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火灾

洛奇其实一直很讨厌回忆过去的事情,记忆是一种束缚,一旦沉迷其中就会变得优柔寡断。可是这就是他仅剩的财富,拜迪穆托曾经建议用精神控制替他洗掉那些碍手碍脚的过去,只留下刻骨铭心的仇恨,但是洛奇拒绝了,即便是仇恨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风化,它将变得模糊不清。

洛奇选择留下回忆,它能让他的仇恨永远鲜活,五年来他时常在过去与现在之间徘徊,每一次的梦醒都令他的仇恨更加根深蒂固。

他掏出银制的怀表,时针已经越过了零点,逐渐逼向一点钟。

“要是我能控制时间就好了。”爱丽丝歪着脑袋往洛奇的手心蹭了蹭:“我会把这一分钟延长到永恒。”

“可惜你不能。”洛奇收回手,眼神恢复了一如往常的冷漠,他轻声说:“你该行动了,按照我说的做,不能出差错。”

“好啦,放心吧。”爱丽丝有些不舍地站起来,活动着手指:“我什么时候让洛奇你失望过呢?”

爱丽丝推开窗户跳上去,灵活地踩着边框没入夜色,红色的身影一纵即逝,洛奇伸手关好窗,他当然放心,没人比他更清楚爱丽丝的身体能力——她是个真正的怪物,即便只是人形化的龙类也拥有常人终生无法企及的体能。

门被叩响了,洛奇为来者开门,站在外面的人在他的预料之中——先锋部队的现任指挥官阿芙拉。

“有什么事吗?指挥官阁下。”洛奇微微扬眉,做出惊讶的样子,事实上他对阿芙拉的到来并不奇怪,阿芙拉是个聪明人,尽管表面上对突然到来的红衣教团团长非常信赖,但洛奇相信这个女人对洛奇仍然抱有怀疑,尤其是在洛奇布置出那样激进的策略之后。

如果阿芙拉今晚不亲自来打探一下洛奇的虚实,那么洛奇就会正式把她划进蠢货的范畴——聪明人可以合作,蠢货只能利用。

“我来给你送被子。”阿芙拉微笑,她手里的确抱着一床被褥:“你瞧,我们准备得匆忙,光是安排了房间,却忘记放被子了。”

“谢谢。”洛奇颌首,朝旁边退开一步让阿芙拉进来……难怪没有被子,原来是早有打算。

身为前王族的阿芙拉显然很少做这类下人才会干的事,她有些手拙地给洛奇铺床,却忘记了一个最大的漏洞——她完全可以让其他人代劳,于情于理都不该由一位拥有上校军衔的指挥官来给红衣教团的团长打点内务。

“斯卡亚特王国不比雷尔斯帝国四季如春,入秋之后这里的天气就越发寒冷,如果没有被子真是没法睡觉呢。”她说。

“是的,两国气候差异明显,这对军队的适应力也是考验。”洛奇回答。

“洛奇团长,你的契约使徒怎么不见了?”阿芙拉很快就找到了问题。

“她有点无聊,我就让她去先锋部队里转转,希望你不会介意。”

“哦,没关系,只是我一直待在楼下,上楼时好像也没看见爱丽丝小姐,难不成她是从窗户翻出去的?”阿芙拉问。

“她总是这样。”洛奇看着她:“这不重要。”

“是的,这不重要。”阿芙拉点点头,然后就着床沿坐下来,她用手指梳理着自己的长发,这是个很妩媚的动作,但对洛奇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她说:“但有一件重要的事想要请教一下洛奇团长。”

“请讲。”

“红衣教团……真的是为救援先锋部队而来?”

洛奇沉默了两秒钟,然后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指挥官阁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疑问?”

“拯救先锋部队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快主力部队进军速度,或者再集结一支先锋部队赶赴战场,可是据我所知元老院和教皇宫并没有如此安排。”阿芙拉的表情严肃了一些:“组织所谓对抗白雾骑士团的红衣教团无论怎么看都是个有点孩子气的举措,但他们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红衣教团赶赴前线一定有别的意义。”

“比如呢?”洛奇问。

“先锋部队虽然被困,可是消息并不闭塞,在红衣教团开拔的时候我就设法取得了你们的部分资料。”阿芙拉说:“的确是一支精英部队,可是单论战力完全无法与大家所知的白雾骑士团相提并论,这些‘精英’其实也都各有问题。容我说句不太好听的话,红衣教团更像是一支问题部队,即便……被消灭掉也并不值得惋惜。”

“你的意思是元老院和教皇宫想除掉红衣教团?”洛奇说:“这想法有点疯狂。”

“他们想除掉的是你。”阿芙拉目不转睛地与洛奇对视:“你是欧克西亚斯叛案的幸存者,消失了五年却又重新回到帝都,你再次进入了那些大人物们的视线里,还做下这么多轰动帝都的大事,由不得他们不在意。”

“为此不惜搭上其余红衣教团的成员么?”

“不仅仅是红衣教团,连先锋部队也被视为弃卒了。”阿芙拉说:“雷尔斯帝国上下都把北征斯卡亚特视为一件手到擒来的事,但实际上这其实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争,雷尔斯有强盛的国力支撑,而斯卡亚特王国则暗中得到了其余诸国的帮助,元老院和教皇宫要借红衣教团和先锋部队的全灭大做文章……你比谁都清楚仇恨的力量,他们想要唤起两国人民之间的仇恨,这次的北征不仅仅只是给斯卡亚特王国一个教训,他们胃口很大,想要一举将这个王国纳入版图,再加上还能顺便除掉一个你这样的眼中钉肉中刺,真是绝妙的计划。”

“假若如此,那红衣教团就更有义务和先锋部队精诚合作了。”洛奇说:“我们都不想死,你们肯定也不想。”

“红衣教团团长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我的确会这么觉得。”阿芙拉摇头:“可你是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我们的根本目标是不一样的,我想生存,而你只想复仇,为此……不惜投敌。”

洛奇微微眯起眼睛:“你怀疑我会出卖先锋部队来自保?”

“我只是……”

窗外嘈杂的人声打断了阿芙拉的话,有人在来回奔跑,夜晚的先锋部队理论上多数士兵都在睡觉,只有小部分哨岗和巡逻兵在执勤,外面会如此人声鼎沸只能说明有什么事发生了,而且以阿芙拉的感觉来看……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阿芙拉推开窗,看见远处火光冲天,浓烟在夜色里腾空,焦臭的味道隔了好几百米被风吹过来。

她估算了一下起火的位置,心里顿时凉得像是浸进冰水里,此时洛奇的房门被报信的卫兵长撞进来,他神情慌张地看着指挥官和红衣教团团长,甚至顾不上向两位上级这致军礼就急切地说:“报、报告!存放粮食的仓库起火了!”

阿芙拉只觉眼前一黑,几乎站立不住,幸好身边就是窗框,她扶着窗框勉强稳住身体……对于目前的先锋部队来说,食物就是一切,没有比粮仓起火更糟糕更绝望的事了,士兵不可能饿着肚子上阵,这样下去根本等不到开始行动就会全军哗变。

洛奇的反应倒是很平淡,湛蓝色的眼睛里古井无波,他拍了拍这位军人的肩,示意他冷静:“火灾情况如何?食物能否救出?”

被洛奇安抚之后,卫兵长稍微定了神,回答:“按照您的建议,所有粮食都被集中到两个相邻的仓库中,这火灾来得怪异,事发突然我们根本来不及救火,现在其中一个仓库的粮食已经烧没了,另一个仓库正在安排人手抢运,最好的情况也只能保住三分之一的食物。”

“嗯,优先抢救粮食吧,然后组织人员灭火,不要乱了秩序。”洛奇看了一眼全身颤抖的阿芙拉,估计她是没法下令了,于是代替她行使了指挥官的职责:“外部防线的哨兵继续执勤,监视斯卡亚特边境军的动向,禁止擅离,以上违令者一律现场处刑。”

“呃……”卫兵长有些犹豫,他不知道红衣教团团长的命令是不是对他们有效,这似乎有点越权了,但眼下情势紧急,他顾不上太多了,立正致礼:“是!”

卫兵长快步跑走,阿芙拉终于缓了过来,她盯着洛奇:“这就是你的计划?想不到你竟然真的投敌!”

“我和你一直在这房间里,指挥官阁下,你要冷静。”洛奇说。

“你的契约使徒!”阿芙拉咬着牙说,同时从长裙上那些繁复的缎带里掏出了一把手铳直指洛奇:“仓库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起火,偏偏还是存放粮食的仓库!别忘了,提出建议把粮食集中存放的也是你!一定是你让使徒去点火的!”

“可你却不动脑子地采纳了,指挥官阁下,你很聪明,可是还不够聪明。”洛奇摇了摇头。

他的动作要比从未经过战斗训练的阿芙拉快得多,甚至无需魔法的帮助,秘银短刀在出鞘的瞬间就已经搭在了阿芙拉的脖子上:“指挥官阁下,如果我真的已经投敌,你觉得你还能活着跟我说这么多废话么?”

镜子般光滑的刀锋贴着脖子,激得阿芙拉打了一个哆嗦,她不敢再动,只能眼睁睁看着洛奇把她的手铳拿走:“你没投敌?那火不是你放的?”

洛奇缴了对方的械之后就把秘银短刀收起,他走到窗边,远处的火光倒映在那双沉静如水般的蓝色眼瞳里——但平静只是假象,他的心中有风暴在酝酿。

“我没投敌,可火的确是我让爱丽丝放的。”

————— 第一卷 风暴之瞳 完 —————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