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五天的监督者

谈话在默西亚圣学院的一间空教室里进行,洛奇坐在讲台上像是老师一样,而诺门格警部总长和斯卡亚特王国的使臣并肩坐在学生席的第一排,几名警员坐在他们身后。

对这样的安排使臣相当不满,他认为魔法师是危险的,这几个警员根本防不住洛奇暴起杀人。他的担心不无道理,洛奇的确有把握在顷刻间杀死在场的所有人,但他显然不会这么做,这毫无意义……警部总长施尔纳·巴克特很了解这一点,所以不停地安抚使臣,试图令其相信洛奇并不是个如他想象一般的杀人狂徒。

“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咱们有多久没见了?”施尔纳笑了笑,缓解了一下紧张的气氛,毕竟现在虽然有种种线索指向洛奇,但仍没有决定性的证据,后者依然是无罪的公民。

“五年,施尔纳总长。”洛奇也露出礼貌的微笑:“我们上次见面是在诺门格的警部大厅,那时我刚刚被元老院和教皇厅赦免,您看上去还是那么精神,想必是驻颜有术,时光竟没有令您有所改变。”

“身体或许还没老,但心已经老了……帝国的未来终究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

使臣皱紧眉头干咳了两声,他可不是来听这两个人互相寒暄的。

“泰利阁下,不要着急,雷尔斯帝国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施尔纳对他说。

“可我又该拿什么向国王交代!?”泰利几乎要崩溃了,看样子要不是他绝不是洛奇的对手估计已经提着手铳过来逼供了:“那可是王储!唯一的王储!九年前活着跟我来到诺门格,我却要带一副棺椁回去,国王肯定已经在给我准备绞刑架了!”

洛奇冷眼看着泰利,心里已经对事件有一个初步的了解,毫无疑问,这是一次早有预谋的栽赃,是席琳氏族么?由镜面人杀死王子抛尸在院子里,以此嫁祸于他……雷尔斯帝国要给斯卡亚特王国一个交代,而洛奇就是那个交代,最终虽然证据不足,但他仍将被作为第一嫌疑人处死,这是席琳氏族最乐于见到的结果。

“洛奇,你昨天确实到过夜之国的那家妓院?”施尔纳开始提问了。

“是。”

“有人说昨晚从后院传来了巨响,还看到了异光,你使用过魔法?”

“是。”

“这就怪了。”施尔纳转向泰利:“你不要看洛奇年纪不大,他可是一位传承魔法师,而据我所知贵国王子既不会武技也不会魔法,甚至没有搜出手铳,洛奇要杀他只需要一个简单的魔法,根本不会搞出这么多明显的痕迹来,事后我们勘察现场,那里几乎被夷平了。”

“我昨晚其实是去追查欧克西亚斯氏族的案子。”洛奇补充道。

“哦?”施尔纳扬了扬眉毛:“你是觉得这件旧案还有什么问题么?就算如此你也该直接向元老院提出申请查阅案件档案,而不是私自行动。”

“没有任何问题,欧克西亚斯是查实的叛神罪,对此我没有异议,但我这个人有个习惯,喜欢刨根问底,因为仅仅是出于好奇心就自己去查了,不想麻烦大家。”

“既然是追寻旧案,你又怎么会和人打起来?”

“有刺客要杀我,是个传承魔法师。”洛奇说:“我和他交手,将他击退,事后就离开了,整个过程中我从未见到什么王子。”

“你撒谎!”泰利站起来,脸色通红,头上的窄帽子因为过大的动作掉落下来,但他毫不在意,直指洛奇:“分明就是你做的,哪有什么刺客,你是在场唯一的魔法师!”

“冷静,冷静!”施尔纳把泰利按回到座位里,然后看着洛奇:“洛奇,我个人相信你的说法,但如果你找不到真凶,你仍然是这案子里最大的嫌疑人,帝国最终可能会将你定罪。”

“我知道了。”洛奇点点头:“给我十天时间,我一定找出凶手。”

“他想逃跑!十天!够他跑到克斯里海对面去!”泰利又一次站起来,看样子使臣大人已经因为王子之死而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让凶手去查案!你们在想什么!?”

“泰利阁下,我必须得再重申一遍,他还没有被定罪,不是凶手,而是一位中级神官,有权协助警部调查。”施尔纳又转向洛奇说:“十天确实长了些……帝国高层非常关注这个案子,你必须尽快。”

“那就五天吧,如果到那时我仍然不能摆脱嫌疑,我愿意被定罪。”

“好。”这次施尔纳不等泰利有所反应立马抢先同意:“但为了让泰利阁下放心,必须有两个监督者跟着你一起调查,接受么?”

“接受。”洛奇站起来走出教室,对身后泰利愤怒的叫嚷声充耳不闻。

他看到了要和他一起调查案件的监督者,其中一个如他所料是米希安·玛格特罗伊德·阿尔达诺亚,帝都闻名遐迩的公主殿下。

洛奇罕见地没有主动致礼,他皱着眉头思索着,却不是在想如何自证无罪,而是对施尔纳的态度百思不得其解,和他预想的发展完全不同,帝国看上去根本不想将他治罪,难道这件事与席琳氏族并无联系?

但不管怎么说,他的的确确是只有五天时间,他相信如果这五天里仍未找到真凶,那么他还是会当替罪羊。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米希安显然一直站在门外旁听,她看上去倒比洛奇本人还要上心:“你只有五天。”

“嗯,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去发现尸体的地方看看吧。”洛奇说,然后径直向前走。

洛奇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米希安却把这解读为他已经因为这桩从天而降的命案而乱了阵脚:“你也不用太着急,就算五天到了还是没找到凶手,我也不会让他们胡乱给你定罪的,大不了我去求父亲帮忙。”

这件事涉及外交问题,就算是教皇恐怕也帮不了什么忙,况且洛奇可不信一个五年前亲手在对欧克西亚斯氏族的逮捕书上签字盖章的人会在五年后大发慈悲来救一个叛族者。

人必须自救……在五年前洛奇就深深地了解这一点了。

另外一个监督者站在不远处,是个皮肤苍白的中年男人,他看上去像是从白色的染色剂里捞出来的:一身白色的礼服,衬衣也是白色,还打着白色的领结,头上也戴了一顶白色毡帽,全身上下唯一显眼的东西是别在胸口的警部徽章,一个黑色的环形标识,正中央刻着诺门格警部的戒言——“唯向真理与正义屈服”。洛奇知道事实上他才是真正的来自警部的监督者,米希安应该是利用身份之便强行加进来的。

白衣男人走过来向洛奇微微点头:“我是墨斯·雷布尔德,隶属诺门格警部特种调查局,此行协助你调查斯卡亚特王子的命案。”

“大名鼎鼎的名侦探‘白蜘蛛’,应该是我协助你才对。”洛奇露出微笑,白蜘蛛墨斯是帝都有名的破案专家,据说无论什么样的疑案都可以解决,破案时就像是蜘蛛捕获猎物一样有条不紊,加上他独特的穿衣风格,所以就有了这样的外号,警部居然派了这么一个人来,似乎是真的想要彻查这件案子。

半小时后,三人来到了发现尸体的地方,也就是夜之国里一间妓院的后庭。

案发后的夜之国迅速恢复了作为一个贫民窟的本质,尤其是白天,街道上的人更少了,与其说是萧索,不如说是了无人烟。至于妓院本身,从老板到妓女没有一个逃脱,都被直接逮捕。他们与洛奇这样的“内圈人”不同,没有申诉的权力,只能像犯人一样配合警部的调查直到最终确定是否有罪,一般来说都会是有罪,只因为这些人身在案发现场,没准也是真凶的帮手。警部对于这样的二等公民向来抱有宁杀错不放过的心态,反正夜之国常有这样的人死去,第二天大家就会选择性遗忘他们的存在。

这里与洛奇离开时没有太大变化,唯一的不同是地上多了一滩已经干涸的血迹,想来就是那个王子的。

洛奇看了看那排破旧的房屋,指着艾琳一家所在的那间:“这间屋子里住的妓女呢?”

“妓女艾琳和她的女儿拉尔?”墨斯在此之前显然已经对案情有一些调查了,准确地报出了那两人的名字:“她们知道些什么吗?”

“女儿?”洛奇扬了扬眉毛,他竟然没看出那个小混混一样的毛头小子是个女孩,不过现在想起来的确是有一些端倪的,比如她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又比如她被洛奇踢倒之后起身时颇爱干净地拍了拍灰尘,拉尔的性别不是什么关键,洛奇注意到墨斯没有提到一个人——拉尔的姐姐芙兰娅·艾尔顿·伯曼。

盘问的地方被就地选在妓院的大堂里,两天以来洛奇第二次坐在这里,目的同样是想要从桌子对面的人口里得到一些情报,只不过这一次提问者多了个墨斯和米希安。

米希安显然对这样一个场合十分厌恶,她毫不掩饰这种情绪,鄙夷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妓女,她甚至不愿意坐下,好像那木凳子上也带着某种致命的传染病。

洛奇对此早已习惯,米希安一向如此,眼睛里揉不下一粒沙子,更别说这样一个纵情声色之地,她小时候很怕生,现在怕生的毛病变成了趾高气昂的公主脾气,但这种嫉恶如仇的性子倒是一点没变。

妓院老板和妓女们给出的证词乱七八糟,基本不值一提,她们很怕死,唯恐不能和案子撇清关系,所以即便知道点什么也要推脱干净。

洛奇没有指望过她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艾琳和她身边的拉尔身上,这两个人从头到尾都一声不吭,像是被周围荷枪实弹的警员吓傻了,他没有看到芙兰娅的踪影,而警部对这些妓女的底细的调查一直在进行,假如真的如拉尔所说有一个名叫芙兰娅的姐姐,那么她绝不可能独善其身。

芙兰娅没有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一件事……拉尔说了谎,她根本没有姐姐。

想到这里,洛奇的目光变得冷冽起来,他看着艾琳和拉尔,声音不大,但带着不容置疑的杀机:“你们还不招供么?”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