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晚宴

当洛奇与爱丽丝来到红枫馆的时候,新生的晚宴已经即将开始,这是默西亚圣学院每年一度的大型宴会之一,一般由学生会承办,参与者以当年入学的新生为主,不过也不是所有学生都得到了邀请函,唯有那些身世显赫的权贵后代以及表现抢眼的寒门学生才会得到这样的殊荣,前者是未来权力场上的主角,而后者是他们渴望收归帐下的精英。

这就是新生晚宴的真相,名义上是老生们对新生们热情的欢迎仪式,实际上是一次甄选,权贵们要向优秀的寒门学生展示一个不同的世界,这个世界金碧辉煌、至高无上,只要寒门学生愿意献上自己的忠诚,这个世界就是他们的未来。诺门格的权力斗争早已不再局限于政府机关或者宗教圣堂,对于想要获取权力的人们来说,竞争一直存在,尤其是默西亚圣学院这样一个帝国政局的预选地,贵胄们的班底是早在学生时代就已经选好的。

正因如此,邀请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的到来才显得格外奇怪,欧克西亚斯氏族的确是盛极一时的名门,但如今全家上下除了洛奇以外不是尸体就是囚犯,就算有人能够看中他的才华,但任用一个臭名昭著甚至连家族都能背弃的叛族者,这显然是不理智的。

洛奇对此倒并不在乎,既然有人希望他来,他就一定会来。

红枫馆是一座位于月亮宫不远处的建筑,默西亚圣学院有个很有意思也很奢侈的潜规则,那就是每一届学生会会长都不会住在上一届学生会留下的公馆里,而是自费重新修一座新的公馆,之前的公馆便赠与学院,于是默西亚圣学院每隔几年都会新添一座学生会公馆,一直到占满所有能够使用的地皮再把老旧的公馆拆掉重建。这对默西亚圣学院院方来说是好事,省去了一大笔建筑的修建费用,但也让学生会长这个位置从此与寒门学生绝无半点联系。

而红枫馆正如其名字一般,整体呈现出枫叶般的绯红色,这是因为它选用了从帝国北方开采出的红石英砂岩做外墙,这种材料本身不算太贵重,但联想到要将数以百吨计的建筑材料从万里之遥的北方运到东南方向的帝都来,其中的开销实在堪称豪奢。走近了才能看到红色外墙上精细的浮雕,以大师级的手法刻画出一些古老的神话和诗篇。

洛奇背下了学生手册,所以得知这一届的学生会长叫作克里埃·卡利古拉·席琳,选择进修的科目是多数贵胄都会选择的宗教学和政治学,同时也对元素学很感兴趣,从新生晚宴的布置就可见一斑,这里大量采用了带炼金和魔法性质的装饰。例如红枫馆周围的树林,此时天色渐暗,树木成了光源,在黑暗中绽放着令人迷醉的幽光,还有特制的魔法火焰隐藏在树丛中一闪一闪地发亮。

红枫馆的大门已经敞开,红毯沿着阶梯铺下来,身穿黑白相间服装的侍从们微笑地站立在红毯两侧,洛奇带着爱丽丝从他们中间走过,没人要求他们出示邀请函,因为宴会的主人严苛地要求门口的侍从记下每位受邀者的容貌。

洛奇拾级而上,对这奢华的一切并不好奇,他曾经也拥有过这样的生活。

正门两侧有两个对称的高大石像,那是穿着长袍的魔法师,手高高扬起做出施法的样子,脸庞隐没在兜帽的阴影下,洛奇从石像下走进公馆,外围的走廊里人来人往,学生们都穿着精心挑选的服装,男生们梳着古雅的发型,修身的黑色晚礼服让他们显得气宇轩昂、风度翩翩,手上端着酒杯向优雅地提着自己的公主裙走过的女生们致意。侍者们托着银盘,在人流中穿梭,上面精致的高脚杯反射着柔和的灯光。

洛奇也穿上了自己的礼服,但爱丽丝却没有礼服,所以穿着学院的制式校服。

但她偏偏美得令人无法忽视,因此人们频频向她侧目,即便明知这是一个非常失礼地穿着校服来参加晚宴的随从。

洛奇顺着人流走进内厅,这里的空间比他想象得要大得多,看来设计红枫馆的人实在是深谙建筑的艺术。狮子、凤凰以及巨龙的雕塑被固定在一根又一根大理石柱的顶端,两排柱子延伸到内厅的尽头,柱子后面是白银铸造的门扉,通向这个学生会公馆的其他房间,而柱子之间则摆上了一张长得离谱的阴沉木餐桌,两侧整齐排列着白瓷盘子和银制刀叉。

受邀者们次序落座,洛奇注意到餐具旁的玻璃杯上刻着不同的名字,那是主人为客人们安排好的位置,就像是以后的权力阶级般秩序森严不容觊觎。

爱丽丝识相地走到内厅的角落,那里也有铺着白布的餐桌,椅子上也刻着名字,是供随从们用餐的地方……爱丽丝并不在乎这些,她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只是因为桌子上烤得油光水滑的鸡鸭以及涂满酱料的猪肘。

洛奇渡着步子绕场一圈,却没有在任何一个杯子上看见自己的名字。直到所有人都已经坐好,除了侍者们他是此时唯一站立在内厅里的人,连随从的餐桌都坐得满满当当,爱丽丝也有属于自己的位子。

有些目光远远地投射过来,带着讥讽与嘲弄,看着他沉默地寻找着根本不存在的座位。

是这样啊……邀请他只是为了让他出丑,让这个曾经身份高贵的欧克西亚斯血裔明白,诺门格已经没有属于他的座位了。

连侍从们也远离他,洛奇形单影只地站在原地,背挺得笔直,像是个被逼到绝路的武士,又像一只受伤的斗犬,倔强地注视着给他带来伤害的一切。

宴会的发起者、学生会长克里埃并不在场,长长餐桌的上首中座空着,旁边坐着一个棕发少年,此刻他站了起来,手里举着酒杯:“各位新生们,首先感谢诸位如约前来,我是学生会副会长西里斯·卡利古拉·席琳。很遗憾,我的哥哥克里埃有要务缠身无法主持晚宴了,因此由我代表他以及学生会欢迎你们来到默西亚圣学院。”

人们热烈地鼓掌,席琳氏族是诺门格的新晋门阀之一,近百年来牢牢地掌握着财政大权,这个家族中出现过近十位财政大臣,每一个都曾经是默西亚圣学院的学生会长或者副会长。

西里斯停顿了一下,等到掌声逐渐停歇,才又准备开口,看样子是打算在用餐前来一段即兴演讲。

“等一下。”有人打断了他,人们循声望去,看见米希安坐在靠近上首的位置,她与洛奇决斗时留下的伤没有痊愈,左手小臂上还裹着白色的绸缎,此刻她娇俏的眉头紧皱着,漂亮的紫瞳以质疑的目光注视西里斯。

“怎么了,米希安殿下?”西里斯温和地问她,这是教皇的女儿,和皇帝的女儿一样享有公主封位,名义上是这张桌子上身份最尊崇的人之一。

米希安轻轻点了点内厅门口的洛奇:“你们忘摆了一张椅子,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还站着。”

赴宴的学生们都沉默下来,学生会当然不可能真的忘记摆椅子,大家选择性地忽略了洛奇的存在,因为叛族者本就是没有资格与帝国未来的新秀们坐在一起用餐的。

西里斯的笑容微微发僵,虽然席琳氏族与阿尔达诺亚氏族的关系并不好,但他没想到米希安会当众发难……是为了给席琳氏族一个下马威么?还是因为那个叛族者?

他的目光首次移向洛奇,这个蓝发蓝眼的少年依然笔挺地站在那里,表情冷漠,像是一根插在鲜花地里的利剑,与原本其乐融融的气氛格格不入。

“米希安殿下说的是,是我们失误了。”西里斯打了个响指,然后指着角落的方向:“那就给洛奇先生在那边加一张椅子吧。”

他想把洛奇安排到随从的桌子上去,这样既顾全了席琳氏族的威严,也照拂了阿尔达诺亚氏族的面子。

但米希安似乎打算和他作对到底,她忽然往旁边挪了挪椅子:“那边都坐满了,叫大家起来调整位子不太好,我这边正巧有点空位。”

她刚说完,也不等西里斯表态,立马有阿尔达诺亚家的随从把一张椅子抬到了米希安身边放下来,同时她看了一眼洛奇:“洛奇先生,赶快入座吧,晚宴就要开始了。”

西里斯看着洛奇走到米希安旁边坐下来,笑容不自觉地收敛起来了,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几乎就要发作,但最终还是忍住了,现在还不是跟阿尔达诺亚家翻脸的时候,他要维护席琳氏族的形象,否则哥哥知道了一定会责怪他。

但他没有心情再发表什么演说了,挥了挥手表示宴会开始,侍从们端着花纹繁复的餐盘轮次上菜,并为洛奇取来了餐具。

洛奇没有动,低声说了句谢谢。

米希安却看也没看他,小脸上满是孤傲,动作缓慢而优雅地进餐。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