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打劫(上)

贝利有点搞不懂为什么雷尔斯的规矩会是靠抢的,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他现在没在屋檐下,却在这两个混球的股掌之间,他们说抢那他也只好跟着去。

三人沿着这条路又走上了两个钟头,直到天幕渐黑才停下,此时他们应该已经来到了一座城市的郊区,这里有了明显的人烟,而且房屋和农田都有着比较整齐的规划,完全不像是村镇周边会有的布局,就连郊区的道路两边都有吊着汽灯的灯柱,可见这座城市甚至颇有规模。

贝利有些奇怪,他也算是土生土长的斯卡亚特人了,可是从未听说有这么一座城市和边境地区的山脉相连……在他的印象中边境地区最大也就是镇子而已,而且多数相当贫困,像眼前的这些设施一般只在斯卡亚特腹地里的城市才会拥有。

他本想提醒一下,但转念一想这与他何干,于是压下心头的疑惑,默不作声地跟着乔迪和贝利做打劫前的准备。

他们的打劫地点选在了一处路灯旁边,亚伯塔觉得应该在更黑一点的地方动手,但乔迪却说雷尔斯人生得光明磊落,缇兰在上怎么可以做那种暗箭伤人之事,要打劫就要在灯下面。

亚伯塔一个城门卫兵,平时看着那些老兵仗着背后有军部撑腰,光天化日之下为非作歹,深知这个行当本就和土匪没多大差别,所以倒也对灯下打劫这种事没有心理负担,心平气和地在灯柱边上蹲下来检查自己的火铳。

乔迪则预估了一下己方战力……贝利是白雾骑士团的人,和雷尔斯人深仇大恨,自然不会帮忙,所以姑且当作空气,自己一只手被截断,而另一只手骨折,虽然经过连日的自我治疗已经好了许多,不再影响行动,但战斗力实在是大打折扣,尤其是他的黄金十字,由于完全变形被他遗弃在那片山谷中,眼下打劫的重任怕是要落到亚伯塔的肩上。

“亚伯塔,咱们还是得约法三章。”乔迪在亚伯塔边上蹲下来说。

“恩?怎么约?”亚伯塔有些奇怪。

“第一,老人孩子咱们不劫,盗亦有道,我们不能太过分。”

亚伯塔想说在那个山间村子里他们已经打劫过老人孩子了,但转念一想那时是迫于无奈,眼下既然有得选择,那自然是要有点素质:“行!看见老人孩子咱们就放过。”

“第二,劫衣劫财不劫命,对方只要不殊死反抗,咱们就留他们一命。”

亚伯塔点点头,他也不想杀生:“好,打晕了事。”

“第三,只劫富人不劫穷人,富人大多为富不仁,活该倒霉遇上咱们,穷人衣不蔽体,劫了也白劫。”

“好说。”亚伯塔深以为然,甚至有些感动:“乔迪你可真是个老好人啊!”

“哪里哪里!你也是个铮铮男儿啊,哈哈哈哈!”乔迪得意地大笑。

“我亚伯塔别的不服,就尊重你这种品格高尚的人!”

“彼此彼此,以前没看出来,现在我觉得咱们真是相见恨晚啊!”

贝利在一旁看着这两个人互相吹捧,差点没吐出来,要是让不知道的人听见还以为这两个牲口在做什么大好事呢,一想到他们是在商量怎么打劫,他脑子里就只浮现出了“狼狈为奸”四个字。

此时天色放暗,三人蹲在灯柱下的阴影里反倒更加隐蔽,难怪乔迪说要在灯下打劫,原来并不是因为什么“光明磊落”而是“灯下黑”来着。

又等了一两个小时,远处驶来一架马车,黑色的轿厢四角挂着风灯,车夫靠在轿厢边上有些打盹,毕竟已是深夜难免困意来袭,反正长时间在道路上行进的马匹其实根本不需要人鞭策,它们自然会沿着道路前进,只在有路口的地方吆喝一下就好。

“来了。”亚伯塔低声说:“是辆马车,这不算穷人吧?”

“当然不算,穷人哪有钱坐马车,这是富人的特权。”乔迪也压低了声音,马车更近了一些,他看清了马车轿厢上嵌着的金属边框和那些精细的花纹:“马车还挺漂亮的,这怕是富人中的富人,就劫他们。”

说做就做,亚伯塔立刻就跳到了灯下面去,车夫正迷迷糊糊之间忽见前面有人,马上清醒过来,用力拉住缰绳,马车在亚伯塔面前停了下来。

“你们干嘛呢?”车夫有些不耐烦,被惊醒了睡意,他当然不会有好脸色,再一看这家伙穿得一身红袍,但破破烂烂还粘着泥土,不知道是个从哪里来的怪人,顿时火冒三丈:“走路不看路吗?差点撞死你知不知道?”

但亚伯塔还没回话,乔迪已经从阴影中站出来,手里提着一根木棍,面露狞色,目放凶光:“此路不是我开,此树也不是我栽,但你要想从此过,就得留下买路财。”

车夫一愣,这么老土的打劫台词他只在小说里看到过,因此隔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这是遇上了劫匪,他冷笑一声:“不长眼的蟊贼,你知不知道这车里坐着的谁?睁大狗眼好好看看车门上的家徽,雷德梅尼家族的马车你也敢劫?”

乔迪倒是特地看了看马车门上的徽记,那是由三朵玫瑰花组成的图样,但无论是这标志还是什么雷德梅尼家族,他一样也不认识:“谁他妈管你什么鬼家族,遇上了本大爷就赶紧认栽,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发现对方完全不把雷德梅尼家族放在眼里,这下车夫终于有些慌了,这两个劫匪要么是大有来头,要么是无知而无惧,但不管哪一种,他都没辙。

“怎么了?”车里传出一个轻飘飘的女声,显得有些慵懒,大概也是刚从睡梦中惊醒。

“特蕾娅小姐……有、有劫匪拦车……”

“哦,劫匪啊,大概是缺钱了吧,赏给他们一些金币,打发他们走吧。”车里的特蕾娅小姐并没有被吓到,声音相当淡然。

亚伯塔愣了一下,对方真是阔绰大方,一出手就是金币,这对他来说可不是小数目,他转脸看着乔迪:“怎么办?还劫么?”

乔迪到底是个见过世面的人,瞪了亚伯塔一眼,暗骂他没志气,大声喝道:“你打发叫花子么?赶紧下车交出钱财!本大爷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车门开了,下车的却不是特蕾娅小姐,而是一个手里握着长剑的侍卫,他冷冷地盯着乔迪,然后视线下移,轻蔑地瞟了一眼乔迪手里的木棍,笑了:“一个残废也敢来劫道?赏你金币就该知足了,你这是自寻死路。”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