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刺客与妓女(下)

依然是风轮斩,风元素的高流动速度令风系魔法成为追敌的不二之选,旋风在洛奇掌心生成然后又快速收缩成环状,气流破开空气的声音嗞嗞作响,然后被他一掷而出。

但镜面人却没有施法防御的意思,他又退了一步。

就在风轮斩即将命中目标的前一刻,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接住了这个以凌厉和高速著称的魔法。

对付一个攻击魔法的手段有很多,可以高速移动规避,可以使用防御魔法,也可以佩戴反魔法铠甲,但绝不包括徒手去硬接,洛奇的这一记风轮斩所蕴涵的元素量足以切开一厘米厚的钢板,以人体的硬度来计算,那么就可以连肌肉带骨骼完全斩透贯穿。

但事实却是那一只柔若无骨、白皙纤长的手掌真的挡下了风轮斩,由浓缩的旋风形成的锋利轮盘被几根手指死死地扣住,风轮里的风元素因此大量流失,很快就失去了攻击性化作微风散去。

“精灵?”洛奇微微眯起眼睛。

一个身着蓝白相间软甲的精灵站在镜面人身前,身材高佻,贴身的软甲将她火辣的身体曲线完美地展示出来,她有一头漂亮的淡金色长发,眼睛则是洁净的蓝色,但与洛奇的海蓝色不同,那更接近天蓝色。高挺的鼻梁下是略薄的嘴唇,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她隐藏在发间的耳朵并不是人类所具有的形状,耳廓呈现出一种尖尖的样子,这是世人皆知的精灵族象征。

如果是精灵就不奇怪了,精灵对地水火风这四大基础元素有天生的驾驭力,虽然不能用以施法,但可以本能般地御使元素力量。魔法所使用的元素其实是有区别的,风轮斩在洛奇手里的时候不会伤到他是因为他以魔能和咒语约束了这些风元素,换言之这些元素带有施法者本人的烙印,否则魔法师每一次施法都是一种自杀行为。但精灵对基础元素的驾驭力则先于魔法师,风轮斩在接触到这精灵手指的瞬间里面的风元素就已经被抹除了烙印同时被施加上来自精灵的烙印,因此也就失去了杀伤力。

这种特性被魔法师们称为“元素权夺取”,世传魔法师在面对精灵时都十分头痛,能够对精灵造成伤害的只有进阶元素,但进阶元素极难掌握,许多世传魔法师要修习魔法很长时间以后才能逐渐摸索到使用的方法。就算是传承魔法师也不会轻易与精灵为敌,这种被大自然眷顾的生物不仅有元素权夺取这样对魔法师专用的天赋,还拥有与体型不相称的速度和力量,凭借这些特点精灵可以在近身战中占尽优势,只有强如魔导师才能毫无畏惧,没有任何生物能从魔导师手里夺走操纵元素的权力。

“原来你的使徒是个精灵。”洛奇冷笑:“精灵和人类的关系并不好,甚至可以说很糟糕,能得到精灵族认可的传承派系可不多。”

“收起你的试探吧。”镜面人还是保持沉默,精灵却开口了,声音和她的外表一样优美,但语调如断冰切雪般冷酷:“你的伎俩对我们没用。”

“哎呀哎呀,这下二对二就公平了呢。”爱丽丝落在洛奇身边,火色的双瞳中洋溢着兴奋,自从成为洛奇的使徒后她已经太久没有酣畅淋漓地战斗过了,眼下就是个绝妙的机会:“洛奇,我来对付哪一个?精灵?看我把她的耳朵撕下来。”

“爱丽丝,怎么这么久?”洛奇问,解决两个匪徒对爱丽丝的来说应该只需要三分钟。

“喏,还不是这个卑鄙的精灵,原来那两个人只是诱饵,我刚走过去就被埋伏啦。”爱丽丝歪着头说:“但她好像搞错了嘛,以为几个人类加上一个精灵就能杀死我。真可笑!要不是她跑得快,我早就把她撕成肉块了。”

就在这时,洛奇感应到附近的火元素被抽取一空,他看向镜面人,后者扬起了手,一团火焰以他为中心绽放。

“该死!”洛奇咬牙,用最快的速度召集元素施法。

难怪在他之前施法时镜面人只是后退毫不反抗,原来对方一直在默咒!

火焰冲击!这个魔法在默咒的作用下其威力被成倍放大,汹涌的灼流在顷刻间席卷而来,足以熔铁化铜的光焰向着四周迸射,象征着毁灭的火元素威能在此刻展现,温度之高在烈焰的本体还没有临近时就已经引燃了树木,好像连空气都被点燃了,夜晚如同白昼!

洛奇放弃了施法,如此近的距离,就算他能防下默咒后的火焰冲击也要因为高温而重伤,他大喊:“爱丽丝!”

“我知道!”爱丽丝不退反进,在洛奇开口的前一秒她就已经冲进了火焰冲击的中心区域,炽烈的光焰在瞬间汽化了她的衣服,但却不能在那素白细腻的身体上留下任何痕迹,时间仿佛定格,她不着寸缕,站在无限的火光中像是掌握火焰的神灵,五指伸出虚握住正在施放高温的元素聚集体,然后骤然收拢!

下一秒,正在蔓延的火焰不见了,光与热都凭空消失,只剩下一片弥漫着烟雾的焦土以及站在焦土正中心的爱丽丝,镜面人和他的使徒早已不见踪影。

洛奇走过去脱下外袍为爱丽丝披上,后者转头看着他,那双火红色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璀璨的金色,在漆黑的夜里灼灼发亮。

“真累啊……”爱丽丝闭上双眼,向前倾倒,洛奇伸手扶住自己的使徒。

洛奇扫视四周,微微皱眉,整个妓院的后庭已经被两个传承魔法师的交战毁坏得差不多了,只剩下那一排破房子奇迹般地屹立,但奇怪的是如此大的动静却没有任何人来察看,这要是放在内圈早就被警部围得水泄不通了。

“夜之国有着自己的规则,还有一条置于一切规则之上的生存法则……那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拉尔仿佛看出了洛奇的疑惑,出声解释道:“只要你的魔法不砸在他们头上,就算你在大街上杀人也不会有人来管,诺门格的警部也不会管,夜之国的人对他们来说每死一个都是好事。”

“你还活着啊。”洛奇看着少年,他可没忘记不久前就是这小子想拿匕首捅死他。

“你如果要泄愤的话,你就杀死我好了,但请你放过我母亲和我姐姐。”拉尔倒是很直接:“她们不知情。”

“你有姐姐?”洛奇问。

“是,她叫芙兰娅·艾尔顿·伯曼,在酒馆里做工,要后半夜才会回来……她是个好人,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也会帮助别人,如果不是因为家族破产,她应该和其他贵族小姐一样在家学些高雅的东西,而不是混迹在夜之国里。”

在经历了诸多事情后,洛奇早已习惯不再以单纯的善与恶、好与坏去衡量一个人,每个人都是复杂的,面对不同的事会表现出不一样的态度。尽管如此,但他还是想起了蕾莉,她在人前总是微笑着,一个人的时候就静静地看书,把一切勾心斗角和阴谋权术都隔绝在花园的高墙之外。

“你之前说你母亲曾经和查理的两个儿子上过床,这件事也是谎言么?”洛奇问。

“不是,但我不清楚她是否知道些什么,你可以问问她。”

“好,我不杀你。”洛奇说:“但你母亲最好跟我说实话,否则连你姐姐在内,我都不会放过。”

洛奇再一次来到那个极小的房间里,拉尔的母亲艾琳已经被吓坏了,她隔着窗看见了洛奇与镜面人的战斗,那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可怕场面。

拉尔安抚了一下艾琳,她才冷静下来,相信洛奇不会杀她,只要她说实话。

洛奇把爱丽丝放下来,让她靠在墙角继续睡,然后才开口:“查理的两个儿子跟你说过些什么?”

“他们跟我说的可多了去,不知道你指的哪一样?”艾琳不愧是个妓女,对这个前一秒还可能会杀人的魔法师已经放下的戒备,露出了这个特殊职业的标准笑容。

拉尔没有说话,默默地走出屋外,就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但他仍不想看见自己的母亲对着其他男人谄媚相迎。

洛奇皱眉,但他知道艾琳并非存心如此,这是她已经养成习惯的说话方式,或许在这个夜之国里,每个人都得戴上一张自己讨厌而别人喜欢的面具。

“关于他们父亲查理·布卡斯的。”洛奇想了想,还是追加了一句:“是圣裁所的书记官查理,不是在外面包养了三个女人的查理。”

“你想问欧克西亚斯氏族的案子?”艾琳倒也不傻,能在夜之国活下去的人都不傻,但她下一句话就让洛奇大失所望:“但查理·布卡斯什么都不知道。”

“他是书记官,负责记录庭审的整个过程,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

“没错,可查理的两个儿子都说过,查理那段时间总是一回家就抱怨说工作被人抢走。”艾琳说:“虽然书记官是查理,但实际记录庭审过程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个人。”

“是谁?”

“你应该认识的……卡姆·奥克兰,默西亚圣学院的院长。”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