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契约

“朋友?”爱丽西娅狐疑地重复这句话:“你说……朋友!?”

氏族之主的怒火来得非常突然,这个身高不高,能耐不低的强大龙类眼睛里的金色火焰突然崩裂,她重重地一脚落下,整座山都摇晃起来,在地震中大地开裂,熔岩从裂缝里喷涌而出,洛奇终于明白为什么龙类的建筑要用铁链互相捆绑,原来它们保护的不是建筑而是山体本身,粗宽的铁链死死地拉住晃动的山峰,保证它不因这震动而崩溃。

熔浆没有四溢,而是受无形力量牵引而来,滚烫的液体绕着爱丽西娅的身体旋转,然后被再次点燃……那是一种奇怪的现象,仿佛在她的体表还覆盖着一层肉眼不可见的暗火,已经融化为液态的岩石再次消融,这一次它们变成了气体,暗红色的雾气以爱丽西娅为中心弥漫,所经之处一切都不复存在。

“我族流淌着何等高贵的血液,龙类的荣耀延续了上万年!爱丽丝,你真让我失望!”爱丽西娅怒喝:“我原以为你只是贪玩,没想到你已经堕落到失去了身为龙族的尊严,人类有什么资格做龙族的朋友?而且还是人类中最可恨的默林传承!”

她扬起手,红雾快速流动,在她上方聚集成形,像是有一轮暗红色的太阳从她身后升起,那双眼睛已经化为纯粹的金色,暴怒伴随着不可逼视的光芒在里面闪动。

“爱丽丝,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离开那个人类。”爱丽西娅说:“身为你姐姐,我不想杀你,但氏族之主必须处死叛族者。”

“我已经答应过洛奇,我和他是朋友。”爱丽丝毫不畏惧地盯着爱丽西娅:“龙族不仅高贵,也是很讲义气的。”

“你跟一个认识还不到两小时的人类讲义气?”爱丽西娅怒极反笑:“爱丽丝,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了……况且你以为你挡在他面前,我就杀不了他吗?”

“我知道你很强大,姐姐。”爱丽丝也笑了,没有怒气,显得很温和:“或许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但你今天绝对杀不了洛奇,除非……你也杀死我。”

她飞快地诵念着一段洛奇从未听过的咒语,一个圆形的魔法符号从她手背浮现出来,随着咒语节奏的加快,逐渐变得清晰。

“握住我的手,洛奇。”她在咒语的间隔里轻声说:“我会保护你。”

洛奇却没有动,他看着爱丽丝,连他也不能理解这个红发少女的行为:“为什么要这样?为了我叛族,值得么?”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值得或者不值得可以衡量的。”爱丽丝主动拉起他的手:“只有该做与不该做,我一生中做的每件事,都是该做的!”

那只手很柔软,因为紧张而微微出汗,洛奇愣住了,他向魔导师承诺要变得冷血、决绝,但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动摇了,他想起曾经也有这样的一只手拉着他,伴着清晨的微光在山路间跑过。

两个完全不同的身影却突然重合了,他好像又能闻到那股熟悉的花香。

“我,潘德拉贡氏族成员,爱丽丝·敏西提拉·阿尔瓦塔·叶丽赛尔·潘德拉贡。向我面前的人类奉上我的忠诚,于此,向他宣誓效忠,至死不渝。”爱丽丝结束咏唱,大声宣告。

话音刚落,魔法光环猛地收拢卡在洛奇的手腕上,圆形的符号转眼间明显起来,他的头脑里一片空白,又有无形的东西代替思想填充了进来。

与此同时,大脑最深处一阵剧烈的动荡,仿佛是一扇门被打开了,有某种联系在他与爱丽丝之间建立起来,他无需用眼睛去看,也无需用耳朵去听,只要闭上眼就能感觉到眼前的红发少女的情绪。

她在害怕,在紧张,在焦灼……唯独没有后悔。

“我的天呐……”后面躺着的霍尔克斯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满脸绝望:“我的小爱丽丝,你这是搞什么鬼。”

连盛怒的爱丽西娅也有些发呆,她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和洛奇,连声音都在颤抖:“爱丽丝……你……竟然和一个人类……缔结契约?”

“我得走了……本魔皇的魔法塔看来是铁定保不住了。”霍尔克斯蹭起来,毫不犹豫地朝着悬崖往下跳。

爱丽西娅的怒火如山洪崩塌,如果说之前还有些作态,那么现在就是货真价实的狂怒。

“很好!”她说:“很好,爱丽丝,你让我彻底死心了……契约力量不可逆转,契约主死亡,契约使徒必不可存活,你只给我留下了唯一的选择。”

“姐姐,是你太固执。”爱丽丝摇头:“龙族的尊严不是这样体现的,洛奇以后会成为默林传承的新一代魔导师,那时他再归还至宝不也一样么?”

“不是我太固执,而是你太无耻!”爱丽西娅的手朝下一挥,她正上方的暗红色太阳轰然溃散。

下一个瞬间,无穷无尽的红色火雾如潮水般淹没了一切。

水流护盾在洛奇与爱丽丝身前结成,洛奇第一次施法就相当完美,迅速且有效,蓝色的水墙彻底包裹住两人。洛奇找到了魔源,在契约订立的时候,从此刻开始他已经是个真正的传承魔法师了。

但在氏族之王的强大龙威面前,传承魔法师也弱小得可怜,水流护盾猛烈地抖动着,仿佛是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

翻滚着的滔天之力,像是末日一般汹涌而来,那是龙族领袖的愤怒,水流护盾勉强挡下了汹涌四溢的灼流,却挡不住火雾之后的力量。

洛奇痛苦地弯下腰来,即使有水流护盾的保护,那股力量却不受阻碍地渗透进来,他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但是却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这种折磨撕心裂肺,像是把身体浸进了猛毒的水池里,剧痛无孔不入。

他甚至产生了幻觉,看到了火雾尽头的画面——是个远在人类诞生以前,龙族统治世界的时代,高空之上龙影翱翔,万千生灵皆需顶礼膜拜,有纷纷扰扰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声谰语,当他努力去倾听时却又变成了凄厉的哀嚎。

腥咸的液体涌入他的鼻腔和口腔,这是血液的味道,巨大的压力狠狠地砸在他的胸口,像是有一只无形的脚把他重重地践踏,让他难以呼吸,动弹不得。

他快要昏过去了,但他不能,否则一旦水流护盾消散,火雾会在顷刻间把他和爱丽丝化为灰烬。

紧紧互握的两只手让他安心许多,痛苦似乎也减轻了不少,就像是有谁在帮他分担。

但洛奇还是坚持不住了,他竭力抽取魔能呼唤元素力量,但可以调动的水元素却越来越稀少,爱丽西娅不仅能够随心所欲地御使火元素,还能驱散这片区域内的其他元素。

水流护盾破碎了,但火雾却没有涌进来,不仅如此连那股令人绝望的高压也一齐退散。

“做得不错,但水流护盾里的元素排列还可以再优化一下,我推荐稳固的三角形,可以极大地增强防御力。”平静的声音从洛奇前面传来。

“是的,老师。”洛奇睁开眼,然后瘫坐在地上,全身大汗淋漓,几乎虚脱。

那个站在他前面的高瘦身影正是拜迪穆托·奈洛叶,他一如往常披着宽大的黑色魔法袍,兜帽遮住半张脸孔,缺乏血色的嘴唇抿紧,他没有念咒,但魔法的力量却如同本能般扩散,无形的屏障展开成矩形,火雾撞在上面然后分开,不能撼动屏障分毫。

爱丽西娅抬手,火雾倒卷而回,重新凝成一轮太阳状图腾漂浮在她身后,那双金色的眼睛里神色复杂:“你就是这一代默林传承的魔导师?”

“啊,是的,是我。”拜迪穆托点点头。

“你身受重伤未愈,已经濒死了。”爱丽西娅冷笑:“你活不了多久。”

“或许吧,我也觉得自己快死了。”拜迪穆托煞有介事地再次点头,他谈论自己的生死就好像谈论天气一样随意:“但是……就算是这样,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大封印的基点就在魔法塔内,所以其实在这里我也能从魔法塔获取魔能。”

“你以为你能杀掉我?”爱丽西娅说:“潘德拉贡氏族之主都是火元素之身,不死不灭。”

“我知道。”拜迪穆托的声音一直很平淡,这是魔导师的标准口吻:“我也没想杀你,我只是来和你谈谈。”

“你也打算和我‘谈谈’?”爱丽西娅握紧拳头:“我和默林传承没什么好谈的,不交还我族至宝,解除大封印,我们就永世为敌,人类的寿命终有极限,命运变化无常,总有一天你们再也抑制不住大封印,那时我族将重临世界。”

“如你所见,我要死了,而我的门徒没法在那之前成长为魔导师,大封印缺乏养护,百年之内破灭已经是必然的。”拜迪穆托说:“所以我来归还你们的至宝,默林传承能和龙族握手言和么?”

爱丽西娅一顿,她没想到对方真的会答应她的条件:“但大封印消失后我也能自己出去夺回至宝,默林传承对龙族犯下滔天大错,我……”

“我刚才说了,就算我要死了,你也依然不是我对手。”拜迪穆托还是很平静,他说:“我在跟你谈条件,不是在求你原谅,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当着你面杀死其他所有龙族,你不死不灭,你的族群也能么?然后我再最后一次加固大封印,顺手毁掉你们的至宝。”

“你做不到!”爱丽西娅大喝:“至宝永恒,你不可能做到!”

“我是默林传承有史以来最强的一位魔导师,你要拿你全族的命和至宝赌一下看看么?”

爱丽西娅哑然,片刻之后她深深呼吸,身后的暗红色太阳消散在空气里,默林传承的力量让龙族也震惊,她终究不敢去赌。

“可我拿回至宝,等你死了反悔怎么办?”她叹了口气,有些沮丧地开口。

“你不会的。”拜迪穆托笑了,魔导师的笑声并不好听,有些沙哑刺耳,笑意里也带着挥之不去的阴沉:“龙族不仅高贵,也是很讲义气的。”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