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紧急委任批文

洛奇扬了扬眉,拿起那张便笺,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地名和两排数字,显然这是一封由前线直接传回诺门格的战报,甚至没有经过相关情报部门的润色和解释,阅读者需要自行揣度字里行间的具体意义,洛奇对军事方面的传讯没有过深入的研究,但大致意思还是可以理解:地名是战役发生地点,数字是该战役中雷尔斯帝国北征军投入的兵力以及伤亡情况。

便笺上数字不算太大,最大的也不超过一千,对于总兵力超过三十万的北征军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但奇怪的是两排数字却几乎一致……这意味着北征军在这几场战役中投入的部队几乎全军阵亡。

洛奇抬起头看着墨斯,脸上露出货真价实的惊讶:“北征军……这是怎么了?”

洛奇的问题是有原由的,雷尔斯帝国的军力在三百年前签订默西亚公约的时候就是诸国之中最强大的,而经过了三百年的发展,无论是兵力还是装备理论上都已经遥遥领先作为对手的斯卡亚特王国。在诺门格所有军事分析家的口中,二者之间的初次遭遇应该像是铁锤砸在玻璃上一样一击即溃,北征军的先锋部队可以瞬间在斯卡亚特王国的边境线上撕出一道缺口,接着后续大军从容入境把战场转移到斯卡亚特王国内部。诚然,其余诸国必然都多多少少暗中向斯卡亚特王国提供了援助,但这仍不足以改变整场战争中斯卡亚特王国的劣势,因为斯卡亚特王国的南部边境是无险可守的玛尔塔沙漠,即便借助了诸国支援的军队和装备也不可能在这里阻挡住雷尔斯帝国的大军,除非斯卡亚特王国军的总指挥官脑子进了水,否则绝不可能选择在这里和雷尔斯帝国决战。而根据洛奇本人的预估,北征军至少要攻进斯卡亚特王国的内层防线才会遇到像样的抵抗,那时才是雷尔斯帝国与诸国之间的角力。

但从这份战报来看,要么是斯卡亚特王国军的总指挥官真的脑子里装着纯净水把所有军队集结到了边境线上强行重创北征军的先锋部队,要么就是北征军自己出了问题,竟然在双方的互相试探阶段吃了苦头。

“如你所见,雷尔斯帝国北征军的先锋部队在斯卡亚特王国边境线上与敌军的初次交锋没能占到上风。”墨斯耸了耸肩,说。

“这何止是没占到上风……简直是送死。”洛奇冷笑:“真亏先锋部队的指挥官还有胆把这份战报发回来,他不怕被处刑么?”

“我倒觉得不能怪他。”墨斯说:“这次北征军的构成以新兵为主,即便是老兵也是那种在练兵场待了大半辈子但是从没上过战场的类型……毕竟雷尔斯帝国已经有整整三百年没有和其他国家开战过了,安逸的日子过得太久,士兵们都快忘记鲜血是什么味道了。”

他顿了顿,继续说:“而反观斯卡亚特王国的边境守军,却常年和玛尔塔沙漠里的沙盗团打交道,这些沙盗畏惧雷尔斯帝国的军力,所以基本只去骚扰斯卡亚特王国的南部边境,斯卡亚特王国的边境守军作战经验其实是相当丰富的……再加上这些部队都是从边境居民里征选的,他们身后就是自己的亲人和朋友,由不得他们不拼命,所以无论士气还是经验都远胜北征军。”

“有道理。”洛奇点点头算是认可墨斯的分析:“但这仍然不能成为先锋部队失利的全部原因,不出意外的话斯卡亚特王国的高层其实已经放弃了边境的防守,换言之边境守军得不到足够的补给,尤其是得不到足以和北征军抗衡的装备……我听说他们很多还穿着盔甲拿着长剑,凭这样的装备,就算个个是剑道大师也战胜不了已经全军火器化的北征军吧,更不用说几乎全歼来敌,这根本无法用经验或者士气来解释。”

“情况其实不至于像你说的那么夸张,但斯卡亚特王国的边境守军的确装备十分落后,火铳配有量不到全军的十分之一。”墨斯说:“但根据先锋部队传回军部的另外一份战报来看,真正打败先锋部队的其实是一支名为‘白雾骑士团’的民间武装力量。”

“这又是什么情况?”洛奇觉得这场恢宏的侵略战争显得越来越离谱和可笑了:“民间武装?打败了雷尔斯帝国的正规军?”

“不要小看白雾骑士团,根据已知的情报,这支骑士团的成员都不是普通的军人,甚至可能有传承魔法师加入。”墨斯说:“他们游走于斯卡亚特王国边境战场,帮助边境守卫军击退了北征军的先锋部队,而且完全没有伤亡。”

“我好像明白你来找我是做什么了。”洛奇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你是代表某些人来下令的吧?”

“现在元老院有意向组织一支和白雾骑士团对等的特殊部队,然后立刻赶赴战场,解决先锋部队面临的棘手问题。”墨斯说:“作为一位教廷的中级神官,作为一位传承魔法师,正是你建功立业的时候。”

“他们希望我加入这支特殊部队?”

“不。”墨斯看着他:“或者说不仅仅如此,他们希望你成为这支部队的领袖,击败白雾骑士团只是一个开始,这支特殊部队的真正任务是奇袭斯卡亚特王国的王都,暗杀斯卡亚特王国的一些重要人物,为后续的战争赢得先机。”

“原来是元老院的委任,这真是一份无法拒绝的殊荣。”洛奇微微眯起眼睛:“我感到很荣幸。”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墨斯从怀里掏出几份早已准备好的委任批文,显然他是有备而来,或者说这才是他来此的目的,和当初席琳氏族给洛奇的那些一致,教皇签字和元老院的章印一样不少,只差签上他本人的名字令其生效:“我知道劝别人身赴险地不是个好差事,可我同样无法拒绝。幸好对象是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你不会拒绝的,要是把诺门格最渴望战争的人排个名,你一定名列前茅。”

“你回去告诉他们吧,我愿意为帝国赴汤蹈火。”洛奇一边在批文上签字一边说:“你说得对,我一直渴望着这一天。”

“那么祝你好运。”墨斯站起来,收拾好文件告辞离开:“愿女神缇兰与你同在。”

“愿女神缇兰与你同在。”洛奇礼节性地回复,扶着手杖站起来目送对方关上病房的门。

“看样子……”待墨斯走远之后,爱丽丝说:“他们终究不肯放过你。”

“这种事从我回到诺门格的第一天就知道。”洛奇冷笑:“什么白雾骑士团,只要后续大军压进,他们根本不值一提,不管是什么力量在数十万大军面前都像纸一样苍白,至于奇袭王都……他们只是想借斯卡亚特人的手除掉我。”

“是席琳氏族么?”爱丽丝问:“但过了这么久,其他大家族还是没有动静,大概他们也都知道所谓的‘宝藏’根本不存在了吧?席琳氏族又何必要继续置你于死地?”

“在魔法练习战中多琳袭击了军部的人,这肯定不在席琳氏族的计划之中,而是多琳自作主张做的,这事影响很大,席琳氏族短时间应该不敢再有动作。”洛奇摇头:“想杀我的不是席琳氏族,或者说不止是席琳氏族……整个诺门格都容不下我,是这个国家想要杀我。”

“真是可怕呢~”爱丽丝轻笑,但她却并不很担心,洛奇总是有办法,他不是赌徒,但从不怕冒险,他多次面临死局而从中求得生机,凭借的不仅仅是运气。

“有什么不好的呢?”洛奇说:“他们自以为给我摆下了必死的陷阱,但这也是我的机会,只要我活着回来,就将真正掌握权力,他们要为今天的错误决定后悔终生。”

他看着漫布窗外的紫色薰衣草花海,心中越发明白古钟领主萨尔达说得正确无比,战争为他人带来死亡,却为他带来机会。

“很遗憾,爱丽丝。”洛奇转头看向爱丽丝说:“连今天的休息时间也必须取消了。”

“为什么?”爱丽丝顿时不满起来:“虽说是紧急委任,可是离出发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吧?你的身体……”

“在我离开帝都之前,我要让卡姆先兑现与我的交易。”洛奇打断了她的话,严肃地说:“我要立刻去见雷尔斯帝国皇帝。”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