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米希安的决定

这对米希安来说仍是一个过于疯狂的计划,除洛奇以外,她甚至根本没有男性友人,她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表现所谓的“既成事实”,一想到这事她就面红耳赤,心脏几乎要跳出胸口……而且一想到她马上就要颠覆一直以来在人们心目中教皇之女的高贵形象,还有些犯罪般的刺激感。

洛奇没有跟她讨论太多,似乎觉得比起他的那些正事,帮助米希安毁掉婚约实在不能算是什么值得夸耀的功绩,因此只是简单地交待了一下计划的细节就带着爱丽丝离开了,只留下米希安和塔尼尔站在原地。

看着还沉浸在羞涩与兴奋的双重幻觉中的米希安,塔尼尔轻轻叹了口气,米希安其实并不愚蠢,相反她很聪明,而且正义、果断,除了有些傲慢之外几乎具备一切她所应该具有的优秀素质。洛奇不在的五年间,米希安看似惹祸生非,其实保护了不少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弱势群体,能够做到这一切光凭教皇宫的帮助是远远不够的,身为教皇的父亲需要顾忌的东西很多,实际上能够给米希安的帮助非常有限,很多时候是依靠米希安自己的判断来摆脱困境。

但一直以来每当米希安遇到涉及那个洛奇·朵拉维尔·欧克西亚斯的问题时,就会有些失去理智,变得盲目且冲动……这一切都被塔尼尔看在眼里,她知道米希安和洛奇是儿时玩伴,可是米希安似乎过于执着这份关系了,甚至让人觉得她对洛奇抱持着的恐怕并不单纯只是友情。

塔尼尔认为自己作为契约使徒有必要提醒一下米希安了:“殿下,我有一个冒昧的问题,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说看?”米希安心情大好,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几乎是用唱歌般的声音在说话。

“你爱上了那个欧克西亚斯氏族的末裔。”塔尼尔的话一针见血,直指问题的核心,巨人族一向如此,说话从不转弯抹角。

米希安被这个问题噎住了,她的脸上本就是绯红,这下更是红到了耳根处:“那、那种态度恶劣的家伙,还总是惹我生气,我不惩罚他已经是宽宏大量啦,怎、怎么可能会……”

“你真的这么觉得?”

“不过他也是因为家族变故被逼无奈吧……以前的洛奇是个很讲义气很会照顾人的孩子呢,其实他一直没变,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只是一层伪装罢了,我能感觉到他打心底里还是个很善良的人,只要他大仇得报,一定会重新变回以前那个样子的。”米希安马上就把刚刚对洛奇的全部评价都推翻了。

“所以你到底是爱上了还是没有?”

“我、我当然没有……你瞎说什么呢。”米希安吞吞吐吐着,但最终还是在塔尼尔严肃的眼神下服软了,她对自己这个直话直说的契约使徒向来都没辙:“大概……有那么……一点点吧?”

“你低估了仇恨的力量,殿下。”塔尼尔说:“你没有经历过失去至亲的痛苦,所以无法明白洛奇身处在一片怎样的绝望之中,他从炼狱之中爬回人间绝不是为了变回以前的样子,他是为仇恨而来,我对杀气非常敏感,哪怕对方只有一丝我也能捕捉到,而在洛奇身上,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没有暴露出杀气,这可不是说他一心向善不忍杀生……相反,这是超越了杀戮本身的淡漠,他在了结一个生命的时候已经不会有丝毫的犹豫、怜悯以及惋惜。”

“我知道他为仇恨而来。”见塔尼尔这么严肃,米希安也认真了一些:“所以我才要帮他啊,没有人生来就渴望仇恨,他只是一时钻了牛角尖,既然他不愿意从牛角尖里退出来,那我就帮他把牛角尖钻穿吧。”

“所以说殿下你在思考和洛奇有关的问题时真的太过狭隘了,你只想着自己和他,却没有意识到他的仇恨会对更多的人带来恶果。”塔尼尔说:“到现在为止欧克西亚斯氏族灭亡的真相依然扑朔迷离,但至少在明面上那份对欧克西亚斯氏族的逮捕令是元老院出具,教皇亲自签阅的,别忘了教皇就是你的父亲。”

“你想说什么?”

“这个牛角尖可并不好钻,我也不知道是否会有那样一天,但你至少要对此有心理准备……如果欧克西亚斯氏族的血案真的牵扯到了教皇与你的家族,那么洛奇和他们之间就必然要刀兵相见,那时你是帮助你的家人们杀掉洛奇,还是帮助洛奇把你的家族连根拔起?”塔尼尔看着米希安,目不转睛,等待契约主的回答。

米希安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她楞了一下:“我……我不知道,但洛奇一定……”

“一定不会对你的亲人们下手?”塔尼尔笑着摇头,一向对这些事冷眼旁观的她看得却很清楚:“他肩上背负着那么多血亲的命,仇恨是推动他前进的力量,他根本没有选择,你觉得你可以感化一个被血海深仇冲昏头脑的刽子手吗?恕我直言,爱情根本不足以束缚他的手脚,真到了那样一天,当你和洛奇站在对立面上,你猜他会不会把手上的刀捅进你的心脏?你……”

“别说了。”米希安打断了塔尼尔,她看上去有些动摇,但依然没有改变主意:“我还是想帮他,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一定也有别的解决办法。”

“你这是自欺欺人。”塔尼尔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契约主有些愚蠢,在和洛奇有关的问题上米希安总是做出不明智的选择,洛奇是极其危险的人物,帮助他毫无疑问会让米希安也陷入杀身之祸,最好的办法就是与那个蓝发少年划清界限:“你是教皇之女,凌驾万人之上,可是你看不清那些笑脸之后暗藏的蛇蝎之心,洛奇是个你不该爱上的人,这份感情会给你带来大麻烦的。”

“塔尼尔!”米希安的表情变得冷漠起来:“你在质疑契约主的能力和选择吗?”

“我……”塔尼尔知道米希安的倔脾气又犯了,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用了,只好叹了口气:“我不敢。”

“该怎么做我自有分寸。”米希安的语气柔和了一些:“……你就不要操心了。”

“是,殿下。”塔尼尔无奈地应承。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