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送信的俘虏

翌日,洛奇的房间。

整个红衣教团知道洛奇伤势再次加重的只有两个人,或许其中一个并不能算是人……爱丽丝是洛奇的契约使徒,他的伤势是瞒不住她的,而泰克斯的妹妹莲作为红衣教团唯一的治疗师自然也会了解伤员的身体状态。

现在是换药的时间,洛奇靠在床上,上衣衬衫解开露出一具削瘦的身体,莲为他的旧伤更换了纱布,又给新伤也滴了治疗药剂后缠上绷带,整个过程中她的双眉锁得很紧,直到完成包扎后才说:“团长,你腹部的创口并不是什么小伤,必须时时注意……虽然已经跟你提过多次了,但是你好像完全没有采纳我的意见?”

洛奇沉默了一会,说:“迫不得已。”

“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不配合治疗的伤员。”莲叹了一口气,她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之前的提醒太过温柔导致这位红衣教团的团长根本没有把她的话当一回事:“你之前的贯穿伤暂且不提,先说说你身体现在面临的新问题吧,我不是魔法师所以对使用魔法的代价不是很了解,但是从结果来看,你使用的魔法对敌人和对自己来说都是灾难,你全身超过四成的肌肉都出现了神经性肌肉萎缩的症状,你到底做了什么!?”

“元素解放。”洛奇如实回答:“会对脑部神经造成巨大压迫,本来是不可以长时间使用的能力,我稍微超出了一点预算……”

“我不是想问你到底用了什么魔法啊!你说这些谁懂啊……”莲有点恼火了:“我的意思是这个魔法对你身体的副作用非常严重,你必须停止使用它,否则你随时有瘫痪的风险。”

“抱歉,我做不到。”洛奇再次如实回答:“这是个代价很大的能力,可是风险与收益成正比,在必要的时候它可以呈几何倍数提升我的战力。”

“……”莲哑口无言,她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了,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好像打算起身走人,但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她知道对面坐着的本就不是个会乖乖听取别人意见的人:“好吧,但你要保证不到迫不得已绝不能使用这个什么元素解放,它简直像是和魔鬼的交易,你其实是在拿生命换取力量。”

“我知道了。”洛奇居然认真地点点头,然后他问:“我想知道我还有没有可能在抵达斯卡亚特王国边境以前痊愈?”

“还是有可能的。”莲站起来准备离开洛奇的房间:“好在你腹部的伤口没有恶化,昨天战斗时添上的新伤也不算严重,只不过是皮外伤,很快就会愈合……至于你肌肉萎缩的症状也是暂时的,再多休息几个小时就会好转。”

“嗯。”

“不过这次我希望你能记得,我说的这些都是‘理论上’的。”莲看着他:“如果你还是像前几天一样不好好休息,强行折磨自己身体的话,别说到斯卡亚特王国边境,你的伤到天边也好不了。”

“你放心好了,有我守着洛奇呢。”莲刚刚走到门边,爱丽丝立马接管了她之前的位置坐到洛奇身旁来:“对吧?洛奇。”

此时房间的门被敲响,洛奇立马从床上翻身下来,伸手抓过自己那件红衣教团制式外袍披上,在他睡着的时候,索菲莉已经差人将衣服送还他了。

门开了,泰克斯走进来,他看了一眼妹妹,然后立正向洛奇行了一个军礼:“团长,在清理风暴盗贼团尸体的时候我们发现一个活口,应该怎么处理?”

“活口?”洛奇微微扬眉,然后他忽然猜到了那是谁,于是说:“押进来吧。”

泰克斯朝身后一挥手,亚伯塔便提着一个少女走进来,她穿着风暴盗贼团的衣服,头发凌乱遮住了半张脸,浑身都是血污,手脚则被绳子牢牢捆住。

“团长,别看这小丫头个子矮,力气可真不小。”亚伯塔一进来就迫不及待地向洛奇展示他手臂上的伤口,那是一圈深深的牙印:“为了绑她,我可是英勇负伤啊!这些异族真是穷凶极恶,做了俘虏还负隅顽抗,还好我能征善战、机智聪明,在与她周旋了几个回合之后看准时机将她五花大绑!”

“大家和风暴盗贼团厮杀的时候不见你踪影,打完了你却跑出来抢功,抓一个小孩子还被反咬一口,真是给红衣教团丢人。”乔迪跟在后面,迅速揭穿亚伯塔的真面目。

“这你就不懂了吧!大丈夫能屈能伸,有所为有所不为,敌人来势汹汹我自然要战术性躲避,但我该出手时就出手,这不是一举把敌方残党给拿下了?”亚伯塔难得地脸红,但嘴里却毫不示弱:“你乔迪又干了些什么?改造的武器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谁见过能把自己给轰趴下的火铳?”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好好参考我的使用说明!我早就说了……”

“你们两个闭嘴!”泰克斯眉头一皱,低声喝道。

在洛奇率领的这支红衣教团队伍中,除了团长洛奇以外就数泰克斯最有权威,他一开口那两人立马乖乖闭上嘴站到一边去了。

洛奇走近鸦人少女,他还记得她,在昨天的战斗中他曾经一脚把她踢开,想必她是被那一下给踢晕过去却因此捡回一条命,否则如洛奇那样来回屠杀她只要参战就绝没有生还的可能,但也导致她没能跟着同族一起撤退,在众人收拾战场时却被亚伯塔给找到了这才被俘。

“把她留下,你们都出去吧。”洛奇说。

红衣教廷的诸人向他行礼后离开房间,于是这里只剩下洛奇和爱丽丝,以及正冷冷地盯着洛奇的鸦人少女。

她的嘴也被布条封住了,洛奇伸手为她解开布条,鸦人少女眼神一凛张口便咬,显然是打算故技重施给洛奇也来上一下。

但下一刻她张开的嘴被捏住了,一只纤秀白皙的手快而狠地伸过来,铁钳般扼住她的牙关——爱丽丝在瞬间从床边冲到了她面前,那双火红色的瞳里闪烁着森冷的光泽:“记住,我救了你一命,如果刚才你咬到洛奇,我会把你碎尸万段。”

“放开她吧,爱丽丝,她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洛奇说,然后用鸦人族的语言问她:“你的名字?”

爱丽丝松手站开,鸦人少女却一声不吭地抬眼看着洛奇,目光依然冰凉。

这样的眼神洛奇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仇恨……他蹲下来,用秘银短刀割开捆住她的绳子:“建议你不要试图反抗和逃跑,我身边这位护卫的力量和速度你已经见识过了吧?”

鸦人少女确实没有再做多余的尝试,刚才她甚至都没有看清这个红发少女的动作,毫无疑问对方有着压倒性的身体能力,但她仍然拒绝回答问题,头侧向一边。

“杀人者,人恒杀之。”洛奇叹了口气:“但我可以饶你一命,还可以放你离开。”

“即便我总有一天会回来杀死你?”鸦人少女开口了,用的竟然是人类语言。

“原来你会人类语啊。”洛奇微笑:“这样我们交流起来方便多了,可我听说很少会有鸦人愿意学习人类的语言。”

“我是克里的孙女。”鸦人少女看着他:“爷爷想让鸦人和人类和平相处,所以一直在鸦人中推广人类语……才会被驱逐的。”

“很好的想法,可惜难度极大,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洛奇说。

“是你们杀死了爷爷!是你们屠杀了我族!”鸦人少女突然怒道:“卑鄙残忍的人类!满手血腥的恶魔!”

“注意你的言辞,杀死你爷爷的不是我。”洛奇站起来,俯视她:“屠杀风暴盗贼团的是我没错,那是他们自寻死路。”

“杀了我吧。”鸦人少女埋下头。

“你叫什么名字?”洛奇把秘银短刀架在她脖子上:“我或许可以帮你立墓碑。”

“娜西。”她说完后闭上眼睛。

但想象中的死亡没有到来,洛奇的声音很平静:“娜西,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替我做一件事然后获得自由,或者拒绝我在此死去。”

“你真不怕我找你报仇?”

“想我死的人太多了,你如果能做到他们都没做到的事就尽管来吧。”洛奇笑了。

“你要我做什么?”

“送信。”洛奇收刀入鞘:“替我向一个名为白雾骑士团的组织送一封信就可以换取自由,仅此而已。”

“你会后悔的。”娜西站起来:“把信给我吧。”

但洛奇递到她手心里的却不是一封信,而是一枚徽章……红衣教团特有的红色十字章。

“这是信吗?”

“是。”洛奇说:“把这个交给白雾骑士团就可以了,你现在就可以离开。”

“我要怎么找到白雾骑士团?”

“这是你的事。”洛奇转身坐到椅子上,他的肌肉萎缩症状还没有消失,长时间站立非常吃力:“但我要提醒你,你应该知道我是魔法师,我已经对你下咒,如果你在十天内没能完成这件事……也会死。”

娜西在离开房间前回头看了他一眼,最终没再多说什么,推门出去了。

“洛奇,我怎么没听说还有这种魔法?”爱丽丝歪着头问:“居然能这样下咒?”

“当然没有这样的魔法。”洛奇说:“我骗她的。”

“那枚徽章是你给白雾骑士团的战书吧?”爱丽丝说:“可是说到底这些只是你想放这个鸦人一条生路而找的理由……你果然还心怀仁慈。”

“我只是不想滥用自己的残忍。”洛奇闭上眼睛靠在椅子背上。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