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公主驾临(上)

弥撒那城为红衣教团准备了一艘备用空艇,可团长洛奇没有使用,而是选择乘坐商用空艇前往坦帕兹,因此这艘空艇就由后来的副团长茉莉使用。

军用空艇和商用空艇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前者无论是制作材料还是动力装置都远远领先于后者,它把所有的负重都贡献给了可以抵抗炮弹轰击的内层装甲以及可以避免高空雷电影响的外层绝缘体,军用空艇是真正的战争兵器,本就是为在最恶劣的环境下使用而设计,因此即便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风暴地区也无法动摇它分毫。

红衣教团的空艇无惊无险地一路向北航行,最终于博鲁克商行的商用空艇入港后的第三天抵达坦帕兹。

对于坦帕兹守备团团长来说,叫他迎接两次红衣教团实在是满心不快的,他有上校军衔,却不得不去给一群无论军衔远不及他的人接风洗尘,元老院对红衣教团态度暧昧,一方面给予了他们最高规格的军事行动级别,一方面又私传密信要除掉他们,如果是一个诺门格的政客就会知道这完全是由于团长洛奇的特殊身份所致,他是神圣教廷的中级神官,无论帝国高层有多想致他于死地都必须在表面上给予他最大限度的帮助。可惜守备团团长不懂这些,虽然严格按照元老院的安排行事,但他仍然无法准确判断那些大人物到底是什么打算,只知道元老院对这支特殊部队颇为重视,于是他干脆放弃猜测,元老院叫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他是个军人,不懂政治,所以只需要执行命令就够了。

不过他还是对红衣教团的正团长印象颇深,那绝不是个如传闻一般苟且偷生的叛族少爷,那双蓝色眼睛看似内敛谦和,但那平静下却隐藏着真正的猛兽,偶尔的闪现就令人不寒而栗,作为军人的守备团团长清楚那意味着什么,那个少年连骨髓里都流淌着仇恨。

至于他接下来要迎接的这位副团长他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从档案来看也中规中矩,被授予过“雷尔斯之剑”勋章倒是让人眼前一亮,但也仅此而已,拥有这个勋章的军人在雷尔斯帝国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荣耀固然,不过也没什么特别值得在意的地方。

因此守备团团长认为自己没必要在迎接一位副团长的时候也像迎接洛奇时一样谦卑了,怎么说他也是位帝国军上校,那个茉莉副团长区区上尉军衔,放在坦帕兹连给他当书记官都不配。

如此想着他甚至打算转身回守备团驻区,等着这个茉莉自己来请见,哪有上级接见下级还要眼巴巴站在空港外面干等对方抵达的道理?不过他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毕竟来都来了,再打道回府有点奇怪,况且他礼贤下士这名声传出去也不是坏事,兴许哪位吟游诗人听了给他来上一段脍炙人口的小诗,后世也算传为佳话吧?

十分钟后,守备团团长就为自己没有放弃迎接离开空港感到庆幸了。

红衣教团的空艇抵达了空港,但第一个从空港里走出来的却并不是什么红衣教团的成员——她亮眼的金色长发被绾在脑后扎成一个雅致的发髻,精致白净的小脸上娇俏与傲慢融为一体,那双紫水晶般的眼瞳尤其醒目,即便掩在浓密的淡金色睫毛下也熠熠生辉。

更加让人在意的是她所穿的衣着,白衣在烈日下仿佛被镀上一层微光,白裙边缘的一圈红色十字都被光影模糊掉了,唯有右臂上用紫色宝石嵌成的罗兰花绚丽夺目。

守备团团长觉得自己下巴都快要触地了,如果他没有认错的话,眼前这位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教皇之女、雷尔斯帝国的紫罗兰公主……米希安·玛格特罗伊德·阿尔达诺亚。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帝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米希安殿下怎么会跟着红衣教团来坦帕兹?那元老院的密令还要不要执行了?元老院和教皇宫向来是一个鼻孔出气,而米希安可是教皇陛下的独生女儿,元老院怎么会对她下手?

虽然满腹疑问,但守备团团长还是在自己下巴触地之前让膝盖触地了,他拔出腰间的指挥剑然后单膝跪下来,身后的卫兵也依次跪下:“公主殿下,愿女神缇兰的光辉与您同在。”

“恩恩,乖。”米希安的高跟鞋踩着清脆的步调从他身边走过,身后跟着红衣教团的人。

乖?守备团团长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以这种方式评价,这不是一位贵族应有的礼仪,但他可不敢去跟米希安殿下提意见,即便身处边疆他也对这位在帝都也能横着走的少女有所耳闻。

紫罗兰公主是贵族中的一朵奇葩,永远不能以正常的贵族观念去衡量她,人们都说在那副精致小巧的公主面孔下其实藏着一位骑士的灵魂,即便在那座被阴谋与谎言笼罩的城市里,她也能由始至终地坚持着自己的正义观。她会为了一个无权无势的平民去和其他贵族作对,据说曾经有某个贵族少爷看上了一个外圈少女,于是他动用家族的势力去威胁她,虽然强抢民女这种事不至于在帝都里发生,但拒绝一位内圈贵族这种事对于一户外圈家庭来说绝对是灾难,内圈贵族们有一百种办法让他们不能在帝都里继续生活下去。所以最后外圈少女妥协了,尽管她不喜欢这位贵族少爷,但为了家人的幸福她选择成为贵族少爷的女佣——贵族很少会迎娶平民,无论是正妻还是小妾。

但这件事碰巧被米希安知道了,她选择了贵族少爷最意想不到的阻止方式,她闯入了贵族少爷的宅邸,声称自己相中了他的女佣,当贵族少爷打算阻止的时候米希安已经用魔法轰开了他的大门扬长而去,事后贵族少爷打算报复的时候才发现那一户外圈家庭全家都被米希安安排进了公主邸供职……那个贵族少爷就是席琳氏族的西里斯,时任默西亚学生会副会长,不了解米希安的人认为这又是一次席琳氏族与阿尔达诺亚氏族之间的政治争端,只有清楚公主殿下为人的人才知道,这一切完全是出于她自己的正义感。

而且据说在不久前的帝国法庭上,这位公主殿下还在众目睽睽之下站到敌国护卫的辩护席上对抗帝国大人物们的计划,这对许多人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疯狂行为,但如果是米希安的话却只会让人产生“这就是她该做的”这样的想法。

最终与守备团团长互致军礼的是红衣教团的副团长茉莉,她穿着红衣教团特有的猩红色外袍,有一头银色的长发,前面刘海盖住眉毛,而后面则一直垂到腰际用黑色的蕾丝带扎起来,眼睛是蓝色的,但与欧克西亚斯族裔的那种湛蓝不同,这种蓝色要浅得多,无限趋近于白色,如果不仔细看都不能从那双瞳中找到颜色,她的鼻梁很挺,下面的嘴唇是天然的粉色。毫无疑问这是个漂亮的女孩,不过她的表情和容貌并不协调,守备团团长上一次见到这个表情是几天前在那个叛族少年的脸上,没想到红衣教团的团长和副团长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个人的表情都严肃得像是大雨前的天空,乌云汇聚其中,阴沉得能挤出水来。

守备团团长心里叹了口气,低声问:“米希安公主殿下怎么突然驾临坦帕兹了?帝都那边好像并没有提过这事……她是千金之躯,这里如此临近战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没法跟教皇宫交代。”

茉莉的声音和她的外貌一样柔美,但是语调也和表情一样冷硬,而且答非所问:“我们要立刻出发,希望坦帕兹守备团能够协助我们。”

守备团团长很想问她红衣教团的人是不是很流行摆出这么一副欠揍的姿态,但在公主殿下面前他可不敢摆官威,所以他说的是:“包括米希安公主殿下?”

“对。”茉莉没有回话,走在前面的米希安却忽然转过头,那双紫水晶般的眼睛里是不容置疑的命令感:“包括我,半小时内我要进玛塔尔沙漠。”

“这……”守备团团长切身感受到了骑虎难下这个词语的意义,如果只是红衣教团的话他倒是乐意送走这群瘟神,顺带附赠一个不怀好意的向导,但如果加上紫罗兰公主的话,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动这念头:“可是帝都没有传来关于您要亲征前线的消息啊,要不您在坦帕兹待上几天,等帝都那边……”

“我说了,半小时。”米希安皱眉:“我在执行教皇宫的秘密任务,它的等级高于你的军衔,你不需要过问,照着我的命令做就可以了……还是说你觉得帝国公主的命令对你无效?”

守备团团长冷汗流下来了,他隶属军部,理论上只受军部调配,帝国公主的命令其实的确对他无效,但谁都知道雷尔斯帝国是教权国家,皇帝根本就是个摆设,真正掌权的是元老院和教皇宫,而作为教皇之女的米希安的命令……如果诺门格有传信说公主御驾亲征那他自然千服万从,但如今帝都那边音信全无,紫罗兰公主却从天而降,这就相当尴尬了。

最终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说:“抱歉,公主殿下,现在是战争期间,为了您的安全,我不能……”

守备团团长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居然是他今天说的最后一句话,下一秒优雅美丽高傲得像是一株盛开在高岭之上的紫罗兰般的公主殿下忽然拔出了腰间的刺剑,剑花一挽便是迎头一击,剑柄敲在毫无防备的他头上,守备团团长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米希安哼了一声:“不乖就得挨打,没人教过你吧?”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