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回忆与战报

他的目光稍稍下移,在这幅画的角落找到了作者的落款。

“蕾莉·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让默林年轻一千岁。”他不自觉地跟着念了出来。

洛奇一愣,随后嘴角牵动,露出一个无声的笑容。

他伸出手,指尖轻轻地在画布上摩挲,想象着当初蕾莉是带着怎样的表情用蘸满颜料的笔在这上面勾勒……真像是姐姐做得出的事,她总是这么特别,用独一无二的眼睛看着这个世界。

……………………………………………………………………………………………………………………………………

太阳还没有升起,天色昏浊一片,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崎岖蜿蜒的山道上,少女牵着男孩一前一后小跑着向上,两只小小的手紧紧地握着。少女和男孩都有着湛蓝色的眼睛,若让旁人见了一定能认出来这是帝都诺门格中大门阀之一的欧克西亚斯氏族的象征。他们穿着精致的衣袍,手指上有紫色的族戒,这更是直系血裔的证明,难以想象欧克西亚斯氏族的两位核心成员竟然会在没有护卫的跟随下来到如此偏僻的地方。他们一大早就出发从冬门离开帝都,乘着炼金机车一路向东几十公里,在来到这座山下时又丢下了随从们亲自爬山。

相较年长的少女,男孩的体力并不是太好,在半山腰的地方就已经累得不行了。

“蕾莉姐姐……我……没力气了……”男孩单手撑着膝盖,弯下腰重重的喘气,看上去随时可能坐倒在地:“咱们……一大早的……这是要去……去哪?”

“马上你就知道了,再多坚持一会儿吧。”叫作蕾莉的少女的状况其实也好不了太多,但她仍然兴致勃勃,毫不在意栗子色长发已经因为奔跑而凌乱不堪,她随手拂开几缕挡住视线的额发,用力把男孩拉起来:“洛奇,别那么没用啦,你可是男子汉诶?”

“恩……我是……男子汉……”洛奇抓紧最后的机会大口呼吸,然后咬牙站直身体做出神完气足的样子,大步前进。

蕾莉看着他的样子,不由得露出笑容,年幼的男孩总是这样好强,简单的一句话就能够激起他的斗志。

当两人以半走半爬的姿势登上山顶的时候,天已经渐亮。

蕾莉本来计划捂住洛奇的双眼然后给他一个惊喜,但此刻实在是累得没力气了,只好指着前方:“洛奇,你看!”

洛奇顾不得有多少灰尘了,跪在山顶的草地上顺着蕾莉指的方向看去,发出一声惊叹。

这里原来是博塔尔海港边的山崖,现在整个海湾都沐浴在晨曦中,大海反射着粼粼的光,远方隐约的泛着点点白帆,那是清早出海的渔民,大群白色的海鸟从太阳升起的方向伴着朝霞慢慢的向海岸飞来,无际的苍穹一直延伸到大海尽头。

海风吹来,带来了阵阵清凉,洛奇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轮缓缓离开海面的橘色太阳,在海天交接之处,那光芒如同神迹,瑰丽得像是诗篇。

“真可惜,莉莉娅和米希安都赖床不来,她们要是知道有这样的美景一定后悔死了。”洛奇说。

蕾莉轻轻坐到他身旁,然后头侧过来凑近洛奇,那能令万千花朵都为之绽放的脸庞近在眼前,他仿佛闻到了那股熟悉的花香。

“蕾莉……姐姐?”洛奇有些脸红,蕾莉离他太近了。

“嘘……”蕾莉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间:“闭上眼睛。”

男孩闭上双眼,耳畔传来青草的摇曳声与远处海浪的冲刷声,不时有海鸟高声鸣叫。

有什么温热而柔软的东西贴在了他的嘴上,唇齿间满是花朵般的芬芳,洛奇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茫然地闭着眼睛,像一块沾满朝露的木头,世界似乎变得安静了,那些声音逐渐模糊逐渐远离,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和身旁少女的呼吸声。

“洛奇,这是咱们的秘密,不要告诉别人。”蕾莉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洛奇睁开眼,看到双颊略有一丝红晕的蕾莉,尚不明白“秘密”到底是什么,但他重重地点头,决定把这个五月的清晨永远藏进心底。

……………………………………………………………………………………………………………………………………

洛奇的手慢慢从画布上挪开,凛冬又重新回到那双眼睛里,回忆越是绮丽,当现实扑面而来时就越是残忍,他永远忘不了那个血与火交织的夜晚,在一夜之间他失去了一切,五年来他时常在过去与现在之间徘徊,每一次梦醒都令他的仇恨更加根深蒂固。

“爱丽丝,我昏迷了多久?”他开口。

爱丽丝一直跟在他身后,洛奇有时会像这样发呆,她就不去打扰他,静静地站在他身后直到他回神:“一十八万三千零四十二秒。”

“接近五十一个小时啊。”洛奇已经习惯了爱丽丝这样既精准又麻烦的计时方式,托她的福,他已经能很快地进行秒和时之间的换算:“我们去办理离院手续吧。”

“不行。”爱丽丝立马拒绝:“你太高估自己的身体了吧?你现在连走路都困难,我知道你现在疼得要命,别以为摆出一张冰块脸就能瞒过我,咱们是有契约的。”

爱丽丝的表情难得的严肃,双眉蹙紧,火色的眼睛毫不退让地看着他,她并不是对一切都很随意,一旦关乎契约主的事,她会比洛奇本人还上心。

洛奇看着她,有一个瞬间似乎打算强行命令爱丽丝服从,但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们回病房,今天就难得地修整一下。”

“不应该只是今天吧。”爱丽丝撇嘴:“要知道你被利刃戳了个对穿,虽然已经接受了最好的治疗,但也至少要两周的时间才能恢复最基本的行动能力。”

“我们要做的事还有很多,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会因为受伤就悠哉游哉地在床上躺上整整半个月的人么?”

“十天!”爱丽丝伸出五指说。

“一天。”

“七天!”

“一天。”

“……”爱丽丝撅起嘴唇:“你这个人怎么不讲道理,就算是讨价还价你也得往上加点啊。”

“所以我没跟你讨价还价,一天足够了。”洛奇说:“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

“我可是为你好啊,你居然一副‘我做出了巨大牺牲’的样子。”

洛奇懒得跟她做这些无谓的争论,径直回到病房在靠窗的椅子上坐下来。

紫薰馆花海据说是默西亚圣学院的七大美景之一,如今看来确实名不虚传,大片的紫色与绿色交汇成绚烂的织毯,一直延伸到远处的湖泊边,吹进落地格子窗的每一缕风都掺杂着薰衣草的气息,香到有些甜腻,窗户两边的浅色纱幔随之飘动,轻轻地起伏。

那双湛蓝色的瞳目不转睛地盯着花海的深处,爱丽丝有些奇怪,顺着洛奇的目光看过去……在万千蓝紫花瓣的簇拥下,一个身穿白色纱裙头戴宽边帽的少女从花海中走过,夏末秋初的微热轻风拂起了她披散在身后的栗子色长发。

“那是谁?洛奇你认识?”爱丽丝歪着头,她的视力比洛奇好得多,因此观察得更加仔细:“没有见过的人呢……也没有穿学院的校服,好像不是学生的样子。”

“不认识。”洛奇收回目光,心想自己真是多虑了,那个人已经死了,被他亲手杀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洛奇把来者请进来,是一位不在他预料之中的客人。

外号“白蜘蛛”的警部搜查官墨斯走进病房,左右打量了一下:“这可是紫薰馆最顶级的病房……不愧是在魔法练习战中击退刺客救下众多学生的大英雄,待遇真是不错。”

洛奇对“英雄”这个说法不太认同,但他只是附和地笑了笑,示意墨斯在对面的椅子坐下来:“再顶级也是病房,我可不愿意总待在这里。”

“没想到竟然有刺客在警部眼皮子底下混进了默西亚圣学院,这件事我们深感抱歉,对于此次事件的伤亡者警部愿意承担安抚工作。”明眼人都知道多琳必然是借助某个大门阀的帮助进入学院的,只是眼下她逃脱了追捕,那么这一点也就无从对证了,毕竟没人敢无证无据地去找大家族的麻烦,而要说警部对这些一无所知那是绝无可能的,事实上早在斯卡亚特王子遇刺案中洛奇就警告过警部刺客的存在……但看墨斯一脸遗憾的样子不似作假,不愧是警部的王牌侦探,演技圆滑无缺:“还害得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咱们也算是同事一场,总得来看望一下你的。”

“墨斯先生白忙之中还要抽出时间来探病,我真是倍感荣幸。”洛奇寒暄了两句,然后把话题引向正轨:“不过墨斯先生想必也不只是为了来探病吧?”

“哈哈,这都被你发现了。”墨斯笑着从白色礼服的内袋里掏出一张便笺放在桌子上:“今天也是要顺带来跟你说说雷尔斯帝国北征军刚刚发回诺门格的战报。”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