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杀人的意志

“是米希安。”洛奇说:“那个镜面人袭击的一定是米希安!”

话音未落,洛奇已经重重地一踏树干,整个人像是出膛的子弹般射出,他在树顶掠过,高速而无声,仿佛林中飞鸟。

“洛奇,那片雾中有强烈的元素反应……而且同一时间内有两个人在进行高强度施法。”爱丽丝急切地说。

“我知道!我早该想到的!”洛奇的速度已经到达了极限,风元素在他的驾驭下不仅疾速而且凌厉,带起的气流斩开了树枝和叶片:“该死,这家伙打算重演斯卡亚特王子之死的戏码。他要杀死米希安然后嫁祸给我,明面上的传承魔法师只有我和米希安,一旦事后查出米希安是被传承魔法师杀的,我绝对逃不了干系。”

“米希安也是传承魔法师,应该不会被马上击败。”爱丽丝说,她紧紧地跟着洛奇,每一步都能在树干上留下深深的脚印,树皮翻飞,木屑四溅,她仍有余力,速度还可以更快,但她同时还要兼顾洛奇的安全,就算概率不大,那个精灵也有可能藏在暗处伺机偷袭前去支援的洛奇。

“但她太自负,她根本不知道这里除我之外还有第三个传承魔法师。”洛奇说:“而且最关键的是,她会手下留情,而对方却是抱着杀死她的想法在战斗。”

“真糟糕……不能全力战斗这是比实力差距还要命的东西。”

“我们必须尽快。”洛奇叹气:“米希安绝不能死。”

……………………………………………………………………………………………………………………………………

在比试开始后,米希安同样选择了撤离,她的速度赶不上洛奇,但依然不慢,很快就把那些世传魔法师远远甩开。

米希安有自己的一套计划,一旦道标出现后,她就要第一时间将之拿到手,然后迅速远遁布置陷阱,而以她的速度,第一个追上她的人只会是洛奇。就算强如洛奇,在陷阱和她的使徒以及她本人的三重夹击之下也有很大几率落败,只要洛奇一输,那么在场根本没人是她的对手,她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风风光光地参加晚宴,向所有人尤其是她父亲证明她并不会每次都输给那个可恶的叛族者。

“塔尼尔,我们这次一定要赢。”米希安看着自己的使徒,说着必胜宣言。

塔尼尔依然穿着那件宽大的黑色长袍,黑纱遮住了半壁脸庞,身后背着一件巨大的武器,金属表面上纹满了红色的魔法符印,此刻正微微流转着淡淡的光芒。她双眉紧蹙,浅褐色的眼睛里满是忧虑,和斗志昂扬的契约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怎么了?”米希安有些不解:“放心吧,我们离开时我注意到了,洛奇他们往反方向撤走的,一时半会追不过来,至于那些世传魔法师绝不可能追上我们……况且他们脑子又没进水,不会在道标出现前来找一个传承魔法师的麻烦。”

“或许吧,可我总觉得不对劲。”塔尼尔低声说:“虽然非常稀薄,但林子里似乎有杀气,我对这个非常敏感……咱们还是小心为好。”

“杀气?”米希安看向来路:“这怎么可……”

她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敌人真的现身了,伴随着风元素四散开去的呜咽,一个戴着镜子般光滑的金属面具的魔法师已经站在二人不远处的一棵树上。

“你是什么人?”米希安皱眉问道,这样的速度不像是世传魔法师,但她从没听说还有第三名传承魔法师参加了这次魔法练习战,事实上据她所知默西亚圣学院里只有她和洛奇两名传承魔法师。

对方没有说话,唯一的回应是腰间的秘银短刀出鞘,锋利的刀刃反射着从叶隙间穿透下来的阳光,微微地低着头,隔着面具米希安都能感受到那张面孔上的冷酷。

“比起聊天更喜欢打架么?”米希安哼了一声,然后拔出刺剑:“好啊,正合我意。”

两人的施法速度都极快,起手时没有任何征兆,两道风轮斩飞快地闪过,在两人中间相撞,却带出了巨大的爆炸,两人的风轮里面都蕴含着一次复数咏唱,携带着威力强劲的燃点爆破。

以碰撞点为中心火焰疯狂地涌出来,带起的灼风吹面生疼,塔尼尔退到场边,采取了和当初爱丽丝相同的策略,目光警觉地四处扫视,毫无疑问这个镜面人是个传承魔法师,那么他的使徒一定也在附近,如果米希安在正面交手上没有落入下风,她就不能轻易参战,否则很容易被对方的使徒见缝插针地突袭。

燃点爆破被镜面人再次利用,火焰里面又钻出了火焰,燃点爆破变成了火焰冲击,剧烈的爆炸席卷而来。

米希安挥手召出土石囚牢作为防御,岩壁破土而出,形成了有效的屏障把火焰如数挡下,但事实证明这一手是个败笔,镜面人的战斗经验远比她丰富,施法速度也更快,在米希安施展防御魔法之前镜面人的后续魔法就已经开始准备,他预判到了米希安准备使用的魔法!

岩壁以外的一圈土地颤动起来,在米希安变招以前无数沙尘冲天而起,化作一只沙土巨手,连人带盾对着米希安狠狠捏拢。

尘雾四起,米希安在最后关头完成施法撑起暖风护盾抵住尘沙之握,为自己争取了一点时间向后翻出,途中甚至没有停留,每次沾地就再为自己施加一次暖风护盾然后继续后跳,果然在她每次停顿时就会有沙手从地下升起又极快速地握紧,连续四次尘沙之握被米希安险险躲过,只要她有丝毫的犹豫就会被抓住。

镜面人的施法速度实在太快了,要不是四次尘沙之握大概是对方的极限,她的施法速度就完全跟不上了,在下一次她撑开暖风护盾以前就会被尘沙之握捏住,尽管如此米希安还是受了伤,她的腿在最后一次躲过尘沙之握的时候被蕴含魔法力量的沙土蹭到,皮靴子被割开一道口子,然后在小腿上留下血痕。

这家伙的魔法力量不在洛奇之下,米希安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不仅仅是个传承魔法师,还是其中的佼佼者,对方的施法强度和施法速度都在她之上。

容不得她再多作想,凌厉的风破开烟尘,镜面人已经跳下树干贴着地皮冲过来,随他而来的还有三道风瞬斩,这是风轮斩的进化版,不单纯是风系魔法,但也不是进阶元素魔法,它是把风元素和土元素在不互相融合的前提下进行合并施法的复合性法术,兼具土元素魔法的坚韧与沉稳以及风元素魔法的锋利与极速。更令米希安不安的是对方竟然连施展了尘沙之握后带起的烟尘里的土元素都能利用到,看起来进行了大量的施法,实际上因为对元素的完美驾驭和利用,并不需要耗费多少魔能,这是何等可怕的施法水平?

从起手时的一掌宽,风瞬斩不断扩展,直到变成难以躲避的横跨数米的巨大弧形,沿途斩开树木,速度却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米希安不得不先于对手发动了专属施法技巧,被元素微调过的风轮斩脱手而出,精准地命中每一道风瞬斩,虽然无法抵消,却足以将之打偏轨迹,三道风瞬斩从米希安身边划过,带起的残风切断她几缕金发。

但她没空在意这些了,接踵而至的是镜面人手里的秘银短刀,锋利的刃口直指米希安的咽喉而来。

米希安使用元素微调击偏风瞬斩明显也在镜面人的意料之中,对方根本没指望风瞬斩能够造成有效的杀伤,他需要的仅仅只是拉近距离,因此当米希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失去了最佳的防御时机,刺剑太长,并不适合在咫尺之间交锋,而秘银短刀则在这一点上占尽优势。

米希安尽全力后仰,同时抓着刺剑挡在身前,镜面人手里的秘银短刀在第一击刺空后果然顺势向下一斩,与刺剑狠狠地相撞,大力传来,以米希安此刻的姿势根本无从借力,她被这一下直接击倒,在倒地前她荡开秘银短刀同时一剑刺出,但这也只是垂死挣扎,镜面人轻松地歪过头避开剑锋,然后双手握紧秘银短刀扎向仰躺在地上根本无从躲避的米希安。

塔尼尔无法再专心戒备对方的使徒了,同是传承魔法师,但这个镜面人的战斗水准远在米希安之上,仅仅是几个回合的交手就已经把米希安逼入绝境。她反手抽下背上的巨大武器,然后对准镜面人一掷而出,这足有一人高的庞大武器在她的巨力之下像是炮弹一样飞过来,速度极其惊人,假如镜面人执意继续攻击就会在刺死米希安之前被这东西轰飞。

镜面人感觉到了风声,毫不犹豫地撤刀后退一步,那满是红色符印的武器从他与米希安之间穿过,连续洞穿了两棵树的树干后才稳稳地扎在第三棵树上。

借此机会米希安立马站起来抽剑后退,与镜面人保持安全的距离,镜面人手里的短刀垂下来,倒是没有继续追击的意思。

米希安警惕地看着对手,她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虽说参加魔法练习战的人们都求胜心切,但说到底这只是默西亚圣学院的一次学生间的比试,绝不需要像镜面人这样每一次进攻都置对手于死地:“你到底是什么人?”

镜面人当然不会回答她的问题,不屑地哼了一声,隔着面具声音有些沉闷,听不太真切。

“试探到此为止,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杀戮。”一个声音从镜面人身后的树干上传来,居高临下的精灵摘下了身上披着的斗篷,露出下面蓝白相间的贴身软甲,她的手指上还沾着血迹:“你比主人预期的还要弱,死亡是你唯一的归宿。”

塔尼尔一惊,随即反应过来,难怪镜面人的使徒没有和他一起进攻,原来那时这个精灵正在别处,而镜面人竟然敢独自一人向带着使徒的传承魔法师发动袭击,真不知道是对塔尼尔的保守策略早有预料还是对自己的实力极度自信……或许二者皆有吧。

“殿下,这个精灵身上的杀气很重,她刚刚杀了人。”塔尼尔提醒米希安:“你不能再手下留情了,他们根本不是来参加魔法练习战的。”

“是那些军部的魔法师太弱了啊。”精灵冷笑:“简直不堪一击。”

镜面人扬起手,早已准备好的织雾术与扩散光环发动,互相组合形成迷雾之环,磅礴的雾气凭空生成,他与精灵的身影隐入重重雾中。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