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重叠的孤影

洛奇几乎是被米希安推出了帐篷,他沉默着在军营里行走,来往的军人看见了都会对他点头致意而不是像最开始那样视若无睹了,洛奇在情敌决斗中证明了自己不是个只会靠出卖亲友换取地位的懦夫。新的风评在军营里迅速扩散,人们说他背叛家族是因为欧克西亚斯氏族的确犯下重罪,而他则是坚持正义,大义灭亲。

对这个说法洛奇不置可否,他不在意也没法在意世人对他的看法,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假如当初在诺门格里的那场平叛战争中获胜的是欧克西亚斯氏族,那么犯下重罪的就会变成教廷。

洛奇要去找到爱丽丝,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只要通过契约力量他就能感应到自己契约使徒的位置,但他没有这么做……他和爱丽丝形影不离地一起生活了五年之久,彼此都很了解对方的习惯,哪怕不使用契约力量他也能找到爱丽丝。

此时已经入夜,洛奇使用了风之瞭望四下观察,终于在军营的东边发现了一座较高的沙丘,或许是因为常年生活在乌勒尔山脉里的原因,爱丽丝一直都很喜欢高山,但凡有机会她就会爬到高处去待着,好像这样就能离她的故乡更近一些。

洛奇又向北征军借了一匹马,驰骋而出,马蹄落在沙地里溅起半米高的扬尘,却没有留下蹄印——在沙漠里,人们通常会给马匹的四足套上布袋,因为沙地并不适合马匹行动,这样做可以防止马匹在奔跑时打滑。

传承魔法师通常显得什么都会,因为在魔法塔里总是摆放着海量的书籍,再加上魔导师的悉心指导和传承魔法师们与生俱来的卓越天赋,只需要短短时间他们就可以掌握许多人一生也学不完的知识。

但传承魔法师也不是万能的,知识无穷无尽,而他们的天赋终有尽头,加上洛奇在魔法塔里的修炼时间不是特别长,因此他仍有许多方面只是略有涉及。比如骑术就是如此,在魔法塔里可没有马匹供他练习,这门技巧他只是堪堪学会而已,一多半的本事还停留在理论阶段。

所以他没想到这匹马在离开大营后竟然会想要逃跑,它在最开始一段距离还算听话,之后就偏离了洛奇规划的轨迹,朝着玛尔塔沙漠深处跑去。

洛奇无奈地从马匹上跳下来,目送那匹不听话的烈马奔进茫茫夜色之中,他隐隐觉得这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一时却没有头绪,只好暂且放下,徒步朝着沙丘前行。

哪怕不依赖坐骑,魔法师也能达到甚至超越马匹的移动速度,只不过这会消耗不少魔能,如非必要洛奇不想在这种小事上浪费宝贵的力量。

他驾驭着风元素在沙地上掠过,每隔十几米才略略点一下地面,痕迹极浅几乎看不清楚,风元素能够把他的身体托起,此刻的他还不及一只飞鸟的体重,因此能以极速移动,甚至面对陡峭的坡度也能垂直向上。

当洛奇最终来到沙丘顶部的时候,果然看见一个有着红色长发的少女正背对着他坐在那里。

爱丽丝双手抱着膝盖,火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灯光阑珊的北征军大营,她轻轻地哼着一首洛奇从未听过的歌谣……大概是龙族之间流传的曲子吧,曲调古老且苍凉,就像是那个曾经盛极一时又逐渐衰落的族群一样。

她看上去形单影只,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是人类的世界,而她则是个彻彻底底的异类,孤独从她离开部族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在龙族的领地里,爱丽丝是地位仅次于姐姐的第二王女,娇生惯养,无忧无虑,但在人类世界里,她的地位一落千丈,她只是个契约使徒,除了契约主以外不会有人关心她的死活……而如果连洛奇也讨厌她的话,那么她就什么也没剩下了。

所以她才会比谁都在乎自己的契约主啊,不仅仅是因为契约本身,更因为她害怕孤独——没人不害怕孤独,所谓享受孤独都是对这种痛苦不够了解的人所制造的妄言。

洛奇比谁都清楚孤独是怎样的感觉,世界在他的眼中像是笼罩着薄薄的雾气,万事万物与他之间都有着莫名的阻隔,就好像他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仿佛是一个独行的鬼魂,徘徊在人群中,每到夜晚,千家万户的灯都被点亮,但没有任何一盏灯属于他。

他总是试图找到自己与这个世界之间的联系,可以是亲情、可以是友情、可以是一条咒语、也可以是一个名字,这样他才能觉得自己还活着,活在这个人间。

可他不能,他最美好的东西都在五年前的夜晚被埋葬,他剩下的只有仇恨,那深深剜进了心脏的恨意,它是图腾,是他前进的方向。

但他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孤独,这个世界上仍然有人还记得他,给予他帮助,比如米希安,比如萨尔达。

而只有爱丽丝,她所拥有的全部就是洛奇而已,他们本应该是两条互相依偎取暖的孤魂,但洛奇却把她视作工具和怪物。

洛奇默默地站在爱丽丝身后,他知道自己应该道歉,可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好在有契约存在,他也根本不需要开口,爱丽丝自然会理解他的想法,所以他就那么站着,任凭夜风拂起他的衣摆和爱丽丝的长发。

“洛奇,坐下来吧。”爱丽丝拍了拍身边的沙地轻声说。

洛奇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地俯下腰。

就是在这个时候,爱丽丝忽然转过了脸,拉着他领口靠拢,两道孤影重叠在了一起,契约的力量会禁止使徒攻击契约主,她能做出这个动作说明她没有攻击意图。

可洛奇分明觉得她在进攻,她的眼睛在夜晚也瑰丽地令人沉醉,像是有火焰在里面跳动,每一颗火星都绽放着无限生机,她的嘴唇很柔软,柔软得不像是龙类,而是一个普通的人族少女。

她显然缺乏经验,但近乎野蛮地亲吻洛奇,火热的唇齿之间携裹着烧灼的味道。

直至此刻,洛奇终于想起来在多年以前那个博塔尔海港的山崖上蕾莉对他也做了同样的事,可无论那时还是现在,他觉得自己都像是一块木头,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应对。

他试着抬起双臂,拥抱眼前的少女,他不敢用力,像是害怕把她弄坏,虽然他清楚以人类的力气是伤不到龙族之身的,玛尔塔沙漠的夜晚很冷,但怀中的少女却像是一团燃烧的烈火,洛奇甚至觉得有些烫手。

“用力一点。”爱丽丝含混不清地说。

洛奇用上了更大的力气去拥抱她,可爱丽丝还是不满意,她在他的怀里扭动着身体,火热而有弹性的触感通过衣物传递过来:“再用力一点……”

他用尽所有力量去拥抱眼前的红发少女,而她也用最热烈的亲吻回应他,虽然不想承认,但此刻洛奇知道自己已经忘记了仇恨的感觉,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两颗炽热搏动的心脏。

爱丽丝的眼睛前所未有地明亮,粹金色的光影在她瞳底掠过,她也伸出手抱住洛奇,纤长的十指合在一起,谁也不能让她松手。

她是龙族,世间最为伟大和高傲的族类,这片世界曾经都属于她和她的族人,但她此刻却在微微颤抖,像是不相信自己可以拥有眼前的人。

天空中忽然有丝丝缕缕的细雨落下,这在玛尔塔沙漠中是极为罕见的天气,这里白天烈日当空,晚上冷风阵阵,空气干燥得像是用砂纸打磨过,哪怕是整整一年中降雨也只有寥寥几次,没想到今晚他们就遇上了。

雨水连通天地,细细的长长的雨丝落在两个紧紧拥抱的身体上,洛奇却不觉得有任何凉意。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们的唇才慢慢分开,爱丽丝雪白的双颊染上一层绯红,为了掩饰这一点她把头埋进洛奇的怀里。

“你刚才……是想家了?”洛奇问她。

“恩。”爱丽丝低声说,然后小小地笑了一声:“不过现在不想了……真好啊,原来人类世界也没那么糟糕。”

“你才来多久,人类的丑恶和可鄙你还远远没有领略到。”洛奇摇了摇头:“世界残酷的那一面永远比它美好的那一面要多……而且多很多。”

“可这就够了,它美好的那一面我会珍藏在心里,它残酷的那一面我会把它们全部撕碎。”爱丽丝说完,然后像是一只讨巧的猫一样轻轻钻出了洛奇的怀抱,站了起来。

迎着细雨和大风,她那金色的双瞳微微发亮,从刚才开始它们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颜色没有褪去,她张开手臂看着洛奇:“我已经成年了,这是我收到唯一的也是最棒的成年礼……接下来就该让我来帮你了,你的仇恨、你的痛苦请让我和你一起分担吧。”

她转头看向远处的北征军大营:“那些憎恨你的,我让他们灰飞烟灭,那些伤害你的,我让他们尸骨无存,在我双翼之下,你的权杖将指向世界的尽头。”

————— 第二卷 万军权杖 完 —————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