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不公平的公平决斗(下)

这次洛奇选择主动进攻,他箭步向前,秘银短刀翻转向后被他反手握持,这样做的好处是哪怕他一击无果也能迅速收刀防御,坏处是他这一刀如果被对手躲开他将失去追击的机会,但洛奇这次进攻本意也不是要决出胜负,而是趁机试探——虽然洛奇觉得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刚才路易斯那惊艳的第二招并非灵光乍现而是他故意隐藏实力的话,那么他的剑技的确在自己之上,洛奇全力进攻很可能让自己陷入危机。

路易斯的防御姿势也很稀松平常,他的剑技似乎又跌落回一开始的水准,这是洛奇试探性的一击却逼得他把即将刺出的长剑撤回作为防御,但就在秘银短刀与长剑交击的一刻,路易斯再一次使出了令人惊讶的剑招,他竟然冒着武器被挑飞的风险松开了剑柄,身体不退反进,绕过秘银短刀向前,此刻他与洛奇的距离不到二十厘米,即便在近身战里这也显得太过接近,对双方来说都很危险。

他没用用剑,两手空空,挥拳直捣洛奇小腹,这样的应对完全在洛奇意料之外,他此刻撤刀回防也没有意义了,只好以左手成掌迎接路易斯的重拳。

在最后关头,路易斯又一次变招了,他的拳头松开成掌,掀开了洛奇用于防御的左手,同时闲着的另外一只手再次握拳狠狠地印在洛奇的腹部。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贴身完成了一次肉搏,洛奇受到重击而倒退几步,而此刻路易斯正好接住了刚刚松手放开的单手剑,他飞身袭来,长剑从上至下劈砍,带起的风声呼呼作响。

最终救了洛奇一命的是他屡次从生与死的边缘经过而形成的判断力,路易斯的这一剑虽然来势汹汹,但后续无法变招,很有可能只是佯攻,因此洛奇右手举刀抵挡,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在路易斯的下盘。

如洛奇所料,在长剑落到秘银短刀上的时候他发现力道并不大,路易斯把更多的力量集中在了他的腿上,这是一记极其凶狠的弹腿,快得几乎只能看见一道影子,洛奇猜到了这一招却难以应对,假如此刻收刀路易斯就会在长剑上加力,洛奇看穿了对手的招数却还是得硬生生地吃下这一击,他只能勉强用左手护住头颅。

“啪”的一声脆响,隔着老远人们也能听见骨头开裂的声音,路易斯仍然站在原地,单手拄着长剑,他没有继续追击,脸上的笑容让他显得游刃有余。

洛奇在足足五六米开外落地,然后又滚出两三米卸去力道之后才捂着小腹慢慢站起来,刚刚站起来却又半跪了下去,朝着铺满沙子的地面吐出一口血,路易斯对着他腹部的那一记重拳牵动了本已经快要痊愈的旧伤,他小口喘气,防止把喉管里的残血呛进肺里。

左手手腕剧痛无比,洛奇用它挡下了路易斯的踢击,所幸应该只是轻微骨裂而非骨折,只要忍住疼痛就并不影响行动。

“不堪一击。”路易斯如此评价自己的对手,他斜眼看着洛奇:“就凭你这点本事也敢和西里斯少爷抢女人?站起来,继续和我打。”

军人们的呼声越发高涨,他们不了解内情,只承认强弱,路易斯在刚才的几个招式之间展现出了压倒般的实力,让这些常年与刀剑枪炮为伴的军人大开眼界——原来剑术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

“够了!”米希安站起来就要朝着洛奇走过去,她的表情看起来比洛奇本人还要痛苦,好像路易斯那一拳一腿全落在了她身上一样:“决斗到此为止,洛奇获胜!情敌决斗不是生死之战,谁更勇猛由我来判断!”

“公主殿下在说什么?我没有听清。”路易斯站在决斗场中间,把手放在耳边做了个听不见的手势,而事实上米希安的声音很大,他绝不可能听不见,只不过他充耳不闻罢了:“请您不要着急,我这就收拾了这小子还您一个清白,西里斯少爷才是配得上您的男人。”

卡文也见机帮腔:“是啊,公主殿下,您是教皇之女,怎么可以和一个叛族者厮混在一起。”

“我说决斗到此为止!听不懂吗!?”米希安勃然大怒,一边大声说着一边朝决斗场走:“你们还想怎么样?要当着我的面杀人吗!?”

“把公主殿下拦下来!”卡文对着周围的士兵下令,立马就有卫队以长戟挡住了米希安的去路:“公主殿下,场上正在决斗,刀剑无情您还是不要靠近,免得伤到您的尊体。”

“你拦得下我!?”米希安冷笑,她抽出了腰间的刺剑,右手魔法已经开始准备。

卫兵们犹豫着不知道还要不要拦她,他们倒是背着火铳,而且还准备了破魔子弹,但对方可是教皇的女儿,是有正式封号的公主殿下,对着她开枪毫无疑问是死罪一条。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洛奇站了起来,他向着米希安摆了摆手:“决斗……还没有结束。”

“你都受伤了!”米希安没想到洛奇还要继续决斗,她有些焦躁了:“够了!够了!别打了,大不了我跟那家伙回诺门格就是了,我去找父亲帮忙,他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嫁去席琳氏族的!”

“别任性了,米希安,你也长大了,是时候懂事了。”洛奇说,这是他第一次当众直呼米希安的名字,让后者愣了一下:“特使既然来了就说明教皇宫已经妥协,这次你父亲帮不了你。”

“没错,这次圣座也支持这桩婚事,公主殿下,您还是安心嫁给西里斯少爷吧。”路易斯站在一旁笑着说,这会他的听力好像又恢复了一样。

“我……”米希安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不想嫁给那个什么西里斯少爷,她在默西亚圣学院学生会举办的晚宴上见过那个人,西里斯倨傲而无礼,甚至设法当众羞辱洛奇。

可她更不想洛奇再受伤,自从他回到诺门格以来,似乎身上的伤势就没有好过,总是新伤叠旧伤,像是个坏掉了又补上的玩偶,总有一天会被彻底破坏。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