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多琳归来

“啊啦,真是吓死人了。”灰发女人步步后退,鸟羽面具缝隙里的那双灰蓝色眼睛里的笑意终于消失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元素解放吧?真是可怕的技巧,活生生把人变成盛溢着元素力量的怪物。”

洛奇中止了元素解放,他看出对方已经萌生退意:“哦?不打算再多‘见识见识’了?”

“本来是可以的。”灰发女人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不过现在大概不行了,红衣教团的团长,这次是你赢了。”

黑色铁鞭如游蛇般滑动,收回到她的手里然后重新卷曲在手腕上,此时灰发女人已经退出了几十步,这是个很有诚意的距离,即便她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这么远的地方发动突袭,尤其是在洛奇已经对她的速度有所准备的前提下。

她高声说:“贝利,放弃吧……这次咱们失手了。”

远处的少年傀儡师明显有些不甘心,他狠狠地朝地上跺了一脚,但最终没有说什么,右手一扬,正在和爱丽丝胶着而战的肉傀儡飞快退后,跑到他的面前一把抄起他向上高高跳起,消失在裂谷顶部。

爱丽丝回到洛奇身边,火红色的眼睛微微发亮,因衣袖撕裂而暴露在外的手臂撑在腰间:“洛奇,要不要追击?再有几分钟我就能拆掉那大块头,然后咱们联手弄死这两个人类?”

“不需要。”洛奇手中的秘银短刀垂下来:“斯卡亚特边境军快到了,杀死他们会让我们陷入重围,这不理智。”

他带着爱丽丝也往后退出几十步,这是防止对方趁他转身的时候偷袭,灰发女人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的身影越来越小,看上去并没有追过来的意思。

直到洛奇退到确定绝对安全的距离之后才转过身撤离,大量的风元素在他身畔翻滚,一分钟不到他就已经冲出了数百米远。

他与爱丽丝离开裂谷的时候回望,此时裂谷上方大量火把交织成一片,那是斯卡亚特边境军的骑兵,火铳声响彻云霄,他们对着那两个渺小的红色人影开火,但这是徒劳的,没人能在那么远的距离击中目标,偶尔有一两发流弹袭来也被洛奇用暖风护盾轻松挡下。

前方不远处就是白石镇,洛奇已经能够看见雷尔斯北征军先锋部队的阵线,防守的军人们举起了火铳,虽然新指挥官已经通告全军准备迎接红衣教团的到来,但他们并不确定这两个以惊人速度穿过战场从敌军那边冲过来的人是不是所谓的红衣教团。

洛奇挥手朝上方射出一道火焰,这是他用炼金信使与阿芙拉约定好的信号,同时大声呼告:“黑沙!”

雷尔斯的军人们松了一口气,铳口不再对准来者,用石头与木板堆砌起来的防线被挪开一道缺口,当先的军人向洛奇致军礼:“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尊敬的红衣教团团长,北征军先锋部队欢迎你的到来。”

……………………………………………………………………………………………………………………………………

庞大的炼金傀儡从天而降,落在已经被大量沙子填了小半的裂谷里,震起的沙尘高高扬起又如雨点般落下。

少年傀儡师贝利从炼金傀儡上一跃而下,与爱丽丝交手后的肉傀儡损伤十分明显,它一只手上的拳套被彻底摧毁,手指扭曲变形,全身上下裂纹遍布,自肉傀儡造出以来还是第一次被打得如此惨烈,这令他本就烦躁的心情更加不快,那张既骄傲又清秀的脸庞因愤怒而变得狰狞起来,鞋底刚一站到地面就大声质问灰发女人:“你竟然就这么放他们走?就算我们不能击败他们,但拖上一点时间总没问题的,斯卡亚特边境军一到,十个红衣教团团长都得死在这裂谷里!”

“我亲爱的贝利,你根本不了解传承魔法师的可怕……或者说你不了解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的可怕。”灰发女人摇头。

“哦?这么说你很了解?”

“我也不了解,可是多琳了解。”灰发女人说:“能够正面和多琳抗衡的人绝不简单,他刚刚已经准备使用元素解放,那是个危险的能力,而危险通常意味着强大……我可以肯定他会第一时间调头来杀你,即便是我面对元素解放后的洛奇也毫无办法,那是超越了常理的力量,能够对付那种怪物般的存在只有另一个怪物。”

她转头看向身边,不知何时一个有着灰黄色长发的美丽少女已经站在那里,她已经换上了白雾骑士团特有的衣服,白色与黑色相间的长裙令那对血红色的眼瞳更加幽深——多琳·艾布拉姆森·提索斯,那个几乎把洛奇置于死地的传承魔法师。

“多琳!”贝利咬牙切齿地看着她:“你现在倒是出来了?我们和红衣教团打得热火朝天,你就只敢藏在一边看戏?你刚才要是出手的话,那……”

“多琳的伤还没有痊愈,她和洛奇交手后两败俱伤,但她的伤要比洛奇更严重。”灰发女人看向贝利,阻止他继续责怪多琳:“即便她出手,也拦不下洛奇杀掉你然后逃跑,我选择撤退其实是救了你一命,洛奇是个谨慎的人,不会冒无谓的风险来强行杀你。”

多琳一言不发,她微微垂下眼帘,目光在沙子里游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的样子被贝利视为心虚,傀儡师的左拳狠狠地砸在石壁上,旁边的肉傀儡随之动作,同样一拳轰向石壁,顿时碎石四溅,炼金傀儡的巨力在石壁上开出了一个深深的拳坑。

“这根本不能成为她不动手的理由!”贝利大声说:“多琳,从诺门格回来以后你就一直这样不在状态,你回答我,你被那个蓝头发的臭小子打怕了么!?”

这一次连灰发女人也没法替多琳开脱了,的确正如贝利所说,多琳自从与洛奇交手以后,无论做什么事都有些出神,经常能看见她站在原地发呆,以前那个冷静而又强大的多琳已经不复存在。

血红色的眸子骤然抬起来,那座填满鲜血的古井突然觉醒,暗红色翻滚着怒涛,杀意在其中沸腾,巨量的元素以多琳为中心旋转,然后如长鲸吸水般收拢,一次威力绝伦的施法一触即发。

贝利感觉到不对劲,马上倒退出一步,但肉傀儡已经来不及赶过来为他防御,在如此近的距离被多琳的魔法命中,恐怕连灰都不会剩下。

灰发女人瞬间出现在贝利身前,手搭在多琳肩上,鸟羽面具下的灰蓝色眼睛带着少见的严肃:“多琳,冷静,贝利一直是这个脾气,你的敌人不是他。”

元素轰然退散,连带着那双眼睛里的杀意也消隐无踪,多琳中断施法,仿佛如梦初醒一般回神,看了一眼惊疑交加的贝利,低声说:“抱歉。”

裙摆摇晃,多琳转身离开,她的契约使徒丽雅从阴影里走出来,这个美丽的精灵看上去忧心忡忡:“吾主最近很不正常。”

“她这是怎么了?”灰发女人问:“我知道多琳很骄傲,但输给洛奇对她的打击有这么大么?”

“不,不是因为那个。”丽雅摇着头说,同时看了一眼多琳的背影:“她遭到洛奇暗算,几乎零距离被默咒后的高压爆散命中。”

“所以她受伤很重?”贝利说,他对多琳的变化也很奇怪:“可是从刚才那种规模的施法强度来看,多琳根本不像是有伤在身。”

“她的伤确实很重,但经过这些天的休养其实已经好了大半。”丽雅说:“可这不是重点,关键在于她为了防御那一次高压爆散而在长时间元素解放之后再次进行元素解放。”

“元素解放在带来力量的同时会对脑神经产生压迫……”灰发女人明白了:“你是说多琳因为强行使用元素解放伤到了脑子,导致情绪不稳定?”

“这只是一方面,最关键的是……”丽雅看着她:“吾主的记忆开始混乱了,她经常站在一个地方却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到来的,也会忘记自己原本计划做的事情。”

“那她已经很危险了,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别人来说。”灰发女人说,这个道理浅显易懂,像多琳这么强大的魔法师,一旦连记忆都紊乱了,那么谁都说不清她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像刚才那种打算对同伴动手的想法谁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又冒出来呢?

“给吾主一点时间,她会调整好自己的。”丽雅说:“传承魔法师的失败要用鲜血洗涮,吾主终将亲手砍下叛族者的头颅。”

“但愿如此。”灰发女人叹了口气:“在这之前,我会建议团长不给多琳安排任务的。”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