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黑狱

听到这个名字,洛奇的瞳孔微微收缩,他转头看向窗外,此时他们已经离开了诺门格的范围,沿着一条盘山路在帝都郊区的山林间行进。

“你恐怕要失望的,那时的莉莉娅年纪太小了,我不觉得家族会把任何重要的秘密交给她。”

“家族对继承者的培养从出生那一刻就开始了,你应该对你妹妹更有信心一点。”

二人稍微沉默了一会,洛奇才说:“席琳氏族的胃口可真大。”

“前几天有个诗人当众辱骂教廷和帝国,然后被收监打了个半死。”克里埃说:“他的多数话语太粗俗,我就不重复了,但有一句我很赞同:虽然披着文明开化的外皮,但这终究是个野兽般的国家。”

学生会长从黑色礼服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胃口大没什么关系,因为你要么吃要么就被吃……懂分寸、守规矩就不是野兽了。”

“席琳氏族想吃掉欧克西亚斯氏族最后的遗产,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克里埃又笑了,笑容中仍透着阴郁,整张脸隐约在烟雾后有些模糊:“你回到诺门格无非是想重新入局,再次加入权力的游戏里面来,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

“是‘你’,还是‘你们’?”洛奇问。

“有区别么?”

“恕我直言,你给的机会毫无价值,你是学生会长,但我需要的可不是学生会的某个部长职位。”洛奇说:“席琳氏族给的机会才算是‘入局’。”

克里埃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从身边炼金机车的侧门夹层里取出了几份文件放到洛奇面前:“听说过第七廷卫队么?”

“教廷的十二支廷卫队之一,是帝国最精锐的部队,虽然隶属军部,但仅受元老院的直辖,每个队长都拥有中校头衔。”洛奇当然知道廷卫队,在五年前,就是他领着廷卫队通过家族密道偷袭了自己的族人。

“家族的长辈们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孩子,不仅有五年的中级神官履历,还是个出色的传承魔法师……第七廷卫队的队长在围剿欧克西亚斯氏族的任务中殉职后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继任,你或许可以担负起这个重任呢?”克里埃把笔递到洛奇手里:“你瞧,连那些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们也很上心呢。”

洛奇翻看着那些文件,全是关于第七廷卫队的队长职务的委任批文,每一份都有教皇的亲笔签名以及盖得血红的元老院印章,在被委任人一栏则是空白,只要他签上自己的名字,他就将一步登天,从毫无实权的空架子神官变成权力赫赫的廷卫队队长。

他没有签字,而是问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问吧。”

“我如果拒绝,会怎么样?”

克里埃叹了口气:“你会死的……你的前座坐了另外一个魔法师,他是个世传魔法师,正面较量恐怕不是你的对手,但探知你施法前的元素波动还是没问题的,在你准备好魔法之前,他会用填装了破魔子弹的特制手铳干掉你,你绝对来不及使用任何可以挡住破魔子弹的防御魔法。”

洛奇看了一眼前方,皮质座椅的背后原来一直坐着一个人用手铳指着他。

他依旧面无表情地开口:“可我也能瞬发一个简单的攻击魔法和你同归于尽,我听说你对魔法很感兴趣,但你不是魔法师,这么近的距离绝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

“我知道。”克里埃冷笑一声,然后说:“可你是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一个把自己的性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为此你不惜背叛家族手刃亲人,不是么?”

就在这时,一声轻脆的响声从上方传来,听上去像是高跟鞋与机车顶棚的接触。

克里埃脸色变了,但不待他和前座的魔法师作出反应,一只手已经破开顶棚穿进了车厢,然后……狠狠地拧断了魔法师的脖子!

骨骼交错的咔嗒声从前方传来,在寂静的车厢里尤其刺耳,司机被吓了一跳,差点撞上路边的山岩。

炼金机车停了下来,原本车里有四个活人,现在只剩下了三个,顶棚上或许还有一个……但那真的是人类么?炼金机车的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近百公里,在离开诺门格市区的时候克里埃还特意确认过没有人尾随。

以超过炼金机械的速度准确无误地追踪而来,然后爆发加速落在炼金机车顶棚上,再毫无阻碍地在金属车顶上开个洞瞬间杀死一个持有手铳的魔法师,能够完成这一系列行为的生物用魔鬼来形容也不为过。

“洛奇,你走了都不和我说一声呢,害我找你半天。”爱丽丝的头从侧窗玻璃上面探下来,金红色的双眼在夜色中灼灼发亮。

洛奇没有理她,伸手打开了前座的车门,爱丽丝便单手抓住魔法师尸体随手扔到山崖下面去,然后不请自入地翻身坐进来,抬头透过那个被她捅开的洞看着夜空:“咦,今天星星挺多的,怎么没看见月亮?”

“抱歉,我和我的使徒都不喜欢有人用手铳指着我。”洛奇轻声说。

“这么说,你真的要拒绝席琳氏族?”克里埃的惊讶没有持续太久,他不太在意随从的死活,但他想不到洛奇竟然会拒绝交易:“你已经知道了席琳氏族的秘密,如果你不参与,你一样活不了。”

“所以让我先去见见莉莉娅再说吧。”洛奇说:“反正如果她并不知道什么隐藏的巨款,我还是会死。”

克里埃沉默了,最终还是开口对司机说:“开车。”

炼金机车又发动起来,沿着盘山路继续向上。

……………………………………………………………………………………………………………………………………

黑狱座落在帝都诺门格郊区的某个山顶,之所以说是某座山顶是因为假如没有对路线烂熟于心的司机带路,别说进入黑狱,很可能连它到底在哪里都找不到,诺门格是三面环山的城市,想要从连绵的山脉中找到黑狱难如登天。

正如其名字一样,这是一个整体黑色的建筑,但在地面上的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可想而知它已经深入山体内部,越狱者唯一的道路就是径直向上,坚硬的山岩就是最好的囚牢。

炼金机车停在黑狱前,克里埃领着洛奇和爱丽丝下车。

他们的到来显然席琳氏族早已安排好了,身穿重铠,带着黑色面罩的狱卒向他们敬礼,同时为他们打开了黑狱的大门,那是一扇由黑色的不知名金属打造的关隘,显然是炼金造物,否则人力根本带不动如此沉重巨大的东西。

齿轮转动的声音在山体内部响起,黑色巨门向两边分开,可以看到的是里面其实并不止这一道门,有超过十道金属门同时运作开启。

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却又伴随着炼金机械运作时的灼流,大风冲击在深邃的洞口处,像极了野兽的呜咽。

“克里埃·卡利古拉·席琳。”为首的狱卒走过来拦住了三人的去路,手里拿着一卷函书,看了看克里埃然后点头让下属放行,洛奇注意到他黑色铠甲的领部刻着一只铜色的鹰,雷尔斯帝国的军部以动物划分军衔,狼是尉级,鹰是校级,熊是将级,而狮子独属于元帅……黑狱一个狱官竟然也是少校级别的军官,看来帝国对这里着实是十分重视的。

狱官拿着手里的东西依次对照,黑色面罩后的双眼冷冽地在洛奇身上扫视,最终也点头许可:“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

轮到了爱丽丝,他显然察觉到了异常:“巴尔·巴克斯……这个女人是谁?没有预先通报,也没有预制画像。”

“是我的使徒,她不会进去。”洛奇转头对爱丽丝说:“在这里等我。”

爱丽丝相当不满地撅起嘴唇,恶狠狠地盯着狱官,开始活动自己的手指。

克里埃终于有点紧张了,别人不知情,他可是亲眼看见这双白皙娇柔的手轻松捏死了他的随从,这个红发少女简直是个人形兵器……她要是在这里杀死了狱官,连席琳氏族也要摊上不小的麻烦。

“不准乱来。”洛奇补充了一句。

“嘁!”爱丽丝无可奈何地走开,靠在炼金机车边上,随手把机车钢制的后视镜捏成各种形状,看得里面的司机脸色发紫……契约主的命令她违抗不了,但并不妨碍她发泄自己的情绪。

狱官没有再多说什么,摆手示意洛奇和克里埃跟他走,黑色的巨门在洛奇身后次序合拢,眼前一片黑暗,像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黑色的……地狱。

“这里还不算是真正的监狱,我们离那里还有很长一段路。”狱官点燃了手里的火把,微弱的火光只能驱散一小片黑暗,更多的地方仍隐没在混沌中。

洛奇伸出手,元素受到召集凝聚而来,在他掌心化为一簇火焰,虽然体积不大,但却比一般的火焰更加明亮,将黑幕驱赶到更遥远的地方去。

湛蓝色的眼睛来回扫视,他看到了一个大得出奇的地下空间,在岩壁上列满了各式武器,超过一万种长铳短炮瞄准着中央位置。

那里有一部炼金电梯,整体黄铜打造,像是一个鸟笼。

“这是唯一的入口,或者说……出口。”狱官解释道,得意的冷笑声从那铁质面罩后面沉闷地透出来:“黑狱是炼金机学与魔能工学的结合产物,一块石头下面或许都藏着能杀人的陷阱,自从三百年前建成以来,从未有人成功入侵或者越狱,一次也没有。”

三人乘上那部炼金电梯后,洛奇才发现这电梯里竟然没有按钮,也就是说哪怕囚犯或者入侵者来到这里,没有黑狱内部的协助也是无法通过的,这部电梯不由乘降者控制。

电梯启动了,伴随着金属间细微的摩擦声缓缓向下滑动,速度渐渐变快,而且越来越快,明显的失重感让人觉得有些难受。洛奇掏出怀表想知道这电梯已经行进了多久,却发现上面的指针停止了转动,显然黑狱里面有某种可以影响钟表的力量存在。

自己的族人们就被关押在这样的地方么?洛奇低头怔怔地注视着手里的怀表,知道黑狱里十恶不赦的人其实只有一个。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