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笼中的皇宫

洛奇离开紫薰馆后直接去了卡姆的办公室,虽然卡姆对于洛奇要见雷尔斯帝国皇帝的这个要求百思不得其解,但仍然同意为他安排。这对拥有可观人脉的卡姆来说并不太难,毕竟对于雷尔斯帝国来说,皇帝的存在其实只是一个摆设而已,雷尔斯皇室的地位还不如一些得势的氏族,在建国初期教皇和枢机长老们面见皇帝还需要象征性地行臣下之礼,而三百年后的今天连这样基本的礼节都消失了。教权完全凌驾于王权之上,皇帝的实权不会比洛奇这个中级神官高太多,许多重要的批文甚至不会递往皇宫而是直接传向教皇宫或者元老院,皇帝连作为傀儡的资格都不具备,在帝国面临抉择的时候他也不过是个看客。

这样奇怪的体制和雷尔斯帝国的前身莱茵帝国有关,在莱茵帝国时期教廷还没有出现,皇室有着绝对的权力。和任何一个中央集权制度的国家所要面临的问题一样,假如皇帝是个有才善为的人,那么国家就繁荣富强,人民也安居乐业,但假如皇帝是个昏庸无能的人,国家也就随之陷入各种各样的内部矛盾,莱茵帝国皇室是幸运的,连续几十代皇帝都励精图治,因此它曾经完成过大陆统一并将这种盛况维持了近千年之久,不过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永恒的辉煌,莱茵帝国在七百年前就任的皇帝特里伦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昏君。

他极度痴迷于对延长寿命的研究,为此耗费了巨量的国力,途中听信了某些别有深意的谏言,相信自己能通过残杀、折磨人类从而获取对方的力量和生命,这种无稽之谈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他多次自导自演地发动平叛战争,一时间人心惶惶,谁知道下一个“镇压”的对象是不是自己呢?于是叛乱战争真的爆发了,皇帝的暴行逼迫那些本来没有造反心思的下属公国揭竿而起,在消灭了暴政的皇帝之后各大公国又产生了必然的分歧,那就是由谁来继任皇帝……人们已经不信任莱茵皇室,但除了正统的皇室成员,谁来做皇帝好像都不太合适。

接下来就是持续了数百年轰轰烈烈的分裂战争,各大公国割据一方,互相征伐,教廷也是在这个时期崛起的,人们在战乱之中本能地寻求心灵安慰,女神缇兰的出现几乎是必然的,信众像是传染病一样迅速蔓延,而且教廷带来的不仅仅是信仰,还有远超这个时代的炼金技术,在大家仍然举着铁制长矛骑着战马的时候,他们已经用上了连射火铳和臼炮,即便是白刃战也能凭借硬度和锋利度远胜铁制武器的合金刀剑占据绝对优势。有了这样的强援,各国中的雷尔斯公国脱颖而出,摧枯拉朽般征服了周边国家,占据了大片沃土,当剩下的国家联合起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无法击败这个庞然大物,双方进行了一系列谈判后签订了著名的默西亚公约。

此后雷尔斯公国改名雷尔斯帝国,雷尔斯皇室正式加冕为皇帝,但当他们准备行使自己帝王权力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姓雷尔斯的国家已经被教廷牢牢控制,在扶持雷尔斯皇室四处征战的同时教廷也不断地为雷尔斯帝国换血。雷尔斯皇室此时幡然醒悟,原来这个名为神圣教廷的宗教组织并不是单纯地为了传达神意而来,可惜为时已晚,帝国上下的每个关键部门都是教廷安插的忠诚信徒,无论是财富还是权力都无法打动他们,这些人一心要把这个国家奉献给神灵。而且教廷也确实证明自己远比皇室更会统御一个国家,教皇宫、元老院两权分立互相制约,上下两议院各自为二者服务,军权被元老院掌握,而政权则被教皇宫控制,就像是天平上的两个同重砝码一样稳定牢固,谁想要觊觎越轨都不可能。

唯一可以预见的是在不久的将来雷尔斯皇室会被教廷彻底抹除,这并不太难,只需要某天女神缇兰降下神谕表示要将权力归还人民即可,教廷可以在万众拥护声中名正言顺地成为雷尔斯帝国名义上和实际上的统治者。

所以在这样的大前提下,洛奇要见一见那位坐拥天下同时又一无所有的皇帝实在是无关紧要,甚至都不需要公文呈报和各层审批,他以“被皇帝召见”为名进入皇宫,整个过程不到两个小时。

洛奇拄着手杖蹒跚行走在皇宫里,爱丽丝紧随其后,身边甚至没有其他人跟随,这意味着他可以在皇宫里自由行动,而这样的事在其他国家是不可想象的,教廷就好像不把皇帝的安危放在眼里一样,当然,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雷尔斯皇宫和帝国法庭一样并不在内圈的中心,而是被挤到了内圈与外圈交界处,同时它也是全大陆现存最完整最华丽的莱茵帝国时期建筑,事实上诺门格曾经也是莱茵帝国的帝都,而雷尔斯皇宫也曾经是莱茵帝国的皇帝居所。

皇宫主要由五个部分组成,分别是代表智慧的黎赛纳宫、代表权力的克里弥达宫、代表慈悲的欧斯可宫、代表威严的波多维塔宫以及代表命运的观星塔,此外则是一些零散的连结这五座建筑的小型宫殿和花园,早在皇宫以外时洛奇就注意到了观星塔那高耸入云的尖顶,在诺门格里唯一能和它比一比高度的只有魔法公会驻地里的那两座魔法塔以及教皇宫里的缇兰神谕铜表了。当走进皇宫后才发现值得感叹的不仅仅是观星塔,这里的每一座建筑、每一个摆设都是绝美奢侈的艺术品,描绘着繁复花纹的镂空廊桥把所有建筑贯通,连每一扇窗户的窗棂都以珐琅彩绘装饰,黄金和白银在这里都只配用于扶手尽头的微型雕塑,与雷尔斯皇宫相比,默西亚圣学院的诸多建筑都只能算是对名作的临摹罢了,徒具其形,不具其神。

在书中记载,莱茵帝国的皇宫一共修造了近四百年,经历了十几代帝王的精心打磨才构成如今的珍奇景象,难怪在雷尔斯帝国建国后雷尔斯皇室没有迁都的意思,大概是舍不得这座举世无双的宫殿吧?

“我不得不再次赞美一下人类的艺术审美能力。”爱丽丝左顾右盼,红色的眼睛被宫殿走廊里的水晶吊灯点亮:“不愧是以创造性闻名的种族。”

“嗯,可惜终究是装饰……和住在这里的主人一样。”洛奇注意到与这偌大华宫不相匹配的侍卫数量,在其他国家别说王宫了,连公爵宅邸都不止这点守卫力度吧?

“不管装饰不装饰,能在这里生活肯定很幸福,要是我的话大概都不愿意离开了。”爱丽丝说。

“事实上皇帝也不能离开,这里是皇宫,也是一座有史以来最壮美的囚牢。”洛奇低声说:“教廷限制了皇帝的自由,他不能随意离开皇宫,只有在一些重大节日时才会让皇帝露面,毕竟他名义上还是这个国家的主宰……不过这样的‘重大节日’越来越少了,就连教皇加冕都是元老院来做的。”

“啧啧,真可怜啊……这简直就像是被教廷饲养着的牲口一样,偶尔拉出来遛一遛什么的?”

“希望这位‘牲口’对我能还有点用处。”洛奇说着踏进了波多维塔宫的正门,这里也是受召者面见皇帝的固定地点。

侍奉皇室成员的女仆迎上来,表情有些惊讶,她看到了洛奇衣领上的白银十字章,虽然对于教廷来说仅仅只是个中级神官,但在雷尔斯皇宫里却算是难得一见的“达官显贵”了,平时根本不会有任何贵族或者官员来拜访装饰品一样的皇帝,对他们来说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舔一舔教皇宫或者元老院外面的立柱更有意义。

“你是?”这里的女仆和皇帝一样都是不可以随便离开皇宫的,她们多数都是自幼进宫,然后在皇宫里面接受训练长大,否则不至于连这位帝都闻名的叛族者都不认识,另外就是卡姆显然是没有经过皇帝同意就擅自安排了洛奇和皇帝的会见,甚至连这里的仆从都不知情,可见皇帝的威严真是被打包起来喂了狗。

“我是神圣教廷中级神官兼默西亚圣学院元素学系学生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这是我的随从爱丽丝。”洛奇看了她一眼,完整地念出自己的身份以便对方通报。

女仆显然是知道欧克西亚斯这个姓氏的,要是连五年前在帝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氏族之名都没听说过那真是愧为诺门格人。

她瞪大了眼睛,像是看一只怪物一样盯着洛奇,好像他身后长出了翅膀一样:“噢!蓝发!蓝眼!缇兰在上,我早该想到的,你就是十字悲歌的恶……”

“恶魔”一词没有说完,另外一名女仆飞快地冲过来一巴掌扇在她脸上打断了她的话:“真是无礼!”

“没关系的,女仆长小姐。”洛奇注意到后来的这位女仆胸口上别着一枚小小的金色三叶草徽章,听说那是女仆长的象征,他露出和煦地微笑:“我不介意。”

“让您见笑了,神官大人。”女仆长弯腰行礼:“我一定会好好惩罚这些不知礼数的奴仆。”

之前的女仆捂着脸,眼含泪水也跟着弯腰:“神、神官大人,是我冒犯您了。”

“没关系,真的……”洛奇摇头,他看着前方铺着红毯的华道,心中补上一句……因为我已经习惯了。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