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风暴盗贼团(上)

洛奇转头看了她一眼,她也被淋湿,这可不是什么春日细雨,完全没有半点美感可言,她站在雨里,红色的长发湿答答地披下来遮住了半张脸,此刻露在外面的单只火色眼睛正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他叹了一口气,又一次抬起手,超大型的水流护盾包裹着暖风护盾展开,雨势顿时减小,但洛奇却完全没有像爱丽丝一样因此欢欣雀跃。这才刚刚进入风暴地区,连风暴盗贼团的面都没见着他就已经浪费掉部分魔能用于遮风挡雨,和他预想的情况一点都不一样。

“爱丽丝,尽你最大限度去感知附近的气息流动,一旦发现风暴盗贼团接近,马上告诉我。”洛奇说,他不想让自己的魔能白白用掉,没有风雨的阻碍至少能让爱丽丝发挥更大的作用。

“我知道啦。”爱丽丝说完就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站在洛奇身边,这是她的特殊能力,可以感知一定范围内生物的气息流动,类似嗅觉但比嗅觉还要可靠,任何活着的生物都有自己的气息,它是一种生命的信号,以生物体为中心发散到四周,也会留在生物接触过的东西上,爱丽丝可以据此从五感都不能察觉的细微处找到蛛丝马迹,气息虽然也可以隐藏,但不是谁都能做到,在多数情况下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索敌方式,尤其是在狂风暴雨中洛奇无法使用失散之炎的情况下。

洛奇为自己施加了风之瞭望,但很快就结束施法,风之瞭望可以大幅度加强他的视力,但不能让他看穿雨幕和乌云,在风暴地区中无论如何他的视野都没法超出方圆五十米,风暴盗贼团真是选了个得天独厚的抢劫地点,要是没有爱丽丝,洛奇想不到除了军用空艇的炼金声呐以外还有什么手段可以在这种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发现他们的踪迹。

“洛奇,记得吗?”爱丽丝果然安份不了多久,马上又搭话了:“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也下着这么大的雨呢。”

“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原来是个这么多话的家伙。”洛奇说。

“人类依靠交流才这么繁荣和团结,你看我的族类就是因为交流太少才内战不断嘛。”爱丽丝撇了撇嘴。

“人类团结吗?”洛奇冷笑一声:“人类的内斗也从未停止过,险恶程度远胜你的族群。”

“无论是智慧还是力量,我族都远胜绝大多数人类,除了像你老师那样的怪物,人类个体是根本无法和我族相提并论的,可现在主宰着大陆的是人类不是我族……这不是很能说明问题嘛。”爱丽丝说:“人类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生物啊,有时候明明互相憎恶,可是又会因为相同的目标而联合起来,这在我的族群里是绝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只身抗衡人类的军队,那是钢铁的洪流,即便是我族也只能退缩到边陲之地……嗯,他们来了。”

洛奇立刻扬手向上发出火焰示警同时低声问:“哪个方向?数量呢?”

“正前方,至少一百人,没有隐藏的意思,你马上就能看到了……”

正如爱丽丝所说,风暴盗贼团如期而至,他们从墨色的翻滚着的云层中出现然后朝着空艇飞来,速度不快不慢,即便是风暴地区里凌烈的飓风与暴雨也不能影响他们行动。

这是一群非常像人类的生物,裹着黑色破布般的袍子,手里提了各式武器,就像是博鲁克商行的管事一样单从外表基本不能分辨出他们与人类的区别,除了现在——在他们身后,巨大的黑色羽翼向两边展开,像极了乌鸦的翅膀,在暴风雨中快速扑打着升空,在偶尔的雷光反射着油亮的光泽,说明那上面满是油脂,这也是他们的翅膀不会受雨水妨碍的原因。

人一样的外表,乌鸦一样的羽翼,毫无疑问这就是鸦人族,与生俱来就能够飞行的亚人种类,在大陆上还有许多这样的族群,但无论哪个国家都拒绝承认他们的人类身份,因此他们要么小心翼翼不暴露自己的特殊之处在人类社会中生存,要么就被迫流放到远离城邦的荒芜之地,前者一旦被发现就会失去一切被当作珍禽异兽看待,说不定还会以“异族罪”处刑,后者则多数沦为强匪流寇,成为人类厌恶亚人种类的原因之一。

人类总是这样,以统治者的眼光看待整片大陆,抵制一切有可能威胁到自身地位的生物,为此不惜痛下杀手。所以多数具有智慧的异族都讨厌人类,在任何一个异族中流传着的故事里人类这个词语前面总是会加上卑鄙、残忍、歹毒、狡诈、贪婪等等形容词。

“团长,要开火么?”安迪问道,他手里的长铳已经瞄准了领头的那一个。

“先等等。”洛奇挥手示意他不要射击,风暴盗贼团显然认出了这是博鲁克商行的空艇,否则肯定会从最难以防御的下方或者上方发动进攻,绝不可能这样大摇大摆地从正面靠近,像往常的话这时候大概就该管事出面去和他们谈条件了。

虽然现在管事已死,但洛奇自己也略懂一些鸦人的语言,或许可以试着和对方交涉,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进行一场毫无必要的战斗,尤其是在红衣教团即将奔赴真正战场的前提下。

如他所料,风暴盗贼团的确没有动手的意思,他们停下了,振翅悬停在空艇前方不远处的半空中,用鸦人的语言互相交流着。

异族们的语言不像人类语言那样复杂多变,部分甚至没有文字,仅仅只能用作最基本的交流,而要制作书籍就必须有一套完整、严谨同时又灵活的文字体系,所以其实大多数异族还是会学习人类的语言用于制书和阅读。不过鸦人族是其中的例外,即便是在反感人类的异族中他们也是特殊的,鸦人族对人类的敌意几乎上升到了世仇的程度,原因太过久远已经不可考究,但在管事克里之前洛奇还从未听说有鸦人愿意和人类打交道。

鸦人的语言听上去像是毒蛇吐信一般嘶嘶作响,即便是学过这种语言的人也会因为口腔结构的细微差别导致无法还原,而就洛奇来说,他对这门语言涉猎并不深,只能够作简单交流而已,如果不全神贯注地去听,甚至连一个音节都听不懂。

眼下这些鸦人或者说风暴盗贼团大致上正在疑惑为什么管事克里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却是几个手持武器的人类,他们在商量要不要动手。

洛奇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敌意,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行为,鸦人中间不可能有魔法师,所以他们不懂实际上洛奇已经默咒完毕一次高压爆散,只要他们动手就会零距离吃上一次进阶元素的高强度施法。

风暴盗贼团最终还是没有动手,可能这种情况他们也没有遇到过,往次即便谈不妥条件,管事克里也不会不现身,他们想确认自己同族的情况。

为首的鸦人扑打了几下翅膀,缓缓降落到船首上,在洛奇几步之外站定,他看上去是一个年近四十的成年男人,脑袋有些谢顶,眼神倒是和其他族人别无二致的凶恶,他握了一把黑色的弯刀,斜着指向洛奇:“厄利?”

这是一个发音相当不标准的单词,他应该是在问管事克里的去向,洛奇摇了摇头,然后用鸦人族的语言说:“管事先生因为意外已经去世了,现在由我代替他来交涉。”

洛奇的发音显然也不是很标准,对方一开始惊讶于这个人类竟然也会鸦人族的语言,然后仔细想了想他所说的话之后突然变色,手里的弯刀狠狠地砍在船首的栏杆上,金属与金属互相碰撞擦出火星,他嘶嘶的声音中满是愤恨:“人类!恶徒!杀死我之族胞!死亡将会让你们后悔!”

“凶手已经被我亲自格杀,你们想看尸体么?”洛奇说。

鸦人首领的怒火没有因此停息:“卑鄙的人类,全是谎言!”

“管事先生的死令人惋惜,但那已经发生,一味计较过去是没有价值的,我们应该向前看。”洛奇微笑,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仇恨可不是价值能够衡量的东西,但他看得出来这个鸦人首领未必因为管事的死有多愤怒,多半是要借题发挥多敲诈一笔:“咱们就照以往一样谈谈‘买路费’如何?”

鸦人首领皱起眉头看了他一眼,最终手里的弯刀垂下来:“五千金币。”

洛奇没有立刻回话,因为他此时才发现自己对所谓“买路费”其实没有一个明晰的概念,风暴盗贼团愿意接受买路费不难理解,因为空艇上往往都是货物不会有太多现金,他们就算抢下空艇也得不到太多收益,毕竟风暴盗贼团总不可能拿着货物去市场做生意吧?只有博鲁克商行在与风暴盗贼团有过交集的前提下,才会携带金币用来买路,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次的买路费明显贵上许多,他不知道索菲莉是否带足五千金币。

“你等一下。”洛奇叹了口气,真应该早点问清楚的,他此时只好转身走向船舱去询问索菲莉。

索菲莉就在船舱入口处,风暴盗贼团已经来了,她可没法安心坐在自己房间里,洛奇一来她就问:“怎么样,能谈妥么?”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