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洛奇的战略

在卫兵长的带领下,洛奇和爱丽丝走进先锋部队的临时指挥部,此时这里面站着包括阿芙拉指挥官在内的五个人,他们沉默地注视着那张简陋得可笑的军事战略图,此时已是深夜,但指挥部里却连火把都没有,两支蜡烛插在用木头削成的简易烛台上就算作照明了,昏暗的光亮勉强驱散黑暗,但蜡烛已经快要燃尽,好像在喻示着先锋部队的结局,悲观的气氛仿佛凝为实体,洛奇刚走进去就扑面而来。

有这样的氛围洛奇倒是并不奇怪,先锋部队目前陷入绝境,过着真正意义上吃了上顿就再没有下顿的日子,士气已经跌到谷底,这样一支队伍别说冲破外面斯卡亚特人的重重包围,光是维持编制大概都成问题。而且一旦斯卡亚特人表示接受俘虏,逃兵马上就会大量涌现,毕竟无论怎么看投降才是唯一的出路。

真正让洛奇感兴趣的仍是现任的指挥官阿芙拉,他不知道优秀的指挥官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但坐在作战指挥部里还穿着连身长裙的肯定不是。

是的,在先锋部队存亡关头,作为指挥官的阿芙拉女士此刻穿着一套带有浓郁的贵族风格的白色长裙,上面装饰着许多缎带和蕾丝花边,领口处系着一条轻丝围脖,上半段显得舒适而富有张力,而到了腰身处又以一个惊人的弧度收紧,在裙摆下端逐步趋于半透明,当穿上它时就能透过长裙下摆隐约看到小腿和脚,如果不是对身材极度有信心的女性穿着它,那么无异于自取其辱。如果这身行头出现在诺门格内圈的某个贵族联谊舞会上,肯定十分体面,她会成为舞会的焦点。

但这里不是舞会而是前线,穿着这样的衣服当指挥官?洛奇毫不怀疑阿芙拉的打扮也是令副官们绝望的原因之一。

洛奇扬起手,以蜡烛上残存的火焰为引召来更多的火元素,一簇恒定的橘色在指挥部内跃动,把这里照得雪亮,这是个简单的元素控制,消耗不了他多少魔能——他不喜欢这种低沉的气氛,红衣教团的到来不是为了这个。

阿芙拉抬起头,露出一张精致到过分的面孔,柔和的脸部线条与白皙的肤色看上去更像是雷尔斯人而不是伊西人,唯一能证明出身的是她的眼睛和发色,那双透亮的浅金色眼瞳和长而直的黑发终于有了一点伊西人的味道——雷尔斯帝国立国之后,神圣教廷就把信仰远播各国,诸国王室对此不满却也没有办法,而伊西就是整片大陆上少有的完全不信仰女神缇兰的国家,即便是神圣教廷也没能在那里设下哪怕一座教堂,伊西人总说自己是太阳神的后裔,金色的眼睛就是证据。

洛奇忽然有点明白这位异国的逃难公主为什么能在雷尔斯帝国扎下根脚,她的美貌肯定为她提供了不少帮助……同时他也明白为什么先锋部队连续数次突围都惨败,有这样一个娇艳有余威严不足的王公贵族来当指挥官,怕是人数再多一倍也没用,他可不相信一个能任性到在作战指挥部穿礼服的女人可以制定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突围方案。

“你好,红衣教团的团长——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阿芙拉走过来,同时伸出了手,用的是通用语且十分标准,但仍能在尾音处听出一些伊西王国的口音。

近三百年来,雷尔斯语已经传播到全大陆,在五十年以前又改名为通用语,多数国家都在使用通用语,而伊西王国同样是个例外,那群古板的“太阳神后裔”坚信自己的语言才是世界真理,作为逃难来雷尔斯帝国的伊西公主阿芙拉,能够把通用语说得如此流利实属不易。

“你好,北征军先锋部队指挥官——阿芙拉·埃尔西丝·洛图斯。”洛奇点点头,也伸出了手。

但就在他以为这个阿芙拉也是个和商队领袖索菲莉一样喜欢行握手礼的人时,阿芙拉却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入手间的触感微凉而细腻,阿芙拉的肌肤和看上去一样滑得像是最昂贵的绸缎,洛奇微微皱眉,但没有抵抗,直到在对方松开他的瞬间才把手抽回身后。

“别介意,这是伊西的礼仪——抚面礼。”阿芙拉解释道,明明之前还一脸忧愁地和副官们盯着地图发呆,这会却已经笑靥如花:“在伊西只有关系较好的人才会行抚面礼,你长得很像我弟弟,真是一见如故呢。”

洛奇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为她介绍爱丽丝:“这是我的契约使徒爱丽丝。”

“你好,爱丽丝。”阿芙拉看起来非常客气,甚至向洛奇的随从问好,但这次没有伸手。

“我不好。”爱丽丝没有袖子的那只手叉在腰间,头转向一边不去看阿芙拉。

“洛奇团长的契约使徒真是可爱,这就生气啦。”阿芙拉对着爱丽丝伸出手:“也和你行抚面礼吧?”

爱丽丝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反而往后退了一步:“谁要摸你的脸?人类,在我想杀掉你之前离我远点。”

洛奇叹了口气:“先来谈谈正事吧。”

除了爱丽丝以外的诸人都围着那张简易地图落座,洛奇站着打量了一会地图,然后伸出手指在那上面划动,在他指尖经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道发光的白色痕迹。

地图上大片的空白被逐渐填满,洛奇此前绕着整个斯卡亚特边境军的包围圈跑动是有原因的:他在勘察地形。

被洛奇改造后的地图详尽了很多,哪个地方有可能设伏的树林、哪个地方有难以突破的山坡、哪个地方有无法越过的河流都被他一一标明。

做完这一切之后,洛奇才坐下来:“先锋部队的存粮还能坚持几天?”

“一天,不过大家少吃一点,平均分配一下的话大概能再多坚持一天。”阿芙拉回答,副官们纷纷点头表示她所言不虚。

“马匹呢?”

“已经没有了。”一位副官说:“雷尔斯产的马对斯卡亚特王国的环境很不适应,加上连续征战,整个先锋部队已经没有骑兵了,这也是之前几次突围失败的原因之一。”

“嗯,关于突围策略,你们有什么看法吗?”洛奇问。

“之前没有地图的引导,我们都是向着正南方向突围,现在看来实在是有些莽撞了。”刚才那位副官接着说:“在有了详实的地图之后,我认为可以选择那些不利于展开包围线的地方,比如东南方向的平原……”

“嗯,还有么?”

“我建议兵分两路,一路从东南,一路继续佯攻正南,东南方向的部队脱围后再转而往正南反杀,两军呈包围之势,合力撕出缺口。”另一位副官说。

“嗯,然后呢?”

“洛奇团长,你有什么主意么?”阿芙拉注意到洛奇只是在不停发问,自己却没有给出什么建议。

“我觉得你们说的都不可行。”洛奇摇了摇头说。

“为什么?”

“首先,斯卡亚特人的包围没有漏洞,想要钻空子是不可能的,要想突围就必须和他们硬碰硬地打上一仗。”洛奇的手指环绕着先锋部队所在三座小镇划了一圈:“今晚本来是突围的最佳时机,因为他们为了拦截红衣教团而分散了防守,但他们的指挥官非常狡猾,肯定已经重新布局,他会安排重兵囤积在南部防线。其实不管是正南还是东南,只要先锋部队选择这个大方向突围都是自投罗网,尤其是你们连一匹马都没有,在平原上还跑得过斯卡亚特人的骑兵不成?”

“可是东部是成片的山脉,这种复杂地形极易设伏,我们之前就是在那里连连惨败。”副官说:“而西部有条大河,对先锋部队来说无疑等于死路。”

“那么为什么不往北呢?”洛奇问。

“这……”副官顿住了,用怪异的目光盯着洛奇:“雷尔斯帝国在南边,北征军主力也在南边,往北边走那岂不是更加深入斯卡亚特王国了?”

“所以斯卡亚特人也是这么想的,他们肯定想不到已经被逼得弹尽粮绝的先锋部队还敢继续孤军深入。”洛奇站起来,单手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指着地图:“无论地形如何,北边的防守必然薄弱,正是突围的关键。”

副官不得不承认洛奇说得有道理,但这并不是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但那样即便突围成功,我们也依然没有脱困啊,如果不能和北征军主力会合,就得不到补给。”

“北边还有那么多城市、村落,一旦先锋部队脱困,我们就一路北上,那些斯卡亚特人就是我们的补给。”洛奇平静地说。

“太疯狂了!”副官从未想过这样的方案,眼前这个蓝发少年看上去像个标准的贵族少爷,但心里却装着一头疯狮子,哪怕濒死之前也要恶狠狠地咬下敌人一口血肉。

大家把目光投向坐在桌子另一头的阿芙拉,她才是指挥官,最终的选择得由她来决定。

阿芙拉深深地看了一眼洛奇,忽然笑了:“就照着洛奇团长说的办吧,不管先锋部队之后会如何,咱们总得先过了眼下的难关……明天准备一天,后天行动如何?”

她像是在询问大家的意见,但实际上诸位副官都明白她只是在问洛奇。

“嗯。”洛奇点点头:“另外,立马吩咐下去把剩余的粮食都集中到一起吧,这样方便分配……今晚我就在先锋部队住下,之后也随同你们一起行动。”

“好。”阿芙拉说:“但红衣教团又怎么办?”

洛奇微笑:“他们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