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刺荆花庄园

欧克西亚斯氏族名下曾经有着大量的不动产,目前全部都被查封,其中最负盛名的就是诺门格内圈北边的“刺荆花庄园”,为了方便参与政事,欧克西亚斯氏族放弃了帝都西部一百公里以外的大片封地,转而在内圈买下大片的土地,恢宏的庄园在两百年前建成,又经过两百年间历代十字悲歌后裔的不断改造和扩建,其面积甚至大于教皇宫,仅次于雷尔斯皇宫和默西亚圣学院。

几辆印着警部徽记的炼金礼车从荒无人烟的街道驶过,停在高大的黑色雕花铁门之前,这也是自从欧克西亚斯之乱后刺荆花庄园首次迎来客人,在平日这里是整个诺门格不言而喻的禁区,即便没有警部设立的封锁线也不会有人愿意来这里,和那个叛乱一族扯上关系好比是把火把往衣摆上放,人们对欧克西亚斯氏族避之惟恐不及,绝不会有谁嫌自己命长的,反而也只有这里才是所有人的盲区。

帝都也一直没有把这片占地甚广的庄园重新利用起来,因此它就一直被这么闲置着,五年过去,经过战火洗礼又无人打理的庄园已经彻底荒废。

墨斯打开车门走向庄园大门,身后跟着几名副官,他抬头打量着铁门上方的铭牌,黑色的“欧克西亚斯邸”已经锈迹斑斑,红色的大叉沿着对角划过,像是某种无声的宣判词。

铁门上也生满铁锈,其中一扇倒在地上,应该是当初军部进攻欧克西亚斯氏族时用炼金战车撞开的,他没有亲身经历那场叛乱,那时他被派往外地办事,再回到帝都时那个显赫无两的大氏族已经被除名了。但传言一点不假,诺门格里像是发生了一场战争,他想象不到究竟是有怎样的滔天大罪才值得教廷如此决绝,欧克西亚斯氏族上下整整上千人被一夜之间处刑,剩下少数关在黑狱等待死刑宣判,唯一的幸存者就是那个眼睛里满是仇恨的叛族少年。

墨斯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扫出脑海,欧克西亚斯的案子不是他该管也不是他能管的,他来这里有别的事要做。

他低头看了看地面,说:“和我猜想的一样,米希安殿下来过刺荆花庄园……她是个粗心大意的人,不会意识到这里满地尘埃,脚印显眼得就像是白纸上的墨点。”

没有停顿太久,他带队向里面走。

墨斯左右打量,他以前曾经有幸拜访过刺荆花庄园,他记得进入大门后应该是一条铺满大理石雕砖的步道,延伸到一个喷泉后分出两条路通向花园和主宅大厅,但这里也是炮火轰炸的重点区域,如今已经完全无法分辨道路,这里几乎被夷为平地,入眼间全是大片焦土,偶尔还能看到被炮弹炸成碎块的火铳和长剑。

走到大约是喷泉的位置,墨斯踌躇了一下,他不记得往哪边走才是大厅了,只好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地图查看,最终选定方向继续前进,在转角的最后一刻他下意识回头,看向花园的方向,在荒生野草的掩映中依稀可见一条幽深小路。

一般来说很少有庄园会在进门位置设计一条通往花园的路,令欧克西亚斯氏族破例的是一个名为蕾莉的少女,据说她生得极美,聪明睿智,是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传承魔法师,而且性情温柔,曾经是帝都不少贵胄子弟的追求对象,可惜她嗜书如命、深居简出,极少离开那片属于她的花园,这些追求最终不了了之……于是人们都说她是一朵盛开高岭的昙花,超然于凡俗之外,任何想要占有她的行为都是玷污。

最后这朵昙花还是没能躲过昙花的命运,短暂地盛开之后便在漫天纷飞的烈火与鲜血中凋零——被她最信任的亲弟弟杀死。

墨斯和副官们沿途经过正厅、偏厅以及议事厅,这里也是倍受军部照顾的区域,偌大的宅邸千疮百孔,被烧得只剩下黑色的框架,烟熏过的白色石柱倒在废墟中,上面的华雕依稀可见,但即便只是残渣也能感受到这里曾经的辉煌,连副官们也忍不住啧啧感叹:“这宅子得值不少金币吧,这么毁了真是可惜……”

“那根本不是金币能够衡量的价值吧?”

“欧克西亚斯氏族已经位高权重,干嘛还要犯上作乱……所以说人的贪念真是永无止境。”

墨斯本想让他们闭嘴,身为警部人员议论这种敏感话题真是不知死活,但他的注意力被另一件东西吸引了。

那是一堵厚重的墙壁,经历了战火摧残也没有倒塌,想必一开始就用了最坚固的结构和材料,而且它是中空的,侧面开了一个可以容人通过的缝隙,可以看见里面有一条长长的阶梯,尽头隐没在黑暗中。

“就是这里了,欧克西亚斯氏族的密道,一直通向帝都外圈城墙附近,当初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带领廷卫队从这里杀出打了负隅顽抗的欧克西亚斯残党一个措手不及,顺利剿灭叛军。”墨斯收起地图说:“地上也有公主殿下的脚印,她果然是从这里离开内圈的。”

“难以置信……欧克西亚斯氏族竟然在自家宅邸里挖了通向帝都外面的密道……这是早就打算造反才会有这种布置吧?”

“但这座宅子是两百年前建成的,而这堵墙是承重墙,建筑主体完工后对它再进行改造是不可能的……欧克西亚斯氏族两百年前就开始准备叛神?”

“我们要进去吗?”

“没必要,公主殿下总不可能在密道里站上三天三夜等你去找,直接用这个结论回报那些大人物。”墨斯摇头:“也算是个交代,公主殿下既然已经离开帝都咱们就管不到了,接下来的事就由其他人去费心吧”

……………………………………………………………………………………………………………………………………

红衣教团在日落以前顺利到达了第一个绿洲,所谓绿洲其实就是一片不大的树林加上一滩深度不到两米的池塘,红衣教团在这里安营扎寨,事先准备好的几个帐篷很快就搭建起来,直到这时在洛奇的提醒下大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一大群灰胡子给盯上了。

太阳在沙漠的边际线上缓缓下沉,空气迅速阴冷下来,灰胡子们也逐步逼近,这些野兽有着不输给人类的纪律性,这是在沙漠中无数次优胜劣汰所诞生的野性智慧,它们远远地绕着绿洲走动,不知不觉间已经把绿洲包围,被它们盯上的猎物一个也别想跑。

“点火吧,然后大家轮流值夜添加燃料,要保证火堆不熄灭,这里夜晚会非常寒冷,我不想再浪费魔能用于取暖了。”洛奇好像没看到那些兽群,若无其事地指挥众人生火。

“团长,我觉得现在不是考虑晚上冷不冷这种问题的时候吧?”洛奇这种态度让亚伯塔有点无法理解:“这些家伙数量得有好几百了吧?如果个个都是饿着肚子来的话,咱们大概还不够它们分的呢。”

“嗯,大概吧。”洛奇还是不以为然,他转过身又让莲取出驱虫的硫磺粉往帐篷边洒上一圈:“硫磺燃烧后有剧毒,记得不要洒进火堆里了。”

“团长你太淡定了吧?咱们现在可都已经被当成自助餐了啊。”亚伯塔虽然这么说,但他其实也不太慌张:“我知道你是魔法师,敌军虽众……弹指间灰飞烟灭什么的,但你确定不需要准备一下么?我听说魔法师施法都是要时间的,就像大便前需要酝酿一下什么的……”

虽然觉得亚伯塔这个比喻既形象又恶心,洛奇还是认真地回答了他:“纠正你一下,第一是理论上来说魔法师念咒的确要需要时间,不过加强练习的话是可以把这个时间大幅度缩短的,接近于瞬间施法。第二是我并不打算施法,为这群畜生消耗魔能,比取暖还浪费。”

这下亚伯塔慌了:“团长你……难道又要我们打白刃战?讲道理我今天腰有点疼的,这骆驼骑起来一点不比乔迪的炼金八爪鱼轻松,我的呕吐物已经涌上喉头要不要我吐给你看!?”

乔迪有点不能忍:“你能不能别拿我的伟大发明填充进你临战怯场的理由?空艇上你一直蹲在船舱里看戏,人家白刃战关你屁事?”

“我可是和敌军残党大战了好几百个回合,你才是一直在看戏吧?”

“一个鸦人小女孩算哪门子敌军残党?你手臂上的牙印消了么?”

亚伯塔马上把衣袖拉上去:“伤疤是男人的勋章,我的勋章起码还能维持一个礼拜!”

“够了,你们闭嘴。”泰克斯摇头,心想为什么总是要自己来终结这两个红衣教团毒瘤的争执,不过他也对洛奇的无动于衷感到奇怪,从这段时间的经历来看团长绝不是一个会随便轻视对手的人,他制定的作战策略总是严谨可靠,不会有任何纰漏,所以他选择沉默,相信团长有自己的想法。

善于察言观色的洛奇看出了泰克斯的疑虑,他说:“你们不必担心灰胡子的问题,我让爱丽丝去解决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