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传承之战(下)

洛奇举起秘银短刀,单膝跪在地上,以一个有些狼狈的姿势挡开了米希安的刺击,锋利而冰冷的剑锋贴着他的耳畔贯穿到他身后去。

这是一个绝妙的机会,洛奇的短刀迅速跟进,来到刺剑的护手处卡住了米希安的武器,同时另一只手快速出拳。

米希安的力量不如洛奇,武器被锁住毫无办法,洛奇的拳头临近,只好松手后退。

二人再次停手,倒不是又有话说,而是这间教室里的元素差不多快被他们两人的高速施法榨干了,想要继续使用魔法,要么离开这里,要么等待新的元素填充进来。

现在唯一的进攻手段只剩下了近身战,但米希安已经失去了武器,洛奇则需要一点时间调整自己的状态。

元素微调……洛奇微微眯起了眼睛,刚才米希安一定是使用了元素微调才如此诡异地突破了他的防御。

传承魔法师所获得的魔法知识大致相似,但在一些细节就有各有千秋了,毕竟每一位魔法师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对魔法的理解与感悟,当他们成为魔导师,将这些理解与感悟传承给门徒的程度时,就会转变成更实际的技巧被他们教授给门徒。这样的技巧往往是独一无二的,除非本人亲授,否则对手绝对无法复制。

刚才米希安就使用了一个属于她的传承所专有的技巧,那就是元素微调。这样的能力洛奇曾经在一本书上见到过大致描述,元素微调是在完成阶段时对魔法的元素排列进行细微的调整以达到魔法师期望的施法效果。一般来说,同一个魔法的排列都是固定的,如果可以把它拆成一个等式,那么当魔法师每次叙述这个等式时它肯定是一模一样的。但在魔法微调的作用下,魔法师就能以某种神奇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修改这个等式,从而让老套的魔法展现出新的效果,但这并不属于创造新的魔法,因为这个等式依然是恒成立的。元素微调就是在不改变魔法基调的前提下调整魔法的细节。

例如刚才,在风轮斩撞上岩壁的一瞬间,洛奇就察觉到这个风轮斩与普通的风轮斩有所不同,它里面包容了好几个风轮斩,而且这些风轮斩并不是属于那种直线攻击的类型,控制方向的那一部分元素的排列被米希安修改过了。

要不是洛奇十分警觉,反应速度也足够快,那么现在他已经死在米希安的这一手之下了。

洛奇站直身体,感受着元素又逐渐重新填满教室,准备施法。

但仍然是米希安抢攻,还是风轮斩。

不过洛奇的应对方式却大不相同了,米希安有专属于她的施法技巧,他也有。

他伸出双手,两只手同时闪耀着魔法的光辉,颜色各异,角落里的魔法导师目瞪口呆,这是何等见鬼的施法技巧啊,一个魔法师是不可能在同一时间施展两种魔法的,就算是传承魔法师的复数咏唱,也是在完成一个魔法的前提下向里面加入更多的魔法……而此刻的洛奇,毫无疑问双手同时使用的是不同的魔法。

洛奇两手同时一点,两道雷光从他手中窜出,在临近米希安时又忽然爆裂开来,无数聚点雷击相互交织穿梭组成一张雷电之网,这次,就连空气也仿佛要燃烧起来!

复数咏唱、复数引爆、施法延时,各种传承魔法师的施法技巧被他同时运用,聚点雷击变成了另外一个魔法——雷光帷幕。

雷电织就的巨网在顷刻间包裹住了风轮斩,无论是元素微调还是别的什么,都在雷元素的摧枯拉朽般的破坏力下被强行驱散,而且雷光帷幕并未因此有丝毫的滞留,不可阻挡地包向米希安。

米希安此刻唯一的防御手段就是耗尽凝聚的所有元素力量再次用土石囚牢把自己包裹起来,但这么做虽然挡下雷光帷幕,她却无力反击了,要知道她的刺剑还落在一边呢,洛奇只需要从容地准备好下一个魔法,然后杀死她。

时光仿佛倒流,同样是雷元素与土元素相撞,但结果却截然不同。

雷光帷幕的破坏力远在聚点雷击之上,就算米希安耗尽了元素力量也只是勉强挡住,岩壳被炸得粉碎,在雷电的伟力下米希安只能无助地抬手护着头,纷飞的碎石扎进她的手臂,殷红的鲜血液顺着白皙的皮肤留下来,令人不忍的同时又忍不住欣赏那妖冶的美感。

没有下一个魔法,洛奇停手了,这毕竟是教皇的女儿,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杀死她。

教室里安静下来,魔法导师在洛奇施展雷光帷幕的时候已经逃离了教室,此刻这里只剩下了洛奇、米希安以及爱丽丝。

洛奇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破破烂烂的衣衫下是被风刃撕开的血痕,但他站得笔直,像是不知疼痛为何物。

唯一的声音是米希安的喘息声,她按着血流不止的左臂慢慢站起来,看着洛奇,眼神复杂。

“我知道你之前其实没有出全力,可能连现在也没有。”米希安忽然说:“五年前欧克西亚斯氏族还在的时候,我老师就说过你的魔法天赋在我之上,仅次于……你的姐姐。”

“既然知道,那我们还有什么可打的。”洛奇说。

“人只有守护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时才会变得强大……而现在的你,你到底在守护着什么呢,我看不到。”米希安看着他,目不转睛:“你真的不想复仇么?”

洛奇没有马上回答,他深深地呼吸,像是要把某种冲动赶走,然后才开口:“我感激教廷对我的宽恕,我的族人们身犯重罪,死有余辜……我无仇可复。”

这句话昨天他在卡姆院长的办公室里说过一次,今天又对米希安说一次,掷地有声,不容置疑。

米希安那对紫色眼睛里的怒火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心灰意冷:“你变化真大。”

“人总是会变的。”洛奇露出了一个恬静的微笑,他笑起来很好看,但他的笑容却不常见,好像这是需要被藏起来的东西,他说:“长大了,就觉得小时候太幼稚。”

米希安没再多说,转身就走,眼尖的爱丽丝注意到有什么闪闪发亮的东西从她下巴尖滴落。

决斗结束了,洛奇放松下来,颓然坐在一张椅子上,呆呆地看着这间已经残破的教室,爱丽丝走到他旁边坐下来,从随身的腰包里摸出药膏替他处理伤口。

……………………………………………………………………………………………………………………………………

洛奇与米希安决斗的消息在当天就传遍了整个默西亚圣学院,但结果却扑朔迷离,因为除了爱丽丝恐怕没人知道最后的结果。

唯一可能知道更多细节的魔法导师却对此缄口不言,于是人们根据教室被破坏的惨烈样子脑补出了各种版本,大多是说米希安痛揍了洛奇一顿,最后手下留情留他一命,但洛奇却在下跪求饶的时候暴起发难打伤了米希安。

这样的谣言令洛奇的名誉雪上加霜,显然大家都认定这是一个奸诈狡猾、心肠歹毒的小人,从洛奇在上课的待遇就可见一斑:他如果坐在哪一排,那么整整一排除了爱丽丝绝不会有第二个人。

清晨,洛奇坐在窗边享用自己的早餐,他的生活总是很规律,像是在身体里装了一块炼金时钟。

默西亚圣学院的学生们大多非富即贵,不上课的时候会回到自家的豪宅,来来去去都有炼金机车接送。不过也并非没有天资聪颖的寒门学生在此就读,为了方便这样的学生校方在学院内设置了居住区,愿意留校居住的学生都会分得一套小墅,洛奇的住处也在其中。

洛奇不太喜欢阳光,所以通常都会拉上窗帘,但这时窗户突然被敲响。

爱丽丝去拉开窗帘一看,是一只青铜色的小鸟在用喙有节奏地啄着窗户。

“啊啊,是追加的早饭么?”爱丽丝舔了舔嘴唇,脸上写着食欲:“可惜这大概还不够咱们塞牙缝的。”

“爱丽丝,你这吃货……”洛奇失望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契约使徒,起身打开了窗户,青铜色的小鸟飞进来停在了洛奇的肩上:“这是炼金信使,被注入了魔能的金属制品,你要是实在饿可以试试看?”

爱丽丝一把抓过那只小鸟,上下打量……原来真的是一只用不知名金属炼制成的小东西,在魔能的驱动下栩栩如生,就像是真的小鸟一样……但是显然是不能吃的。

“炼金信使是近十几年比较流行的炼金产物,不仅仅是魔法师在用,贵族也用它传递信息,它的胃部被附了一个低级的空间魔法可以用来储存信件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当然,不能太大……”洛奇解释说,同时接过青铜色小鸟,从它的嘴里抽出了一卷信。

洛奇拆开它,一封格式正统的邀请函落在了桌子上,左上角工整地写着洛奇的全名,右下角写着“默西亚圣学院学生会”,还盖了学生会的印章。

“尊敬的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阁下:先于此向您致以……学生会经过多日准备,兹定于雷尔斯历323年10月16日于默西亚圣学院红枫馆举办新生入学晚宴,我们期待您的莅临。”爱丽丝抓起邀请函,歪着头念道。

信的问候部分被嫌麻烦的爱丽丝直接跳过,念完后她看着洛奇:“10月16日……今天是几号来着?”

“10月14日。”

“那不是后天嘛……”爱丽丝反复看着邀请函:“学生会举办的晚宴……为什么会邀请你呢……洛奇你现在一没有权势二没有人望,这不是叫咱们去白吃白喝嘛,真好。”

“是啊,真好。”

洛奇一口喝尽杯中的早茶然后站起身,湛蓝色的眼睛在晨间的阳光中熠熠生辉,如同海水般澄澈。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