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五年前的相遇(上)

先锋部队的临时指挥部其实是镇长的办公室,而洛奇的住处就被安排在它的二楼,这里延续了一楼的风格,显得简陋无比,不过打扫得倒是很干净,显然是阿芙拉特意为他准备的。

洛奇坐在床边,这才发现这张床上竟然没有被子,不过好在他也不打算睡觉,那张战略地图被他带上来铺在床上,湛蓝色的眼睛在地图上来回梭巡,寻找是否有被自己遗漏的要点,他很清楚,这将是先锋部队的最后一次突围,容不得半点疏忽。

爱丽丝闷闷不乐地坐在他身边,垂在床边的双脚来回晃荡,一下一下地踢着床头柜。

“怎么了?爱丽丝。”洛奇头也不抬地问。

“我讨厌那个人类。”说这话的时候,爱丽丝狠狠地踢出一脚,床头柜哪里经得起她折腾,顿时被踢散架,木板横七竖八地垮下来。

“哪个人类?”

“阿芙拉。”爱丽丝说:“她根本就不是当指挥官的材料,穿得那么风骚,讨论战略的时根本就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难怪带领的部队会被人家打得这么惨,还要咱们来救。”

“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这些事了?”洛奇随口说着:“不过阿芙拉本就是伊西王国逃难来雷尔斯的质子,那边又没有诺门格那么激烈的门阀竞争,贵胄子弟一般不会去涉猎军政,一切都有臣下替他们办好,而王族出身的她大概锦衣玉食惯了,和军队风气格格不入也是正常。”

“那她怎么得到雷尔斯帝国军衔的?”

“爱丽丝,在诺门格能力不一定和职位对等。”洛奇说:“阿芙拉没有军事才能,可她却是个聪明人,她有美貌而且懂得利用,这就足够她步步高升。”

“哼,我就知道!”爱丽丝一拳捶在床板上:“果然是个靠出卖美色上位的卑贱女人,还行什么抚面礼,还什么一见如故,她弟弟要是能和洛奇长一样,我就把这张床吃下去!”

“别把床也弄塌了……你到底想说什么?”洛奇抬起头看着她,今天自己的使徒似乎格外地无理取闹,阿芙拉这样的人其实正是他最理想的先锋部队指挥官,她对军事缺乏了解,但对他的策略无保留地采纳,这就够了,至于阿芙拉如何上位并不重要。

“……”爱丽丝沉默了几秒,然后才开口:“我、我也想要抚面礼……”

洛奇没说话,他又重新埋下头扫视地图,爱丽丝知道这表示拒绝,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一只手却放到了她的头顶,轻轻地抚摸。

他仍然看着地图,但目光已经变得温和:“你又不是伊西人,行什么抚面礼。”

爱丽丝微微闭上眼睛,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嘴里哼着一支不知名的曲子,只有这一刻她才能感受到契约主内心中仿佛永不停息的风暴有了短暂的安宁,这种感觉总是让她很舒服,像是冬天晒太阳时一样,无论身体还是心里都暖烘烘的。

“洛奇,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么?”她轻声问。

“记得。”

“那个时候你还是个一脸冷漠的小魔法门徒,还没我高呢。”爱丽丝闭着眼,笑道:“现在你长高了,变成了真正的魔法师,可那副神情倒是从未变过。”

“是吗?”洛奇看着地图,脑子里却已经没在琢磨战略,他有些出神,和爱丽丝一样,他也不会忘记五年前的那一天。

……………………………………………………………………………………………………………………………………

五年前,乌勒尔山脉,魔法塔。

魔法塔并不只是个单纯的建筑,它蕴含了浩瀚如大海般的魔能,在魔法塔内的魔导师力量将成倍增长,拥有着没有尽头的元素力量。只要塔内的魔导师愿意,甚至能够改变以魔法塔为中心大范围内的天象,魔鬼山山顶长年涌动着的暴风雪就是拜迪穆托的杰作,他讨厌被世俗影响,不仅把塌建在人迹罕至的地方,甚至还改造出恶劣的自然环境,也正因如此,知道这座魔法塔的人寥寥无几,洛奇也是从已故的姐姐那里得知。

魔法塔的修造极其困难,需要多到难以计数的珍贵材料,而且复杂到每一厘米都要刻画大量魔法阵加持很多遍魔法。魔法塔的立足之本是魔导师体内的魔源,它与魔法塔互相支持,越是强大的魔导师就可以把自己的魔法塔修得越高,相反如果没有那样的实力却强行修高,魔法塔就会变得不稳定甚至坍塌。

因此,魔法塔就是魔导师的象征,当一位魔法师成长到足以修造魔法塔的程度,他就已经可以被称为魔导师进而延续自己的传承了,而假如哪一脉传承的门徒至死也没能修造出魔法塔,这就意味着传承的中断,先辈们的辉煌在此终结……因此即便是一位世传魔法师,只要他能够建造魔法塔,就已经跨越了世传与传承的鸿沟,新的传承随之诞生,不过这种情况极为少见,而且这样的传承往往是无法持久的,很多类似的案例都在传承几代以后夭折,因为他们没有其他传承魔法师那样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沉淀,缺乏大量先贤的经验指导,魔法的道路对他们来说越走越窄,最终困顿在僵局中消亡。

所以传承魔法师越来越稀少也是令人扼腕而又无法逆转的现实,因为即便在这样一个可见的悲剧发展之中,魔导师们依然不愿意舍弃那些促成这些现状的古老传统,比如一位魔导师只能有一个门徒——偏偏无人胆敢质疑魔导师的选择,他们是世间魔法力量的巅峰,指责他们的行为无异于自寻死路。

作为最古老最悠久的魔法传承,默林传承从一千八百年前魔法诞生开始一直延续,其魔导师的强大已经难以理解,魔法塔一直耸立到天宇的尽头,难怪被叫作“魔鬼的手指”。

魔法塔内部的空间不能以常理衡量,因此拜迪穆托的图书馆宽广得让人震撼,无数黑色的石质书架一直延伸到目力极限,正如他所言,这里藏书十亿八千三百二十二万册,囊括人类文明之初到现在的一切著作,世界在默林传承面前没有秘密,一切知识都可以在某本书上得到。

洛奇身穿黑色的学徒法袍席地而坐,背靠着高大的书架,手里捧着一本厚达二十几厘米的金属滚边的图书在阅读,书名是由通用语写就的《元素起源》。

跟随拜迪穆托修行已经数月有余,洛奇却迟迟没有跨入魔法之门,无论是传承魔法师还是世传魔法师,魔法的根基都是魔源,它并不是个实实在在的东西,但它却不可或缺——魔能在魔源中生成,咒语引导魔能,魔能引导元素,元素形成魔法。

按照拜迪穆托的说法,魔源实际存在的位置是人类的思想里面,只要真正地理解了它的本质,就能够找到它的存在,进而取得魔法力量。

这本书他是第三次看了,内容已经基本可以背下来了,但洛奇还是没有找到所谓的“魔源”。

即便他的进境如此缓慢拜迪穆托也毫不在意,因为洛奇确实证明了自己的魔法天赋绝不比他姐姐差多少,这几个月间他通读了许多人一辈子都看不完的藏书量,无论阅读速度还是理解力和记忆力都堪称绝顶,拜迪穆托问出的各种刁钻问题他全都能对答如流,除了没找到魔源导致不能施法以外,洛奇已经是个传承魔法师了。

不过作为魔法师不能施法肯定是不行的,拜迪穆托已经表示今天就会给他做魔源辨识的特训,洛奇要抓紧剩下的时间再温习一遍理论知识。

“啪嗒”一声,书本落地的响动从远处的黑暗中传来,洛奇霍然抬起头,湛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惊讶。

这里竟然还有别人?

那绝不是拜迪穆托,魔导师珍爱自己的每一本书,不会容许书籍掉落在地。那也不可能是拜迪穆托的使徒,虽然所有传承魔法师都有契约使徒,但拜迪穆托说过,在晋级魔导师以后,他们往往都会解除契约,因为魔导师的强大超凡脱俗,根本不再需要助手。

除此之外,洛奇从未听自己的老师说过还有其他人在魔法塔里……不可思议,这里可是魔法塔,理论上来说没有魔导师的默许谁也进不来。

洛奇站起来,把《元素起源》放回书架,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他想弄清楚到底是谁竟然可以不请自入。

图书馆内没有光源,但总是以洛奇本人为中心百米以内维持着明亮的环境,看起来不可思议,但对魔导师来说只是冰山一角。

在两排书架之间,一本整体纯黑的书静静地躺在地板上,它没有书名,黑色的封面和书脊上看不到任何文字,只是衬着暗金色的花纹,洛奇对魔法书籍的花纹已经算是有些研究了,但这封面上的花纹很陌生,看不出是哪个时代或者地区的风格。

“人类,你好啊。”一个悦耳的女声从上面传来。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