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一剑之机

洛奇与疤脸男人对视,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到了警惕和戒备,疤脸男人不得不承认对面这个看起来手脚无力、脸色苍白的少年是有真本事的,他比自己以往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对手都要危险,如果可能的话,疤脸男人真想放弃决斗……他是龙牙骑士团的二当家,酒馆里全是他的手下,他本可以一声令下然后冷眼旁观几十个人扑上去把贵族少年撕成碎片,但他偏偏放弃了这巨大的优势,头脑发热要去公平决斗。

真是愚蠢!以后绝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疤脸男人心想,大概也和那两名女仆太过貌美有关,他忍不住就想要证明自己的强大……他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只会握着锄头耕地,战火来临时连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的土豆农了。

无论多么后悔,但话一出口不可收回,强盗们无恶不作、无所不为,疤脸男人可以在任何事情上撒谎反悔,唯独决斗不行,这是强盗之间的铁则,是判定地位高低的标尺,无端结束一场已经开始的决定将让疤脸男人瞬间失去所有的支持,因为真正厉害的强盗不该畏惧决斗。

洛奇的想法则简单许多,他的身体状况很差,而对面那个疤脸男人一看就是浑身蛮力的莽夫,一旦被拖入消耗战那么对自己来说就极为不利,洛奇大致估算了一下……他还有一招的机会,下一招他不能再失手了,必须一击毙敌,不然疤脸男人肯定就会发现问题——洛奇根本不能进行大幅度的动作,那时候对方只需要保持好距离,时不时地找准位置劈上一剑,那么洛奇迟早会没力气再躲闪。

他似乎应该施法,以魔法师的角度来对待这场决斗,那么早在十分钟以前疤脸男人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要杀一个平民,洛奇列得出至少一千种手段……但既然在决斗开始前就不打算施法,那么他也不想破例,就连引导元素力量辅助行动也放弃了,作为先锋部队发动进攻前的一点热身活动,洛奇愿意给对手一次公平较量的机会。

一招就一招吧,洛奇握紧剑柄,抿紧嘴唇,湛蓝色的眼睛又冷了一分,下一剑就是疤脸男人的死期。

“洛奇!加油!”爱丽丝突然大喊,她的声音混杂在强盗们的呼声中并不明显,但辨识度极高,洛奇听得一清二楚。

这个笨蛋……洛奇暗暗叹息,她怎么把自己的名字给叫出来了?好在看起来所有的强盗都专注于决斗,根本没注意到爱丽丝喊的是什么。

仍然是疤脸男人率先打破僵局,他是这里的二当家,是强盗的头领,绝不能像个懦夫一样等待对手的进攻,他这次学聪明了,不再全力斩击,而是斜着朝洛奇的侧面虚刺一剑,如果对手再次避开他也有变招的余地。

但二者之间的技巧差距实在是一道鸿沟,一个刚刚学会用剑不久的平民怎么比得过在魔法塔里千锤百炼的传承魔法师?

洛奇没有如他预想的一样闪避,反而迎着剑锋踏前一步缩短了二者之间的距离,疤脸男人的破绽很多,最大的一个就是他的体型,以这样的身高和臂展他注定不擅长贴身战,不管是虚刺还是实刺,一剑击出总得收回来才能有下一剑,而这之间的空隙就是致命的弱点。

洛奇常年使用双手施法,一心两用早就不是难事,他左手握拳狠狠地印在疤脸男人的小腹上,同时右手的格斗剑快速上提划出一道弧光。

这是他用尽全身可以调动的力气所挥出的一剑,一招之后他站立不稳半跪在地上,格斗剑反手拉回来插在面前,然后才抬头去看这一剑的结果。

疤脸男人往后倒退出几步,手里的剑没有握稳掉在地上,洛奇的这一剑他吃得结结实实,从大腿到肩部被斩出一条长长的伤口,血液喷涌而出把他半个身躯染得通红。

酒馆里的强盗们鸦雀无声,这和他们想象的结果可完全不同,二当家第一次气势汹汹地冲上去却无功而返就已经出乎他们的预料,而这次居然被那蓝发小子砍得鲜血淋漓,这总不该是二当家在让手了吧?

死一般的安静中只有火把燃烧时的劈啪声,以及疤脸男人凄厉的哀嚎,而这声音也渐渐地弱了下去,他跪伏在地,粗重地喘息,像是一头重伤的野熊。

洛奇微微摇头,这一剑还是失败了,他的确砍中对手,却没能致命,甚至没能让对方失去战斗力,按照他的预期,这一剑本该落在疤脸男人的腹部,沿着胸线向上切开他的脖子。

果然,隔了半分钟后,疤脸男人挣扎着站了起来,双眼通红,洛奇这一剑没有杀死他,反而彻底地激起他的凶性,他沉默地捡起掉落在地的格斗剑,鲜血还在流淌,在地上留下猩红的印记,火光之下他浑身浴血,像是从深渊里爬出来的恶鬼。

“老子要把你碎尸万段!”他张口咆哮。

气氛又重新热烈起来,强盗们重复着“碎尸万段”来回吼叫,尽管二当家在决斗中屡屡受挫甚至受伤,但当他杀死洛奇之后还是会赢得空前的声望,这场决斗会被添油加醋地传开,洛奇会被描述成一个身高两米肌肉喷薄的巨人,留在强盗们脑海里的只会是二当家负伤而战,最终砍下对手头颅的豪放身影。

爱丽丝往前走了几步,多琳则微微摇头,她们都看得出刚才那一剑是唯一的机会,如果洛奇不使用魔法的话,他已经不可能在决斗中取胜了。

酒馆的大门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推开的,强盗老头带着手下大步迈进来,他太老了,已经做不出一个强盗头子所该有的威风和煞气,但那双镜片之后的眼睛里却是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机。

所有强盗都僵住了,龙牙酒馆毕竟是强盗团的根据地,在这里决斗毫无疑问是不被允许的,而且他们也想起来这个蓝发少年是他请进镇子里的客人,虽然客人和猎物没什么区别,但强盗老头还没下嘴,哪轮得到其他人?

疤脸男人也有些慌乱,找这个小贵族麻烦的是他,挑起决斗的也是他,强盗老头虽然以前是镇长,但落草为寇后性情大变,说不准就要拿他来杀鸡儆猴。

客户端观看

下载客户端,更新早知道!

×

进入轻小说章节

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 )