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雷尔斯的皇帝

“转告过。”洛奇没有行礼,站直身体目不斜视地看着皇帝:“但我没听。”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皇帝有些恼火了,他瞪着双眼,但就算如此也不能让那双被肥肉挤兑成一条细缝的眼睛变大几分:“你说你不听皇帝的命令?”

洛奇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左右环视了一下,这是个堂皇的地方,但没有浮夸的白银或者黄金,一切装饰都用昂贵的秘银与黑金制成,只要没人说话就极度安静,甚至能听到那些烛台上焰心燃烧时的轻微响声。他与皇帝是这庞大议事厅里唯一的两个人,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不是人类的爱丽丝靠在门边,默默地看着洛奇,手指轻轻活动,只要有谁试图袭击洛奇,她要在第一时间把那人的脖子拧断。

“弗里西·诺门格·雷尔斯。”洛奇毫不避讳地叫出了皇帝的名字:“你喜欢安静的环境么?这个议事厅里竟然连一个仆从都没有……还是说,你那点数量可怜的仆从全被叫去外面摆排场了?”

“这与你无关!”皇帝终于怒了,他抓起王座边小圆桌上的青铜杯子狠狠超洛奇扔过来:“滚!”

爱丽丝没有动,她早就看出来这个皇帝不过是个普通人……不,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长年的骄奢生活让他变得虚弱,那种程度的攻击根本伤不了洛奇。

洛奇也没有动,他站在原地,杯子落在他身边一米外的地方,无论是力道还是准头,皇帝都差了很多。

“回到刚才的话题。”洛奇冷笑:“你认为我‘不听皇帝的命令’对吧?可是你真的觉得自己是皇帝么?”

“我不是皇帝难道你是!”皇帝喝道:“混账,你来这里就为了惹我发火吗!?我这就叫卫兵宰了你!”

“你尽管叫吧。”洛奇摆了摆右手:“叫来你能叫的卫兵,把我团团围住,然后就地正法。”

皇帝一滞,气得嘴唇上的胡子都在微微颤抖,他想再扔点什么,但发现小圆桌上只剩下一个大号的青铜酒器,这太沉了他根本扔不出去。

“你谁也叫不来。”洛奇说:“这个皇宫、这个城市、这个国家,除了那些连正规武装都不齐全的女仆,你叫不动一兵一卒……一个没有军队的皇帝,能称之为皇帝么?雷尔斯帝国正在与斯卡亚特王国交战,可皇宫里却冷冷清清,没有络绎不绝的战报呈递,也没有高谈阔论的军部大臣,一个没有臣子的皇帝,能称之为皇帝么?雷尔斯帝国的建国日是三月十日,但那一天你却只能跟在教皇后面,看着诺门格的人民向着他欢呼,看着礼炮为他奏响,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你,而你甚至不能穿着比教皇更华美的衣袍,否则那也是一种逾越,一个没有民众的皇帝,能称之为皇帝么?在我看来,你只是一头被圈养起来的种猪,负责给教廷生儿育女然后送去别国当质子。”

有那么一个瞬间,皇帝大概是打算拔出身边的佩剑跳下王座去和这个口出狂言、无法无天的家伙决一死战,但最终他只是动了动,然后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进王位里去:“是,你说得对,我不是个真正的皇帝,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羞辱我么?”

“当然不是,我没有那么恶趣味。”洛奇笑了:“我只是觉得在开始我们的谈话之前先让你认清现实比较好,免得你说一些或者做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来浪费我的时间。”

他顿了顿,然后说:“雷尔斯帝国的行省税供表你看过吗?”

“税供表?”皇帝皱眉:“那是什么东西?”

“简单地说就是某个行省的财政收支简表。”洛奇摊了摊手:“身为皇帝的你真是一点也不关心自己的国家。”

“这不是我的国家,这是教廷的国家。”皇帝说:“所以说你还是在讽刺我的么?”

“不,只不过你要是看过那东西的话,我就不必呈递给你了……因为这不算是什么绝密文件,雷尔斯帝国的财政还是相当透明的。”洛奇拄着手杖一步步向前,沿着阶梯往上走到皇帝身前,掏出一份文件递给皇帝:“你自己看看吧。”

皇帝有些迟疑,他看上去还是不知道洛奇到底要做什么,但他还是接过来:“唔……西南行省去年总税收入九百万金币,纳贡五百万金币,道路养护耗费十万金币,战备预算耗费……这些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单看这个自然没有太多特别的意义,但对比一下就很有意思了。”洛奇掏出另外一份文件递过去:“这是正在和本国交战的斯卡亚特王国的一个与西南行省人口相近的行省税供表,虽然不一定准确,但是偏差在十万金币以内。”

“斯卡亚特王国……”皇帝看着那份文件,眉头渐渐皱起来:“总税收入一百万金币,纳贡十万金币,道路养护耗费十万金币……你今天这是来给我当财政大臣的吗?雷尔斯帝国如今国富民强真是可喜可贺?”

“雷尔斯帝国毫无疑问是大陆上最富有的国家,但还没有夸张到一个同等人口的行省纳税收入可以达到其他国家整整九倍的程度。”洛奇指着两份文件说:“而其他行省的情况也类似,这意味着你的人民和其他国家相比多背负着近十倍的各类课税,但最终帝国花在他们身上的钱却和其他国家别无二致,反倒是上交给国库的纳贡有着十分夸张的份额,超过了总税收入的一半以上。”

“怎么会这样?”皇帝明白了洛奇的意思:“交这么多税,他们还活得下去么?”

“活倒是得下去,但显然活得不怎么样。”洛奇说:“幸好这是个宗教国家,大家都信神的,神说要恪守节俭,于是大家就省吃俭用把钱都上交了……可时间长了总会产生怨言,尤其是在他们发现自己给神灵做贡献,而神灵却不管他们死活的时候。”

他叹了口气,说:“有着这样庞大的资金来源,诺门格如何不是被神眷顾的城市呢?帝都的璀璨,贵族的豪奢,都是建立在多数人吃糠咽菜、衣不蔽体之上的,否则又怎么会有夜之国那样的地方存在,如果能堂堂正正地活下去,谁愿意身陷泥沼呢?”

“你和我说这些有用吗?”皇帝哼了一声:“能够救万民于水火的人不住在皇宫,而在元老院和教皇宫。”

“战争也好,酷税也好,这不是雷尔斯人需要的……民心已经不在教廷那一边了。”洛奇说:“你是雷尔斯帝国最正统的皇帝,所以我想帮你。”

“帮我?帮我什么?”皇帝一愣。

“帮你拿回本就应该属于你的那些……”洛奇看着他,声音变轻了:“权力。”

……………………………………………………………………………………………………………………………………

当洛奇从皇宫里走出来的时候,时间已近傍晚,落日的余晖播撒下来,为整个诺门格镀上一层橘色,隐隐可见成群的白鸽在远处盘旋。

“洛奇,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呢。”爱丽丝说:“你不怕那皇帝把你出卖给教廷?”

“这对他有什么好处?”洛奇摇头:“谁都有可能出卖我,唯独雷尔斯皇帝不会。”

“为什么?”

“三百年来,教廷一直在削弱皇权,只要他不傻就可以预见到教廷彻底抹除雷尔斯皇室的那一天。”洛奇说:“皇帝并非看上去那么无知愚笨,他肯定猜到了我今天来皇宫找他的目的,从女仆团到他那些故作愤怒的低级行为,都是对我的试探罢了……我和他都是井底之人,不会放过每个脱困的机会,我帮他就是帮自己,而他保守秘密也是自救。”

“可他好像不能给你带来什么好处。”爱丽丝撇嘴:“一个没有实权自身难保甚至连自由都没有的皇帝,能有什么作用?”

“没有实权可以夺权,自身难保可以求生,没有自由可以抗争。”洛奇微笑:“皇帝毕竟还是皇帝,对我来说这就够了。”

“接下来咱们做什么呢?”

“嗯……先回默西亚圣学院修整一晚吧。”洛奇看着天边只剩小半的夕阳:“明天我就得去接管那支‘特殊部队’了,按照教廷的意思,我要在半个月内完成对这支部队的接洽然后开拔斯卡亚特王国支援北征军。”

当洛奇和爱丽丝走到默西亚圣学院门口的时候,却看见米希安靠在学院那青铜雕花的门扉上,手上还缠着绷带,塔尼尔站在她身边,两人看起来已经等了许久。

“听说你去了一趟皇宫?”米希安见面就问。

“是的。”

“你这是引火上身!诺门格本就有人想除掉你,你还嫌自己的麻烦不够吗?”

“公主殿下。”洛奇向米希安致礼:“一个已经惹下麻烦的人是不在乎多一些麻烦的。”

“元老院委任你当‘红衣教团’的团长,这是想让你死。”米希安看着他,语气更急促了一些:“你为什么要同意?你不懂这是诱骗你去最危险的战场的钓饵么?”

“啊,原来连名字都有了么?红衣教团……听起来还不赖。”洛奇笑了,回答得标准工整:“总之,为国家效力,为教廷捐躯,我很荣幸。”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什么奇袭王都……如果单凭你们几十个人就能杀进斯卡亚特的都城,那还要北征军做什么?”米希安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我要去见我父亲,只有他能救你。”

“米希安。”洛奇开口叫住她。

米希安一顿,转过头来,满脸的不可思议,距离洛奇上次这样称呼她已经过去五年多了:“你叫我什么?”

“米希安。”洛奇重复了一遍,湛蓝色的眼睛里古井无波,五年来他变得越来越冷漠,无论怎样的记忆都不能在那里面荡起涟漪:“人不能活在回忆里,蕾莉已经死了,莉莉娅是阶下之囚,你是‘紫罗兰公主’,而我则是‘叛族者’,每个人都有自己要面对的东西,你觉得我变化太大是因为你自己不愿意改变。”

“抱歉,先走一步。”洛奇说完带着爱丽丝离开。

米希安默默站在原地,目送那个削瘦的身影拄着手杖逐渐远去。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