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古钟的守望者

三个孩子屏住呼吸,睁大了眼睛,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魔法师施法,不愿漏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细节。

越来越多的光点聚集到蕾莉的手心里,逐渐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白色光球,施法的过程其实没有这么漫长和花哨,但蕾莉为了满足孩子们的好奇心硬是在一个简单的魔法里加入了大量不必要的步骤,改造施法流程是十分困难的,不过对于蕾莉来说并不算什么……她是整个帝都的同龄人中最具魔法天赋的一个,据说在她还是世传魔法师的时候就有“准传承魔法师”之称,否则也不会得到来自乌勒尔山脉的魔导师的青睐将之收为门徒。

蕾莉那双湛蓝色如海水的双眼在魔法光芒的映照下熠熠生辉,洛奇有些发愣,不是因为神奇的魔法,而是因为姐姐过于美丽的侧脸,蕾莉的姿容在诺门格诸多门阀中也是颇负盛名的,仅仅十六岁刚刚踏入社交圈的她却已经成为了各种大型宴会和舞会的常客,一些贵胄子弟甚至是为了她而赴宴。

但洛奇的目光很快就被引开,蕾莉轻轻一抬手里的光球,它便缓缓升起化作一股无形的微风,这股微风在花园中盘旋,将散落到各处的蒲公英种子吹起,时光仿佛逆流,种子们以洛奇手里光秃秃的花杆为中心汇聚,然后重新集合成了完整的蒲公英花朵。

女孩们发出惊叹,洛奇也张开嘴,不可思议地盯着手里的蒲公英:“它又变回去了!”

“其实没有唷。”蕾莉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这朵蒲公英还是要枯死的,没有任何魔法可以复活生物,我只是将种子们强行聚拢了而已。”

“魔导师……魔导师也做不到么?”洛奇身后名为米希安的小女孩开口了,声音还很稚嫩,而且有些怯生生的,听说她是阿尔达诺亚氏族那个教皇的女儿,看上去的确长得有几分像金发紫瞳,被重重光环加身的圣座,但性格似乎缺乏阿尔达诺亚氏族的铁血气概。

“做不到的。”蕾莉伸手在米希安头顶抚摸,微微笑着:“死亡是很可怕的东西,它是绝对的、不可逆的,就算是魔法也不能对抗它。”

“女神缇兰一定可以对抗死亡。”洛奇看着被蕾莉摸头的米希安,有些不满,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不满从何而来,他大声说:“大家都说神灵是无所不能的。”

蕾莉仍然微笑:“或许吧……但缇兰也不会复活任何生物,死亡是宿命,神灵不会干涉。”

“前段时间老师说帝国在北部边境有沙漠部族作乱,杀死了很多平民,后来北部守军去镇压,又杀死了很多沙漠部族……”一直没有说话的妹妹莉莉娅突然插话:“那些人的死亡也是宿命吗?”

“嗯……这个话题对你们来说有点复杂了呢……”蕾莉轻轻摇头:“但我觉得只有生老病死才是一个人类的宿命,死于战争是缇兰也不想见到的意外。”

“那她为什么没有复活那些死于意外的人呢?为什么没有阻止那些意外发生呢?”莉莉娅继续追问:“缇兰是女神,她应该可以做到的。”

莉莉娅的话有些指责神灵的意味了,一旁的米希安皱眉,她父亲是教皇,她绝不允许莉莉娅污蔑缇兰:“缇、缇兰只保佑虔诚的信众,那些人大概是异教徒吧……”

“异教徒不也是人么?”

“但是异教徒……”

“好啦,不要吵架,你们可是朋友呢。”蕾莉打断了两个女孩的争执,她说:“说起来今天你们又逃课了吧?”

“都怪洛奇(哥哥)。”这一次两个女孩倒是非常团结,同时指着男孩。

“我猜也是。”蕾莉笑了,把手伸向洛奇,却不是后者期待的“摸头”,而是轻轻地弹了他一下:“洛奇,不乖哦!”

“我没有做错,是大家嘲笑我。”洛奇说。

“哦?怎么了?”

但洛奇哼了一声不愿意说,莉莉娅耸了耸肩,替他说:“今天老师让大家讨论以后的梦想,哥哥却在课堂上捣乱,被老师罚站,然后他气不过就拉着我们逃课了。”

“梦想?”蕾莉挑了挑眉:“洛奇捣什么乱了?”

“大家都很认真地说了以后要当红衣主教、军部大臣、财政大臣……”莉莉娅扳着手指说:“只有哥哥不切实际。”

蕾莉暗暗感慨这群贵族孩子真不愧是出身名门,一般的孩子都会说“科学家、老师、医生”吧?但偏偏这些孩子以后极有可能真的就会坐到他们所说的位子上去,因此洛奇的“不切实际”让她有些感兴趣:“洛奇怎么不切实际了?”

“哥哥说他要当英雄。”回想起当时洛奇的样子,莉莉娅还是忍不住笑:“还特别申明是要拯救世界、伸张正义的那种英雄。”

“这不是挺好的么?”

“然后老师叫他在当英雄之前先把昨天的作业补上。”

“噗……”

这下连蕾莉也笑出声来,洛奇脸上顿时一片绯红,他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随你们笑吧!我一定会当上英雄的!”

……………………………………………………………………………………………………………………………………

洛奇猛地坐起来,重重地喘息。

“洛奇,怎么了?”爱丽丝走过来,同时递来一张干净的毛巾:“你流了很多汗呢,是做噩梦了?”

“没事。”洛奇很快平静下来,揉了揉皱紧的眉心,那抹惶然被他小心地掩饰起来。

英雄?确实是可笑的梦想呢……洛奇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巍峨的冰川又重新回到那双湛蓝色的眼眸中,他已经没有软弱的资格了。

“我睡了多久?”洛奇一边穿好校服一边问。

“一万八千三百二十三秒。”爱丽丝的回答标准得像是一台机械钟:“五个小时多一点点。”

“嗯,走吧。”洛奇打开门走出去,此时天色仍未放亮,距离黎明还有一会。

“去哪里?”

“图书馆。”

……………………………………………………………………………………………………………………………………

古钟图书馆是默西亚圣学院中最大的建筑没有之一,它的整体外形是规整的方形,与学院里美轮美奂的其他建筑相比,它看上去既朴素又呆板,唯一的装饰是位于中央的钟楼,一面巨大的时钟被置于顶端,同时这也是图书馆的名字来源。时钟已经老旧得不成样子,因为缺乏维护,分针已经不知所踪,即使从远处看去也能发现时针上锈迹斑斑,估计也撑不了多久,尽管如此,这个无论怎么想也该停止运作的时钟竟然仍在转动,每到整点仍会有钟声响彻学院。

据说这建筑早在默西亚圣学院建成前就存在,是上个统一王朝莱茵帝国的历史遗留产物,也就是说它至少有七百年的历史了,这么一想不由得让人觉得它到现在还没倒塌也真是缇兰保佑。市政厅和学院委员会从未对其进行修缮,只做了一些简单的打扫,大概也是觉得这样丑陋的东西实在没必要让它世代永存,等它什么时候变成危楼了就干脆拆除重建一栋新的。

但这一切并不妨碍它成为整个诺门格乃至整个雷尔斯帝国排名前三的图书馆,它的藏书量多如繁星,每当整理书目都是一次战争,需要动员数百人夜以继日地忙上好几个月。

洛奇此行不是来看书或者参观古迹的,他要见一个人,而这个人只能在古钟图书馆里找到。

两人走进图书馆,从无数高大的书架间经过,一直来到中央的钟楼阶梯前。

阶梯是金属制的,腐朽程度与它的历史成正比,让人怀疑会不会一脚把它给踩跨了。

当然事实是没有,洛奇与爱丽丝沿着阶梯一路向上,来到了钟楼顶部的小屋门口,这里位于那古旧时钟的正下方,一般是时钟的维护者居住的地方。

洛奇轻轻叩响同样破败的门扉,而爱丽丝觉得这完全是多此一举,因为这门锁与不锁其实是没有区别的,门板上千疮百孔,一脚过去这门也就寿终正寝了。

门被打开,一张让人过目难忘的脸出现在黑暗的门缝间,那是一个老人,老到了极点,与这破旧钟楼浑然一体。

“萨尔达·瓦利恩特,古钟领主。”洛奇对着身居古钟图书馆钟楼顶层的老者微微躬身,爱丽丝很少见到洛奇如此真诚的敬意,洛奇是个深谙贵族礼仪的人,但这些礼仪背后往往藏着冷漠与谋算。

“古钟领主真是不敢当了,我只是个自愿终身在此给这老破钟作伴的修钟工人。”老萨尔达佝偻着腰,皱纹丛生的干枯脸庞上挤出了一个不太好看的微笑:“叫我萨尔达就行了。”

“但您也是守望着整个诺门格的魔导师,米希安公主殿下的老师。”洛奇再次鞠躬。

“哇,这糟老头也是个魔导师?”爱丽丝的震惊比老萨尔达脸上的褶子还多:“我还以为魔导师都是洛奇你老师那样的呼风唤雨青春永驻呢。”

“爱丽丝!不许乱说!”洛奇怒斥。

爱丽丝只好嘟着嘴站到一边去了。

“其实你的使徒说得挺对,就算在魔导师中,拜迪穆托也是佼佼者。”老萨尔达倒并不在意爱丽丝的无礼:“我这样的糟老头确实不能和他比。”

“抱歉,她一向口无遮拦。”洛奇第三次弯腰。

老萨尔达摆了摆手示意他无需多礼,然后将二人请进小屋内。

屋子里并没有让人眼前一亮,依然是意料之中的陈旧感,摆设不多,一张小床一张木桌和两把椅子可以将之完美概括,不过还算干净,如同老萨尔达身上所穿的简陋布袍一样。

其实爱丽丝的惊异并不毫无道理,魔导师不仅仅是强大的代言词,还是财富的象征,他们掌握的炼金技巧可不是制造机械那么简单,那是真正可以点石成金的存在,况且眼前这个魔导师还是教皇之女的老师,谁能想到他看上去会如此落魄呢。

洛奇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爱丽丝坐在另一把椅子上,而老萨尔达没有更多的椅子,只好坐在床上。

木桌上摆着一个黑色信封,正面熨烫着亮银色的纹章,代表另一位魔导师的传承徽记第二次出现在默西亚圣学院里,上次是在院长卡姆的办公桌上。

“你想做的事,你的老师已经告诉我了。”老萨尔达盯着那个信封,然后视线又转向洛奇:“但我建议你放弃。”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