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空艇守卫战

风暴盗贼团从未遭遇过如此难啃的猎物,明明只是一支商队,却带着十分厉害的“佣兵”,这几个穿着红色衣袍的人类一点也不像是人类,仅凭几人之力就牢牢守住了空艇的船首,无论多少鸦人扑上去都会在几秒内变成尸体掉进云层,尤其是那个疑似佣兵首领的黑衣少年,他的每一刀都精准而致命,动作精炼到了极点,每次挥刀都恰到好处,绝不多用一分力气,也绝不为对手留下丝毫生机。

只有身为契约使徒的爱丽丝知道洛奇并非如看上去一般强大,他的伤没有痊愈,之前的施法就已经非常勉强了,聚集元素对负伤之身的压力非常大,而现在每次斩杀敌人都会牵连到伤口,明明痛得钻心剜骨,但他却一声不吭,平静地出刀、收刀、再出刀,就好像伤口都是别人的。

“爱丽丝,风暴盗贼团要转移进攻点了,在船头他们付出了足够多的代价但至今未能寸进,所以肯定要着手从中部和尾部登艇。”洛奇手腕翻转,短刀倒刺没入他身后一只鸦人的咽喉,他说:“你去船尾支援吧,以你的近战能力,我想足以压制他们。”

“可是……洛奇你……”爱丽丝皱眉:“不,我不能离开,以你现在的身体状态随时有可能崩溃。”

“我很好,你放心去吧。”洛奇侧头闪开一只鸦人的弯刀说:“船尾只有杰修和巴道夫,如果鸦人们攻击重心转移到那边,他们顶不住的。”

“我才不管其他人类!”爱丽丝说:“全大陆所有人类的命加一块也抵不上你的一根手指,他们死就死吧,保护好你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命令。”洛奇声音严厉起来,契约主和契约使徒之间有着以魔法连结的绝对主仆关系,契约主对契约使徒的指示大致可以分为两种,其一是口令,这种指示的约束力不算太强,契约使徒可以根据自主意识判断如何执行,其二是命令,它的约束力是绝对的,契约使徒完全无法反抗,即便心里不愿意,身体也会不受控地执行契约主的要求。而在契约主生命垂危的时候契约使徒则会直接执行“守护”,此时无论那种指令都不会生效,契约使徒只会执行保护契约主这一最高行动方针。

因此在对战多琳的时候,即便多琳逃跑,洛奇命令爱丽丝追击也是无效的,因为那时洛奇已经濒死。但现在不一样,洛奇虽然负伤,他的生命体征却还足以支持他下达命令,就算爱丽丝明知这个命令会让他陷入危险也不能违反。

“你这个笨蛋!”爱丽丝咬牙,她终究无法对抗契约的力量,就算一万个不愿意也不得不高高跳起冲向船尾执行洛奇的命令。

洛奇深深吸气,然后对另外三人说:“你们去空艇中部,那里也是防守重点。”

“团长你怎么办?”安迪挡开鸦人的攻击后问:“这样船头可就只剩你一个人了。”

“我留下吧。”泰克斯说,他将两把十字格斗剑挥成圆圈,把好几只鸦人扫下空艇:“你们两个去。”

“不。”洛奇摇头说:“船头船尾易守难攻,而中部才是防线的薄弱点,必须加强防御……你们都去,这里我一个就够了。”

“这……”伯尼哑然,经过这一路上的了解,他知道红衣教团的团长有着非常缜密的行事风格和与之相配的强大战力,团长对战局的判断不会出错,但他也知道这个蓝发少年有着近乎自虐的执念,总是爱把所有重担一人揽下来,无论自己能否承受:“团长,我觉得你还是……”

“军人会在战斗中质疑长官的军令吗?”洛奇霍然回头看着他,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是不容悖逆的冷酷。

“报告!不会!”伯尼立马回答,既然洛奇都说到这个份上看来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三人马上执行团长的要求,向空艇中部转移。

所有人都走了,鸦人们甚至没有给他们的突围制造麻烦,这些异族看出了洛奇的意图,嘶嘶冷笑着放任那三人离开,他们要让这个不自量力的蓝头发人类为自己的狂妄付出生命代价。

“你们知道吗?以前我有恐血症,就是那种见了血就会手脚发软的怪病。”洛奇突然说,用的是人类语,鸦人们没有马上进攻,只是默默地缩小着包围圈。

“为此我姐姐嘲笑过我,明明想要当一个惩恶扬善的英雄,却会害怕那些红色的液体。”洛奇声音低下来,这些话与其说是对鸦人们说的,不如说是对他自己说的,或许一直以来他就想说:“……可是现在我不再害怕了。”

“因为当一个人失去一切的时候,他就什么都不再畏惧。”洛奇环视着这些异族人,秘银短刀缓缓滑入腰间的刀鞘:“我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再被夺走,所以现在轮到我去掠夺了。”

他闭眼,再睁开,那双湛蓝色眼睛里的冰川轰然崩塌,露出他小心翼翼隐藏着的东西,那是仇恨,炽烈的、刻骨的、疯狂的……仇恨。

漫天风雨仿佛都在这一刻停顿,以洛奇为中心的温度骤降,透明的冰刃从他指尖延展出来,白色的雾气无声地弥漫,他第二次环视包围着他的鸦人们。

“开始吧。”他平静地说。

下一秒,洛奇主动冲进敌群,冰刃大幅度挥扫,带起的寒风都携着致命的锋利,凭借元素解放带来的速度与力量的大幅度提升,在鸦人们反应过来以前就已经有数只被他拦腰斩开,一只断手落在他脚下,他踩在上面,极低的温度将之封冻然后碎裂成冰碴。

鸦人除了具有飞行能力以外比起人类并不具有任何特异之处,甚至为了减轻飞行的负担,他们的骨骼还要比正常人类更加脆弱,这是一次单方面的屠杀,在一个满心仇恨的传承魔法师面前,他们就如同待宰的牲畜。

黑衣招展、冰华如歌,洛奇在船首来回突杀,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毫无顾忌,冰刃只管横着甩出去再拉向另外一边,每次都能带起鲜血四溅。

“喀”的一声,所向披靡的冰刃被一柄弯刀架住,洛奇停顿下来,挡住他攻势的鸦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刀也是普通凡铁打造,持刀者甚至还远远弱于其他鸦人——这是一个鸦人少女,看上去可能还不到十五岁。

只要洛奇愿意,随时可以把她连人带刀一起切开,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但他却犹豫了,这不是一个合适的对手……原来连这么小的孩子也要参战吗?

在战场上片刻的耽搁都是致命的,就在这短短瞬间,已经有至少三把弯刀砍在洛奇的背部,刀刃切开他的衣袍,没入身体,好在他此刻受到元素力量的加持,冰元素自然聚集到背上加强防御,这三刀只留下了不算太深的伤口,但鲜血依然涌出,马上把黑色的连帽魔法长袍染成了暗红色。

洛奇微微皱眉,一脚把那个鸦人少女踢开,然后冰刃回扫,又是几只鸦人毙命。

……………………………………………………………………………………………………………………………………

红衣教团与风暴盗贼团的激战一直持续到空艇离开风暴地区为止,在突破一片厚重的乌云后,空艇终于脱离那片风雨交加的危险空域,船长控制着空艇快速爬升高度,余下的鸦人知道机会不再,跳船飞走,至此空艇脱离险境。

在红衣教团的保护下,商队和船员没有一人受伤,大家开始善后,把那些鸦人的尸体扔下空艇,然后清理留在甲板上的血迹和残肢,要是就这么血淋淋地停进坦帕兹的空港,估计要引发恐慌的。

红衣教团也没有人员折损,洛奇的安排是正确的,每个位置都有足够的防守,除了他本人所镇守的船头。

人们来到船头时都惊呆了,洛奇真的凭一人之力守住了船头,此时这里简直是一个行刑场,鸦人的残尸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没有任何一具是完整的,鲜血几乎把甲板染成另外一个颜色,上面放置的货物的防雨布被切得支离破碎,部分货物不翼而飞,想来是在激战中被打下空艇。

唯一站着的人只有洛奇一个,他停止了元素解放,扶着栏杆站立,大口喘息,他的衣服被血水和雨水浸透。只有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没有变化,还是那般冷漠淡然,明明置身于尸山血海之中,他却像是坐在自家后花园里一样平静。

就算只是第一阶段,但长时间的元素解放对身体的负荷仍然沉重到难以想象,他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刺痛着,伤口的痛感反而被盖过去,他抓着栏杆的手微微颤抖,别人看不出来,只有爱丽丝知道他光是站着都很辛苦。

“每次都是这样!你真不把自己当人类啦?一个人耍帅把事情全揽下来,迟早要害死你自己。”爱丽丝满嘴的抱怨,但还是走过来扶着洛奇,低声说:“一口一个报仇雪恨,结果打心底里还是个会因为一句承诺就拼上性命的热血小鬼。”

洛奇轻轻阖上眼睛,元素解放的负担不仅仅是对身体,更是对精神上的压迫,他现在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我有点困,扶我回舱房,让我睡一会……不要让别人看出我身体异常……不能……露出弱点……”

“只有在这个时候才需要我啊?”爱丽丝叹了口气,扶着洛奇往船舱方向走,她的力气极大,看上去只是搀扶,实际上洛奇的重心全在她这边,几乎是举着他在走,她声音更轻了:“爱逞强的家伙,笨蛋。”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