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决斗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集中过来,疑惑的意味更重,他们搞不懂这个随从要做什么。

“爱丽丝!”洛奇低沉而短促地喝了一声。

爱丽丝牙齿紧咬,虎牙错动发出轻微的咯咯声,那双金红色的双瞳里像是真的有火焰在跳动,锋利的指甲在木桌子上刮擦出五条细线,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愤怒,但她一向是个不善于隐藏情绪的人,心里有火,所以就立马站起来了……但之后该做什么,她却没有想过。

把这些人的脖子全部拧断,把他们的嘴全撕下来?真是绝妙的想法……但那样做了的话,一定会连累到洛奇,他们来这个学院里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绝不能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前功尽弃。

所以她只能垂下头,默默地把椅子扶起来,然后坐好,一副“我只是调整一下坐姿你们不要太在意”的样子。

于是课堂又继续开始,讲坛上的魔法导师口沫横飞地向大家描述基础元素的概念:“我们所处的世界是十分微妙的,普通人只能看到表面,而魔法师的任务则是透过表面观察事物背后的真相。所以你们一定得知道,构建这个世界的并非物质,而是地水火风这四大基础元素,它们无处不在,融入万物,同时也是魔法赖以施法的重要材料。”

“既然基础元素构建了世界,那么人体也是由这四种元素组成的咯?”有人问。

“当然,人体的骨骼、血肉、发肤乃至指甲都是基础元素互相结成的。”

“这就奇怪了,既然基础元素是施法材料,既然人体也是由基础元素互相结成的,那为什么我们施法时没把自己当作施法材料点燃呢?”那个人继续追问。

洛奇皱了皱眉,这个问题关系到元素活性的秘密,虽然这个世界充满元素,但也并不是所有元素都适合施法,元素也分为活性元素和惰性元素,一般来说只有并未组成任何物质的活性元素才会受到魔法的吸引……这在传承魔法中是非常低级的问题,但却困扰了许多世传魔法师一辈子,因为唯有魔导师的目光才能真正做到完全解析世界,观察到活性元素与惰性元素的区别,这是二者魔法力量层面的差距。

眼下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反倒有些刻意刁难魔法导师的意味了,洛奇的视线转移到那个提问者身上。

那是个略显矮小的少女,有一头亮丽而柔顺的金发,被刻意挽在脑后盘成成熟款式的发髻,精致的面容像是洋娃娃,睫毛很长,下面的眼睛则是浓郁的紫色,但这张娇俏的面孔却被由内到外的倨傲破坏了,她像是在用鼻孔说话,眼神轻蔑地俯视位于讲堂底部的魔法导师。

她穿着明显修改过的校服,是与众不同的白色,还用了金线描边,领子上似乎同时别着两枚徽章,一枚是学生纹章,一枚受视角限制洛奇看不到。

魔法导师有些尴尬,他确实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看向金发少女:“那你说说看是为什么呢?”

“惰性元素基本不受施法影响,就连魔导师也很难利用惰性元素,同时施法时引导的元素与该魔法的性质有直接关系,人体基本由水元素组成,而火系魔法于情于理都不可能引导惰性水元素。”少女站起来,一边说一边往讲坛走,然后在魔法导师旁边站定。

果然啊……洛奇不动声色地为自己施加了一个风之瞭望,这个风系魔法可以令他的视力成倍提升,于是他看清了少女领子另一侧的徽章,由七条银蛇互相勾连组成的图案,这是一个传承徽记,说明她是个传承魔法师。

“这就是你老师说的那个女人吧?”爱丽丝轻声说:“长得倒还凑合,但好像不太好应付啊……叫什么来着?”

“米希安·玛格特罗伊德·阿尔达诺亚。”洛奇说:“阿尔达诺亚氏族的直系血裔,教皇尤列尔·乌西里奥·阿尔达诺亚的掌上明珠。”

“你们这些家伙,姓名一个比一个长,人类真麻烦。”

“只有贵族是这样,首节是名讳,中节是母姓,尾节是父姓……在每年年末圣礼节期间如果自我介绍还要在首节后面加上教名,况且你的名字才是长得离谱吧。”

“反正现在当了你的契约使徒就只剩名字了,叫起来不是挺方便的么?”爱丽丝撇撇嘴:“话说阿尔达诺亚氏族和洛奇你的家族比起来怎么样?嗯,我是说以前。”

“不如曾经的欧克西亚斯氏族,我的家族从立国之初就存在了,根基深厚,不是近百年才兴起的阿尔达诺亚氏族可以比的,不过也相当有权势就是了。”

但人家混得风生水起的,你家根基深厚却被连根拔起了……爱丽丝很想这么说,但她可不想去惹契约主不开心,于是问道:“她有家族撑腰,又是魔导师的门徒,关键老爸还是教皇,真是可以横着走了。”

“她的确有骄傲的资本,但还远不到横着走的程度。”洛奇说:“诺门格远比你想的要复杂,就算是教皇也会受到许多势力的掣肘,不可能帮她太多的。”

下一秒,仿佛感受到了他的视线,米希安的目光也移了过来,洛奇面无表情,后者的嘴角则勾出了一个冷笑。

“叛族者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米希安掷地有声地说:“你竟然还敢回来?”

洛奇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米希安的下文。

“教廷原谅你,但我不会。”米希安忽然扯下了自己领子上的传承徽记,然后用力扔出去,徽记精准地落在洛奇面前的桌子上:“你以为这座城市视你为英雄?其实只是嫌杀你脏了自己的手……但我不嫌。”

这是一个标准的决斗礼,在骑士之间,如果一方丢出了自己的白手套,而另一方捡起了,那么决斗就此成立,双方自愿放弃生命,胜败生死皆不受律法限制。而在魔法师之间,若一方丢出了自己领子上的纹章,也是一样的意思。

全场哗然,这样的展开是大家做梦也没想到的,谁知道教皇的宝贝女儿怎么会跟欧克西亚斯氏族的叛徒有这样的深仇大恨?连米希安身旁的魔法导师都愣在当场,忘记自己身为教师有必要阻止这场决斗……当然,也可能是他根本不敢阻止,米希安不一定是在场背景最深厚的人,但一定是他惹不起的人,要是她一怒之下把领子上另一个纹章砸他脸上那除非缇兰降临不然谁也保不住他。

但大家都很乐意看一场好戏,所以此时所有的眼睛都看向了洛奇。

洛奇却摇了摇头:“我从未认为自己是个英雄,我很感谢教廷能够宽恕我的罪过……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我这一战毫无必要。”

“你不敢捡起它么?”米希安注视着洛奇:“你还是像五年前一样,选择当一个懦夫,向别人摇尾乞怜……真可惜,你姐姐没有第二颗头颅让你拿来献殷勤了。”

那双湛蓝色眼睛里的冰川忽然崩裂,洛奇站了起来,手指伸向桌子上那枚纹章。

“洛奇,这可和咱们的计划不一样啊……”爱丽丝低声说,她有些尴尬,刚才沉不住气的是她,但现在要轮到她来劝洛奇了。

“她是对的,计划还可以有第二个,但我姐姐却没有第二颗头了。”说完,他五指合拢,抓住了纹章,高高举起来:“我,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接受你的挑战。”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