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如果以为是更新而点进来的诸位,在这里先向你们道歉啦——很遗憾,这不是还未开启的第二卷,也不是之前说过的番外篇,仅仅只是我自己的一点想法。

首先还是感谢每一位读过《最后的神权》的人,是你们帮助我做得更好,你们也是让我坚持继续写下去的动力,真的真的非常感谢。

写作曾经有一个传奇般的年代,大约就是上世纪吧,在那个时代涌现过许许多多声振全国甚至名传海外的业界泰斗,他们如今组成了中国文坛的星空,后人无论如何追赶,也只配仰望。这是个有点奇怪的现象,信息大爆炸的现代明明经典越发没人去读了,它们的地位反而节节攀升,被加冕、被神化,变成了图书架高处最珍贵也最不会翻开的“文学名著”。

据说鲁迅先生喜欢扶植新人,在他的帮助下捧出了许多有名的作家,他所在的时代,前辈大家的提携是一条不可或缺的捷径,几乎最终成为“星空”一员的作者都走过这条路。

在写作之路上筑关设卡的还有报刊杂志和出版社,新人想要最终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作品,必须过五关斩六将,将自己的作品用最工整的字迹誊写好,然后将它像游戏币一样递送上去,然后心怀忐忑地等待结果,倾听扭蛋机里咔咔的响声,每一声都同时带来希望与绝望。

接着结果出现,绝大多数时候只是浪费了这么一枚游戏币,新人要么重头再来,要么立誓从此不碰扭蛋机——自现代小说出现以来,到底有多少人倒在了新人之路上,大概永远都不会有统计数据了,那么多的人只有一枚游戏币,投进“作家”这台机器里,制造出一刹那的梦想,然后笑着离开,终生不再触碰。

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当作家仍是一条漫长的闯关之路。

那是写作的黄金时代,门槛高,相应地质量也高,那也是梦想的黑铁时代,稍不合乎标准,就意味着作品永远没有读者,而制定标准的总是极少数人。

网络打破了旧关卡,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前辈名家的推荐变得毫无意义,报刊杂志持续走弱,出版社也不再是作家与读者之间的重要桥梁,著名奖项的颁布更是尴尬,除非爆出贿选丑闻,几乎不受关注,这让它们更像是一种行为艺术。

写作的道路摆在每一个新人面前,评判的权力直接归于读者。

这是梦想爆棚的年代,也是残酷收割的年代,每个人都可以将自己的作品发到网上,得到的回应不再是一封封冷硬的拒稿信,而是石沉大海。

网络太大了,大到没有可敲之门,人人可进,却没有现成的道路可走。

是的,这世上不会再有鲁迅先生那样的提携者了,不会再有一篇简短书评就能令某人声名鹊起的佳话,作家的冠冕已经蒙灰,写手如潮水一般涌来,众多读者沙里淘金,每个人的意见都比不上鲁迅,集中在一起,却比鲁迅的推荐更有价值。

写小说一直都是一件寂寞的事情,从孤坐在一方书桌前伏案走笔,到蜷身于一块屏幕前指击键盘,耳朵里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兼具夜深人静时窗外的猫叫。当写出来的东西发表出去,却又得不到赏识甚至无人问津时,寂寞急转直下变成孤独,手指也僵硬起来,犹豫着是继续下一次的寂寞还是搁笔停指去给其他作者创造孤独。

我愿意承受寂寞,但《最后的神权》不想孤独,它是沙土还是金块由现在看到这篇的你决定。

再次感谢各位的阅读。

苑云鬼九

2016/7/7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