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处刑

浓腥的鲜血从特拉德嘴里喷出来,洛奇随手施法,无形的气盾挡下四溅的血液,他的眼睛里没有残忍的意味,平静得像是一泓清泉。

特拉德依然在惨叫,人类的发声器官是声带,但没有舌头他无法组织出语言,他很绝望……眼前的蓝发少年比他最坏的设想还要残忍,洛奇割掉他的舌头是要让他有口难辨,无论是背叛先锋部队暗中传信给斯卡亚特边境军还是纵火烧毁粮仓,这两项罪名他今天是无论如何也要坐实了。

“为什么要这样做?”阿芙拉还是不懂洛奇的打算,如果是为了找出叛徒,还有更多的选择,不一定要搭上全军赖以为生的粮食,如果不是洛奇及时发令控制军队秩序,那么恐怕现在已经哗变了。

“在我来的时候,先锋部队的士气已经到达谷底,凭这样一支部队,是很难在战场上有所建树的。”洛奇用麻布擦了擦秘银短刀上的残血,他说:“他们在迷茫,此前先锋部队无论人数还是装备都远胜斯卡亚特边境军,但双方遭遇后却节节败退陷入绝境,士兵们已经对战争本身产生了怀疑,甚至不相信自己的能力。”

“火烧粮仓只会让他们更加不相信自己的能力。”阿芙拉说。

“这片大陆上已经太久没有过真正的战争,士兵们忘记了战争的意义,失去了杀死敌人的理由,先锋部队不少军人都是新兵,他们跟随北征军稀里糊涂地来到前线,却没有做好豁出性命放手一搏的准备。”洛奇把秘银短刀收入鞘中,然后转头看着特拉德:“所以我需要唤醒他们的仇恨,这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世间再无比背叛更令人深恶痛绝之事,我要让他们明白,先锋部队的惨败不是因为能力不济,而是遭到了他们最信赖的军官的背叛……失去粮食的危机会加剧这种仇恨,他们恨透了特拉德副官,更会恨透了卑鄙的斯卡亚特人。”

“我曾经在典籍中曾经读到过一个小故事,故事的名字叫作‘破釜沉舟’,说的是一支军队在渡江后砸掉了煮饭用的铁锅,凿沉了渡江用的舟筏,看似自掘坟墓的行为却激起了将士们的斗志,最终战胜强敌。”洛奇走到门口,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仇恨和绝望都是力量,当这两种力量合二为一的时候,就是逆转胜败的时机。”

洛奇推开门,大步走出去,同时吩咐卫兵长召集其余副官,在太阳升上天穹中央的正午之时,他要在全军面前处刑叛徒。

……………………………………………………………………………………………………………………………………

当时间逼近十二点的时候,洛奇的安排被顺利执行,他不是先锋部队的指挥官,可他是来自帝都的中级神官,是神灵的使者,代表着元老院、教皇宫以及女神缇兰的意志,而且曾经在全军大乱的时候发布过命令,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阿芙拉没法在这个时候反对,因此所有士兵默认了洛奇的指挥权。

处刑地点被安排在三座镇子所围成的三角形中间,除了必须的哨岗与巡逻兵,所有的先锋部队官兵都聚拢过来,数千人结成几个方阵,把中央用木板搭建的高台团团围住,阿芙拉与洛奇站在高台上,身后是其余几名先锋部队副官。

“我是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神圣教廷的中级神官,红衣教团的正团长。”洛奇的声音被魔法力量放大,像是雷鸣一样震彻全场。

台下一片寂静,这个名字或许在诺门格内圈无人不知,但对于出身雷尔斯各个行省的军人们来说,仍然显得陌生。

“我今天站在这里,是要告诉你们三件事。”洛奇俯瞰台下,蓝色的眼睛像是从每个人身上扫过:“第一件事,别再指望帝国再有援兵抵达前线,北征军主力还在玛塔尔沙漠里缓行,因为连续的失败,你们已经被诺门格放弃了,现在的你们,是弃卒。”

此言一出,台下哗然,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像其他军官一样说点什么鼓舞人心的话,没想到一开口就是噩耗。

阿芙拉也有点不安,她觉得此言不妥,这不是应该让士兵们知道的事情,但话已出口没法收回了。

“接着是第二件事,斯卡亚特王国收缩了防线,主力撤回腹地备战,所以斯卡亚特边境军也得不到他们王室的扶助,情况不比你们好,他们也是弃卒。”

洛奇没有停顿,继续说:“第三件事,在你们陷入绝境的时候,元老院特别委任我为红衣教团团长,他们给我安排了二十个人不到的队伍,其中半数还拒绝服从我的指挥……这样一支所谓的‘特殊部队’,却令我来到前线面对斯卡亚特边境军的重重围堵,所以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弃卒。”

“这是一场弃卒之间的战争。”洛奇往前走了一步:“没有投降,没有原谅,斯卡亚特边境军想全歼先锋部队引来王室的重视,他们不需要活口,只需要军功……你们想成为军功吗?”

没有人回应他,但每个人都不得不承认,洛奇所言全是实话……从斯卡亚特边境军之前与先锋部队的交战来看,他们根本不接受俘虏,在战场上跪下来求饶的人全部被斩首了。

“虽然是弃卒,但我不想死,你们一定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本应团结一致,合力突围……但是,我却在军营里闻到了背叛的味道。”洛奇退后几步,爱丽丝把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濒临休克的特拉德拖到他面前,特拉德被扶正跪好,人们能够清楚地看到他身上的拷问痕迹,夜里的事情早已经在军队里传开,洛奇终于在那些眼睛里找到了愤怒与憎恨。

“特拉德·乌西奥斯,身为先锋部队指挥副官,曾经深得军士们的信赖,可是他却选择倒戈,把先锋部队的作战计划一字不漏地告诉了斯卡亚特人,你们今天会落到如此地步,皆是拜他所赐。”洛奇抽出秘银短刀,不急不缓地走到特拉德身边:“不只如此,在十个小时以前,他还点燃了粮仓,想要把你们彻底置于死地。”

“杀了他!”台下有人大喊,原本只是一个声音,却在数秒内得到一致的响应,如同溪流汇聚成江河:“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洛奇深深吸气,好像能从空气里闻到仇恨的味道,这就是他想要的,他面无表情地抓住了特拉德的头发迫使其露出脖颈:“背叛需以血洗净……现在,我以雷尔斯北征军先锋部队之名,处刑背叛者!”

秘银短刀从特拉德的脖子上划过,锋利至极的刀刃没有丝毫迟滞,这是完美的一刀,整齐地切下了特拉德的头颅。

鲜血井喷,红色的液体如雨般落下,沾染在洛奇的红色衣袍上,他的脸上也带着血点,浓腥的液体顺着脸庞滴落,让他看上去有些狰狞。

“我们没有退路了!”洛奇大声说,双手大幅度挥开,同时一脚把无头尸踢下高台,在半空中尸体被魔法点燃,熊熊的烈火从天而降,落地时已经只剩下纷飞的灰烬:“我们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去选择。”

秘银短刀霍然直指天空,他的声音像是战场上交击的刀剑一样冷冽却又激昂:“这是一场无关荣耀的战斗,要么战斗,要么死……如果你们选择战斗,那么请务必记住,你们是为自己的选择而战!为自己而战!”

这一次不需要任何人带头了,所有军人都在同一时刻吼叫,“为自己而战”的声音像是炮弹空爆,无与伦比的力量震彻一切。

阿芙拉相信自己至死也没法忘记这样的场景,在万军的呼声里,洛奇一手提着仍在滴血的人头,一手握着秘银短刀,刀刃在阳光下闪动着绚烂的光彩,他全身浴血,湛蓝色的眼睛里寒意森然。

十分钟后,洛奇从高台上走下来,表情沉祥安静,和浑身淋漓的鲜血形成鲜明对比,他随手扔掉特拉德的人头,然后对阿芙拉说:“安排一下吧,把剩下的全部余粮用掉,煮最后一顿饭,保证每个人都能吃上。”

“难道不应该再平均分配一下?不然明天的突围计划……”阿芙拉一愣,难道第二天真要叫全军将士饿着肚子上阵吗?

“不需要了。”洛奇摇了摇头:“我怀疑特拉德又已经暗中把突围计划传达给斯卡亚特边境军,我们没有明天了……今天下午就开始突围。”

他收刀入鞘,爱丽丝跟在他身后,猩红色的长袍随着步子摆动。

看着那个蓝发蓝眼少年的背影,阿芙拉忽然对他的故事有些好奇,人们都说他是个卖主求荣的叛族者,但那双冰凉如深海般的眼睛绝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叛徒所应有的,仇恨在他的举手投足之间挥之不去,到底是怎样的过往才会令一个人的步伐变得那么沉重?

伊西人都相信自己的直觉,现在阿芙拉就有一种预感……这个少年心中的仇恨终将点燃这个世界。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