后洛奇可以一走了之,她却还要依靠这些人替她效力,在这种事情上丢失人心是愚蠢的行为。

阿芙拉的态度在不同的人眼里是不同的解释,其中一名副官认为这是她不开口下令对副官们的肯定,于是胆子壮了几分,冲着洛奇哼了一声大步朝门口走过去,在这种临战关头,他不相信红衣教团团长敢再杀一个副官。

他显然不够了解那位蓝发少年的脾性,阿芙拉心中叹息,眼看着那名副官在前脚迈出临时指挥部的时候被一道风刃从他脚边划过,他的右脚被斩断,整个人顿时倒在门口,血流了一地。

洛奇收回施法的右手,湛蓝色的眼睛在剩下的副官脸上扫过:“各位,他肯定是叛徒,急着去给斯卡亚特人送信呢。”

“妈的,臭小鬼!你居然敢对我动手!”倒在血泊里的副官挣扎着从腰带里拔出手铳指向洛奇。

第二道风刃不偏不倚地从他脖子上斩过,力道之狠甚至在地面上犁出深深的痕迹,那名副官当场毙命,手铳掉在一边。

“爱丽丝,就地埋了,用木牌立碑,写上‘雷尔斯的叛徒’。”洛奇平静地说。

爱丽丝依言走过去,单手把尸体拖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把副官被斩掉的右脚和头颅留下了,淋漓的血色让人触目惊心。

“你不怕回了诺门格被圣裁所提审么?”另外一名副官咬牙切齿,但终究不敢再有离开临时指挥部的想法,他可不想身首异处还要遗臭万年:“就算你是中级神官也……”

洛奇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我一生中已经上过两次法庭,一次是欧克西亚斯氏族叛案,一次是斯卡亚特王子被刺案……我不在乎还有第三次。”

没人敢再反驳他,红衣教团团长的作风远比他们想象得还要决绝,施法时没有丝毫犹豫,他是个真正的杀胚,而杀胚的威胁往往都不会是玩笑。

直到临近突围开始前的一小时,洛奇布置的所有计划才被传达下去,此时即便军中有斯卡亚特人的内奸也没有关系了,一小时里即便能够把消息递到斯卡亚特边境军指挥部的桌子上,也不够时间他们完成布防。

先锋部队的突围计划在时针指向下午四点时准时展开,率先冲出己方防线的是身披重甲的排头兵,他们穿着用雷尔斯炼金工艺打造的特制盔甲,能够有效抵抗火铳的正面射击,按照雷尔斯正规军的配置,本来在这盔甲外面还会有两面大盾可供双手持握,但先锋部队力求轻装,因此没有带上大盾。

斯卡亚特边境军第一时间发现了先锋部队的异状,火铳旋即开火,子弹密集如雨,打在重甲兵们的盔甲上擦出一连串的火花,盔甲可以抵挡子弹的直接伤害,可是却挡不下它的巨力,重甲兵们连连后退。

第二梯队跟上了重甲兵,他们躲在重甲兵身后,以重甲兵排成的钢铁阵线为掩护,一边推着重甲兵向前,一边使用火铳还击,他们穿着中型铠甲,只要不被子弹命中薄弱点也可以在枪林弹雨中前进。

第三梯队才是真正的主力,他们穿着轻甲,为了方便行动甚至许多部位都暴露在外,仅覆盖着单薄的军服,这样的防护只要被子弹命中非死即伤,但他们也因此可以手持火力更加凶狠的连射火铳,轻甲部队在前面两支梯队的保护下有条不紊地前进,但由于之前的战斗对弹药损耗太多,因此洛奇要求他们节省子弹,要进入绝对有效的射程内再开火射击。

第四梯队由重甲兵与轻甲兵混编,用于断后,同时洛奇也在这个梯队里,他是魔法师,可以利用大范围的施法在短时间内为部队夺得战场主动权,因此主动承担起确保整个先锋部队完成突围的任务。

随着第一个重甲兵被密集的火力击倒,战场沸腾了,铳声与喊杀声震彻云霄,先锋部队奔跑着向前,硝烟在队伍中弥漫,不时有人倒地,不论生死都没有人去搀扶——这也是洛奇的安排之一,在战场上与部队脱节就意味着死亡,但更不能因为伤员而破坏掉整个突围阵形。

洛奇看着周围的军人,这些面孔他都很陌生,但那一双双眼睛里的仇恨与决然他却很熟悉,他想说两句鼓舞士气的话,又觉得完全多余,于是扬手施法。

在此前的突围中,斯卡亚特边境军从未在对方的军势里见到过魔法师,反而是他们拥有魔法师的支援,因此即便有白雾骑士团的提醒,仍然对魔法师的存在警惕性不足,而现在就是为此付出代价的时候。

洛奇默咒完毕,燃炎飞雨被即刻引爆,一道不起眼的火焰窜上天空,然后在斯卡亚特边境军头顶轰然爆炸,火焰如雨般落下,但每一滴雨水都带着致命的温度,它们落地后引发了更多的爆炸,范围内的斯卡亚特人绝无幸存可能。

和之前洛奇预估的一样,斯卡亚特边境军的主力几乎都集中在南部,北部防线是最好的突破口,洛奇再次施法,大量沙尘从地面席卷而起,斯卡亚特边境军挖出的陷坑被沙土掩埋,各个梯队从上面跑过。

一切都顺利得可怕,这次突围一改之前几次的惨败,布置计划用了一天,但突围过程却不到一刻钟,三支梯队越过了斯卡亚特边境军的防线,继续向北推进,洛奇带着第四梯队紧随其后。

硝烟笼罩了整个战场,到了这时先锋部队的阵形终究还是散开了,但洛奇对此早有预料,四支梯队之间的衔接处有士兵向空中开火,这是最好的引导信号,确保所有人都向着正北方冲杀,斯卡亚特边境军在北部防线的兵力根本不足以和整支先锋部队抗衡,事实上单论人数而言,先锋部队完全有实力和斯卡亚特边境军一战,要不是因为补给短缺,洛奇或许会考虑和斯卡亚特边境军硬碰硬地打上一仗。

号角声在先锋部队两翼响起,这不是雷尔斯军队的特色,在被先锋部队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之后,斯卡亚特边境军终于反应过来,他们的主力开始向北部收拢,率先抵达战场的就是骑兵部队。

但这不合理,如果斯卡亚特边境军真的要对付先锋部队,就应该令骑兵绕行到第一梯队的位置拦截,然后由步兵从两翼包夹,这样才能确保重新包围先锋部队。

眼下斯卡亚特边境军的指挥官像是做了错误的选择,他们没有去对付先锋部队已经脱出包围圈的三支梯队,骑兵沿着第三梯队与第四梯队之间刺入,这样做最多只能留下第四梯队,而这支用于断后的队伍人数并不太多,还不到五百人,完全不值得斯卡亚特边境军如此费心。

直到那支骑兵部队停步在第四梯队之前,为首的骑者从硝烟形成的雾霾中若隐若现,一阵大风正巧吹来,烟雾散去,洛奇看清了对方的面孔,也由此确定斯卡亚特边境军并非一时糊涂,而是有意为之,他们要对付的正是第四梯队。

在白色马匹的背上,多琳身穿黑白两色相间的长裙跨坐,她的背挺得笔直,脑后的发带被解开,灰黄色长发随风飘动,美得像是刚从某幅油画里走出来。

唯有那双如鲜血般艳红的双眼冷冷地俯视洛奇。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