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噩梦

火焰在风的带动下飘然而起,沾染上一面灰底彩图的家族大旗,在雷尔斯帝国,如此巨大的旗帜上的图案都是有特殊含义的,博闻强记的人能从旗帜上得到许多信息,这面大旗有一个复杂的图案——白色的圆环上缠绕着许多藤蔓,上面娇艳欲滴的血色月季花朵朵绽放,而最中央则是一个黑色十字架,与环绕它的花环格格不入,像是个沉默的侩子手站在欢乐的人群中,冰冷在花环中激荡。

这里的圆环代表雷尔斯帝国,月季代表人民,十字架代表神圣教廷,而黑色是凝结在十字架上的鲜血。这是个集教权、王权、民权于一体的图案,即便向前阅尽一切历史,在雷尔斯帝国有资格使用这样的旗帜的家族绝不多于五个,而这一面属于十字悲歌,那个以蓝发蓝眼为特征的欧克西亚斯氏族。不知有多少异端在这面旗帜前匍匐颤抖过,但无论它曾经代表着怎样的辉煌,在火焰面前,它终究只是一面布帛。

火焰很快蔓延过了整个旗面,在夜色中,它迎风飘扬、火焰腾腾,像是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炬。

在夜晚它是如此的显眼,但是没有人去注意它了,因为在燃烧旗帜下方的一切,都已经化为一片火海。

欧克西亚斯氏族的象征,那座美丽豪奢的刺荆花庄园已经沦为战场,长夜漫漫,交织在血与火之间,有带着慧尾的光点在天空中划过,落地后便发生猛烈的爆炸,那是被炼金工艺特制出的燃烧弹,是一种引爆后会喷洒出大量燃油的新式武器,目前还处于实验阶段,已经被帝国高层迫不及待地用上了,但凡能够早一秒消灭掉庄园里的敌人他们将不惜一切代价。军部的炮击阵线在刺荆花庄园正门外展开,至少有三十门炼金大炮在同时开火,而这里只是战场一隅,欧克西亚斯氏族的族卫队有着连军部也惊讶莫名的战斗力,他们悍不畏死,每个人都是精锐之士,以刺荆花庄园为掩护打退了军部多次冲锋,这让人们更加相信欧克西亚斯氏族是早有预谋,叛神罪被彻底坐实。

空气中弥漫着焦臭,有木材燃烧的味道,也有布帛燃烧的味道,还有……尸体燃烧的味道。

家族引以为豪的建筑在崩塌,尘埃随着灰烬四散,放眼间全是火焰,像是整个世界都被点燃了。

蓝发少年奔跑在火海中,脚下的石砖都被灼烤到滚烫,连带着靴子也滚烫,他觉得自己的脚掌都要燃烧起来了,四周一片混乱,大人们手里紧紧抓着火铳和长剑来回奔走,他们默不作声,蓝色的眼睛里是玉石俱焚的决然,欧克西亚斯是女权氏族,而早在几个小时以前主母大人就已经发话——十字悲歌绝不投降。

老人和孩子都被安排到密道里面避难,而所有十六岁以上的族人无论男女都要向白环黑十字献上最后一滴血,今晚欧克西亚斯氏族将死战到底。

少年是血统最纯正的欧克西亚斯裔之一,他本应该和大家待在密道里面,只要不直接参战,帝国或许会留下他们一命……但他没有,他悄悄离开密道回到战场,他也流着十字悲歌的血液,他要做一个英雄而不是一个懦夫,况且他可不相信神圣教廷真的会对俘虏网开一面,从庄园正门外那一排炼金大炮来看,军部不像是想要抓活口。

更重要的是,他没有看到他的姐姐,然后他忽然想起……蕾莉·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在三天前已经满十六岁了。

他了解蕾莉,姐姐看起来温婉安静,但其实是个比谁都倔强的人,别说三天前,哪怕她三分钟前刚满十六岁也绝不会选择和别人一起避难。

少年在茫茫火海中梭巡,以往熟悉的庭院都陌生起来,偶尔有流弹落在他附近,火焰席卷而来,被他险险地避过去,在绕过了一棵燃烧得劈啪作响的黄杨树后,蕾莉的花园出现在视野里,他焦急地推开院子的门,以往悦耳的风铃声和院子门的吱呀声现在听上去像极了什么东西的哀嚎。

在下一刻,他终于放下心来,花园还是以往的花园,百花齐放,沁人心脾的花香弥漫在空气中,似乎闻不到任何焦臭味道。外面的大火没有对这里造成丝毫的影响,园内园外仿佛两个世界一般。蕾莉是传承魔法师,而且据说是雷尔斯帝国有史以来最有才华的传承魔法师,她守护着的地方即便是炮弹也不能寸进,透明的屏障在花园上空张开,那些流星般的火光落在上面荡起一圈圈波纹,却连一块弹片都没有掉进来。

刺荆花庄园的花园里的守卫者只有一个人,事实上整个正门区域都只有她一个人,但只要她存在,即便是炼金炮阵也无能为力。军部已经从正门冲锋了近二十次,每次都有天灾般的魔法从花园方向横扫而来,那道黑色雕花铁门仿佛天堑,至今还没有人能够活着冲过那里,但军部已经紧急征调大量破魔子弹过来,这道防线失守也只是时间问题。

蕾莉就在花园,背着他坐在秋千上轻轻地来回晃荡着,她没有换上魔法师们惯穿的黑色法师袍,仍然穿着她喜欢的白色纱裙,但没有戴帽子,栗子色的长发在风中散开、摆动。

洛奇、莉莉娅和蕾莉同父同母,但唯有蕾莉继承到了母亲的栗色头发,身为欧克西亚斯氏族主母的奶奶总说蕾莉不仅继承了母亲的发色,还继承到了智慧与美貌,她不仅仅在魔法的修行上天赋过人,在其他方面也有着不浅的造诣,据说她在默西亚圣学院就读期间还为学校作画,而且蕾莉所选修的全部科目都以学系第一的身份提前结业,这是学院史上绝无仅有的记录,默西亚圣学院因此破例为她塑像并承诺永不改换。

蕾莉的手掌摊开,蓝色光点在她手心里凝聚,她的魔法美丽依旧,但与向洛奇表演时不同,这一次在美丽之上多了几分肃杀的气息,元素被致密地排列起来,带着不可描述的凌厉。

她轻轻抬手,那些蓝色光点化作微光散入空气,随之远处有巨响传来,洛奇转头看见在正门外的上空有数十根长近五米,宽逾一米的冰棱从天而降,对准炼金炮阵狠狠地砸下去。

“洛奇,记得我说过的么?魔法不是用来卖弄的东西……它是能够杀人的,一定要谨慎使用。”蕾莉转过脸看着洛奇,努力挤出笑容,但仍然无法掩饰那张精巧的脸庞上有透明的晶莹的水珠滑落——她在哭泣:“我不想杀人……可是我没有选择了……”

她的悲伤是有感染力的,少年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被一只大手握紧,连心脏都跳停了几拍,他想要安慰姐姐,但话还没有出口,眼泪却已经落下来,他发现原来自己并不如想象中一样坚强。

“怎么啦?洛奇。”蕾莉把手放在少年头顶轻轻揉动,他的头发很软,像是某种幼兽的绒毛:“不要担心,不会有事。”

“姐姐……”少年罕见地挡开了蕾莉的手,他后退一步:“欧克西亚斯氏族……要死了吗?”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东西是永恒存在的呢?”蕾莉摇了摇头,然后伸手抹掉了自己脸上的泪水,她看着自己的弟弟,那是一个洛奇从未见过的眼神:“我不会让你被牵连的……我有一个办法……”

……………………………………………………………………………………………………………………………………

洛奇睁开眼,粗重地喘息着,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觉衬衫都被汗水浸湿,蓝色头发粘连在额头上感觉颇不舒服。

“洛奇,又做噩梦了?”爱丽丝掀开帐篷的门帘走进来,在洛奇身边蹲下来。

“嗯。”洛奇简短地应了一声,用指尖挤压着皱紧的眉心,他之所以总是尽可能减少睡眠,做噩梦也是原因之一,只要闭上眼那些不想被回忆起的片段就总在脑海中再现。

“真可怜呢。”爱丽丝叹息:“我觉得你这样下去迟早要神经衰弱的。”

“你还知道神经衰弱?”洛奇很快就冷静下来,他一边换上新的衬衫一边问。

“刚刚那个乔迪在说来着,他说和亚伯塔在同一个团体里让他感到了莫名而巨大的压力,总觉得自己半只脚踏在身败名裂的边缘上,时间一久就要神经衰弱。”爱丽丝歪了歪头说。

乔迪和亚伯塔斗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洛奇整理好衣着后把怀表拿出来核对时间,他足足睡了七个多小时,此时的时间已经接近早上七点了,这对他来说是罕见的长时间睡眠,还好没有耽误行程,今天红衣教团有很长的距离要走。

“出发吧。”他掀开门帘,湛蓝色的眼睛注视着沙漠的边际,他深深呼吸,然后迈步走出去。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