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追击

洛奇转过身,弯腰打量了一下米希安的伤:“公主殿下,你的伤够你在床上躺一个月。”

“不用……你管。”米希安侧过头:“顾好……你自己吧……他们……很强。”

精灵默默地看着洛奇竟然就这么把后背对着自己,有些窝火,但她没有试图偷袭洛奇或者强行杀死米希安,而是步步后退,慢慢远离……那个红发红眼的使徒就在附近,她不能大意。

洛奇从随身的腰包里掏出绷带和药剂放在米希安身边:“等会让你的使徒给你包扎一下吧,你的手骨折得很厉害,记得找东西固定。”

米希安没有回答,既不答应,也不拒绝。

“剩下的就交给我来吧。”洛奇做完这一切,站直身体看向精灵:“这一战我也期待很久了,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啊。”

雾气开始逐渐散去,塔尼尔的身影暴露在林中,她的状况看上去要比米希安好一些,但也仅仅是“一些”,她的一只手失去了知觉,另一只手上鲜血淋漓,镜面人利用了她想要救援米希安的意图,毫无顾虑地进攻,就算是身为巨人族类的塔尼尔也逐渐支撑不住他的攻势,如果洛奇没有及时到场,那么失败几乎已成定局。

镜面人在塔尼尔身边不远处站着,秘银短刀垂下来,上面一点一滴地落下鲜血,他看上去毫发无损,整场战斗中无论是米希安还是塔尼尔都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他引导着战斗的节奏,把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

精灵退到了他身边,镜面人侧过脸朝洛奇这边看过来。

“你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杀掉了许多的军部派来的魔法师,帝都肯定已经察觉了。”洛奇也看着他:“而我要做的只是拖住你罢了,之后自然会有警部的天罗地网等着你。”

“那你试试好了。”精灵冷笑,然后和镜面人转身撤离,他们很可能在此之前就已经研究过附近的地形,逃跑时毫不迟疑。

对方的反应倒并不令洛奇意外,这显然是他们早已订下的计划,一旦杀死米希安或者洛奇赶到后就立刻离开,这次他可不会放他们走了……洛奇此行就是要斩草除根。

“爱丽丝,追。”洛奇的袍摆向两边展开,风元素聚集到脚下,他以毫不逊色镜面人的速度朝着对方离去的方向跟进,而隐藏在附近的爱丽丝也现身了,几个纵跳就与洛奇并肩,两人一起紧随镜面人和他的使徒而去。

“他们这是要往哪里跑?”爱丽丝问:“躲进山里可逃不掉警部的搜索。”

“博塔尔海港,我们要在那之前拦下他们。”洛奇思路很清晰,传承魔法师可不是什么死士,绝不会抱着豁出性命完成任务的想法,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一定会给自己留下退路,无论对米希安的刺杀成功与否,逃跑的线路肯定早就安排好了,而正如爱丽丝所说的一样,在山林中藏身根本不可能躲过警部的地毯式搜索,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打算穿越这几十公里的山林区域冲到博塔尔海港附近,在那里他们可能预先准备好了船只,只要进入茫茫大海,那么逃生的希望就大了很多——雷尔斯帝国虽然是个临海且多河流的国家,但因为种种原因,海航技术并不发达,连舰队都只有一支,所以当追捕对象进入海域后就难以为继了。

对方并不是一味地逃跑,否则以爱丽丝的速度早就能追上他们,镜面人不时会回头施法,风瞬斩在林间快速划过,斩开树木直指洛奇与爱丽丝。

洛奇以眼还眼,同样的魔法从他身边激射而出,两道风瞬斩在半空中碰撞,发出刺耳的锐响,然后化作微风散去。

“洛奇,这样下去咱们可追不上他们呐。”爱丽丝皱眉:“他发现我靠近就会施法,而你的速度又和他差不多,我们会一直保持着这样的距离。”

“这就够了。”洛奇说:“只要他不能甩掉我们,那么他无论逃往哪里都没有意义,就算到了博塔尔海港,他们也根本上不了船……”

“这么说……”

“他只是在选一个合适的地方与我决战,他要保证杀死我之后能够尽快到达博塔尔海港,免得留在山林区域被警部包围。”

洛奇并不担心对方逃掉,如果这个镜面人真的天真到认为自己可以在一个传承魔法师的追杀下安然坐船离开的话,他就连续默咒三次,镜面人躲得掉魔法但船可躲不掉,没有海航载具难道他们游进海里不成?

越是追进山林的深处,地貌就越是复杂,树木也更加粗壮,不时会有近一米粗细的古木树干横生出来拦路,但镜面人对自己的逃跑路线非常熟悉,总能提前跳起避开,而洛奇则必须施法开路,好在他能够双手施法,这给他节省了不少时间,不至于被这些东西拖延太久,尽管如此,双方的距离还是在慢慢拉开,镜面人和精灵偶尔会消失在洛奇的视野中,有时甚至不得不依靠爱丽丝的感知能力去判断对方的位置。

但这些都不重要,反正洛奇本就没指望能够追上一个熟悉路线的传承魔法师,只要对方仍在爱丽丝的感知范围以内就可以。洛奇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距离他开始追击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他曾经测算过自己的极限速度,以此为准进行估算的话,那么他已经追了镜面人超过三十公里了,而从魔法练习战的位置到博塔尔海湾一共也就四十公里不到,如果把这段路程延长到一百公里以上或许镜面人真的有可能逃脱。但眼下对方想在剩下的几公里内摆脱爱丽丝的感知,这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洛奇在又一次斩开一根阻挡他追击路线的树干之后,看到镜面人和精灵已经停步,站在林间,等待着他的到来。

“这就是你为自己挑选的战场么?”洛奇也落到地上,四下环顾,这里树木极密,完全遮挡住了阳光,脚下的土壤潮湿而泥泞,散发着树叶腐烂的味道,严格来说这里不是个适合魔法师交战的地方,但对方的使徒是个精灵,在这里精灵的力量会被自然强化到极限。

“不,这是我给你挑选的葬身之处。”镜面人第一次开口说话,声线柔和,毫无疑问是个女性,她拂去兜帽同时摘下镜子面具,露出一张和那心狠手辣的行事风格大相径庭的美丽面孔。

她的年纪可能和洛奇相差不大,有一头柔顺的灰黄色长发,用发带扎在脑后,皮肤出人意料地好,像是凝固的羊脂,洁白之余又不乏润泽。她的眼瞳是红色的,不是爱丽丝一般的火红色而是更加深沉的血红色,像是一口装满了鲜血的古井,平静之下暗藏杀戮。

“长得挺好的,可惜有一颗蛇蝎之心。”洛奇如此评价。

“彼此彼此。”对方面无表情:“叛族者洛奇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现在怎么不怕暴露身份了?”洛奇看着她,心里的谜团终于解开,这张脸他其实是在秋门前的广场上见过的,但在发现不是精灵后就打消了对她的怀疑……难怪她可以不留痕迹地混进默西亚圣学院,原来她根本就不是以学生的身份入学,而是作为随从进入,默西亚圣学院对于学生的底细调查非常仔细,随从则容易被忽略。精灵则从一开始就没有进入过学院里,从秋门广场她一路跟随众人而行然后中途脱离,这才造成了洛奇误以为传承魔法师不在场的错觉。

“因为没有必要了。”她低头端详着手里的秘银短刀:“杀死你,我的任务就完成了……而且今天你我只会有一个人活下来,死人总是可以严守秘密。”

“真讽刺啊……阴谋算计一大堆,最后还是要靠公平决斗解决问题,那么姑且报上我的真实刻文。”洛奇从怀里掏出传承徽记扔给对方:“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以真理之名,赐我全世界之恶。”

真实刻文是每一脉传承的象征,互相通报了真实刻文的决斗就意味着不死不休,而且真实刻文是具有魔法效力的,如果在聆听了对手的真实刻文之后不报上自己的真实刻文就不能伤害对手,强行违反规则进攻会被真实刻文反制受伤。而一般来说,通过真实刻文大致就能分辨出对方究竟是属于哪一脉传承从而判断出对方的专属能力,这也是传承魔法师之间的决斗公平的体现。

此时洛奇报上真实刻文是很明智的,他的专属能力是双手施法,对方已经知晓,所以他要利用这一点逼对方透露自己的专属能力。

“也好,那就公平决斗吧。”她也拿出自己的传承徽记掷向洛奇:“多琳·艾布拉姆森·提索斯——以真理之名,于绝望中探寻希望。”

“提索斯氏族?”洛奇皱眉,这个名字倒是解释了为什么对方身为传承魔法师会为席琳氏族所用来袭击他,提索斯氏族是于欧克西亚斯氏族同期出现的古老家族,极其崇尚魔法力量,家族中曾经同时涌现过数位魔导师,但辉煌并不持久,在最近的几十年间提索斯氏族人才凋零,别说魔导师,连传承魔法师都没有,最终在十年前被欧克西亚斯氏族吞并,在五年前的“叛乱”中,提索斯氏族与欧克西亚斯氏族一并消亡。

如果这个多琳真的是提索斯氏族的残留,的确会对洛奇恨之入骨,欧克西亚斯氏族夺走了提索斯氏族的一切,提索斯氏族的后裔有绝对的理由站在洛奇的对立面。

真实刻文不能作假,然而这个真实刻文洛奇却闻所未闻,他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传承徽记,那是十三条银蛇互相勾连形成的圈环,中间刻画着半边太阳和半边月亮,他无法从中判断多琳的传承,但他意识到眼前这个少女和自己一样也是五年前灭族之灾中的幸存者,他苦苦追寻的真相或许就在她这里。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