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异端审问局

王子死亡后的第二天,洛奇来到了卡姆·奥克兰的办公室,这里和他初次来的时候没有太多变化,依然是那张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精致木桌子,镀金的高背椅子和它是一套的,周围的书架上满是校长的个人珍藏,毫无疑问都是千金难求的孤本。

外面下着雨,玻璃窗开了一个小缝,带上泥土味道的风吹进来,冲淡了屋子里的檀木香气。

洛奇安安静静地坐在办公桌的另一头,双手撑在膝盖上,穿着默西亚圣学院的校服,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看上去是个很体面的小贵族。

而卡姆则站着,他真的已经老了,梳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里掺杂着许多白丝,灰色的眼睛里也渗透着疲惫,眼角的皱纹很深。

“喝点什么?”卡姆走到角落,那里放着一套纯白色的烤瓷茶具,显然也是他个人的收藏,他把茶壶提到铁架子上然后点燃了下面的酒精灯,手上拿着两包茶叶:“一包是产自帝国西南奥芬行省的上等红茶,应季采摘,然后被魔法冷藏运到诺门格加工;另外一包是诺门格本地的大麦茶,比不上前一种精美,但味道也还不错。”

“大麦茶就好,我不懂茶道,好东西给我也是浪费。”洛奇说。

“好,那我就用煮的了,这样比较省事。”卡姆拆开了大麦茶,把茶叶倾入茶壶里,然后坐回到高背椅子上:“虽然猜到你迟早会再来找我,但没想到你身陷斯卡亚特王国的王储命案里也能有这份闲情逸致。”

“因为有几个问题实在让我很困惑。”洛奇的笑容收敛了,看着对方:“想请您给我解答。”

“让我再猜猜……”卡姆说:“你想问五年前的事情?”

“是。”

“你怎么知道与我有关?”

“艾琳说的。”

“艾琳?”卡姆微微皱眉,他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

“夜之国的一个妓女,她和查理·布卡斯的两个儿子上过床。”

“原来如此。”卡姆点头:“原来你出现在夜之国是为了调查这个,你果然没有忘记仇恨。”

“我的族人们犯下大错,死有余辜,我没有仇恨。”洛奇说:“您姑且把这当作我的一点点好奇心吧。”

“你的好奇心会害死很多人,包括你自己。”卡姆叹了一口气:“你是魔导师的门徒,在默西亚圣学院就读,又是教廷的中级神官,无论能力还是心性你都是可堪重任的,但却一直没有实权……教皇宫和元老院的人不是傻瓜,你想做什么他们都知道,所以你得到的不是重用而是警惕,当他们发现你能威胁到这个庞大帝国的时候,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铲除你。但同样的,只要你愿意放下你所谓的好奇心,你可以过得很好,重新复辟家族,甚至成为新的十字悲歌。”

“新的……十字悲歌?”洛奇重复着这个词。

“是的,你可以重建属于你自己的家族,不叫欧克西亚斯,改个其他的姓氏也行,几十年以后或许能重新成为帝国的支柱,你……”卡姆越说越起劲,他觉得这是非常可行的道路,诺门格仍有不少人对十字悲歌抱有好感,只是时局更替不敢表现出来而已,洛奇如果重新得势,一定会得到许多支持,毕竟十字悲歌是从建国之初就存在的古老家族,远比那些勾心斗角、不择手段的新晋家族可靠。

“不。”洛奇淡淡地说,然后站了起来:“欧克西亚斯氏族已经灭亡,不会再有下一个十字悲歌了。”

洛奇与卡姆对视,后者从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看到了一堵厚重的冰墙,在冰后又封冻着火焰,卡姆终于明白,这个看似彬彬有礼的少年心里是囚禁着一头野兽的,他比谁都冷静、也比谁都疯狂,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死、更不在乎其他人的生死,他回到诺门格从未想过要复兴家族,他早已做好把欧克西亚斯这个姓氏连同这段仇恨一同埋葬的觉悟。

角落里的茶壶沸腾了,白雾从盖子边缘喷出,带着浓郁的麦香味,转眼间就充满了整个房间。

卡姆得以移开视线,他当了十三年院长,在这之前还当了十几年教师,诺门格的小贵族们通常都很早熟,许多人在十三岁的时候就能像他们的父辈一样坐在谈判桌上与其他人唇枪舌剑,这些少年们通常都有着咄咄逼人的锋利眼神,但无论哪一个都与洛奇不同,卡姆不喜欢洛奇的眼神,非常不喜欢。

两个白瓷茶杯放在办公桌的两头,金黄透亮的茶汁注入杯中,香气就更加氤氲,卡姆看着缥缈的雾气,觉得自己真是老了,而一个老人在错综复杂的权力斗争中保存自身的唯一方式就是闭嘴。

“那我就帮不到你了。”卡姆的态度明确起来:“你复仇也好,好奇也好,这是你的事情,与我没有关系。”

“嗯。”洛奇没碰桌上的茶杯,仍然站着,更没有离开的意思:“您向我透露帝国的秘密要承担很大的风险,这一点我明白……但我觉得,在生命受到威胁的前提下小说几句,大人物们会理解你的。”

他伸出手掌,一道凌厉的风在他掌心形成,高速旋转,只需要一个念头风轮斩就会脱手而出,把年过五旬的卡姆院长一分为二肯定不是问题。

卡姆愕然:“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杀死我的话你会重新成为帝国的通缉犯,你五年前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了。”

“我知道。”洛奇说,风刃斩却没有消散,在他手里维持,发出“呜呜”的声音:“可我没有选择。”

“有备而来啊。”卡姆忽然笑了:“真是和你姐姐一模一样的脾气。”

“蕾莉?”洛奇反而一愣,他没想到在这个场合下卡姆会提起他的姐姐。

“大概是六年前吧,欧克西亚斯氏族还能在诺门格呼风唤雨的时候。”卡姆说:“你姐姐当时就在默西亚圣学院就读,这你应该知道。”

“知道。”

“她是传承魔法师,出身名门,而且所有科目的成绩都名列前茅,这样的学生有资格被铸成铜像立在学院里。”卡姆喝了一口大麦茶:“可有一个问题,默西亚圣学院规定只有二十岁以上的毕业生才可以被铸像,而你姐姐当时十五岁,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她还有一年就要随魔导师离开帝都去魔法塔里进修,也就是说她没有机会被铸像了。”

“蕾莉不在乎名利。”洛奇很肯定地说,那个总是微笑捧着书读的少女不可能会在意这种事。

“可她觉得你会在乎,你当时十岁,再过几年就要来学院里就读,毕竟这是帝都所有贵胄子弟的必经之路,欧克西亚斯氏族也不例外。”卡姆说:“但那时你姐姐已经离开帝都了,于是她找到我,告诉我她希望能成为弟弟的榜样,也希望你在学院里念书的时候能看见她……可规定就是规定,我当时没有同意,于是她就做了一件不像是蕾莉·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会做的事情,她手里握着魔法,跟我说要是不破例给她铸像就拆了我的办公室。”

卡姆顿了顿,又喝了一口茶:“结果你看见了,她是默西亚圣学院里唯一一个年龄不到二十岁且没有毕业就铸了铜像的学生。”

回忆扑面而来,像是汹涌的洪流正中洛奇的身躯,他手里的魔法消散了,坐回到椅子里去。

其实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蕾莉就是这样的人,她可以把一切都置之度外,只要是为了家人……就像五年前那样,毫不抵抗地任他杀死。

“抱歉。”洛奇垂下目光,那双湛蓝色眸子里的冷酷如云雾般散去,仇恨是力量,他要驾驭力量而不是被力量控制。

“冷静点对你没有坏处。”卡姆忽然说:“其实我倒是不在乎向你透露点什么,我一个小小的院长,瞎说些没有根据的话也不至于被定罪,但你的事我实在帮不上忙。我的确是欧克西亚斯氏族之案的代理书记官,可三次庭审都只是形式,庭审内容多是些对欧克西亚斯氏族的无端指控,最终根本没有定罪,接着审理地点就从圣裁所转到了异端审问局。”

洛奇皱眉,如果卡姆所言属实,那这件事就非常耐人寻味了,圣裁所是与帝国法庭同级的审判机构,前者主要用于审理信徒,而后者则针对非信徒,众所周知雷尔斯帝国是宗教国家,任何站在权力中心的人必然都是信教的,换言之就是圣裁所审理贵族,帝国法庭审理平民。至于异端审问局,这根本就不是个审判机构,它更像是一个执行机构,用于抓捕和处刑异教徒,但自从雷尔斯帝国不再对外扩张以后异端审问局根本就是个闲置的部门,连是否仍保留编制都令人怀疑,更别说接手欧克西亚斯氏族这样的重案,教廷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地把案件的审理转给放置多年的异端审问局,而且还恰好给欧克西亚斯氏族定罪为叛神罪?

欧克西亚斯氏族是建国之初就存在的虔信家族,三百多年来家族里走出过二十几位红衣主教和枢机长老,曾经无限接近过教皇的圣座,如今却被异端审问局定罪叛神,真是匪夷所思。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