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不请自来的辩护人

首先进行的是案件描述,和之前芙兰娅所招供的流程没有太多出入,洛奇抓起巴多夫的认罪状的复抄本看了看,这个侍卫的确是揽下了全部罪名,在警部的有意补全下,一些他自己模糊不清的描述也被完善了,基本没有漏洞,除非斯卡亚特王子从棺椁里跳出来指认真凶,否则这份认罪状没人能推翻。

墨斯显然已经早已熟知整个案件的所有细节了,因此看上去百无聊赖,他低声说:“你瞧斯卡亚特的使臣,真担心他会不会当场死在法庭上。”

“先是没能保护好王子,这对他来说就已经是足以埋葬一切前途的大错了,现在庭审上的真凶却是自家的侍卫,这就把国家也葬送了。”洛奇也轻声说:“对他来说确实是个巨大的打击,一旦两国开战,他在哪边都是死路一条,连为国殉职的机会都没有,只能遗臭万年。”

“国家斗争之间的牺牲品,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墨斯笑了笑。

“是啊。”洛奇叹了一口气,学着使臣的样子看向天顶,过去的他要是知道自己以后会变成这样一个毫无正义感的人,会怎么样呢?

讽刺?怒骂?都不为过吧,毕竟他曾经的梦想可是成为一名英雄啊,但只有长大了才知道那样的梦是多么的不切实际……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英雄?所谓正义也不过是被权力所左右的工具罢了。

……………………………………………………………………………………………………………………………………

明亮的月光从夜穹上播洒下来,有星星在黑幕中闪烁,这是个晴朗的夜晚,连带着明天也会是个好天气。

花香沁人心脾,却不知道源头是来自那纷纷繁繁的花丛还是那个坐在秋千上微笑的少女。

无论哪一次看到蕾莉,她都是微笑着的,年幼的洛奇曾经一度猜想,到底是多深地爱着这个世界,才能随时绽放出如此令人心醉的笑容呢?

“洛奇,这么晚了你不去睡觉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呢?”蕾莉非常敏锐,在洛奇走进花园后没多久就发现了他:“你明天还要上课哦。”

“我睡不着……”洛奇搬来一张小凳子在蕾莉的秋千旁边坐下来:“蕾莉姐姐,你看了那么多书,给我讲个故事吧。”

“唉~”蕾莉无奈地叹息,她发现自己总是无法拒绝这个和自己流着相同血液的胞弟:“好吧好吧,那你听了就去睡觉哦……你想听什么样的故事?”

“英雄的正义的故事!”洛奇马上说。

“我想想……”蕾莉微微合上眼睑,仔细地回忆着自己读过的一本又一本书:“嗯,有了,我给你讲一个勇者的故事吧。”

“勇者是什么?”

“就是勇敢的人类。”蕾莉的声音很好听,像是涂满了蜂蜜的风铃,清脆的缝隙间全是甜腻:“从前有一座村庄,在村庄外的山林里藏着一伙山贼,这些山贼总是定期来到村庄里掠夺粮食,但只要村民如数上交食物,这些山贼就不会伤害村民,尽管如此,村民还是痛恨山贼。某天,一位勇者路过这座村庄,听闻了村民们的遭遇之后,他义愤填膺,带上他的利剑孤身冲进了山林中,经过一番大战,把山贼打得落花流水,但这位勇者有着出类拔萃的正义,他相信所有人都有一颗善心,因此没有杀死这些山贼,只是警告他们不许再为非作歹之后就放走了他们。”

“真厉害啊。”洛奇惊叹:“这个勇者其实是个魔法师吧?只有魔法师才能这么厉害吧?”

“他是什么不重要,但故事还没有结束哦。”蕾莉说:“勇者打败山贼之后就离开村庄继续旅行,但那些被他打败的山贼并没有从此弃恶从善,他们又回到村庄外的山林里,重新集结起来杀进村庄,这一次他们不仅拿走食物,还杀死了许多村民。”

“太可恶了吧?这些家伙不讲信用啊,他们不怕勇者又回来么?”

“然后勇者真的又回到了村庄,在听闻了村民的遭遇之后他准备再次进山打败山贼……”蕾莉顿了顿,说:“但这次村民却在他出发前饮下的酒里下了药,勇者昏迷倒地,村民把勇者五花大绑起来送进山林交给那些山贼,山贼们便报仇雪恨,把勇者杀死,把他的头颅挂在山寨门口。之后一切又恢复到了勇者来之前的样子,山贼还是会定期下山进村抢夺食物,但同样不伤害村民。”

“这……”洛奇愣住了:“这些村民是疯了么?勇者是要帮他们啊,他们怎么能这样呢?”

“可勇者也害了他们,因为勇者打败山贼却没有杀死山贼,所以山贼为了报复就杀死了许多村民,如果勇者没有出现,或者勇者斩草除根,这一切就不会发生。”蕾莉说:“所以村民们为了求得山贼的原谅,才会给勇者下药,他们宁可回到山贼只抢粮食的时候。”

“可那是因为勇者很正义很善良啊?这不能怪他吧?”

“以正义和温柔为名犯下的错误就不是错误了么?一厢情愿的正义只会害死别人,勇者没有错,村民也没有错,出错的是名为正义的东西。”

“那我以后就要当一个英雄,英雄的正义肯定比勇者的正义要厉害,如果是我的话,就要保护好大家,把坏人赶尽杀绝!”

“是吗?”蕾莉温和地微笑:“我很期待哦,洛奇。”

……………………………………………………………………………………………………………………………………

洛奇睁开眼,单手捏着自己的鼻梁,他竟然在法庭上睡着了,这样失礼的行为对他来说太罕见了,大概是这几天过于疲惫了吧?好在他是埋着头的,能够注意到他睡着的人大概只有墨斯。

“醒了?”墨斯低声说:“你可错过好戏了,当法官宣读完巴多夫的认罪状的时候而且巴多夫当庭表示无异议的时候,斯卡亚特王国的使臣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跳起来鬼哭狼嚎的。”

洛奇轻轻地哼了一声,看向辩护席,那里只剩下了辩护人,此刻正接替了使臣的样子无力瘫坐在椅子上,而使臣本人已经不知所踪,大概因为喧哗法庭已经被拖走了吧。

庭审即将进入到被告辩护的阶段,但洛奇觉得辩护人大概已经想跳过这个环节了,毕竟连被告本人都认罪了,无论怎么样的辩护都毫无意义了,连旁听席里也已经陆陆续续有听审的贵族开始退场。

就在此时,审判厅的大门被人掀开,梨花木大门狠狠地撞击在墙壁上,发出响亮的声音,引来了在场所有人的关注。

当代教皇之女,拥有“紫罗兰公主”封号的米希安·玛格特罗伊德·阿尔达诺亚大步走进来,她的发髻被解开,金色长发在身后飘动,带起一阵无名的香风,她穿着一袭金线描边的白衣,黄金饰带把她的腰身勒出一个令人窒息的弧线,边缘绣满红色十字的白色短裙随着步伐来回晃动,长及腿部的高跟皮靴在地板上踩出清脆而有节奏的脚步声,让人不由得忽视她比同龄人还略矮的身高,只记住了那威风凛凛的紫色双眼。

她的腰间依然佩着那柄刺剑,白金剑柄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淡绿色的镂空剑鞘间透出剑锋的寒芒。这在法庭里显然是极不合适的,但一旁的警卫犹疑着不敢上前,这可是教皇的女儿,雷尔斯帝国真正的公主,高贵得像是王冠上的宝石,美丽得像是应季盛放的紫罗兰,本就应该是凌立于一切规则之上的人物。

在众目睽睽之下,米希安一路走到辩护席上,站在满脸惊愕的辩护人面前,看着法官开口说话,声音如断冰切雪:“我是被告方的第二辩护人,现在可以开始辩护了么?”

“呃……这个、这个……”法官脸上的冷汗一下子流了出来,目光求助似的看向旁听席第一排的大人物们,尤其是教皇尤列尔,他不知道米希安的到来是早有安排还是临时起意,要是坏了教皇宫和元老院的计划,他十条命也死不起。

但教皇却默不作声,眼中流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好像是觉得这出无聊的戏码终于有点看头了,至于元老院的枢机长老们虽然眉头微皱,却也没有作出任何表态。

“要坏事……”墨斯低声说:“枢机长老和教皇地位尊崇,而且又坐在旁听席上,所以绝对不会自降身份赶米希安出去,此时只有法官有权逐出闯入法庭的不速之客,但是……”

“他敢么?”洛奇叹了口气:“你信不信法官要是开口叫米希安出去,下一秒钟迎接他的就是公主殿下的腰上的刺剑?”

墨斯当然信,米希安殿下在帝都向来行事以百无禁忌出了名,绝不要以为有什么事情她做不出来,他只好苦笑。

果然,法官踌躇了一下,发现教皇和枢机长老并没有出言阻止,便默许了米希安的不请自来:“可以,下面由被告方的第二辩护人进行有罪辩护。”

洛奇微微一笑,有罪辩护和无罪辩护其实都是为被告洗清罪名的辩护方式,但二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无罪辩护以认为被告人无罪为前提进行辩护,即“若无证据证明有罪为无罪”,而有罪辩护则相反,以认为被告人有罪为前提进行辩护,即“若无证据证明无罪为有罪”,这两种辩护的难度相差极大,看来法官虽然畏惧米希安,但还不是个傻瓜。

“异议!”法官话音刚落,米希安举手示意:“法官阁下,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辞,我要进行的是无罪辩护。”

法官一滞,他没想到米希安矛头会直指自己,哪有辩护人会去指摘法官的言辞?

“还是我来吧。”洛奇摇了摇头,法官看不清事实,他知道米希安完全是出于个人正义感才会来到这里替巴多夫出头,但他可不能再任由米希安在庭审上胡作非为了,这案子不仅关乎雷尔斯帝国与斯卡亚特王国的和平,还涉及他的性命。

洛奇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同样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走到了原告席,站在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茫然无措的检察官身边,大声说:“我是警部在此案中的协助人,依有资格成为第二公诉人,现由我代替检察官与被告方第二辩护人进行辩护,针对被告方第二辩护人的说法……”

他深深地吸气,然后开口:“异议驳回!”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