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威胁与要挟

“的确不是个好消息。”洛奇说:“你们邀请到的那位魔导师好像不是很配合你们的工作呢。”

“警部的计划你都知道了?”墨斯虽然这么说,却并不显得特别惊讶,眼前这位十七岁不到的年轻魔法师刚刚回到帝都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绝不是可以易与的人物:“辛萨斯做了什么?”

“他控制芙兰娅,籍由她将警部的计划告诉我。”洛奇说:“然后大概打算在庭审的时候让巴多夫指证我吧,到那时我无论怎么辩解都晚了,帝国不会再给我五天。”

“他不知道这件事对帝国意味着什么吗?”墨斯的笑容消失了,皱起眉头:“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你们大概不知道吧?他的双手是被我的老师砍掉的。”洛奇说:“这对一位魔导师来说几乎等于废掉了他九成以上的魔法力量。”

“真是胡来……没事找事。”墨斯抱怨了一句:“好吧,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先见见他。”洛奇说:“办法我已经想好了,不过还是先礼后兵吧,姑且也算是对一位魔导师的尊重。”

“好。”

洛奇、爱丽丝和墨斯三人一起离开办公室,往方堡内部走。

辛萨斯和巴多夫其实就在方堡里,现在还不是暴露王子侍卫巴多夫的时候,所以对他进行精神控制的施法也必须在方堡里完成,只有这里才是隐藏犯人的最佳地点,毕竟没有人会去警部里面搜查,这是谁也想不到的盲区……而五天一到,警部就会公开押解巴多夫前往庭审现场。

方堡不是黑狱,所以其实并没有专用的监牢,这里只有审讯室,位于方堡的地下,目前警部表面上将注意力全部投放在了斯卡亚特王储遇刺的案子上,所以松懈了对其他案件的调查,因此大多审讯室都被放空,显得格外冷清,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并不是所有警部人员都知道内幕,谁也不想被某个小小警员在方堡里偶然见到案件的关键人物。

巴多夫所在的审讯室在审讯区域的最内层,这里已经被警部戒严,在此站岗的警卫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在守护着什么。

有墨斯带路,洛奇与爱丽丝畅行无阻,一直来到审讯室外面,紧闭的铁门上挂着一个牌子,写了一个无中生有的名字,下面写着“抢劫犯”,一般来说到这里已经足以打消任何来者的好奇心了。

墨斯打开门,审讯室里面没有灯,漆黑一片的房间里只能听到巴多夫粗重的喘息声,要接受一位魔导师的精神控制是非常痛苦的事情,魔导师每一次念咒对他来说都是比死还难受的折磨,那感觉就像是剖开头盖骨然后从大脑上一点一点地剥下神经,魔导师会不停地给他服用各类毒品,只有这样才能勉强让他承受住那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痛而不致于痛死过去。

辛萨斯显然早已察觉到有人到来,他停下了施法,声音很平静,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到的疲惫,显然就算是魔导师要对一个正常人进行精神控制也不是轻松的事情,大脑是人体最神秘的部分,魔法的力量在这里面也举步维艰,尤其是在辛萨斯还失去双手的前提下:“你们来做什么?施法正进行到最关键的阶段。”

墨斯从墙上摘下一盏汽灯,照亮了室内。

房间不大,摆设理论上应该有一张属于审讯人员的桌子和椅子再加上一张为犯人特制的带皮质拘束带的铁椅子,但目前只有铁椅子。洛奇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即将背上黑锅的王子近侍巴多夫,他没有被加上拘束带,甚至没有手铐脚链,因为那根本不需要了。他看上去三十岁上下,对于常人来说正值壮年,但黑发里面已经掺入了大量白发,显然与近两天的折磨有关,他闭着眼睛靠在椅子背上喘气,声音像是一个有漏洞的风箱,他赤裸着上身,肌肉蓬勃的身体证明他曾经是个优秀的护卫,但此刻萎顿在椅子上,身上没有一点伤痕,却像是一具尸体般一动不动。

然后洛奇才看到了辛萨斯,这位曾经能够叱咤风云的魔导师就站在巴多夫旁边,大约也是三十多岁,黑发黑眼,鹰钩鼻下微薄的双唇抿紧,目光沉静地注视着来者,他并非没有手臂,法袍的两袖一直被撕到了肩部,泛着金属光泽的手掌放在巴多夫的椅背边缘,洛奇知道那是炼金产物,由炼金大师组装成的钢铁手臂,大概是以魔导师的魔能为动力吧?这样两条手臂比正常人的手臂更加有力和坚固,除了没有知觉以外无论哪一点都远胜血肉之躯。

但在魔法的领域里就不同了,无论怎样巧夺天工的炼金制品终究替代不了人体,魔法师要施法就得从心脏位置的魔源里摄取魔能,然后通过身体内部的魔能回路把魔能传递到外界引起元素的共鸣从而完成魔法,而手臂正是人体中魔能回路最繁复的部位,这也是魔法师都用手来施法而不是用脚的原因,那一对钢铁手臂里没有施法所需要的魔能回路,这对魔法师来说是无法逾越的阻碍,因为想改变习惯性施法的魔能回路完全不可能,就好比一个人失去了视力,无论他的其余四感锻炼得如何敏锐终究无法替代他的眼睛。

所以如今的辛萨斯只使用肩部残留的少许魔法回路却依然能够施法,这也从侧面印证了魔导师的强大。

“尊敬的魔导师辛萨斯·尼德尔阁下。”洛奇礼貌地微笑着颌首,在看到辛萨斯的瞬间他终于放下心来,看年纪辛萨斯倒是在三十岁以前就达到了魔导师的水准,这份天赋实在让人惊讶,但惊讶归惊讶,如今这家伙的双臂被齐根斩断,剩余的魔法力量不见得比他厉害太多,只是空有魔导师级别的魔法知识罢了,和真正的魔导师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我是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冒味打扰,实在抱歉。”

“是你啊。”辛萨斯也笑了笑,看不出对洛奇有半点恨意:“拜迪穆托的门徒,我早就听过你的名字了,真是年少有为,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蹲在我老师的魔法塔里看书呢。”

“您太谦虚了,在三十岁以前就能获得魔导师称号的魔法师少之又少,这样的成就是可以载入史册的。”洛奇说。

在当上魔导师后没多久就被砍掉双手的估计也是少之又少,也能载入史册……洛奇在心里默默加上了后半句话。

“我很忙,就不再多寒暄了。”辛萨斯说:“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墨斯看着洛奇,用眼神示意他来决定怎么做。

洛奇微微点头:“并不是来找您,我要找的是正在被您施法的巴多夫先生。”

“找他?”辛萨斯回头看了一眼瘫软在椅子上的侍卫:“找他做什么?你们应该三天后才需要他。”

“这几天连续地使用精神控制应该很累吧?”洛奇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他的右手背在身后随时准备施法,对方毕竟是一个魔导师,即便失去了双手他也不敢大意:“我最近也学会了精神控制,不如把巴多夫交给我,让我来完成您剩余的工作。”

辛萨斯听出了洛奇的暗示,知道这个蓝发少年已经看破了他的计划,但那又如何……他冷笑一声:“你又不是魔导师,这个世界上除了魔导师没有任何人可以涉足精神领域,你的玩笑并不好笑,最后要是不能完成对巴多夫的精神控制,害的可是你自己。”

“如果让你完成了对巴多夫的精神控制,害的才是我自己吧?”洛奇不想再跟对方虚与委蛇了,他踏前一步:“把巴多夫交出来吧。”

辛萨斯看了他一眼:“默林传承的人总是这样,目空一切,我是魔导师,你只是个传承魔法师,学习魔法才五年,但你却敢来命令我?”

“你的魔导师生涯已经结束了大半。”洛奇冷冷地说:“没有双手的魔导师好比是没有翅膀的老鹰,否则一位魔导师要杀我哪里需要什么阴谋诡计?”

“我杀不了你。”辛萨斯低声说,然后钢铁的手指放到了巴多夫的脖子上:“可我能杀他!”

洛奇突然生出一丝怜悯,这个魔导师实在可悲,看不清现实,因此已经走投无路到了需要靠威胁来对付他的程度……洛奇的怜悯只有一个瞬间,在来之前他就设想了辛萨斯的所有反应并制定了相应的解决手段,洛奇脸上又重新挂上微笑:“墨斯先生,请以警部的名义召辛萨斯阁下的门徒来方堡吧。”

“我知道了。”墨斯叹了口气,他也没想到这位魔导师会如此天真,在帝国布下的局里捣乱就像是和整个国家作对一样以卵击石。

“你……”辛萨斯愣住了。

“前段时间我曾经被一位传承魔法师袭击过,因此对帝都里的传承魔法师都做过一点点调查。”洛奇说:“你的门徒娜琪·汀布莱克在一年前成为你的学生,虽然是传承魔法师,可如今也才刚刚入门罢了,还不具备足够的自保能力吧?”

“卑鄙的小鬼!”辛萨斯没法再故作镇定了,他勃然大怒,洛奇竟然拿他的门徒作为要挟!

“你瞧,你死了没关系,但要是你的门徒也死了,你们这一脉传承就到此为止了。”洛奇说:“魔法的传承都是很宝贵的,每一支传承的消亡都是巨大的损失,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真的不想做这样残忍的事……辛萨斯阁下,请你理智一点做出选择吧。”

辛萨斯后退一步,表情恶毒地像是打算来个鱼死网破的前兆,有那么一个瞬间连墨斯都觉得他大概是要准备施法了,但洛奇却并不担心这一点,这个魔导师虽然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可他并不是白痴,如果他在这里杀死巴多夫,那么帝国绝对不会放过他,至于洛奇,却未必会因此受罪,这个年轻的中级神官已经证明过自己是个能从灭族之灾里脱身的狡诈之徒。

在沉默地对峙了十几秒钟之后,辛萨斯又退了一步,离开了巴多夫的椅子,站到一边去了。

“你赢了,你们又赢了。”他低声说:“不可战胜的默林传承。”

洛奇走过去察看巴多夫的状况,同时示意爱丽丝把巴多夫拖走,在离开审讯室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魔导师:“你放不下仇恨,所以你无法复仇。”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