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爱丽丝的约定

空艇动了,微微的摇晃后离开了空港向更高的天空中浮升,洛奇站在船头,这是前端甲板上唯一还有空位的地方,其他位置都堆满了用帆布罩住又用绳索捆紧的货物。

每艘空艇都会附着一个简单的魔法阵,在空艇飞行时它会自然展开形成一个不可见的保护结界,它不能防御攻击但是可以阻挡高空的大风,否则空艇的甲板上是根本没法站人的,民用空艇在各方面都不如军用空艇,其中也包括这个防风用的魔法阵,它不能做到完全隔绝,仍有不少残风漏进来吹起洛奇的袍摆,鲜血般的红色在他身后飘舞,地面在视野中远去,灯光芸芸的弥撒那城越来越小,直到缩小到不足手掌一握才隐没在云雾中。

博鲁克商行为红衣教团准备的船舱都在内围,一共六间,每两人一间而洛奇单独拥有一间,尤其是洛奇的房间,甚至就在索菲莉房间的隔壁,这是他主动要求的,而这里本该属于商队的核心成员,许多商队成员对索菲莉的安排表示不满,但都被她力排众议执行到底。

爱丽丝在登艇之后就一直不见踪影,也不知道到哪里捣乱去了,希望她别太过分啊,这里可是近万米的高空,空艇要是从这里掉下去的话就算是缇兰显灵也救不了大家……洛奇心想。

“真不愧是团长啊!”亚伯塔毫不客气地坐在一堆货物上,那显然是松软的谷物,他左右挪了挪屁股就得到了一个舒适的座位:“咱们一分钱没给就上了船,好像还是头等舱嘛……人生就应该这样啊,把吃白食的套路贯彻到底!”

“你这是何等寡廉鲜耻的人生观啊!”乔迪从货物的缝隙间挤过来同时不忘狠狠地讽上亚伯塔一句,他看上去脸色苍白,嘴唇都有些发青,正当洛奇打算问问他怎么了的时候,乔迪已经挤开洛奇冲到船首,伏在栏杆上狂吐不止。

“哈!风水轮流转啊!你这家伙也有今天!”亚伯塔可没忘记乔迪给他制造的那段充满了吐意的旅程:“原来你晕船?”

“我……我只是……受不了你的……脸……呕……”乔迪大口吐着还不忘还击,让人联想到绝境中的战士,在死前也要狠狠地咬下一口敌人的血肉……不,应该更像是一只想要下蛋的公鸡,憋足了劲屁股下面也没有动静,但谁敢说他不行就要扬头一声呐喊说不是我不行而是没有公鸡给我配种。

“你能不能不要一边吐一边回头和我说话?吐到团长身上怎么办?”

洛奇微笑,后退几步为两人让出斗争空间,这下乔迪没有顾忌了,他转过身来,黑色长发披下来像是个恶鬼,全身散发着进入胃袋九个小时之后午饭的味道:“亚伯塔……看来你……又想感受……真正的地狱了。”

亚伯塔意识到不对,但他的屁股已经深陷进货物里,原本舒服的位置变成了阻碍他逃生的枷锁,在最后一刻他奋力跳出来,但仍然没有躲过噩运。

“呕……”乔迪把胃里剩下的东西都送给了亚伯塔,那画面太美令人难以直视,即便是见惯了各种大场面的洛奇也不由得侧过了头,下意识地又后退两步免得被余威波及。

洛奇跳起来,一脚点在累得高高的货物堆上,借力跳上了诸多货物的上方,这里视野开阔,能够把整个空艇收归眼底,既然承诺博鲁克商行要护送他们安全抵达,那么他就要负起相应的责任,即便这里距风暴地区还有很长的路程也不能掉以轻心。

此时空艇已经渐渐稳定了航道,在云层上方穿行,天色完全暗下来,在这里能清楚地看见夜幕中的闪烁的星辰和月初特有的新月,银色的光辉像是一层轻纱掩在茫茫无际的云海上。

洛奇找到了爱丽丝,原来她也在这上面,此刻正怔怔地望着那轮薄如树叶弯如镰刀的月亮,红衣教团的制服和她非常合衬,红色与红色互相交汇令她像是画板上里最鲜艳的那一抹笔触,及腰长发在风中起伏,火色的瞳里倒映出月影。

“怎么了?”洛奇问:“很少看见你不开心。”

“……”爱丽丝转过脸看着洛奇,没有说话,当那双仿佛永远都跳跃着火焰的眼睛里忽然被名为低落的情绪填满时才会让人发现原来她也并不如表面上那样没心没肝,她走过来把头靠在洛奇的胸口,声音轻得几乎听不到:“心里……空空的……”

洛奇没有像平时会做的一样躲开,而是任由她这么靠着,伸出手放到她的头顶轻轻摩挲,柔软温暖的触感传到手心里,他叹了口气:“想家了?”

爱丽丝无声地点头,把头埋得更深一些,像是只讨欢的小猫,洛奇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个不太听话的契约使徒其实想得比谁都多,她的心很大,但装着的东西却不多,除了契约主之外就只剩下她的族群了,偏偏这两者她只能选一种——她的族群不会轻易涉足人类世界,洛奇也不可能留在她的故乡。

“等雷尔斯帝国与斯卡亚特王国的战争结束了,我们回你的故乡住一阵子吧。”洛奇说:“不过不能太久,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我回不去了。”爱丽丝摇头:“我逃出来的那一刻就是背叛了族群,他们已经不再把我当作族群的一员了,他们不会原谅我的。”

“比起你,他们大概更恨的是我吧。”洛奇忽然想起默西亚圣学院学生会长埃里克曾经说过的话:“家人毕竟是家人,原谅家人永远比原谅仇人来得轻松。”

“真的么?”

“当然了,家人之间有着始于血缘又高于血缘的羁绊,无论你做错了什么,当你满身伤口回到家门前的时候,他们还是会为你开门的。”洛奇微笑着说:“这就是家人啊。”

“嗯。”爱丽丝安心多了:“那咱们这次可约定了唷,你要带我回家的。”

“约定了。”洛奇轻轻点头,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在月光下泛着清冷的光芒,爱丽丝仍然有家可回,可惜这个世界上会为他打开的那扇门已经不存在了,他仅有的家人如今身陷囹圄,是列在诺门格死刑名单上的待死之囚。

“哼哼,既然约定了,就要做约定之吻,这是人类的礼仪不是么!”爱丽丝抬起头的同时嘴唇已经凑上来了:“约~定~之~吻~!”

洛奇捏住她的脸颊,同时后退了一步:“人类从来没有这样奇异的礼仪。”

爱丽丝揉着脸:“那今晚还是让我和你一个房间睡怎么样?你要是不在房间里我不习惯呢。”

洛奇皱眉:“你和泰克斯的妹妹莲一起睡,记得要装睡,不要让别人发现你几乎无需睡眠的事情……有可能暴露你的种族。”

“装睡最无聊啦!”爱丽丝撅起嘴:“和你以外的人类长时间待在一个房间会让我心情不好呢,万一我忍不住拿她出气怎么办呢?”

洛奇不想再和她纠缠这些问题,契约主的命令是绝对的,就算爱丽丝心有不甘也必须严格执行,但她每次都免不了嘴上抱怨,他已经习惯了。

……………………………………………………………………………………………………………………………………

在临近午夜的时候洛奇回到自己的房间,虽然监视空艇的航行也很重要,但从弥撒那城到坦帕兹一共需要近一周时间,而在第三天左右的样子就会进入风暴地区,假如这次交涉失败,这就意味着他要带伤应战,所以他现在更需要的是充足的睡眠来保证身体状态。

他的房间在索菲莉的房间隔壁,按理说两个房间之间隔着的只是一层木板,他却完全听不到那边有任何动静,或许是索菲莉已经睡着,或许这墙壁被她加强了隔音效果,洛奇认为后者更有可能,一个商行行长的小女儿没理由不重视自己的私人空间。但就在他坐在床沿上刚刚准备脱下外袍的时候,外面的走廊里却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许多人来回奔走,还伴随着女性的尖叫。

接着门被敲响,洛奇打开门,看见门外站着的是索菲莉本人,她没有带着女佣,看上去非常急躁和慌乱甚至顾不上好好换上衣服,她还穿着白色的棉布睡裙,大片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毛绒拖鞋也只穿了一只:“克里死了。”

“克里?”洛奇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管事克里。”索菲莉的声音都颤抖起来:“唯一能和风暴盗贼团交涉的克里。”

洛奇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交涉人一旦死掉,就意味着博鲁克商行赖以穿越风暴地带的护身符没有了,风暴盗贼团可不像是会体谅别人苦衷的类型。

“风暴盗贼团的语言我也会一些,到时候可以由我去和他们谈。”洛奇安慰道,同时解下外袍给索菲莉披上。

“你是白痴吗!”索菲莉突然就歇斯底里起来:“就算这次能够成功穿过风暴地区,但红衣教团终究要走,对于博鲁克商行来说这条商路就断了啊!”

“你不用着急,活着才是最重要的,难题总有办法解决的。”洛奇被骂了也不生气,克里的死对博鲁克商行来说是巨大的损失,索菲莉如此恼火不是不能理解。

索菲莉深深呼吸,渐渐平静下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得有些失态了,她侧过头声音低了些:“抱歉,不该这样说你。”

“没关系。”洛奇摇头:“克里是有什么隐疾突然暴毙的吗?”

“不,他是被人杀死的。”索菲莉说。

洛奇微微眯起眼睛……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了,克里竟然是被他人所杀?可这是近万米的高空,凶手肯定是空艇上的某人,他杀死博鲁克商行和风暴盗贼团的交涉人是为什么呢?要知道如果没有克里去沟通,风暴盗贼团极有可能对空艇痛下杀手,到时候凶手本人岂不是也要跟着一起死?

换言之,为了杀死克里或者害死这一船的人,凶手甚至不顾自身安危,愿意为此殉葬。

“带我去现场,这件事得查清楚。”洛奇说:“凶手肯定就在空艇上,说不定还会杀人。”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