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叛族者的承诺

洛奇向前俯身,让自己的视线与对方平齐,湛蓝色的眼睛泛着温和的光泽:“巴多夫先生,你好啊。”

巴多夫晃了晃头,甩掉了脸上的水珠以及脑子里缠成一团的混乱思绪:“你是谁?”

“我是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洛奇微笑:“一个魔法师。”

听到魔法师这个词,巴多夫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你、你就是那个欧克西亚斯氏族的叛……末裔?”

他显然听说过洛奇的事迹,硬生生地把“叛族者”三个字吞回了肚子里,他可不想因为这点事激怒对方,魔法师都是怪物,谁知道还有什么可怕的魔法在等着他?

洛奇倒是显得并不在意:“没错,我就是叛族者洛奇,既然你认识我的话,我就可以省掉一些浪费时间的自我介绍了。”

“你想做什么?”巴多夫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值得贵国如此折磨我……如果可以的话,能赏我一死么?”

“哈哈,不必担心,巴多夫先生。”洛奇笑道:“我不会伤害你,我是来帮你的。”

“你要帮我?”巴多夫更加搞不清楚状况了:“你和那个魔导师不是一伙的?你帮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别急。”洛奇说:“我先让你搞清楚自己的处境,我们坐下再谈。”

他直起身子,朝爱丽丝挥了挥手,后者立马去找来了两把椅子,洛奇扶着巴多夫在椅子上坐好,然后自己才落座。

“首先,你要保护的王子已经死了,而且死讯已经传回斯卡亚特王国。”洛奇说:“而你被诺门格警部抓住,由一位魔导师对你进行精神控制施法,准备让你在三天后的庭审上供认自首,揽下所有罪名。”

巴多夫一愣:“为什么是我?”

“还不明白么?巴多夫先生。”洛奇笑了:“雷尔斯人认罪和斯卡亚特人认罪所带来的后果是不同的,如果一切没有出差错,斯卡亚特国王会在接到儿子死讯的时候处死雷尔斯帝国的质子……毕竟这本就是质子的存在意义,但最终诸国却会知道斯卡亚特王子死于部下之手,而雷尔斯帝国就要借此向斯卡亚特王国开战。”

“卑鄙啊!”巴多夫怒骂,雷尔斯帝国北征的心思谁都看得出来,但他没想到会来得这么突然和歹毒。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事情,哪有什么卑鄙或是高尚?”洛奇摇头:“战争早晚会来,那不是你我能阻止的事情。”

“照你这么说,我这会应该还在接受精神控制吧?为什么你要救我?”巴多夫看着洛奇:“可别告诉我你是在大发慈悲,在诺门格里你是最不可能心怀仁慈的人之一。”

“没错,我救你也是为我自己。”洛奇毫不隐瞒地点了点头:“我和魔导师辛萨斯有一些过节,而且我恰好被卷进了此事,我担心他会在庭审上临阵倒戈转而让你指控我。”

“看样子你的嫌疑已经大到了就算我不指认你也难逃罪责的程度了。”巴多夫倒也不傻,差不多理出了一点头绪:“否则你只需要杀我灭口,而不是来和我说这些。”

“是的。”洛奇坦白:“如果三天后你不自首,那么我就会变成凶手,这是整个雷尔斯帝国都不愿意接受的结果……所以我希望你能在庭审上认罪。”

巴多夫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苍白的笑声在废弃仓库里回荡:“我没有听错吧?你希望我去帮你背黑锅?你希望我出卖自己的国家,让雷尔斯帝国有理由出兵?你觉得我是那种人?”

“你是。”洛奇伸出手,爱丽丝便把一叠纸张递过来,洛奇抓起其中一张:“警部已经详细地调查过你,你可不是因为要实现什么卫国的大义才参军的,在距今十五年前,斯卡亚特王国东部某郡发生了一场饥荒,那就是你的家乡,在饥荒中你的父母先后饿死,身为长子的你为了养活你的妹妹和弟弟选择参军,而在七年前你本想退役,但同样因为新婚的妻子和刚出世的女儿被迫继续服役,因为你别无所长,失去了军人的身份就得不到国家的每月拨给你家的津贴,那是你家赖以为生的唯一收入……所以你才会在三年前来到雷尔斯帝国做王子的近侍。”

巴多夫沉默了,洛奇所说的每句话都是事实,他的确是为了家人才选择从军并远赴异乡。

“而如今,无论你是否愿意配合我。”洛奇说:“你都是必死无疑的,斯卡亚特王国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贫富差距极大,国家不会为了一个死人花钱,尤其是在你保护不力导致王储遇刺的前提下。”

“可我一旦认罪,我就是斯卡亚特王国的罪人,国王说不定会处死我的家人……雷尔斯大军到来,他们又将身陷战乱。”

“你不认罪国王就会放过他们吗?但如果雷尔斯帝国出兵,斯卡亚特王国就不得不全力备战,国王自身难保哪有心思去料理区区一个侍卫的家属?”洛奇循循善诱:“雷尔斯帝国既然起了出兵的心思,那么就算这一次收手,下次呢?下下次呢?斯卡亚特王国有多少你这样‘忠诚’的侍卫会为国尽忠?战争就在那里,谁也躲不掉,你的命我救不了,但如果你与我合作,我就会尽我所能保证你家人的安全,安置好他们之后还会给他们一笔足够安安稳稳过完余生的金币。”

见巴多夫仍在犹豫,洛奇从怀里掏出一根项链,这是巴多夫的随身物品,被警部收走之后他从墨斯那里要来,这根项链材质普通,既不是金也不是银,略微生锈的细细铁链上挂着一块外壳已经被汗水浸染得黯淡无光的怀表,表盖打开,里面是一张黑白的照片。

照相的技术在五十年前被发明,在经过炼金技术的改良之后如今已经可以拍摄彩色的照片了,不过那是有钱人才能享受的昂贵消费,拍一张黑白的照片的价格也让许多平民望而却步,不算富裕的巴多夫愿意出这样一笔钱说明他很重视照片里的人。

那应该就是他的女儿了,穿着挂了一圈丝质蝴蝶结的连衣裙,有一张讨人喜欢的乖巧面孔,眼睛大大的,冲着镜头的方向咧嘴大笑。

“真是漂亮的孩子,以后一定是个美人。”洛奇把怀表放到巴多夫手心里:“前提她能够拥有‘以后’。”

巴多夫接过怀表,两眼直直地看着女儿的笑脸,一直没有说话。

洛奇并不着急,靠在椅背上平静地等待对方的回答,该说的他已经说过,如果巴多夫仍然拒绝,那么他就只好再去求古钟领主萨尔达帮忙,再用精神控制对付这个侍卫,就算效果要差一些也顾不上了。

巴多夫长长地叹息:“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去履行承诺?”

“你没法知道,因为那时你已经死了。”洛奇说:“你只能选择相信我,我的承诺对你来说至少是一个希望,而如果你拒绝我,那么连希望也不存在。”

“相信一个叛族者?”巴多夫看着洛奇:“我听说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姐姐,还带领廷卫队毁灭自己的家族,你的承诺可信么?”

洛奇冷笑,站起来一脚踢翻了椅子,转身就走:“既然你无法相信我,那就这样吧,永别了,巴多夫先生。”

他的步伐不快也不慢,皮靴与仓库的地面相触发出“蹬蹬”的声音,每一步都像巨大的铁锤一次又一次地敲击在巴多夫的心脏上。

在洛奇走到门边的时候,巴多夫开口叫住了他:“等等,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我相信你。”

洛奇侧过身,湛蓝色的眼睛看向巴多夫,露出微笑:“明智的选择,巴多夫先生。”

……………………………………………………………………………………………………………………………………

洛奇和爱丽丝离开方堡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诺门格的内圈有着精致而整齐的城市规划,雕有花纹的石砖道路两侧每隔五米就会有一根黄铜灯柱,汽灯在同样精雕细琢堪称艺术品的灯罩里绽放着明亮的光芒。

“洛奇,你在骗他吧?”爱丽丝突然说。

“为什么这么说?”洛奇问。

“这个巴多夫被折磨了两天,又被你的话带着思路走,竟然忽略了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问题。”爱丽丝笑了笑,火色的瞳在灯光下更加明艳动人。

“哦?说来看看?”

“巴多夫一旦承担罪名,那么这场战争就是因他而起,国王或许顾不上他的家人,但他家附近的平民呢?”爱丽丝说:“在灭顶之灾到来前,人类做出怎样疯狂的事都不奇怪呢……再说了,你真的会去斯卡亚特王国么?”

“我会去的。”对于这一点,洛奇倒是很肯定:“战争是我的机会,我一定会去……至于巴多夫的家人,就祈祷缇兰保佑他们能活到那个时候吧,我倒不至于食言,但我说过我会‘尽我所能’的吧?”

“要是‘力不能及’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呢~”爱丽丝笑意更浓,伸出既美丽又锋利的五指在灯光下端详:“洛奇真是坏心眼。”

洛奇目光沉静地走向默西亚圣学院,他已经不在乎别人认为他是好是坏,作为复仇者的他别无选择。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