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拷问

当洛奇和阿芙拉到达火灾现场的时候,火势已经得到控制,被抢救出的食物杂乱地堆放在空地上,大多是些易于存放的谷米和腌肉,这就是先锋部队的全部余粮,为了方便行军,他们本就舍弃了许多重械和补给,眼下正是缺衣少食的紧要关头,如今一把大火过后,剩下的食物大概只够几千号人吃上一顿饭——甚至不是很饱的一顿饭。

原本存放粮食的仓库有两个,这里之前就被用作白石镇的仓库,整体是木头修造,两棚相连,现在其中一个已经彻底垮塌,里面焦黑一片,仍有点点火星发亮,先锋部队的军人们迈着疲惫的步伐来回奔走,从井里打水往废墟上倾倒。

爱丽丝抱着双臂站在废墟边上,既不帮忙灭火,也不帮忙清点余粮,面带微笑地看着人们焦灼而绝望的神情,在她身边跪了一个身着先锋部队军官服的男人,他被五花大绑,嘴也用麻布塞好。来往的军人用惊讶与疑惑并存的目光看着他,但洛奇已经颁下严令,谁也不擅离职守去打探不该打探的事情。

她看见洛奇到场,立马用手扯过绳头,拖着男人走过来:“洛奇,纵火犯我抓住了。”

爱丽丝的声音不大,却瞬间引起轰动,消息几乎是在几秒之内传遍了全场,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朝这边看过来。

“所有人!继续做你们该做的事!”卫队长掏出手铳朝天射击,巨大的铳声惊醒了诸人,他们按下复杂的眼神,回到各自的职责里去。

“我和指挥官要单独审讯他,安排一下。”洛奇低声对卫队长说。

卫队长看了一眼被抓住的纵火犯,眼中的恨意相当明显,但他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比起惩戒纵火犯,维持全军秩序才是更为重要的事,他向洛奇和阿芙拉致礼后转身跑走安排审讯地点。

十分钟后,洛奇、阿芙拉、爱丽丝以及纵火犯四人共处一室,这是白石镇里的房屋之一,沿袭了白石镇特有的简陋,而且由于主人避难匆忙,许多杂物都扔在地上,占据了房间里的大半地面。

一个火盆被架在屋子的角落里,里面放置着两把烧得红通通的火钳,锋利的军用双手剑倚在火盆边上,这就是先锋部队临时之中能够准备到的全部刑具。

确认屋子的门关好后,洛奇扶起倒在地上的两把椅子,示意阿芙拉坐下,但后者面色苍白地拒绝了,于是洛奇把其中一把椅子摆到了对面,爱丽丝单手提起纵火犯的衣领把他扔到椅子上,然后在洛奇身边站好……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站在了洛奇与阿芙拉之间,把两人隔开。

洛奇没有立马落座,而是绕着这位纵火犯走了一圈,阿芙拉终于憋不住了,她说:“这就是你找的替罪羊?”

所谓的“纵火犯”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还在临时指挥部里和洛奇大谈作战策略的几名副官之一,阿芙拉记得他的名字——特拉德·乌西奥斯,有雷尔斯帝国的少校军衔。

“他并不是替罪羊。”洛奇摇了摇头:“在我得知先锋部队连续遭遇惨败的消息时,首先想到的其实不是你们面对了怎样强大的敌人或者身处如何复杂的作战环境……而是军中必然出现了背叛者。”

“背叛者?为什么?”阿芙拉一愣,这是她在此前没有想过的问题,她的部队刚刚进入斯卡亚特王国边境的时候,雷尔斯帝国军势强盛,先锋部队锐气正当,人都不是傻瓜,谁会在曾经形势大好的时候倒向敌军呢?

“问得好,背叛都是需要理由的,为钱为名为命,总要有个原因。”洛奇伸手把特拉德嘴里的麻布扯掉,低头看着这个副官:“说说看你的原因,为什么要把先锋部队的作战计划偷偷传给斯卡亚特边境军。”

特拉德嘴里的异物刚刚被除掉,立马就大喊:“我是被诬陷的!红衣教团的团长才是真正的纵火犯!我看见了真相!他现在想灭口!”

洛奇面无表情站在旁边,一言不发地等他喊完,然后才开口:“在我关门的时候就调整了这个房间里的土元素浓度,现在咱们好比是在地下几十米的地方交谈,你的声音得再大上一百倍才能被外面的人听到。”

特拉德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然后他转而看向阿芙拉:“指挥官!指挥官!你得相信我!我不是叛徒!洛奇才是!我发誓我看到他的使徒点火!”

阿芙拉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这位红衣教团的团长不愧是能在帝都弄潮的人物,只是几句话之间已经让特拉德不打自招了。

一旁的洛奇则露出微笑,他走到特拉德对面的椅子前坐下来:“特拉德副官,人们常说乱中出错就是这个道理,你说你看到了爱丽丝点火,那么我问你……你身为先锋部队的高级副官,半夜三更不睡觉跑去存粮的仓库做什么?”

特拉德哑然,这是个无法回答的问题,他的确没有任何理由出现在那个地方。

“特拉德副官,让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洛奇说:“但是既然你拒绝回答问题,不妨就由我来妄加猜测一下吧……论钱财,你身为雷尔斯帝国的少校,斯卡亚特王国恐怕还拿不出足以收买你的金币,拿得出也不会用在这里,他们早就放弃了边境线,如此处心积虑地对付先锋部队没有意义,而名声也类似于此,所以你只能是为了自己这条命而选择倒戈。”

洛奇顿了顿,然后目光转冷,他看着特拉德:“斯卡亚特王国的使臣先生平时给了你不少好处吧?”

这句话让特拉德彻底认输了,但他无法理解:“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说了,在我得知先锋部队惨败的时候就开始怀疑有叛徒,而我也在那时接到了要驰援前线的调令。”洛奇说:“所以我当然会开始着手收集先锋部队的资料……特拉德副官,你的资料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你原隶属于诺门格守备团,按理说你这会应该正坐在帝都喝红茶而不是跑来前线出生入死,总不能是为了赚军功吧?谁都知道在诺门格那么复杂的地方,军功根本毫无意义,你会如此急切地加入北征军一定有必须如此的理由。”

“这就有意思了。”洛奇调整了一下坐姿:“什么理由能让一位在帝都混得风生水起的少校放弃安逸的生活呢?联想到最近发生的大事,恐怕是和斯卡亚特王子的案子有关,接下来的推测就顺理成章了——你平时接受了太多斯卡亚特王国使臣的贿赂,你担心这事会被狗急跳墙的使臣抖出来,即便他不说,在征服了斯卡亚特王国以后,元老院也迟早会查出此事跟你秋后算账,于是你干脆一走了之,离开雷尔斯投向斯卡亚特王国。”

“你本来是走得掉的。”洛奇接着说:“可你觉得就这么加入斯卡亚特王国不仅得不到之前相同的地位,反而还会引来怀疑,毕竟在战争时期,谁会毫无理由地相信一个敌国军官的投诚呢?所以你得准备一份投名状,这份投名状就是北征军先锋部队,只有设计消灭了先锋部队,你才能受到斯卡亚特王国的重视和信赖。”

“我的猜测结束了,特拉德副官,你还有补充么?”洛奇问。

“我……”特拉德无话可说,他没有想到自己最终会栽在这位见面还不到半天的红衣教团团长手里,对方的推测极其准确,简直像是能够读心。

“接着我们来说关于粮仓失火的事……”

“这与我无关!”特拉德咬着牙说,叛徒也有叛徒的尊严,他绝不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即便你说的那些是真的,可你没有证据!就算你把我送回帝国法庭……”

“我不需要证据。”洛奇忽然站起来,伸手从火盆里取出火钳,被烫得通红的火钳尖端十分醒目:“我也知道那火灾与你无关,没错,火是我让爱丽丝点的。”

特拉德目瞪口呆,洛奇竟然毫不避讳地承认了罪行,他看向指挥官阿芙拉,后者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明显是早就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

“我知道你是叛徒,所以我当着你的面要求把粮食集中起来,你正愁怎么给先锋部队进一步落井下石吧?我就给你制造机会。”洛奇冷笑:“爱丽丝一直尾随着你,可是先锋部队对粮仓守卫严密,我估计以你的本事根本没法完成点火,所以我只好让爱丽丝帮你一把,由她来点火,而你只需要引来怀疑、接受拷问以及承担罪名。”

“可能会很痛,可是如果你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就不叫拷问了。”洛奇的动作没有任何迟疑,他把火钳烙在特拉德的脸上。

阿芙拉立马捂住耳朵侧过头不去看那副惨状……燃铁与皮肉接触,发出令人不悦的恶心声音,特拉德疯狂地嘶吼,难以想象人类居然可以发出这么惨烈和高亢的声音。

整个过程中洛奇连眼神都没有变化,好像他只是在做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他放下已经不那么烫的火钳,换上了另外一个,继续往特拉德的身上烙下去。

特拉德的声音变得干哑,他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大声求饶:“我招供!我全都招供!”

在他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洛奇已经暗中解除了土元素的聚集,现在特拉德的叫喊在外面能够听得一清二楚,他轻轻摇头:“不够,还不够啊,特拉德副官,你得更诚恳一些。”

洛奇看了一眼火盆架子边上搁着的军用双手剑,那样的武器对他来说有些不太习惯,他反手拔出秘银短刀,锋利的刃口沿着特拉德的手臂切过,这一刀剖开了他的骨头,剧痛像是闪电刺入灵魂。

特拉德的哀嚎更加凄厉,他尽全力把言语塞进痛吼里:“……我、我承认!是我!是我放的火!是我背叛了先锋部队!”

“很好,这样就够了,接下来你不需要再开口了。”洛奇点点头。

刀光闪现,特拉德满口是血,他的舌头被齐根切掉。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