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穿越战场(上)

洛奇走到骑兵队长面前,但目光扫过所有骑兵最后才落到骑兵队长身上,他的手还是拢在袖子里,这个动作给了骑兵队长莫大的压力,那也许只是对方的一个习惯性动作,但更有可能正结成魔法手势,根据这个红袍魔法师之前的施法水准来看,他如果认真要杀死整队骑兵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整个过程会很短……短到只需要一个魔法就够了。

“丢掉所有武器。”洛奇轻声说:“别耍花招,否则必死无疑。”

没人怀疑他的话,周围的数具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据,虽然看上去年纪不大,但这个蓝发少年的心仿佛铁石一般,骑兵队长看得出,在他施法杀人的时候连视线都没有丝毫偏移——所谓心狠手辣这样的形容词就是为这种人创造的。

整支骑兵小队都解除了武装,火铳、长剑、匕首被远远扔开,洛奇等他们做完这一切之后,问:“你们扔掉了所有武器么?”

“已经没有了。”骑兵队长带头说,其余骑兵跟着附和道。

“嗯。”洛奇拢在袖子里的手伸出来,那果然是一个魔法手势,他一挥手便有一道冰棱凭空生成,从他身边射出,速度快到了极致,当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有一名骑兵丧命,锋利的冰棱刺进他的额头,然后从头盔后面穿出,带出淋漓的鲜血和浑浊的脑浆。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丢掉所有武器。”洛奇平淡地说:“别再欺骗我。”

骑兵小队剩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读到了恐惧与不解,最终他们又一次搜遍自己的全身,把所有可能作为武器的东西也扔掉了,甚至包括骑兵必备的马鞭、清理火铳用的通条等物品,谁知道在这个魔法师眼中什么算是武器呢?要是再不能让他满意,毫无疑问是死路一条。

爱丽丝站在一边冷眼看着这些骑兵手忙脚乱地扔掉各种东西,几乎快把自己剥个精光,只有她知道洛奇其实刚才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他只是随意杀死其中一个人给其余的人施压来诈出侥幸藏匿武器的人。想要欺骗洛奇这样的人是非常困难的事,不仅要够聪明,还得有过人的心理素质才行,否则很快就会被他试探得原形毕露。

这下骑兵小队是真正意义上的“解除武装”了,不仅仅是武器,连盔甲、皮带也被脱掉,甚至连嵌了铁片的靴子也没留下,一队骑兵仅穿着单衣和马裤站在树林里,脚也是赤着的。

洛奇满意地点点头:“先说说你们的编制吧。”

骑兵队长迟疑了一下,他并不担心自己泄露什么机密军情,以他的职位还接触不到那种东西,所以从一开始发现打不过这个魔法师的时候他就打算有问必答了,但他现在却对此有些犹豫了——招供是没问题,可对方真的会饶他们一命么?这小子杀人如麻,自己要是供完老底对他来说就没有用处了,灭口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洛奇比骑兵队长矮一些,明明是仰视着对方,但那双眼睛却有如俯瞰蝼蚁般蔑然:“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如果选择回答我的问题,那么不管等会能不能活命,至少你现在不会死,我不会问你不知道的问题,所以也请你务必诚实回答。”

骑兵队长不再犹豫了:“斯卡亚特王国边境军第三军团第二骑兵小队。”

“第三军团的布防位置?”

“白石镇以东五公里。”

“白石镇是雷尔斯帝国北征军先锋部队的据点?”

“是的,他们占据了白石镇、黑石镇和灰石镇,这三座镇子是连在一起的。”

“你们包围了先锋部队?”

“是。”

“他们突围过么?”

“没有,他们试过三次,但没有一个人冲出包围圈。”

“这样啊。”洛奇说。

站在不远处的几名红衣教团成员交换了一下眼神,局面比想象中的更加严峻,包围者和被包围者双方人数差距并不算大,但连续三次突围都失败的话这意味着先锋部队已经彻底地被斯卡亚特王国边境军压制住。

“白雾骑士团。”洛奇看着骑兵队长:“这个名字听说过么?”

“当然,那是边境军最重要的助力。”

“你对他们了解多少?”

“呃……”骑兵队长说:“他们不属于边境军的编制,所以我对白雾骑士团几乎一无所知。”

“你对你们最重要的助力几乎一无所知?”洛奇微微皱眉。

“我、我没有骗你!是真的!”骑兵队长说:“没人知道白雾骑士团是从哪里来的,在和雷尔斯帝国开战前我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部队,他们在边境军里的权限很高,进出指挥部都完全不需要通报,唯一的特征就是他们都会穿着黑白色搭配的衣服和戴白色的面具……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

骑兵队长觉得这样可能没法说服这个多疑的魔法师,于是加了一句:“不过每次的作战策略里都是由边境军全力配合白雾骑士团行动,这说明他们可能有对边境军的指挥权,所以我猜他们应该是王都秘密派遣到前线的特殊部队。”

这些的确不能算是情报,白雾骑士团的人数、部队构成、领导者这些关键信息洛奇一条也没得到,至于骑兵队长的猜测更是无稽之谈——斯卡亚特王国早就放弃了边境线的防守,这会正集中军力在腹地建立防线,他们连补给都舍不得给边境军配齐,何况抽调一支精锐部队来前线送死呢?

元老院还真是给红衣教团出了个难题呢,洛奇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却必须想方设法将白雾骑士团歼灭掉。

“好吧,我的问题问完了。”洛奇退后一步,右手高高扬起来,魔法手势已经结成。

“不、不,你不能!”骑兵队长声音颤抖起来,对方果然还是要杀他们灭口的:“我已经全说了!我、我没有撒谎!”

“你不是个优秀的军人。”洛奇看着他,冷冷地说:“军人站在战场上的时候就理应有死亡的觉悟,不管情报是否重要都不能透露给敌人,你这种行为……一般被称之为叛国。”

“我……”

“但是斯卡亚特王国灭亡在即,叛掉它也未尝不可……”洛奇说:“爱丽丝是对的,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很识时务,虽然长得并不好看。”

他的手挥下来,迷雾以他为中心轰然散开,随风推移笼罩整片树林,红衣教团诸人的身影没入雾中消失不见。

……………………………………………………………………………………………………………………………………

数小时后,太阳完全沉入地平线,夜幕笼罩了大地,依稀可见点点繁星在黑穹中闪烁,这说明翌日会是个无雨的好天气。

红衣教团在白石镇东边的一个小山坡的山阴处驻扎下来,这里非常接近斯卡亚特王国边境军第三军团的营地,如果站在山坡顶上瞭望甚至可以看见远处军营里的点点火光……当然,如果这么做的话也有可能被对方的哨卫发现。

洛奇有理由相信那个骑兵小队队长回营之后会把遭遇红衣教团的故事进行大幅度改编,从一次耻辱的被敌人逼供变成机智而巧妙的应对强敌后脱身,但不论如何第三军团都会派出更多的小队彻底搜索那片树林,而如此靠近他们驻营的地方反而容易被忽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吧。

不过也不排除边境军第三军团加强周边防卫的可能性,所以为了提高隐蔽性,红衣教团放弃生火,大家黑灯瞎火地围坐在一起,看上去像是某种邪教的祭祀仪式。

“亚伯塔,你这白痴。”乔迪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根据语气可以想象他那副对亚伯塔恨铁不成钢的懊恼表情:“今天团长在给敌军俘虏施压的时候你在干嘛?”

“我在干嘛?”亚伯塔显得很无辜。

“你别不认账,我看见你对他们使眼色!”乔迪哼了一声:“你知不知道这会破坏团长的威严?还是说你在勾结敌军?”

“你胡扯,那是我在用眼神传达我的语言。”

“哈?你传达了什么?”乔迪问:“‘不老实交代就会眼睑发炎’么?”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妈的你是智障吧!?你绝对是智障吧!?”

“安静。”泰克斯说:“如果你们再这样吵,引来了敌军的话,我们就把你们两个绑了扔在这里,希望你们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可以救你们一命。”

“之前阿芙拉指挥官回信给我了。”洛奇突然说:“她叫红衣教团暂时不要行动。”

“那她可真冷静。”乔迪冷笑:“先锋部队被围得水泄不通,而且又没有补给,我猜她连饭都快吃不上了,这种情况下还叫咱们不要行动?”

“这样最好,因为我也是这个意思。”洛奇说:“我们对这边的局势不够了解,贸然行动不仅帮不了先锋部队,反而会让自己陷入危险。”

他顿了顿,继续说:“所以我回复她,今晚我会和她面谈一下,共同制定一个切实可行的作战计划……就我和爱丽丝去。”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