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谈判

“坐吧。”索菲莉用眼神向女佣示意,后者立马为洛奇搬来一张椅子。

洛奇道谢后坐下来:“你好,索菲莉小姐,见到你是我的荣幸。”

“不必奉承我了。”索菲莉歪着头说:“你在帝都几乎路人皆知,而我不过是弥撒那城一个富商的女儿,连贵族身份都没有,和你相比还称不上荣幸,能够得到你的亲自拜访,该感激涕零的是我才对。”

话虽这么说,索菲莉那双微绿色的眼睛里却一点“感激涕零”的意思都没有,她甚至不屑于坐直身体,依然斜靠在躺椅上,享受女佣的服务。

洛奇笑了笑:“如你所知,并不是什么好名声。”

“挺有自知之明的嘛。”索菲莉哼了一声:“十字悲歌的叛族者,五年前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姐姐,还带着廷卫队袭击自己的族人,教廷表面上封你为反叛功臣,实际上只不过视你为卖主求荣的跳梁小丑,刚刚回到诺门格不到半年就卷入了斯卡亚特王子的血案,直接导致两国开战……你真是个灾星,走到哪里就把灾难带到哪里。”

“索菲莉小姐对我很了解的样子啊。”洛奇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话语而生气,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这样评论:“不过我认为我并没有带来灾难,只不过灾难总是在我身边发生,而我凑巧能从杀身之祸中求得生机而已。”

“我原以为能做下这么多大事的人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怎么特别嘛。”索菲莉说:“好吧言归正传,你来见我有什么事吗?”

“是想和你谈一笔生意。”洛奇没有说拜托对方帮忙,商人不会帮忙,尤其不会给帝国帮忙,商人只在乎利益,所以唯一能打动他们的就是互惠互利。

“谈生意你该找我父亲,他在弥撒那城博鲁克商行里,而不是来找一艘即将出发的空艇上的商队领头。”索菲莉冷眼看着他:“让我猜猜……你想借用这艘空艇?我得告诉你这不可能,除非你能拿出等同于我们此行的利润,想知道那串数字有多长吗?”

“我们并不完全借用,只是添乘。”洛奇不想知道索菲莉口中的“数字”,在一个发现有利可图的商人嘴里,一会变成十,十会变成百,他说:“一共十一个人,与你们一起去坦帕兹。”

“哦,这样啊。”索菲莉冲另外一个女佣招了招手,对方会意递过来一支笔和一张纸:“让我算算你们得付给我多少钱作为船票。”

“事实上我们拿不出多少钱来,帝国对红衣教团的支持并不包括经济。”洛奇说,他其实并不缺钱,在诺门格各大银行里他都有个人存款,但那是魔导师拜迪穆托在他离开魔法塔前赠予的财富,他没有必要为了红衣教团连自家的小金库都贡献出来:“我想我们大概还不如城门守备队有钱。”

“那你来和我谈个什么鬼?”索菲莉指着洛奇身后的门:“再见了,伟大的红衣教团团长,你既然包里分文没有就不要来见一位商人。”

洛奇没有起身离开,任何渴望利益的谈判对手都不难战胜,而如果不渴望利益,也就不会有谈判,当双方面对面坐下来的时候其实交易就已经达成了一半,剩下的只是讨价还价。索菲莉早就猜到了洛奇的来意,所以她一定有需要红衣教团的地方,否则她压根就不会允许洛奇走进这个房间。

“我们没钱,但红衣教团不是商行,就算不出钱也有别的用处。”洛奇微笑:“对吧?”

“哦?什么用处?”索菲莉反问他:“表演杂耍还是刷甲板?这两样加一块都不够你们的船票钱。”

“虽然人数不多,但我们是军人,而且是精锐部队。”洛奇看着她,伸出手,火焰在他掌心汇聚然后又熄灭变成旋转的冰棱:“军人最擅长的就是杀人。”

“哈哈。”索菲莉也笑了:“我相信你们擅长杀人,可博鲁克商行此行是要去坦帕兹做生意,斯卡亚特王国的军队又不可能打到雷尔斯帝国来,我不需要你们的杀人能力。”

“杀一些人是为了保护另一些人。”洛奇站起来,五指握拢,冰棱在他掌心粉碎化作闪亮的冰尘落在木地板上:“我们愿意护送博鲁克商行抵达坦帕兹,红衣教团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索菲莉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她在竭力掩饰自己的惊讶,但缩小的瞳孔暴露了她的内心,她深深呼吸,对着女佣说:“你们出去吧。”

直到房间里只剩下她和洛奇之后,她才继续这个话题,语气中轻蔑和讥讽的意味消失了,她意识到眼前这个“叛族者”或许并非传言中那般软弱和无能:“你知道些什么?”

“是空港守备队长的话提醒了我。”洛奇重新坐下来:“‘空艇一旦离港谁也不知道数千米的高空之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弥撒那城往坦帕兹的航线上为什么只有博鲁克商行的空艇能够来去自如?所以大家怀疑是你们击坠了其他商行的空艇,外行人的确会产生这样的误解,但专业人士却很清楚这样的说法荒谬无稽,所以弥撒那城的警方没有找你们麻烦不是因为没有证据,而是他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难道你是所谓的‘专业人士’?”

“永远不要小看一位传承魔法师的知识量。”洛奇指了指自己:“魔法追寻真理,而知识就是真理,以传承魔法师的记忆力,我看过的书恐怕这艘空艇给砸沉了也装不下……不过这件事其实不需要涉及太多知识,只要愿意仔细思考一下就能得出结论。”

“你说说看?”

“商人毕竟是商人,在雷尔斯帝国严格的规制下,不可能弄得到军用级的武装,更不可能把它装在空艇上,所以就算有佣兵使用的也该是老式火铳。”洛奇说:“在航行时,两艘空艇之间通常会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以避免碰撞,再加上高空中的大风——就算有神枪手可以在这样时速超过数百公里的狂风中计算提前量进行瞄准,但老式火铳的射击力度根本不足以在越过风幕之后还对另一艘空艇造成有效打击,要靠这样的攻击打坠其他商行的空艇,你们得准备成吨的弹药才行,就算你们真的心狠手辣到如此地步,空港守备队也不会对一支商队携带那么多弹药坐视不管的。”

“此外,其他商行的空艇有去无回,这就奇怪了,就算被击坠,总该有残骸吧?”洛奇继续说:“会形成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都坠毁在风暴地区,那里天象恶劣,炼金信使都无法使用,船长甚至不能把空艇坠落的讯息发回给商行……要在风暴地区靠老式火铳干掉另外一艘空艇?我想博鲁克商行还没有那样的本事。”

“没错,博鲁克商行从没有动其他商行的空艇一条木板。”索菲莉点点头认可了洛奇的说法。

“可不争的事实是博鲁克商行能够穿越的风暴地区对于其他商行来说像是铁壁,但博鲁克商行又不是搞飞行业起家的,我想无论空艇质量还是船员都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过人之处吧?风暴地区的雷暴也不可能长了眼睛只劈其他商行的空艇吧?”洛奇说:“那么不妨换个角度来思考,击坠那些空艇的不是博鲁克商行,也不是自然力量,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是风暴盗贼团。”索菲莉叹了口气:“目前知道他们存在的只有博鲁克商行……现在多了你。”

洛奇问:“但我依然很好奇为什么他们只攻击其他商行,偏偏放过博鲁克商行?”

“哼……他们不是放过博鲁克商行。”索菲莉冷笑:“风暴盗贼团成员并不是人类所以语言根本不通,其他商行不了解这一点,所以无论怎么样都会被他们杀人越货,而博鲁克商行有一个成员能够与他们交流,所以只要我们的商队要经过这条航线,就一定会带上他。”

“是那个管事先生吧?”洛奇立马就猜到了答案,原来那个老人所谓的“辅佐”就是来当外交官啊。

“对,他能和风暴盗贼团谈判,只要我们愿意每次都奉上可观的‘过路费’,博鲁克商行就能够顺利通过风暴地区。”

“可博鲁克商行也有过‘空难’。”洛奇说:“因为谈判破裂?”

“风暴盗贼团贪婪无度,带队来的小首领不同要求也不同,满足不了他的要求,那就唯有一死咯。”

“管事倒是每次都平安归来?”

“因为他也不是人类。”索菲莉说:“他和风暴盗贼团是同族,他们都能凭本身能力在风暴地区自由来去,而风暴盗贼团不杀同族。”

“啧……我好像猜到那是什么族类了。”洛奇摇头:“你总不可能也是非人类吧?贵为商行行长的小女儿,他就这么放任你跟着商队冒险?说不定这次风暴盗贼团就打算大开杀戒呢?”

“这次不是有红衣教团么?”索菲莉对于洛奇的另一个问题避而不答:“真是雪中送炭呢,能够在帝都诺门格江心弄潮的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和他的部下正巧在出港前找来,这也是一种天意吧?”

“这么说……成交?”洛奇也不深究,反正这是个无伤大雅的问题,这个世界上谁都有不得不为的事和背后的苦衷吧?有的秘密只适合深藏于心,没人比他更了解这一点。

“成交,‘白鸥号’欢迎红衣教团登艇。”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