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合作

“原因有两个吧。”洛奇说:“第一,她们也不知道风暴盗贼团是不是红衣教团的对手,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可以一试的,空艇被毁是最理想的结果;第二,她们发现我其实一直在留意索菲莉小姐的安全,尤其是我的房间就在隔壁,她们不敢乱作尝试,虽然她们可能不知道我其实离开了房间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她们决定先杀一个人,把我的注意力引开。”

洛奇微微一笑,又是一道冰锥落下来穿透女佣的另外一只脚,后者发了疯似地惨叫,他却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继续说道:“这个人就是管事克里……当然,或许他不能称之为人,总之要杀死他其实并不困难,她们两人一个早已躲在仓库里,另一人就去骗管事过来盘点货物,管事看见一人在仓库里也不会怀疑,只觉得她是在保护现场,然后她趁管事不备下手再躲到其他房间去,待管事尸体被人发现再趁乱离开,一切顺理成章,这也是为什么泰克斯值守附近却没有发现凶手的原因。”

“可你怎么会怀疑上两个女佣?”索菲莉问,她的声音仍显虚弱:“你又怎么知道她们会立刻再动手?”

“那柄匕首,我的使徒嗅觉很灵敏,她在上面闻到了你的气味,但你却说没有见过那柄匕首。”洛奇摊了摊手说:“我当时认为你没有说谎,那么这就很有意思了,杀死克里的匕首上竟然会有你的气味,这就说明凶手与你有过亲密接触,而且是长时间的接触,这样才会在手上沾染你的味道,然后这味道就被留在了匕首上……在这艘空艇上,只有两个女佣最接近你,我注意到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她们就在为你按摩,而且在事发后我也没有看到那两个女佣,这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他又一次召来冰锥刺穿女佣的手掌:“至于她们什么时候动手其实我并不知道,说到底以上的推论都只是我个人的怀疑,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或许她们不会再动手,那么就算是我也没有任何办法,但做一些尝试总是可以的,因此我可以设法逼迫她们不得不动手,我故意大声宣告所有人说在早上开始会加强戒备,她们由此意识到这将是最后的动手机会。而且我没有回到房间这件事也令她们觉得‘调虎离山’的计策有所成效,所以她们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迫不及待地立刻采取行动。”

“我说的对吗?”洛奇看着已经无力再惨叫的女佣,她倒在血泊中,新鲜的血液与之前管事已经凝固的血液混杂在一起,呈现出深浅不同的红色,洛奇手指对准女佣,元素向指尖汇聚,那双湛蓝色的瞳里像是也有一块冰锥:“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是谁命令你做这些事?只要说出来就能解脱。”

“我……绝……不会……说……”女佣嘴角溢出鲜血,声音微弱,她的身体开始抽搐,魔法师的魔法对人体的伤害可不仅仅只是表面看到的那样单纯,由致密的冰元素构成的冰锥在刺入身体的瞬间还会侵蚀人的神经系统,狂暴的元素以反射神经为桥梁在她的体内奔流,她所要承受的痛苦远远不止是手脚被刺穿而已。

“感谢你的回答。”洛奇抬手使用了风轮斩,锋利的风刃一纵即逝,从女佣的脖颈处划过,鲜血喷涌,一击毙命。

除了爱丽丝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女佣最开始的一句话或许是对的……这个蓝发蓝眼的少年,心里可能真的藏着一只冷酷无情的魔鬼。

“除了索菲莉小姐,其他人都出去吧。”洛奇说,然后加了一句:“嗯,顺便把尸体拖走。”

直到所有人都离开房间后,洛奇才看向索菲莉,他的眼神有些奇怪:“这么说……要杀你的人好像是博鲁克商行里的某人,你有头绪么?”

索菲莉一愣,她觉得自己越发看不透眼前这个人了,这个女佣一看就是死士,至死也闭口不答,洛奇是怎么得到这样的答案的?

洛奇像是真的会读心术一样,他又看出了索菲莉的疑问,回答道:“其实审讯也是一门艺术,在许多时候犯人都不会老老实实地回答问题,那么就得从别的地方入手。她如果真的想在我面前保守秘密就应该闭上眼睛一句话都不说,可她偏偏要自作多情地向我展示她的骨头有多硬,对于学习过一些审讯技巧的人来说,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眼神都意味着坦白……然后再联系到你的身份以及我对此类事件的一些惯性认知,答案不言而喻,博鲁克商行的某人不希望你活着到达坦帕兹或者……不希望你活着回到弥撒那,这个人是谁?”

索菲莉还是没有说话,但眼神已经变了,她显然是猜到了那个幕后的指使人是谁。

“这是你的家事,我无权过问,希望你好自为之吧。”洛奇站起来,准备离开。

“是我哥哥里恩。”索菲莉忽然下定了某种决心般开口:“一定是他。”

“你哥哥要杀你?”洛奇停住,微微扬眉:“继母带过来的哥哥之类的?”

洛奇的这个问题如果放在贵族家庭是不存在的,在雷尔斯帝国法律中,贵族被允许纳妾,而平民则不行,无论是多么有钱有权的平民都不可以逾越这个界限,这就导致雷尔斯帝国的离婚率颇高,不少平民在赚钱以后都会选择离婚再娶一个更加年轻漂亮的太太,这在商人世家尤其常见,很少有哪位夫人能够和一个商人丈夫白头偕老,像博鲁克商行这样的大财团,行长一生中换上三任太太都是十分正常的。

“不,是亲生哥哥,同父同母。”索菲莉摇头:“我父亲很爱母亲,没有离婚再娶的意思,他们一共生有四个子女,两男两女,分别是大姐、二哥、三哥以及我……里恩就是我的二哥。”

“哦?”洛奇转身看着她:“你二哥这么心狠手辣?”

“我父亲已经老了,博鲁克商行是家族产业,继承它的人必定是我们四人之一,大姐自从第一次跟着商队到达坦帕兹之后就失踪了,而三哥每天游手好闲,混迹于赌场,所以实际上博鲁克商行的继承人就会在我和二哥之间产生。”索菲莉叹了口气:“二哥这个人一直心胸狭隘,父亲不是很喜欢他,所以这次如果我成功带领商队从坦帕兹大赚一笔回弥散那,父亲就会借这个势头令我继承家业……这本来是我和父亲的秘密,不知道二哥是怎么知道的,但既然连我的女佣都倒戈的话,也只能是他指使的了。”

“一个标准的家族内斗故事。”洛奇面无表情地说,同样的剧本不同的演员,这样的事情在诺门格屡见不鲜,权力与财富是魔鬼的造物,有着让圣徒也迷失其中的力量,为此手足相残、血亲反目完全不足为奇。

“我需要你的帮助。”索菲莉说。

“红衣教团保护你安全抵达坦帕兹,你同意红衣教团登艇,这是我们一开始就谈好的交易。”洛奇说:“并不包括别的条件。”

“你可以把这当作另一项交易。”索菲莉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她不愧是博鲁克商行行长的女儿,即便一小时以前还面临生命威胁,现在却已经想着如何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改变局面,而且是以商人的方式:“你帮助我,而我也会帮助你,如你所说红衣教团缺乏资金来源,如果你愿意与我合作,以后博鲁克商行就可以为红衣教团提供各方面的赞助。”

“很诱人的条件。”洛奇微笑,正如一天以前他与索菲莉的谈判一样,其实只要双方开始谈判,结果就已经注定,他之所以愿意打听博鲁克商行的内部矛盾可不是因为好奇心使然,红衣教团的确面临资金短缺的窘境,元老院其实并不重视这支由精锐组成的敢死队,连一个可以自由支配的金币都没有给他们,一切补给都要按照预定的行程计划领取,洛奇虽然身为团长但其实能够做的决策并不多,只要他想把红衣教团变成完全脱离元老院而归他掌握的势力,他就必须自己想办法赚钱,从经济独立开始:“你希望红衣教团为你做什么?”

“博鲁克商行每次到达坦帕兹都会在那边待上一年多。”索菲莉看着他说:“不管有没有杀掉我,我想里恩都会着手夺取商行的管理权,我希望在下次回到弥散那城的时候能与你们同行,然后夺回本应属于我的一切。”

“我不知道雷尔斯帝国与斯卡亚特王国的战争在那时是否已经结束。”洛奇点点头:“不过无论如何,我会陪你走一趟的。”

索菲莉伸出手:“合作愉快。”

洛奇微微一顿,在雷尔斯帝国男性与女性之间并不会使用握手这样的礼仪,这个动作对于那些名媛淑女来说是不雅的,但看来弥撒那城的商人们似乎并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洛奇伸出手与她交握:“合作愉快。”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