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调查

艾琳身体一震,立马跪下来:“我认罪,是我杀死了王子。”

洛奇等人还没有开口,倒是妓院的老板先怒吼:“贱女人!你瞎说什么!”

艾琳一旦被定为有罪,那么身为她的老板必定难辞其咎,他们将一起被处刑。

“安静,让她说完。”洛奇看了一眼妓院老板,后者不敢再打岔,但仍恶狠狠地盯着艾琳。

“昨天晚上王子来到妓院,我趁他不注意就用刀把他杀了。”艾琳低下头:“事情就是这样,和其他人都无关。”

一旁的米希安冷笑,王子身体上的确乍一看都是利器伤,但那根本不是刀刃切出来的,而是更加锋利的风系魔法的效果,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要主动顶罪,但她的说法实在是荒谬无稽,没有半点可信度。

洛奇其实有些失望,他知道艾琳为什么要认罪,这个女人根本对案情一无所知,但她应该猜到自己的女儿拉尔与此有关,所以想一个人把罪责承担下来,让事情就此平息。

“拉尔,你知道些什么吗?”洛奇看着那个少年打扮的女孩,他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知情者:“是你母亲做的么?”

“当然不是!”拉尔看着洛奇,她不再掩饰自己的女声,但声音掷地有声,比之前更有男人气概:“杀死王子的不就是你么?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

接着拉尔叙述了一套她显然早已经准备好的指证洛奇的说辞,大致是说洛奇昨晚来到妓院后与王子发生了争执然后出手杀人,在这套说辞里没有芙兰娅的存在,也没有镜面人的存在,她自己则作为一个妓院的杂役偷偷看到了这一切。

这样的说法好像比艾琳的认罪更可靠,但也更对洛奇不利。

审问到此结束,三人走出妓院,此行没有得到任何有意义的线索。

“墨斯先生。”洛奇看了白衣男人一眼:“恕我直言,你觉得我是凶手么?”

后者转过头看了他几秒钟,然后露出笑容:“当然不,你怎么会这样想呢?”

“现在一切证据不都指向我么?”

“那是外行人的视角。”墨斯哼了一声:“真正懂行的,会在第一时间排除你的嫌疑。”

“怎么说?”

“一次杀人案由四个重点组成:杀人动机、杀人方法、死亡地点、死亡时间,只要这四点能够调查清楚,凶手是谁也就水落石出了。”墨斯说:“首先说动机,你和斯卡亚特王国的王子互不相识,杀死他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再说方法,你是个传承魔法师,要杀死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有必要搞出满身的魔法伤痕么,我觉得你甚至连魔法都不需要用,这样奇怪的杀人方法更像是一种对破案人误导。”

“可在死亡地点和时间上我却有很大嫌疑?”

“未必。”墨斯摇头:“斯卡亚特王国的王子是什么样的身份?半夜独身一人死在夜之国的妓院里,就算他是个荒淫无度的家伙,但现场连一个护卫都没有看见,这不合情理。”

“照你这么说我好像已经洗清罪名了?”

“也不是,在真凶落网前,你还是第一嫌疑人。”墨斯笑着继续摇头:“洛奇,你不傻,应该已经知道大人物们的意思了,这个案子不同于其他,它不能悬而未决,光是洗清你的嫌疑还不够。”

“你的意思是……凶手是谁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得找出凶手。”

“没错,这个凶手必须一目了然,于情于理都要说得过去。”墨斯终于点头了:“为此我们还得继续查下去。”

洛奇忽然明白这个有白蜘蛛之称的破案专家为什么能屡次侦破案件,这个男人是个典型的结果主义者,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追寻真凶,他要的仅仅只是“破案”。

“你是打算把罪名全部推到某个人头上去?”米希安听明白了,也因此不满起来,这和她所想象的查案过程可一点都不一样。

墨斯看了她一眼:“公主殿下,洛奇想要摆脱嫌疑,我则是要结案交差,这样做是最好的选择。”

“那你就忘记你胸口上写着什么了吗?”米希安说:“这就是所谓的‘唯向真理与正义屈服’?”

“能让所有人满意就叫真理,能解决问题就叫正义。”墨斯看着她:“这里是诺门格,真相通常不是那么重要。”

“真让人恶心。”米希安冷冷地说,然后看着洛奇:“那你呢?别人栽赃给你,你再栽赃给另外一个人?这就是你想当的‘英雄’?”

洛奇沉默了一会,才说:“梦想这样的东西……总会有梦醒的时候,现在的我别无选择。”

“可笑!”米希安退后一步:“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担心你这样的人,我早该想到,从你杀死你姐姐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洛奇,你变了。”

说完,她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了一支植物狠狠地扔在地上……那是干枯的蒲公英,从叶杆到花葶都干瘪扭曲,几乎难以辨认它的种类。

“继续你的‘别无选择’吧。”米希安转身就走:“恕我不奉陪了。”

洛奇没有说话,默默地捡起蒲公英,他认得出来,这是被蕾莉施过法的那一支。米希安说得对,他变了,变得冷血、残忍、自私,他回到诺门格不是为了当一个英雄,他要复仇,向那些更加冷血、残忍、自私的人复仇。

“大家都说公主殿下是帝都最有正义感的人。”墨斯撇了撇嘴:“可惜……”

……可惜这个充满了罪恶的城市里最不需要的就是正义感,洛奇在心里帮他补完了剩下没说出口的话。

……………………………………………………………………………………………………………………………………

洛奇与墨斯到的第二个地方是条约区,位于夜之国相反的方向,同样不属于帝都的内圈或者外圈,但与夜之国最大的区别在于这里住着的可不是什么二等公民,而是来自大陆其余诸国的使团,斯卡亚特王子的府邸也在其中。

条约区名字源于著名的《默西亚公约》,这个与默西亚圣学院同名的条约始于雷尔斯帝国建国之初,由初代雷尔斯皇帝、初代神圣教廷教皇以及大陆其余十二个王国的国王共同签订,内容大致是确定了各国的版图,并主张任何国家不得主动侵占他国领土。但三百年来《默西亚公约》的效力越来越薄弱,雷尔斯帝国的野心也越来越明显,由当初的十三国平等条约变成了如今的以雷尔斯帝国为宗主国,其余十二王国皆为附属国的霸王条款,条约区也由此设立,雷尔斯帝国要求各国每十年交换一名质子住在条约区,这看似是相当公平的和平互换,但问题在于各王国由使团护送前来的都是国王的直系子嗣乃至王储,地位斐然,而谁都知道雷尔斯帝国是宗教国家,真正掌握国家权力的是教皇和元老院里的枢机卿而不是住在皇宫里的雷尔斯皇帝,雷尔斯帝国换过去的却是毫无实权的皇帝的子女们,二者之间对于国家的价值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条约区是个非常特殊的区域,只要雷尔斯帝国尚没有彻底撕毁《默西亚公约》向大陆宣战的意思,那么它就是一个“国中之国”,严格来说这里不归诺门格甚至雷尔斯帝国管辖,而是由十二个王国共同主宰,即便是教皇亲至,也需要提前向条约区的各国使团递交申请才可以进入。

这是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就连令人谈之色变的欧克西亚斯之乱发生时,这里也平静如常,从条约区圈定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近百年时间,从未有任何一位王子或者王女发生意外,直到昨天为止。

条约区的建筑千奇百怪,它们的设计师来自十二个不同的国家,从材质到风格都各不相同,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就是都精致入微又豪奢非常,毕竟都是供各国王室成员和使团居住的房屋,每一栋都能上升到艺术品的层次。

“对于夜之国的人来说,能住在这里真是死也值了。”墨斯看着一条横贯街道的廊桥以及上面在阳光下折射着眩目光芒的琉璃瓦时啧啧感叹。

“不,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洛奇对此则有不同的看法:“当世界都不在乎一个人的死活时,他们就会比谁都在乎自己的生命,为此他们不择手段。”

接见洛奇和墨斯的还是斯卡亚特王国的使臣泰利,他看上去像是在几个小时以内老了十岁,五官挤在一起,被大片皱纹包裹着,他不再像上午那样见到洛奇就拼命指认他是凶手,但也拒绝和洛奇谈话,只是把王子府里的所有人都叫来了大厅里:“人都在这里,你们爱怎么查怎么查吧。”

说完就颓然坐进了本属于王子的椅子里去,失神地盯着地板,好像那里长出了一朵颇有观赏价值的稀有花朵:“……不管凶手死不死,反正我是死定了。”

洛奇只看了他一眼就把目光投向其他人,这些人都是王子府的护卫和仆役,但他们的证词比那群妓女还要混乱,这倒不难理解:王子死了,使臣都活不了何况他们这些下人?

墨斯和洛奇花了足足两个小时,只整理出一条有用的线索:

王子是主动离开府邸的,出门时并非独身一人,而且带上了一个名叫巴多夫的近侍,但直到现在为止,这个巴多夫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