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王子之死

洛奇离开屋子时正好碰上拉尔的姐姐回来,她看上去不比拉尔成熟多少,可能还没有洛奇年纪大,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坯子,有着一头淡粉色的长发和比头发颜色更深一些的眼睛,肌肤有着绸缎般的光泽,颜色则像牛奶一样白皙,就算是洛奇也不由得想到如果她愿意出柜的话,肯定比她母亲能赚钱得多。

芙兰娅·艾尔顿·伯曼……洛奇还记得她的名字。

“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芙兰娅倒退一步,她显然认得出洛奇,毕竟那蓝发蓝眼的特制非常令人瞩目,她念出了这个名字,名字后面所代表的是罪恶与残忍,这个看起来平静优雅的少年对多数人来说不是什么善茬,他与族人曾犯下重罪,但又靠帮助帝国逮捕同族洗清了罪名,但这一切都不能掩盖他是个连自己的亲姐姐都可以斩首的刽子手。

她的手指下意识地摆出一个手势,这个小动作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却被洛奇发现了。芙兰娅刚才试图摆出的是魔法手势,这是施法的前兆,包括世传魔法师在内的绝大多数魔法师在经过系统的学习和大量的练习之后都可以做到省略咒语和魔法手势,默咒可以加长咒语但依然省略魔法手势,只有刚刚入门的新手才需要魔法手势的辅助来施法……但毫无疑问,新手魔法师也是魔法师。

“你是个魔法师?”洛奇开口。

“不……我不是。”芙兰娅摇头。

“嗯,大概是我猜错了。”洛奇没有跟对方进行更多的交流,扶着爱丽丝侧身让过芙兰娅离开了。

有那么一个瞬间,洛奇心里涌起要把这家人杀光的冲动,但被他压制下来……从艾琳到芙兰娅,没有一个人对他说了实话,假如查理·布卡斯真的一无所知,教廷又有什么必要杀人灭口?身为一个魔法师,有一百种赚钱的办法,偏偏选择当夜之国酒馆里的服务生。

这家人一定还藏着某些秘密,洛奇相信这些秘密和欧克西亚斯氏族的案子有关,既然有人要和他玩一局解谜的游戏,他愿意奉陪到底。

……………………………………………………………………………………………………………………………………

当爱丽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她的眼睛恢复了正常的色泽,刚睁开眼就看见洛奇正在给包扎过的伤口换药,他的伤口不算特别严重,但也绝不是什么擦伤,锋利的刀刃在他的肋下和侧腰留下了两道血口,在战斗中被他用冰元素强行止血,而事后带来的后遗症就是伤口被冻得紫红,他不得不用小刀把部分坏死的组织给割掉再用特制的治疗药剂催生新的皮肉。

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缔结了契约的魔法师和使徒之间的某些感觉是会传递的,洛奇的疼痛会被弱化后传递给爱丽丝,这样的特性是为了令使徒更加直观地了解契约主的状态。而此刻爱丽丝就感到一阵阵的刺痛,而这还只是洛奇所感到的痛楚的一半不到,但他却一声不吭,小刀毫不犹豫地切下了已经被冻得僵硬无法修复的血肉,只有紧皱的双眉说明他的确是承受着巨大的痛感。

“洛奇,你又受伤了呢。”这是爱丽丝说的第一句话。

“嗯,已经处理好了。”洛奇已经重新包扎完毕,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两圈绷带,这两天的确受伤频繁。

“话说你都不痛的嘛?”爱丽丝对他轻描淡写的态度有点不能理解:“你的样子就好像不是挨了两刀而是喝了两杯咖啡。”

“当然痛。”洛奇说:“但我在魔法塔里给自己做过一些痛苦耐受度的练习,所以一般程度的伤口不会影响我的行动和状态,这是十分有必要的,历史上有不少魔法师因为受伤带来的痛苦导致不能及时施法,然后他们死了。”

“那为什么不干脆去除痛觉呢?”爱丽丝问:“魔法师做不到么?”

“应该是可行的……但那样反而更加危险。”洛奇说:“痛觉是人体在受到伤害性刺激后产生的主观反应,它其实是生物体的保护机制之一,如果去除痛觉的话就不能对自身的身体状况有明确和精准的判断,从而导致更加致命的后果发生……比如明明已经大量失血,却因为没有痛觉的提醒而继续行动,最终死于休克什么的。”

“是这样啊……”爱丽丝露出了一脸虽然听不懂但好像很厉害的表情:“啊,对了。”

洛奇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自己这个问题一个接一个的使徒。

“洛奇,据说你亲手杀了你的亲姐姐还割下她的头献给教廷,是真的嘛?”

“是。”洛奇的回答简单明了,这件事诺门格很多人都知道,没什么可隐瞒的。

但爱丽丝却感受到了和刚才不一样的痛苦,她轻轻抚摸自己的胸口,人类的这个地方藏着心脏,这样的感觉是心痛么?它像是暴风雨,在身体中肆虐,又像是野兽,掏空了灵魂中所有的欢乐。

晶莹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从她眼角滑落,她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哭,她更惊讶的是自己竟然也会哭……不,她自己没有哭,她是替这个孤独而沉默的蓝发少年在流泪。

“洛奇,你后悔么?你不想杀她的,我知道。”爱丽丝轻声说。

“不后悔。”洛奇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窗帘的缝隙,阳光从那里照进来,透过缝隙可以看见窗外的绿荫:“重来一次,我还是会杀了她……我没有选择,一直都没有。”

门被人敲响,两人同时看向门口,爱丽丝很奇怪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拜访洛奇,但洛奇却已经猜到了来者是谁,毕竟在这个学院里他的熟人并不多。

“公主殿下。”洛奇打开门,躬身致礼,虽然仍身处贵族云集的内圈,但他其实没有任何爵位和军衔,唯一的教衔也仅是中级神官,而诺门格的中级神官有近两百名,面对有公主封位的米希安,他理应时刻保持必要的礼仪。

米希安看着这个正在向自己鞠躬的故友,眼神有些复杂,但终究没说什么,直到洛奇直起身子,她才开口,语速很快:“你昨天去了夜之国?”

“是。”作为教廷的神官私自前往声色之地是非常不光彩的事情,但洛奇很直白地承认了,对方既然这么问,肯定已经知道了他昨日的行踪。

“那你可闯下大祸了。”米希安皱眉,手指无意识地绞动着校服的裙角,洛奇知道这是她从孩童时期就有的小习惯,代表她很紧张或者很烦躁:“今天早上,大概就是一小时以前,夜之国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夜之国里恐怕有很多具尸体。”夜之国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目无王法的匪类遍地都是,洛奇有理由相信那里经常发生命案,但话虽这么说,普通人却根本不会引起教廷和帝国的注意,消息更不可能传到公主的耳朵里,洛奇由此知道这具尸体的身份恐怕不一般。

“是斯卡亚特王国的质子,再有一年他就可以回国了,据说斯卡亚特现任的国王只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早夭,刚刚死的这个是要回去继承王位的王储。”

斯卡亚特王国是雷尔斯帝国的邻国,二者之间隔着玛尔塔沙漠,在雷尔斯帝国建国之初就签订了和约,每隔十年都会交换一位王子作为人质,以此确保双方的和平。

“这与我无关。”洛奇说:“我并不认识什么斯卡亚特王国的质子,连他名字都不知道。”

“这位王储死在一个妓院的后院里,身上有十几处可以证明是死于魔法的伤口。”米希安看着他,隔了一会才继续说:“而警部已经追查到昨天在夜之国里确实有施法的迹象,有超过二十个目击证人愿意用生命发誓在昨天看见你到过夜之国,而且偏偏进了那一家妓院。”

“你怀疑是我做的?”

“不是我怀疑你,而是斯卡亚特王国的使臣以及诺门格的警部怀疑你。”米希安摇头:“他们已经在来学院的路上了,你先想想怎么应付他们吧。”

米希安的预估有些不准确,因为她的话刚说完就已经有手持连射长铳的警部人员包围过来,在诺门格只有三种人可以合法配枪,一是军部的军人,二是各大家族的族卫队,三就是警部的警员,军人很少会出现在城市里,在欧克西亚斯氏族之变后族卫队的人数则受到教廷的严格控制,因此在诺门格里,警部就是最强大的武装力量,此刻上百支火器已经对准了洛奇所在的小墅。这是一次有准备的抓捕行动,对象是个魔法师,谁也不敢大意,可想而知几乎每一把火铳里都填装着可以对魔法盾造成有效伤害的破魔子弹。

“等等!不许开火!武器放下!公主殿下在!”一个急切的声音从水泄不通的包围圈后面传过来。

警员们左右让开一条狭窄的通道,两个人走过来,其中一个洛奇认识,也正是开口制止警员们的人——警部总长施尔纳·巴克特,是个已经有六十岁高龄的老臣,曾经与洛奇的父亲关系颇佳,在洛奇小时候还被他抱过,但自从欧克西亚斯氏族覆灭之后,他就对这段往事绝口不提了。

另一个也是老人,但洛奇没有见过,对方穿着灰布长袍,戴着灰色的窄边帽子,这不是雷尔斯帝国的穿衣风格,想必就是米希安口中的那个来自斯卡亚特王国的使臣了。

“你们这是做什么!?”米希安有些恼火,据她所知案件还没有水落石出,此时来找洛奇只能以询问的方式进行,而这个阵势用抓捕都有些不够,简直是开战:“我……”

洛奇把一只手放在她肩上示意她不要再说,然后双手高举走向警部总长和使臣:“我是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我愿意配合警部接受调查。”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