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打劫(下)

“身残志坚你听说过么?”乔迪毫不在意对方的侮辱,论嘲讽他和亚伯塔不输给大陆上的任何人:“我是肢体残疾,可你是智力残疾,相比之下还是你更可怜一点。”

“你说什么!?”侍卫立马就火了,手上的长剑出鞘,手腕一抖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剑锋直指乔迪:“不长眼睛的蟊贼,拿着木棍也敢打劫?穷疯了吧!”

“所以说……你脑残啊!”乔迪呸了一声,木棍往地上一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算拿它打劫了?这只是本大爷临时做的拐杖,亚伯塔,给他看看咱们是用什么打劫!”

侍卫忽然意识到对方有两个人,他一直跟断了手的家伙废话,却遗忘了还有另外一个人……不过没关系,他可是雷德梅尼家族精心训练出来的剑术高手,曾经有十几个壮汉围攻都被他一人放倒,不然家族也不可能放心让他一个人担任特蕾娅小姐的侍卫,眼下这两个衣衫褴褛的杂鱼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结果当他转过头的时候,就看见亚伯塔嘿嘿笑着端了一把雷尔斯制式连射火铳,黑洞洞的铳口离他的眉心不到三厘米,这个距离开火能把他的脑袋给轰飞。

侍卫面如白纸,他万万没想到对方不仅不是杂鱼,身上还有这等军用武装,形式立马就逆转了,对付一群拿着冷兵器的敌人他完全不怕,但亚伯塔有火铳那就大大不一样了,毕竟他的剑再快也快不过子弹。

侍卫还是识货的,知道对方手里面的那玩意绝不是开玩笑的,从铳口的口径来看甚至比他们国家的制式火铳还要大上一圈,所以还没等亚伯塔开口,侍卫就主动扔掉了手里的剑举起双手:“大哥,别杀我!”

“小伙子挺懂事的。”乔迪大笑,然后手起棍落给了侍卫一记闷棍,侍卫白眼一翻倒在地上。

眼见自家这边的侍卫刚刚走出去就被对面敲晕在地,车夫有点不知所措了,但他还是想问问乔迪……说好的拐杖呢?这不还是当棍子在使么?

他谨慎地忍住了即将出口的问题,一来要是刺激了这两个无法无天的匪类把他给突突了那可死得太冤了,他就是个车夫而已,犯不着为了雷德梅尼家族赔上性命;二来以对方的言辞之锋利,他就算问出口估计也是自寻其辱,看看那个提着木棒的家伙的贼笑就知道吐槽他绝对是作大死。

不过更让他慌乱的还是对方的武器,那可是地地道道的火铳,全大陆除了雷尔斯帝国以外,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做到全军普及这种热兵器,只有较精锐的军队才有可能武装上火铳,其余仍然停留在大刀阔斧的程度……在他这个国家,所有的火铳一经制作出来都是要登记备案的,绝不可能有火铳流入民间,眼前这两个劫匪竟然能拿着火铳,这或许能说明许多问题,难不成是敌对家族派来刺杀特蕾娅小姐的刺客?

想到这里车夫更慌了,如果真是刺客,那十有八九要灭口的,这可如何是好?

“怎么没动静了?”马车轿厢里的特蕾娅小姐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大概还以为侍卫已经把劫道的匪人给赶走了呢:“要是劫匪跑了就别追了,由他们去吧,赶路要紧。”

马车的车门又一次被打开,但却不是击退劫匪得胜归来的侍卫,而是一个陌生男人,他穿着黑白相间的袍子,一只袖子空荡荡的,另外一只手里提着一根木棍。

“你是谁?”特蕾娅小姐看着乔迪问,直到这时她仍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呆坐在一旁的车夫暗自叹息,这些大人物的千金平时娇生惯养,哪里见识过歹人的可怕,镇定只是因为无知。

乔迪也在打量眼前这个端坐在轿厢里的少女,她有着一头漂亮的白金色长发,一直披到腰际,还有着和头发相衬的漂亮脸蛋,粉金色的眼睛非常讨喜,由于眼角有些上挑让她的眼神显得有些媚意,但她的表情倒是相当沉稳镇定,完全没有半点慌乱。

从衣着来看,特蕾娅小姐穿着花纹繁复的长裙,轻飘飘的蕾丝边角和缎带装饰其上,就算是个白痴也知道这身行头价值不菲。

乔迪下意识地就想展示一下绅士风度给这位女士把马车门关上,随即想到自己正在打劫,于是正了正神色:“给本大爷下车,现在你被抢了。”

“你要多少钱?”特蕾娅小姐没有离开座位的意思,她从身旁的小提包里掏出了一把金币递给乔迪:“这些够么?我只带了这么多,但我可以给你开一张欠条,你到雷德梅尼家族去兑换就可以了。”

你是不是傻?乔迪很想这么问她,这女人怎么一点都没有自己正在被打劫的意识,就好像他是个来要饭的乞丐一样随手就想打发走……还叫他去什么雷德梅尼家族领钱,这是把他当智障在唬呢?

“马上给我下车!”乔迪最讨厌被当作智障,因此怒喝:“不然别怪本大爷的棍子不讲道理,就算你是女人也是要照打的!”

特蕾娅小姐叹了口气,慢条斯理地站起来,甚至还有闲心整理了一下裙子,然后才一步步走下马车:“你们这是要劫持我么?”

这边亚伯塔看到特蕾娅小姐下车,愣了一秒,然后问乔迪:“乔迪,你这是要劫色?约法三章里虽然没说这条,但这样不好吧?”

“谁说要劫色了?”乔迪瞪了他一眼:“只是让她下车而已,咱们打劫她在车上看戏,这不合适啊。”

此时特蕾娅小姐才看到侍卫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车夫也缩成一团双手抱头,而对方一个提着木棍,另外一个手里竟然还拿着火铳……更重要的是,她认出了亚伯塔的行头。

“红衣教团!?”特蕾娅小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货真价实的慌张,她倒退一步:“你们是红衣教团!?雷尔斯人已经打到这里来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不怕近在咫尺的木棍和火铳而是对红衣教团忌讳颇深,但乔迪还是很满意这女人终于知道害怕了,他木棍一挥:“没错,老子就是红衣教团的临时团长!”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